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制內學者與中央不同調 凸顯地方債務深重

【大紀元2023年06月29日訊】(大紀元專題部記者易凡綜合報導)中國部分地區通過虛構土地交易等方式虛增財政收入,因此地方政府債務問題恐怕比經濟學家想像中還要嚴重得多。還有多位中共體制內學者公開站出來,要求中央政府出手相救,與「誰家的孩子誰抱」的中央不救助原則唱反調。

據中共國家審計署6月26日所做的《2022年度中央預算執行和其他財政收支的審計工作報告》,70個地區通過「自賣自買」國有資產、虛構土地交易等方式虛增財政收入861.3億元(119億美元)。

審計署表示,這些交易是地方政府與其自己的實體之間進行的,它們並沒有為地方政府增加收入,只是轉移資金而已,其中67.5%(約80億美元)發生在縣級。

中共國家統計署的報告是基於18省本級及36個市縣共54個地區的財政收支管理情況的審計。而中國共有31個省、333個市、近3000個縣,因此中國總體的地方財政問題恐怕還要嚴重得多。

根據中共財政部今年1月底公布的數據,截至2022年底,中國地方政府債務餘額為35.1萬億元(4.9萬億美元),其中一般債務14.4萬億元(2.0萬億美元),專項債務20.7萬億元(2.9萬億美元)。

中國粵開證券的一篇論文表示,自2017年以來,地方政府顯性債務餘額以年均16.3%的速度快速增長,遠高於同期的名義經濟增速,導致負債率攀升、債務風險不斷累積。地方政府顯性債務呈現總量大、增速快、付息激增、期限拉長的「四大特徵」。

地方政府自己的實體被稱作「地方政府融資平台」。由於不允許地方政府直接向銀行借款,它們通常設立一些投資公司,並利用這些公司融資,來支付官方預算無法支付的基礎設施和其它服務費用。這些公司雖然由地方政府控制,但它們又不是政府的一部分,因此其債務不會出現在官方的資產負債表上,從而成為「隱性債務」。

地方政府的隱性債務由於不在明處,且深不可測,被民間稱作「黑洞」。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今年2月的一份報告估計,截至2022年底,中國地方政府融資平台的總債務達到66萬億元人民幣(9.1萬億美元)。而2019年時,中國的隱性債務總額只有40萬億元人民幣(5.5萬億美元)。

2022年中國名義上的GDP為121萬億元(16.7萬億美元),而地方政府的顯性債務與隱性債務合計約101萬億元(14.0萬億美元),占中國GDP的83.5%。這還是在部分地方政府虛構財政收入的基礎上。

亞洲最大金融風險

三年疫情期間,中國各地執行當局的「病毒清零」政策,反覆封控以及進行全員核酸檢測,導致地方財政迅速惡化。如今中國雖然已經全面放開,但房地產行業沒有出現反彈跡象,全球對中國商品的需求和中國國內消費都在減弱。地方當局通過基礎設施支出刺激增長的能力受到巨額債務和收入下降的限制。

據中國廣發證券統計,今年1至4月,中國各地的「城投非標違約事件」高達73起。該數量創下2018年有統計以來新高。貴州、山東、雲南等省份多地爆出城投債到期難以兌付事件,或尋求展期重組,或「拆東牆補西牆」。

城投債」是指地方政府以城市基礎設施建設為目的而發行的債券。「非標」是指在銀行信貸以外,由非銀行機構提供的貸款。

美國財經媒體彭博社6月初對53位經濟學家、資金經理和金融機構策略師進行的一項調查發現,中國地方政府融資平台的債務,被認為是亞洲今年最大的金融風險

還有知情人向彭博社透露,中共至少從5月份開始,已在中國範圍內調查地方政府到底欠了多少錢。該活動由中共財政部牽頭。

體制內不同聲音

面對日益嚴重的地方債務危機,中共財政部今年初提出,要堅持中央不救助原則,「誰家的孩子誰抱」,建立債務違約處置機制,實現債務人、債權人分擔風險。然而,最近一些中共體制內的專家學者卻公開發聲,要求中央予以救助。

6月17日,北京清華大學召開中國與世界經濟論壇「2023年半年度經濟形勢分析」。中國社科院金融研究所副所長、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副主任張明在該論壇上提出:中國部分地區光靠自己的實力解決存量債務是很困難的,因此特別需要有一個中央的頂層設計,即一個讓各方覺得負擔相對比較公平的方案。

他認為,必然會有一部分債務置換,由中央的債置換地方的債,還有很大一部分債務需要靠地方政府和銀行之間解決。「所以,這一定是一個中央政府、地方政府、商業銀行三者共同分擔成本的解決方案,而且越早動手總成本越低。」

該論壇上的另一位學者也提出相似的觀點。清華大學中國經濟思想與實踐研究院院長李稻葵對於地方債務危機給出的建議是:存量地方債務可由中央政府與地方政府合力化解。他建議對債務負擔過重的地區採取試點,由中央政府發行特別國債置換地方存量債務。

李稻葵還提出,設立債務重組基金,對不良債務逐項化解;對於當前及未來的新增債務,應建立新的舉債機制;成立全國性的基礎設施投資公司等等。

中共御用學者公然站出來與中央唱反調,這在中共極權體制中較為罕見,也凸顯了地方政府債務問題的嚴峻。

不過,獨立撰稿人諸葛明陽6月27日對大紀元表示,中央不管地方,是因為中央自身的財政也很緊張,根本無力給地方填堵「黑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