瓦格納兵變 讓習近平憂心忡忡的幾件事

【大紀元2023年06月28日訊】(大紀元記者張婷綜合報導)俄羅斯僱傭軍瓦格納突然發動兵變,不僅令全球震驚,也讓指望聯俄抗美的習近平十分不安。專家表示,一個削弱了的俄羅斯也會影響到習近平武統台灣的計劃。

儘管這起叛變從發生到結束不到24小時,但叛變之初來勢凶猛,瓦格納武裝部隊占領了俄羅斯南部戰略城市的關鍵軍事設施,並直逼莫斯科,一度進入距離莫斯科200公里(124英里)以內的地帶。普京緊急發表講話,稱叛變者背後捅刀子,並稱俄羅斯的生存正受到威脅,俄羅斯正在「為其未來進行最艱難的戰鬥」。

就在外界擔心俄羅斯會爆發一場內戰之際,白俄羅斯總統成功斡旋了一份協議,瓦格納頭目葉夫根尼‧普里戈津(Yevgeny Prigozhin)下令撤軍,結束叛變。

這24小時內的巨變令國際震驚,也掀起了一場輿論風暴。一些評論聚焦在普京身上,認為普京的權威受到挑戰;而另一些評論則聚焦為俄提供經濟命脈的中共,認為這一事件會令習近平政權感到十分不安。具體原因可從以下四個方面來闡述。

習的武統台灣計劃或受影響

儘管叛變已經平息,但給俄羅斯帶來的影響仍在。前普京顧問、莫斯科政治分析師謝爾蓋‧馬爾科夫(Sergei Markov)在Telegram上表示:「全世界都看到俄羅斯正處於最嚴重政治危機的邊緣。」

「是的,政變現在失敗了。但政變是有根本原因的。如果原因依然存在,政變就會再次發生。而且它可能會成功。」馬爾科夫說。

據《日經新聞》報導,烏克蘭國家反腐局監督委員會主席、經濟學家馬克‧薩夫丘克(Mark Savchuk)說,普京變弱,「這肯定會影響北京『奪回』台灣的計劃」。

俄羅斯攻打烏克蘭面臨西方全面制裁,重創經濟,中共則加大與俄貿易,為俄提供經濟生命線。而習近平也一定預料到,如果攻台,西方最有可能的就是對中共祭出嚴厲制裁,在這種情況下,習同樣希望藉助俄羅斯的力量來緩解西方制裁。

《日經新聞》報導,上個月訪問烏克蘭期間,中共特使李輝拒絕參加在基輔陣亡英雄紀念牆舉行的敬獻花圈儀式,而大多數國際訪問人士都會參加這樣的儀式。

在為期兩天的烏克蘭之行中,李輝也沒有前往烏克蘭首都附近的布恰市(Bucha)。據媒體報導,那裡有1000多名平民和戰俘在俄軍撤離前的一場大屠殺中喪生。相反,李輝直接與烏克蘭高級官員和總統澤連斯基進行會談。

一位參與會談的烏克蘭高級官員告訴《日經》,中共當時已經擔心俄羅斯總統普京是否會繼續掌權。

這位不願透露姓名的官員表示,李輝此行是一次「偵察任務」,旨在了解烏克蘭推進反攻的決心有多大,因為即使「烏克蘭反攻取得有限成功也可能引發俄羅斯的不穩定」。「(俄羅斯)軍隊、車臣、瓦格納、FSB(俄羅斯聯邦安全局)之間將會發生戰鬥……一片混亂。這是中國(中共)最大的恐懼。」

瓦格納武裝人員上週末的叛變證實了中共的擔憂。

德國馬歇爾基金會印度-太平洋項目高級研究員安德魯‧斯莫爾(Andrew Small)表示,瓦格納叛變的整個事件「顯然讓中國(中共)感到不安」。

「俄羅斯的內部動盪對北京來說是最糟糕的可能情況之一,北京還會擔心他們是否充分了解莫斯科政權的動態發展。」斯莫爾說。

對於普京的權力所面臨的挑戰,卡內基俄羅斯歐亞中心主任亞歷山大‧加布耶夫(Alexander Gabuev)持更加謹慎的態度。畢竟普京已經統治俄羅斯逾20年,他不認為普京會很快下台。

俄羅斯不穩定對中國出口會帶來影響

上週六(6月24日),當瓦格納武裝人員向莫斯科挺進的消息傳出後,來自中國南方的幾位商人開始瘋狂地打電話給工廠,要求停止向俄羅斯運送貨物。

路透社說,儘管這場兵變在24小時內流產,但其中一些出口商現在開始質疑未來對俄羅斯的依賴。

「我們認為這將是一個大問題。」福建的企業貿易組織負責人瀋木輝(Shen Muhui,音譯)說。該組織成員向俄羅斯出口汽車零部件、機械和服裝。

他補充說,儘管俄羅斯叛變危機已經緩解,但「有些人仍持觀望態度,因為他們不確定以後會發生什麼」。

西方國家訂單減少導致很多中企紛紛裁員,給習近平政府試圖復甦經濟帶來困境。對俄出口受阻只會加劇這一困境。

就在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之前不久,習近平與普京宣布,中俄合作「無上限」。

但一名美國高級官員週一表示,俄羅斯發生的叛變讓中共領導層感到不安。中國內外的一些分析人士開始質疑,北京是否需要放鬆與莫斯科的政治和經濟聯繫。

新加坡的安全分析家亞歷山大‧尼爾(Alexander Neill)說,這一事件攪了「無上限」的中俄關係。

隨著俄羅斯叛變的展開,中共開始一直沒有發表評論,但6月25日,也就是叛變結束後,中共外交部才表示,支持俄羅斯政府維護穩定的努力。

俄羅斯的不穩定除了會影響中國的貿易出口外,還會為中國投資者帶來不確定性。中國是俄羅斯最大的貿易夥伴,北京向俄出口從汽車到智能手機等各種產品,並從俄進口廉價的俄羅斯原油。

路透社援引牛津能源研究所中國能源研究部主任米哈爾‧梅丹(Michal Meidan)的話說:「如果俄羅斯輸掉戰爭或國內領導層發生變化,這將為中國投資者帶來巨大的不確定性。」

中國民眾質疑習近平對俄羅斯的押注

另一件令習近平不容忽視的是,中國民眾開始質疑習對俄的押注。

路透社報導,上海國際關係專家瀋丁立(Shen Dingli,音譯)表示,北京「將對其有關俄羅斯的言行更加謹慎」。

一些中國學者走得更遠。中國政法大學教授楊軍(Yang Jun)發表評論,呼籲中國直接支持烏克蘭,避免「被俄羅斯拖入戰爭泥潭」。

他寫道:「隨著當前形勢的發展和戰爭的走向……(中國)應該進一步調整對俄羅斯和烏克蘭的立場,更加明確態度,果斷站在歷史勝利者一邊。」他的這篇評論於6月24日刊登在新加坡華文報紙《聯合早報》上。目前尚不清楚楊軍的文章是否寫於瓦格納叛亂之前,他也沒有回應路透社的採訪請求。

無論楊軍何時寫的文章,有一點是明確的,那就是,隨著俄羅斯的未來越來越不確定,更多的中國人會和楊軍一樣,懷疑習對俄的押注。

習近平希望聯合普京抗美

美國國務卿布林肯在上週日(6月25日)接受多家美媒採訪時表示,瓦格納叛變事件讓人在俄羅斯看到了以前不存在的裂痕出現,給普京的權威帶來直接挑戰。

儘管瓦格納叛亂以和平方式結束,但普京現在仍面臨著真正的問題。多位專家告訴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普京現在看起來很軟弱——不僅對世界和他的敵人來說,而且對他自己的人民和軍隊來說也是如此。如果莫斯科內部有懷疑者或競爭對手認為有機會削弱普京的地位,這都可能會帶來風險。

普京權威受到挑戰並非是習近平想要看到的。習一直希望和普京聯手,共同抵制美國,並取代現有國際秩序,打造一個更適合專制議程的國際秩序。

今年3月,習近平訪問俄羅斯,與普京舉行了會面。習近平在參加普京舉行的國宴後離開克里姆林宮時,他的臨別贈言重申了他的看法,即全球力量格局正在發生轉變。

「百年未發生的變革正在到來,我們正在共同推動這一變革。」他在與普京握手告別時說。

在聯合聲明中,習普呼籲促進「多極化」世界,指的是一個不受西方價值觀和規則領導的體系。

他們還在多個方面抨擊了華盛頓,包括敦促美國停止破壞國際和地區安全以及全球戰略穩定。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