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發牌監管虛擬貨幣 學者:中共阻資金外逃

【大紀元2023年07月20日訊】(大紀元記者陳艾文香港報導)2023年6月,香港證監會正式推行虛擬資產交易所發牌制度,2024年5月31日後,非註冊的虛擬資產交易所將不復存在。2019年,中共全面禁止境內加密貨幣交易及投資,4年後卻在香港發牌允許加密貨幣買賣交易,學者分析指中共在香港發牌監管是為了阻止資金外逃。

一名香港加密貨幣交易所老闆接受《金融時報》的採訪稱,在今年2月6日中港全面通關前,大陸人光顧交易只占約5%,現在至少一半以上客人都是大陸人。

人民幣兌美元在過去半年跌了超過10%,香港成為了中國人尋求資產保障的地方。他們如螞蟻搬家般湧到香港將人民幣換成美金或者是虛擬貨幣。

香港加密貨幣交易所林立,去中心化的加密貨幣因其不能被追蹤的特性,一直都被視為方便的非法工具,不論用來走資、洗錢或作非法交易等。

一名香港市民接受大紀元採訪時指,四五年前,他的大陸老闆在香港使用USDT穩定幣支薪,利用其無法追蹤的特性,逃避政府監管及稅項。

香港成為中國唯一可交易加密貨幣的地區

2021年9月底,中共已全面禁止所有境內虛擬資產相關的交易和活動,包括投資、交易和採礦。然而,與此同時,中共讓香港成為唯一一個可開展加密貨幣交易的地區,許多國際知名的加密貨幣交易所和數字資產平台已經在香港設立了據點或分支機構,例如Bitfinex、OKEx和BitMEX等。

實體加密貨幣商店在香港的旅遊和購物區隨處可見,市民可用現金購買虛擬貨幣。香港亦是中國唯一一個上市比特幣期貨ETF的地區,三星資產管理公司通過其香港辦事處亦推出了比特幣期貨。

然而,今年2月香港證監會(SFC)釋出《適用於虛擬資產交易平台營運者的指引》(VASP指引),於2023年6月1日正式生效,過渡期為1年,即下年5月31日前,未持有VASP牌照及《證券及期貨條例》下的1號牌照和7號牌照的虛擬貨幣交易所將被定罪。

香港政府給予這些交易所一年的申請牌照寬限期,由於牌照要求,雖然理論上散戶不應在6月之後,在一些為申請牌照的交易所進行虛擬貨幣交易,但許多中國人還是趕在寬限期內,忙著將人民幣偷偷帶出境,到香港兌換成穩定幣。

港府把去中心化的虛擬貨幣交易所變為中心化管理

2023年2月,香港證監會(SFC)釋出《適用於虛擬資產交易平台營運者的指引》(VASP指引),於2023年6月1日正式生效。

就此,所有在香港經營業務或向香港投資者積極推廣其服務的中心化虛擬資產交易所,不論它們有否提供證券型代幣交易服務,都必須向SFC申請VASP牌照或獲SFC發牌,並受其監管。

SFC落實允許持牌虛擬資產交易所向零售投資者提供服務,但只可以提供具有高流動性的代幣。在2023年5月的報告中,證監會指投資者只可以交易由已獲發牌的交易所平台認可的代幣,但仍在考慮納入哪些虛擬貨幣供投資者進行交易。

VASP制度通過持牌交易所,強逼交易所要遵從KYC(Know Your Customer,實名認證)以及反洗錢法規,受港府中心化管理。

同時,由平台營運者提供的任何在平台以外進行的虛擬資產交易活動和附帶服務,必須經由平台負責進行交易,即由平台負責一切交易過程。

平台營運者亦要求產生、儲存及備份所有加密種子及私人金鑰,而且只可以提供服務給在香港營運的中心化虛擬資產交易所及向香港投資者積極推廣其服務的離岸營運的中心化虛擬資產交易所,即已中心化的獲發牌交易所。

報告中亦明確指出,虛擬資產不可轉移到第三方帳戶,即其它去中心化虛擬資產交易所以外的其它虛擬資產服務。

簡而言之,港府把去中心化的虛擬貨幣交易所變為中心化管理,要求明確知道每一筆資金的來源及去向,只可在監管之下用作投資用途。

學者分析:防止資金外逃的一個方式

中國的地方政府債務風險加劇,加上多邊貿易人民幣換成外匯,人民幣自今年2月起便不停眨值,導致資金加速流出中國。

過往大陸人曾有許多方法讓資金外流,例如在香港簽下大額保單,再將保單押予銀行套現;將人民幣存入地下錢莊或找換店的內地銀行戶口,再由錢莊或找換店轉帳至香港戶口;將人民幣藏在身上或中港牌照車輛運送過關到香港;利用親友外匯額度,即每年5萬美元,以「螞蟻搬家」的形式把資金調到境外;在內地開設公司,以虛假交易的方式向境外公司支持外匯。然而,這些方法對於大陸人來說都有不同程度的風險。

在2019年大陸全面禁止加密貨幣交易前,大陸人在中國交易所購買加密貨幣到香港用加密貨幣換成外幣成了其中一種合法且不被中共監管的走資途徑。

美國南卡羅來納大學艾肯商學院教授謝田在接受大紀元記者訪問時指中共透過在香港推行發牌制度後,使所有香港交易所均要遵從KYC以及反洗錢法規,且無法從香港的虛擬交易所平台把錢轉到海外的熱錢包,中共把中國人僅剩的一點走資方式也規管了。

然而,謝田說,中共對交易所的規管只限於香港虛擬貨幣交易所開設的帳戶,依然無法阻截私人線上交易,亦難以追蹤。在大陸,中共嚴格監控互聯網,民眾安裝不了虛擬貨幣應用程式,因此無法申請任何熱錢包。但由於香港還沒有被中共封網,大陸人在香港只需一部手機便能安裝一個去中心化的加密貨幣熱錢包,仍然可以透過這個熱錢包把虛擬貨幣轉到任何錢包地址。

謝田還表示,由於香港互聯網沒有被中共封鎖,中共沒辦法監控去中心化的線上虛擬貨幣交易,「因為當初(虛擬貨幣)在設計的時候,就是為了不讓政府監控,很多是在暗網上進行的,目的就是要規避,繞開政府監管,所以政府去監管是沒法做的。」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