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宇:又現謠鹽

【2023年08月31日訊】2011年福島核電站出事的時候國內出現過一波搶鹽潮,萬萬沒有想到時隔12年這麼多人(甚至可能是同一批人)會因為福島排放廢水而再次搶購食鹽。有必要認真分析一下他們的心態和背後的社會問題。

首先為什麼要搶鹽?雖然是出於對放射性污染的恐懼,但我發現似乎大家的具體理由並不統一:有些人和前次一樣以為加碘鹽可以防輻射;另一些人以為海水受到污染後再生產出的鹽就不安全了;剩下的人就是純粹跟風。當然從科學的角度講前兩個理由都不成立。被排放的核廢水實際上只含有氫的同位素氚,可以簡單的理解為有輻射的氫原子,只存在水分子中。即使海水被嚴重污染,去掉所有水分得到的海鹽也不會存留這种放射性元素。另外中國的中小學教育也說過海產品(如海帶等)含碘豐富,所以海邊的民眾不需要補碘來預防大脖子病。如果碘可以防輻射,那富含碘的海水就是天然防輻射的囉。其實所謂碘可以防輻射指的是健康人服用碘藥片讓甲狀腺充滿無放射性的碘元素,這樣遇到核泄漏有放射性的碘元素就難以停留在人體內,僅此而已,對其他類型的放射性元素污染無效。且不說福島排放的廢水不含放射性碘元素,普通人也不可能通過食用加碘鹽實現體內碘元素飽和,那得大劑量的碘藥片才行啊。

科普到此為止。當然有人會說專業知識只掌握在少數人手中,普通大眾不知道也無可厚非。但這不能為荒唐行為開脫。試問:他們買這麼多鹽打算如何使用來讓自己避免輻射危害?內服還是外用?放在飲食中還是面膜敷臉?擺在房屋四周還是放在口袋裡隨身攜帶?就像醫生給我們開藥,我們不需要知道藥物的具體成分和機制,但至少要了解使用方法和頻率吧。那些買鹽的如何使用和用量都不明白就去市場中搶購這輩子都吃不完的鹽還生怕多留一袋給其他顧客,到底是什麼心態呢?很多人抱著的是一種從眾的心理,以為別人都這麼幹(搶鹽)一定有其道理,自己不跟上風潮就會吃虧。這樣的心理使得他們特別容易被人為製造出的輿論和表面趨勢帶動做出不理智行為,說白了就是上當受騙。這樣的人不光被騙的心甘情願,而且還特別難以用正確的科學知識改變其錯誤認知。一位物理學博士告訴身邊的很多朋友和親屬加碘鹽對防輻射毫無意義,但他們多數並不信服,還總是說:「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

為什麼他們不相信科學的解釋呢?我想大概有以下原因。

首先是似是而非的推導過程比嚴格的科學論證更容易被普通人接受。原因是嚴格論證需要大量的科學知識作為基礎,但大多數人並不具備這些知識。比如本文前面所作的科普,要想理解就必須了解分子、原子、同位素的概念以及鹽的化學結構,這已經涉及高中的教育內容了,必須承認很多人都沒有學過或者學過也忘記了。其實每個人的知識都是有限的,就算是教授也只是專精某些學科,所以人的大腦早已習慣接收自己不能理解的事物並設法用一些似是而非的理論將周圍發生的事情合理化。為什麼鳥可以飛?因為鳥有翅膀。大家都能夠接受這個說法吧。並不會有多少人深究其實鳥飛的根本原因是空氣在翅膀划過時對其上下表面的壓力差造成的。嚴格的邏輯學知識大多數人也是不具備的,在他們看來「碘可以防輻射»加碘鹽可以防輻射»海水被放射性污染需要搶鹽」是完整的邏輯鏈條,比具體的同位素啊元素啊什麼的容易理解多了。

其次是缺乏對可信信息源的辨識能力。既然民眾自身缺乏專業知識,那麼他們必然要依賴專業人士的指導。一般來說正常社會中政府部門、主流媒體、主流科研院校中相關領域的專家們都是可靠的信源,然而中國並不是這樣。中共政府的可信度我就不再論述了,媒體也是受政府控制的一丘之貉,真正有良心的專家也難有發聲渠道。這樣的社會環境下普通人就分為了兩類。一類是知道政府媒體不可信,但又很難找到替代的可靠信息源,於是就變得推崇小道消息並懷疑一切,最終就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了。另一類人則把政府或國內媒體的消息奉為真理,盲目接受網上的信息(在國內都是受控制的)。無論是哪一類人,在信息不能自由流通的國內環境中都是很容易被當局操控思想的。

這種控制不光體現在政治思想上的引導和對時事的屏蔽,也體現在對客觀事實甚至科學理論的歪曲。就比如福島排放核廢水事件,儘管是國際原子能機構批准的方案,儘管有周邊多國的監督檢測,儘管排放量遠低於中國自己核電站的標準,可是中國的官方媒體御用專家就是讓中國人相信日本的排放是有極大危害性的。其實就是普通人自己缺乏科學知識。很多人身邊的朋友親屬中不乏懂行的人士,但苦於觀點與主流媒體相悖,人微言輕也很難改變他人的思想。而且很多人還有一個習慣:信媒不信人,信疏不信親。就像那位物理學博士,儘管有物理學專業背景,儘管供職於海外高科技公司研發團隊,但就是不能說服自己母親微波爐並沒有輻射危害,加碘鹽也不能應對核污染。他們也許是這樣的心態:以地位的尊卑判斷言論的可信度,國家政府、單位領導、長輩的話語強過平級同事、平輩親屬和子孫;同樣是專家,不認識的專家說服力強於熟人,因為他們很了解這些熟人專家有著各種缺陷並不是完人,而媒體網上那些不認識的專家在他們眼中就是絕對的專業保證,儘管實際上那些所謂專家到底有沒有專業資質都要打個問號。而當進言的是自己的孩子時就在這兩點中都處於弱勢,因此儘管是貨真價實的專家也很難有說服力了。

自己沒有專業知識又沒有可靠的信息源,很多人就抱著儘可能規避風險的想法而對小道消息採取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的態度。食鹽也許能防輻射,寧可信其有,不妨多買一些;微波爐或許會致癌,不可信其無,大不了不用;連花清瘟據說可以治新冠,但吃無妨……這些做法雖然有悖科學,但也沒有多大危害。有的時候這樣的態度確實是有益的:隔夜飯菜不能吃,隔夜水不能喝,對於不注重食物科學存放方式的家庭確實可以減少食物中毒的風險;產婦坐月子不可以著涼,拒絕西方給病人喝冰水吃冰激凌的做法,對於體弱者確實必要;飯後百步走活到九十九,事實上飯後溫和運動確實有助腸胃蠕動有利消化。

我認為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的趨利避害處事原則對普通人是有益的。但這些人真的事事都能如此考量嗎?三峽大壩可能增加地震風險,當地人為什麼不抱著寧可信其有的態度趕快搬遷逃離?中國經濟凸顯崩潰跡象,很多人為何還在投資中國房產股市?更進一步說,真正抱持寧可信其有心態者肯定應該是有神論者,信仰正統宗教行善積德以求往生或來世的福報吧,可是中國有幾個人這樣做的?天滅中共,三退保平安,本著不可信其無的想法取個化名聲明退黨不應該嗎?為什麼這麼多人不敢看不敢聽呢?所以很多人口頭上總是說寧可信其有,其實是有條件有選擇的,他們只是隨大流相信主流媒體和大眾傳言而已,而且讓他們做的事情必須要無風險且成本低廉。搶鹽、不用微波爐、吃連花清瘟都可以,因為成本低風險小。信神則不肯或不敢,害怕失去切身利益,害怕在無神論為主流的社會中被嘲諷和歧視。三退就更不敢了,即使完全匿名那也是跟共產黨對著幹啊。只肯做無本買賣,不肯出一個子兒的成本,不敢承擔哪怕很小的風險換取未來可能極大的收益,說白了還是極端膽小短視的小市民思想罷了。

說到無神論,那是共產黨的理論基礎,被強行灌輸到中國全社會。如果調查個人宗教信仰,大多數中國人都會堅定的認為自己是無神論者。可就是這同一批人很多日常行為和潛意識中卻表現出對超自然力量的敬畏,比如怕鬼、對妖魔傳說靈異故事的痴迷等。他們依然期望冥冥中有更高的力量可以被利用來改變自己的命運。無神論的中共官員常常執著於風水布局,拜寺廟上頭香,以期官運亨通財源滾滾且不會東窗事發。考研考公的高級知識分子們成群結隊到臥佛寺虔誠敬拜,希望臥佛能給自己帶來offer(錄取通知書)。矛盾的本質是他們根本不是什麼「堅定」的無神論者,他們只是堅定的「宣稱」自己是無神論者而已。為什麼呢?因為他們害怕和共產黨灌輸的標準答案相悖,害怕因為自己的言行遭到中共政府的迫害。天長日久,他們已經分不清自己是真的無神論者還是不敢不稱自己是無神論者了,他們甚至拒絕哪怕思考一下神的哲學意義和哪怕了解一下正統宗教的教義和書籍。真正的無神論者,應當是經過系統學習比較雙方理論後得出的自身觀點。從小被灌輸無神論,對任何宗教和正統信仰不敢聽不敢看,一副我不管我就是不相信我就是無神論的態度。無神論?恐神論!害怕自己會被有神論者說服,骨子裡是中共的奴隸罷了。

如果真的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那他們應當認真想想假如神真的存在,假如正統信仰對人的道德行為要求真的是神意且會受到神的評判,他們應當何去何從?共產黨再可怕也不過是凡人組織,還是一幫自大蠢貨的集合,對它們無條件服從而違背人的天良和神的教義,真的是對自身利益乃至生命安全負責任的選擇嗎?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推薦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