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宇:從丹麥的9萬棵橡樹談起

【2023年08月26日訊】網上流傳著一個段子:1807年,丹麥海軍在根本哈根戰役中被英國偷襲而全軍覆沒。為了重建海軍,丹麥在戰後種下了9萬棵橡樹。200年後的2007年,丹麥林業局通知海軍這批樹木已經成材,可以拿去建造戰艦了……這個段子作者的用意應該是想嘲笑丹麥林業局死板,缺乏與時俱進的軍事常識,同時政府部門之間嚴重缺乏溝通。當然這只是段子。歷史上丹麥確實為海軍種了這批橡樹,也很快就知道軍艦發展已經進入鋼鐵時代不再依賴木材。但他們仍然堅持培育了這批樹木,直到今天丹麥皇家橡樹成為當地一大景觀並具有極高的經濟價值。

丹麥是一個小國,一次性種植9萬棵橡樹在當時來說是一筆極大的投資,而且可期待的回報非常遙遠。橡樹木質堅硬挺拔,是製造木質戰艦的優質原料。龍骨和桅杆等關鍵部件都需要足夠尺寸的單根木料。但橡木生長極為緩慢,需要150年以上才能成材。150年啊,那可是遠超人類壽命的時間!為有生之年不可能看到的回報切切實實投入資金和勞動,不惜降低當前自身可享受的生活質量。如此長遠的眼光,如此堅定的信念,放眼世界又有多少民族和國家能夠做到?

中國古時候在大型宮殿和航海船隻建造上也嚴重依賴巨木,而且必須是紅木或楠木等生長緩慢的硬木。我們的老祖宗們在原始森林裡搜尋這些木材。經過一代一代的砍伐中國的巨木也越來越少,這也直接導致中國的皇宮越來越低矮窄小。據考證唐朝的三大殿比紫禁城的要高大的多,就是因為後來已經找不到那麼大的樹木作為柱子和房梁的基材了。對於這種百年甚至千年才能成材的硬木,中國歷史上幾乎沒有人工種植培育的記錄,相反過度的砍伐導致明清時期連製造家具的小型硬木料都嚴重匱乏了。據說鄭和下西洋的一個重要任務就是在海外蒐集貴重的紅木,也有人認為鄭和之後朝廷不再遠洋的一個原因是沒有足夠的木料製造大型海船了。

中共建政之後也沒有多大的改變。上世紀90年代我乘坐火車出行,發現江西境內的景觀和隔壁省份(如江蘇、安徽等)相差甚大。一入江西地界,鐵路沿線的景致除了田地之外就是大量的荒山。這些山大多都是不大的小山包,看上去就是一座座紅禿禿的土堆,上面沒有一棵樹甚至一根草的影子。詢問當地人緣由,據說是改革開放後江西苦於找不到發家之路找中央哭窮,當時的一個大領導指著滿山的樹木(松樹杉樹為主)說江西人就是抱著金飯碗討飯。地方政府恍然大悟,很快就把原始森林都開採木料變成了錢。可是江西紅土地十分貧瘠,這樹一旦砍了就再也長不起來了。幾年的光景一座座青山就變成了眼前的紅土包。出於治理環境的考量中共政府也提倡植樹造林,不過那都是後話了,而且植樹也是為了防風固沙解燃眉之急,種的樹也大都是經濟速生林短期內可以獲得受益,與丹麥的百年橡樹大計工程不可同日而語。

心理學上有一種行為叫做延遲滿足,指的是克制獲取短期較小利益的慾望,以更長時間的努力獲得更大的回報。能夠延遲滿足是許多成功人士的標誌。延遲滿足畢竟最後還是滿足了,如果做到自己的人生中不滿足而純粹艱苦努力只為了他人或後代的利益,那就是另一個更高的境界了。中國俗話說前人栽樹後人乘涼,可現實中有幾人能夠做到?到了政府層面的大型工程就更加困難了,這不僅僅是理想和決心的問題,還涉及到整合民意和超大超長項目的規劃和實施。

首先如何獲得國民的贊同?在民主國家統合民意做出需要長期付出而沒有短期收益的政策是很難的,特別是執政者為了討好選民往往更容易做出短視的決策。這方面專制政權相比民主政權有其優勢,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無視民意做出獨斷的決定,像中共政府就經常搞出一些百年大計甚至千年大計之類。但中央決策是一回事,地方執行又是另一回事。中共也許覺得自己的統治堅如磐石,但地方官員是有任期也有政績壓力的。在不受被統治者監督的情況下,它們往往更加短視和貪婪。就像江西的地方政府放任對樹木的過度砍伐一樣,它們難道不知道後果?就算知道,這一批官員憑藉短暫的經濟政績升官發財之後,爛攤子扔給繼任者就好了。怎麼能夠期待這樣的官員去傾心於一項百年後才能展現政績的工程呢?

百年大計立項困難,執行更加不易。任何一項工程上馬之前都應當對其成本收益、可行性、安全隱患等等做出充分的論證。越是百年大計、千年大計之類影響國運的大項目就越要謹慎,因為項目時間越長過程中的變數就越多,越有可能出現意料外的安全等問題。而且投入資源過多,萬一項目失去意義或無法完成損失也是難以承受的。丹麥的橡樹工程其實就是對其收益產生了重大誤判,伴隨百年強軍夢想耗費巨資的植樹工程並沒有對其軍事實力產生實質影響,但好在除了浪費資金外並沒有帶來其它的次生災害。

中共建政後大工程大項目不斷,也有不少被稱為百年大計甚至千年大計的大手筆,可是大都存在決策草率論證不足的問題,特別是在政治壓倒科學的意識形態壓力下強行上馬,最終造成巨額金錢、物資、甚至生命的浪費和嚴重的次生災害。早期的人定勝天思想下大躍進,農業學大寨亂搞水利,最終造成千萬餓殍。計劃生育百年大計執行力不可謂不強,結果導致今天人口結構嚴重老齡化並呈現決堤式負增長趨勢,不但拖累經濟,連中國的未來都在人口萎縮的陰霾下晦暗不明。三峽大壩千年大計,卻沒預料到地質活躍地區高位儲水重力壓迫下地震風險劇增。為了拉動經濟學美國大搞基建,先是在各地城市興建了幾百座機場,但沒過多久又全面轉向鐵路和高鐵建設,無數機場吃灰荒蕪嚴重浪費。現在又有雄安新區千年大計,結果連排水的方案都沒有想好,被颱風帶來的暴雨一衝,為保這個低海拔的鬼城就需要犧牲涿州和其他河北大量高海拔地區作為泄洪區。前些年強調環境保護就要退耕還林,現在強調糧食安全又要退林還耕,結果林子沒成材就被推倒,山坡上的田地被水一衝又化為泥水流失……

不久前有報道山東泰安高鐵站候車室中9成座椅為收費共享按摩椅,旅客缺乏座位不得不席地休息。8月17日中國鐵路官方發文要求整改規範多功能候車座椅經營服務,8月18日凌晨一點泰安站開始拆除共享按摩椅,早上五點按摩椅的拆除和普通座椅的安裝工作就全部完成。泰安速度,中國奇蹟!許多網友激動中帶著疑問:17日下文當晚凌晨就動工,預算審批工程招標何以如此迅速?車站與共享按摩椅經營者之間是否有商業合同?擅自拆除是否違約,如何賠償?泰安車站是一件小事,但它反映了當今中國各級政府的一個普遍現象:在領導意志下翻雲覆雨的能力和效率。就像疫情期間,說封城就可以做到一夜間封城,說建方艙就可以幾天內建成容納數萬人的設施,說全員檢測就可以全員每天一輪甚至多輪檢測,最後說開放又是一夜間完全開放……就像網上說的治大國如烙大餅,大Boss將泱泱大國一夜間顛來倒去效率奇高,整個執行系統動作統一的可怕。大Boss對執行層如臂使指的執行效率絕不是好事,這恰恰說明了整個官僚體系的僵化與瀆職:人人謹遵上意的結果不僅是迅速執行其意志,也是充分放大了其中的缺陷和失誤。中國大量的百年大計千年大計就是在這樣的體系下由頭腦簡單的領導拍板後被下級官僚僵化的執行,從而造成了驚人的浪費和災難。

反觀丹麥橡樹工程,歷時200年經歷數次政府、政權乃至政體更替,兩次世界大戰世界格局大變,這樣的環境下歷屆地方政府都能夠堅持既定的政策,克服重重困難終於把9萬棵橡樹養育成材。相比於某大國「歷史文件不具現實意義」的翻大餅行徑,丹麥皇家橡樹難道不是媲美一諾千金的歷史佳話嗎?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