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原:中共政治局會議承認缺乏執政本領

【2023年09月01日訊】8月31日,中共政治局召開會議研究幹部培訓,稱以「全面增強執政本領為重點」。這等於公開承認了中共二十大以來選拔的各級官員缺乏「本領」,實際也包括了政治局成員們。整個8月份,中國大陸又相繼發生大事,中共政治局一半時間都躲在北戴河搞內部訓話,據稱習近平說他們「沒個頂用的」。

中共官員都要重新培訓?

8月上半月,中共高層集體在北戴河隱身,據傳習近平逐一找政治局常委、委員等一些高官訓話,說他們「沒個頂用的」。

8月31日的政治局會議基本證實了上述傳聞。現在擔任要職的官員,都是習近平親自挑選的,至少被認為是「忠誠」的,應該都沒什麼「本領」,但也不能輕易換。重新換上來的不見得更有「本領」,如果不夠「忠誠」的話,麻煩更大。

這些人沒「本領」怎麼辦?就只好繼續培訓了。8月31日的政治局會議審議了《幹部教育培訓工作條例》和《全國幹部教育培訓規劃(2023-2027年)》。

會議稱,幹部培訓「以堅定理想信念宗旨為根本」;「以全面增強執政本領為重點」。

政治局會議承認了現任官員們缺乏「本領」,所以不得不加強培訓;「本領」差的不是一點半點,也不是某個局部,而是全方位的。這些人其實也包括政治局成員們,他們沒有「本領」,但還要繼續「執政」。

會議要求,「推動幹部教育培訓供給與需求精準匹配」;「增強教育培訓的系統性、針對性、有效性」。

這相當於在說,「習思想」本身沒有問題,而是培訓方式、方法有問題。會議還稱,要「發揮好黨校(行政學院)幹部教育培訓主渠道主陣地作用」;「下大氣力抓好師資隊伍建設」;「弘揚理論聯繫實際的馬克思主義學風」;「力戒形式主義」。

「習思想」還得繼續學,學不到「本領」,就是黨校教師的問題,是他們不懂實際。培訓中應該沒人敢講「習思想」之外的東西,類似的培訓估計換湯不換藥,官員們照樣學不到什麼「本領」,還是不會幹正事,恐怕也沒心思幹正事。

2023年8月4日,北京地區被洪水沖垮的一座橋樑。(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8月份中共高層都幹了什麼?

8月31日政治局開會當天上午,中共在北京人民大會堂開了一個歸僑僑眷代表大會,中共七常委加韓正又坐到了主席台上。新華社稱,台下有約1200名歸僑僑眷代表和近600名海外僑胞。

這是中共高層8月份的唯一一次集體亮相,卻出現在了一個沒有多大意義的場合,真正該出現的地方一次也沒出現。

8月1日,習近平、李強對防汛做出批示。當時北京周邊已經一片汪洋,水庫持續洩洪,無情地淹沒了多少個鄉鎮和村莊。老百姓生死未明,中共高層卻都去了北戴河。直到8月17日,中共政治局常委才開會研究防汛,但沒有真正露面。少量中共軍隊象徵性到洪水退去的現場配合黨媒擺拍,中共高層們連擺拍都懶得去。

政治局常委開會時,東北洪災還在肆虐,水庫照樣洩洪,災民繼續慘死。政治局常委會議部署防汛4天後,8月21日,四川涼山州山洪爆發,死亡人數應該遠遠超過官方通報,習近平和李強不得已又一次做出批示。然而,新華社8月30日才公開了這一批示。中共高層或者批示不及時,或者因為死人太多瞞不住,被迫後補了一個批示。

四川山洪8月21日凌晨爆發,習近平8月21日上午離京出訪南非。習近平此時沒法批示,李強也不敢批示,否則習近平不顧國內嚴重災情、非要出訪,影響會更壞。習近平回京後,新華社又延遲了數天才報導習近平的批示。9天後的批示,難以挽救那些失蹤的災民,救援時機早就被錯過了。

8月26日,習近平從南非返國途中,在烏魯木齊停留,專門聽取新疆黨政官員的匯報。中共高層似乎並無大事要盡快回京處理,但仍然沒有前往四川災區,卻去了新疆。

習近平對新疆官員訓話稱,要「始終把維護社會穩定擺在首位」;「堅定推行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教育」;「多渠道多形式講好新時代新疆故事,有針對性地批駁各種不實輿論、負面輿論、有害言論」。

中共高層關心的事,和老百姓當下關心的事相去甚遠。

新華社報導,8月20日,習近平復信美國華盛頓州「美中青少年學生交流協會」和各界友好人士;8月29日,習近平復信史迪威將軍後人;8月31日,習近平回信勉勵安徽省潛山野寨中學新考取軍校的同學們。

中共領導人似乎很閒。8月份,中國經濟進一步跌入低谷、四處爆雷,國際社會擔憂可能帶來全球危機;中國大陸災情、異象不斷,民怨沸騰;美國祭出新制裁,還歷史性舉行了美日韓峰會。

中共領導人對一系列大事好像並不在意。習近平不願露面、發聲,其他政治局常委們也跟著躺平。中共高層們8月份的表現,讓他們的「執政本領」露出了原形,誰來培訓他們呢?

2023年7月17日,浙江杭州一處新建樓盤旁的下行標誌。(CFOTO/Future Publishing via Getty Images∆)

誰有「本領」應對中國經濟的「曲折」?

8月29日,《人民日報》發表長文,《如何看待中國經濟恢復「波浪式發展、曲折式前進」》。文章先稱,「展讀中國經濟『半年報』,國內生產總值同比增長5.5%」;然後引用習近平7月24日在政治局會議上的講話稱,「經濟恢復是一個波浪式發展、曲折式前進的過程。」

「曲折」是中共黨文化用詞,實際是遭遇失敗的代名詞。1934年,中共江西根據地被圍剿,被迫四處奔逃,最終跑到延安;中共後來稱之為「長征」,也被成為革命事業中的「曲折」。1960年代,中共「大躍進」失敗,大煉鋼鐵導致大飢荒,後來也被稱為「曲折」。文革導致中國經濟幾乎癱瘓、社會嚴重倒退,又被稱為「曲折」。當然,所有的「曲折」都不會被稱為失敗,而是「曲折式前進」。

中國受益於全球化三十多年後,現又開始稱經濟「曲折式前進」。

假如中國GDP增長5.5%的數字是真的話,應該不算什麼大問題,達到了中共兩會確定的目標。然而,黨媒卻偏偏將其宣傳成「曲折」,等於變相承認了經濟數據造假。白宮很及時地公開稱中共的經濟數據「不透明」。

《人民日報》文章還稱,「在外部需求走弱、國際環境變化對我不利影響加大、國內周期性結構性矛盾交織疊加、一些領域風險隱患逐步顯現的情況下」;「5.5%,是『絕對成績』與『相對成績』的綜合顯現,也是諸多內在優勢相互作用的體現。」

按照這一邏輯,黨媒至少應該宣稱經濟工作取得「重大成就」,而不是「曲折」。文章還總結了諸多「優勢」,包括:以習近平為核心的「黨中央的堅強領導」;「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體制優勢」;「超大規模市場的需求優勢」;「產業體系配套完整的供給優勢」;「大量高素質勞動者和企業家的人才優勢」;並據此稱,「中國經濟具有巨大的發展韌性和潛力,長期向好的基本面沒有改變。」

中共體制在國際競爭中凸顯了巨大劣勢,中共的政治體制已經成為中國經濟發展的最大障礙。大量中國人失業、收入減少,導致消費一再降級,哪來的「超大規模市場」?全球化正遠離中國,「產業體系」正被拆得七零八落;「大量高素質勞動者」沒有工作機會,近年畢業的大學生仍在待業。中國大陸的「企業家」不是太多而是太少,國有企業經營者大多是政客;民營企業家在中共打壓下很難生存。黨媒羅列的優勢都不存在,實際恰恰相反。

面對經濟困境或「曲折」,《人民日報》文章並未給出良策,僅引用7月24日政治局會議的內容稱,「加大宏觀政策調控力度,著力擴大內需、提振信心、防範風險。」

中共一再降息,但刺激經濟無效,工業景氣繼續低迷、出口不斷下降,消費持續不振。中共減半證券交易印花稅,但仍然撐不起股市,也化解不了金融爆雷。中共不得不放鬆樓市管控,已經擋不住樓市降價風潮,房企的巨額債務始終難解。

《人民日報》文章最後稱,堅持以「習近平經濟思想為指導」;「更加緊密地團結在以習近平為核心的黨中央周圍」;「攻堅克難」;「有信心、有條件、有能力高質量完成全年經濟社會發展目標任務」。

最新的政治局會議已經承認缺乏「本領」;在「習近平經濟思想」指導下,中國經濟遭遇了「曲折」;但沒人敢說「習思想」不管用。

上半年經濟增長5.5%,卻被「黨中央」定性為「曲折」,表明已經束手無策。「黨中央」的信心都沒了,下屬們如何還能有信心?

轉移視線化解不了中共的困境

8月份,中共執政能力露餡了,只好把力氣用在宣傳上。然而,擺拍作秀式的抗災故事,惹來了更大的民憤,也在持續不斷的災情中被迫偃旗息鼓。

中共領導人出訪南非,被再度宣傳成「大國外交」,但參加金磚峰會的沒什麼大國。黨媒吹捧中共領導人指引「全球治理」,但中共領導人在峰會上並未成為的主角,反而流出了不少負面的段子。

無奈之下,中共試圖用日本排放核廢水轉移視線,結果很快搞慘了自家的水產業,又趕緊刪除中國核電站排放廢水的超標數據;老百姓買來儀器測試,卻發現自己一直身處在超過幾百倍的高輻射環境之中。

新的變種病毒令中國人不斷經歷著「復陽」,但中共仍然在掩蓋疫情和死亡人數。

這些無用功恐怕都會弄巧成拙,最關鍵的在於,中共「執政本領」的缺失難以掩蓋,連政治局會議也不得不承認了。

8月份是中共上下充分展示無能的一個月,2023年已經過去三分之二;剩下的三分之一,人們應該會更清晰地看到中共和中共領導人的終極命運。

大紀元首發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