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從「一件我最近經歷的驚人的事」看民企能否復甦

【2023年08月27日訊】當下中國經濟陷入大衰退,百姓失業率高企,中小企舉步維艱。但首都北京卻突下令大半個京城的企業在無補償下騰空搬遷。

據自由亞洲報道,為達「騰退」目標,當局甚至不惜採取嚴格封控措施。大批中小企血本無歸、陷入倒閉。有分析指,北京領導要將低端人口轉移至雄安新區,以免保習近平的「千年大計」淪為「鬼城」。

網友「鄭毅有話說」有位好友,是這場騰退運動的親歷者和受害者。8月23日,他在微信號發布「說一件我最近經歷的驚人的事」一文,細述了這位好友的最近的遭遇。

「鄭毅有話說」說,8月4號,是個星期五,那天晚上他在機場飛北京之前,接到好友電話,這位好友剛剛接到一紙通知,讓他在一週之內把公司遷走,因為北京市改規劃了,公司所在的產業園區要拆。

他的公司「鄭毅有話說」非常熟,東五環內,毗鄰朝陽大悅城,有別人寄東西給他,他會留這位好友那邊的地址,幫自己代收。所以他非常吃驚,好友把文件發給他看,他更吃驚。

為什麼更吃驚了?

因為措辭非常強硬,限一週之內搬走,逾期未搬,則視為自動放棄屋內資產。而且如此重要的文件,落款是兩個很莫名的單位——‌‌「鄉騰退辦‌‌」和‌‌「鄉綠化辦‌‌」。

此前一點兒風聲都沒有,一絲絲要拆的風聲都沒有,五六十年代的老工廠改造的產業園區,幾十年了,裡面百十家民企,有些做得在行業內還很有名,誰能想到?

這位好友說他還不算最可憐的,隔壁一家企業剛剛裝修好,還有一家企業裝修了一半,物料都還堆在屋裡,畢竟好不容易從封了三年的狀態中解脫出來。

「鄭毅有話說」勸他觀察幾天,跟園區方和其他企業多溝通,先鬧明白怎麼回事兒,市里改了規劃,不得有市里文件嗎?上面剛說穩定民企,就能這樣?而且北京、河北還正發大水呢,誰會想起這時候幹這些事兒?

過了兩天,他跟「鄭毅有話說」講,基本上打聽清楚了,這次涉及到周邊好幾個園區,而且是一個階梯性的拆除騰退計劃,這一批完事還有若干個地點,包括大地點呢。

「鄭毅有話說」問產業園什麼態度?他說產業園當然希望帶著大家去掰掰腕子,但他覺得希望不大。

‌‌「人家一聲令下,一座城市說淹就淹了,一個行業說沒就沒了,這幾個產業園幾百家民企算什麼呀。‌‌」

他開始託人到處找房子、看房子,但一週之內,實在太難。

一週到了,園區內搬遷的企業寥寥,‌‌「騰退辦‌‌」倒也沒太硬來,只是拿鐵皮把園區入口封了,留了個走人的小門。

8月6號,星期天,這位好友告訴「鄭毅有話說」,工程隊進駐,開始拆了,在砸園區大門。

但經過交涉,最後期限定在31號,此前還不涉及屋內個人財物。

所以他更加瘋了一樣找房。

員工們都表示理解,有些個人的困難個人克服。最不理解的是他孩子,幾年來,經常週末跟他在辦公室做作業,房子裡還有她很多玩具。

她問爸爸,我們家自己的房子為啥別人說讓走就要走?

大家注意到沒,「鄭毅有話說」細述的這家民營公司的遭遇,不早不晚,就發生在中南海高調發布「關於促進民營經濟發展壯大的意見」並頒布28條相關措施後不到一個月,中共信誓旦旦聲稱要「優化民營經濟發展環境,依法保護民營企業產權和企業家權益」,如果真是這樣,上述「驚人的事」怎麼可能發生?

當然,如果這家民營公司的遭遇只是偶然個例,事情自當另說。但實際上,遭遇如此飛來橫禍的民企比比皆是,這家公司不過是其中之一。

據自由亞洲報道,這次北京大規模推驅逐原園區業主的「騰退運動」,涉及幾乎大半個北京城,包括朝陽區高碑店鄉、平房鄉、原北京內燃機總廠區域和昌平等在內的郊縣。據不完全統計,這次大規模騰退可能涉及百萬計的從業者遭直接波及,甚至被迫停業和失業。

一位園區企業主告訴記者,當局在本月初下達搬遷令,作為朝陽區重要的科技與文化創意園區之一,很多企業好不容易度過了3年疫情,投入數百萬裝修,結果一夜之間被要求立即搬遷,所有的投入,不予賠償,一夜之間陷入困境。

他說:剛進駐幾個月,有的三個月吧,幾個月,剛弄好,就要求「騰退」。讓人血本無歸了唄。負責人換了唄,他就以他的好惡,一拍腦袋,這個地方全換。完全不顧你這個企業的利益啊,老百姓的利益。總之就是老百姓說的,一朝天子一朝臣,換一個人,就來這麼一出。

事實面前可以斷言,只要中共不實行真正的市場化改革,不將保護私有財產落到實處,民營經濟的發展環境就不可能真正優化,民營企業產權和企業家權益也不可能真正得到依法保護,無論中南海「優化民營經濟發展環境,依法保護民營企業產權和企業家權益」的調子有多高,到頭來都只能是一種忽悠。不用說,這種情況下想復甦民營經濟完全就是天方夜譚!就像一位網友在「說一件我最近經歷的驚人的事」一文下留言說的,「就這還指望民企復甦呢,不被它們折騰沒就謝天謝地了。」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推薦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