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田:中國人面對的三個世界性難題

【2023年09月01日訊】坊間傳說,搜狐網上有「中國人面對的三個世界性難題」的討論。看看這三個難題,分別是邏輯難題、經濟難題和哲學問題,它們確實都很有意義,背後的內涵針砭時弊,問題的癥結也正好切入中共國腐爛敗壞的現狀。問題能夠現在被提出,並發人深省,其實也意味著中國人民在迅速覺醒,因為能夠看出問題、提出問題,就是發掘問題的根源、解決問題的前提。人們常說,發現問題,就是解決問題的一半了,的確是如此。

這三個中國人面對的世界性難題是什麼呢?第一個,邏輯難題:為什麼學歷不值錢,但是學區房很值錢?第二個,經濟難題:近半數上市公司的利潤不夠買京滬深一套豪宅,但賣掉1%的股份就夠買幾套了!請論證樓市、股市,哪個泡沫更大?第三個,哲學問題:《人民日報》撰文:失去奮鬥,房產再多我們也將無家可歸!網友評論:失去房產,奮鬥再多我們也將無家可歸!以上哪個觀點更正確?

對於第一個問題:邏輯難題:為什麼學歷不值錢,但是學區房很值錢?這個邏輯並不難以理解。學歷不值錢,肯定是因為大專院校太多、入學要求降低、師資力量不夠、教育質量低下的原因,導致畢業生的人數大增、遠超過市場的需求,那學歷肯定就變得不值錢。學歷不值錢背後的原因,是中共當局把教育產業化,盲目擴招、盲目擴張學校規模,利用國人重視教育、儒家的傳統、和「書中自有黃金屋」的信念,增加了高等教育的規模、卻導致高等教育質量下降。學區房很值錢,原因就更簡單了,就是因為即便中國現在大學畢業生70-80%不能就業、找不到工作,高等教育質量縮水,學歷不值錢,但畢竟北大、清華、復旦、浙大這些頂級院校的畢業生還是比較有出路的,他們的畢業生讀研究生、出國留學的比例也更高,而要考入北大、清華,就需要很好的學區,那學區房自然走俏。這個呢,應該算是孔夫子的功勞、國人重視教育的功勞。

其實同樣的邏輯難題和邏輯悖論,在中國還有很多很多。比方說,中共是靠「無產階級革命」上台的,他們用謊言和暴力奪取了政權,如今成為高高在上的統治者、人上之人,並且福蔭波及第二代、第三代,成為新的權貴和資本家。那現在,中國人民可不可以同樣的邏輯,也來搞一個「無產階級革命」呢?城市的下崗工人、躺平的青年人、農村失去土地擁有權的農民,都可以算是「無產階級」啊,他們可不可以去剝奪社會上的資產階級、地主富農、有產階級的財富呢?按中共自己的邏輯,造反有理、革命無罪,當然應該是可以的吧!但是,誰是今天中國的大地主、資本家、有產階級、富裕階層呢?當然是中共權貴,中共最上層的500個家族。如果打家劫舍、打土豪分田地這種事情70年前做是合法的,為什麼70年後做就不合法了呢?!如果說時代進步了,要保護人權和產權,那麼之前的違法行為、中共的搶掠,是不是應該清算呢?如果清算,是不是應該把共產黨推翻下台、剝奪他們及其後代的資產呢?如果不是,這世界還有公平可言嗎?沒有了公平,人們豈不是可以為所欲為、燒殺搶掠、變成叢林社會了呢?

第二個問題,是經濟難題:近半數上市公司的利潤不夠買京滬深一套豪宅,但賣掉1%的股份就夠買幾套了!請論證樓市、股市,哪個泡沫更大?

這個問題,算是比較接近我們商學院討論和研究的話題,有些專業了,我們可以盡量通俗地回答。衡量一個公司的表現,還不能單單看其淨利潤,淨利潤是一個最後的指標,也是重要的指標,因為這直接涉及股東的權益。但影響公司銷售、毛利、淨利潤的因素太多了,從外部的經濟環境、國際局勢、市場行情、消費者行為的轉變,到政府的法律和政策,都會影響利潤。淨利潤的變化幅度可以很大,但銷售額的變化應該小一些,一個公司的市場份額的變化,可能更方便用來作為管理者效能的度量。

中國近半數上市公司的利潤不夠買京滬深一套豪宅,一則可能是因為大多數上市公司的表現太差,因為中國經濟形勢太差,公司利潤太少,二則可能是因為京滬深一套豪的價格太高,這跟中國房地產的泡沫有關。比方說,美國公司目前總體的盈利(從1950年到2023年)的年平均數是5926億美元,2023年第一季度美國公司的總盈利是2.8萬億美元,公司平均的稅後盈利這些年一般是10%-11%左右,而長期的平均值是7%左右。美國最貴的豪宅呢,大概是在洛杉磯吧,比方說「The One」(2.95億美元),「Bel Air Beauty」(2.5億美元)等等著名地產,最昂貴的豪宅也不過是2-3億美元。紐約曼哈頓如今最貴、最新的豪宅,也只要2.5億,這是在億萬富翁大道(Billionaires』Row)的中央公園塔(Central Park Tower)的頂層公寓。美國平均的公司盈利可以輕易的購買1000-2000套最貴的房地產。中國上市公司如今的利潤率顯然要低於美國的數字,說明中國企業經營狀況惡化、經濟在全面的衰退。

中國公司的盈利甚少,但股價甚高,賣掉1%的股份就夠買幾套豪宅了,這說明股市過熱,韭菜的資金被收割的太厲害。但如果考慮到中國股市的市盈率(PE ratio)是12%左右,而美國股市的市盈率(PE ratio)是22%左右,這說明中國企業製造財富的能力,還差得太遠。還有,跟正常國家相比,房地產業在中國經濟中的比例,實在是太高,說明中國經濟的高度畸形。至於說中國的樓市、股市的泡沫哪個更大,這個不好說,因為兩種泡沫都在每時每刻的變化,按筆者的猜測,因為股市已經長期一蹶不振,應該是中國樓市的泡沫更大,這還不主要是因為樓市的價格過高,還有整體樓市的規模過大,亦即,中國的泡沫級的房地產,實在是太多太多,從一線城市到三線、四線,遍地開花,遍地災殃。

第三個問題,是哲學問題:《人民日報》撰文:失去奮鬥,房產再多我們也將無家可歸!網友評論:失去房產,奮鬥再多我們也將無家可歸!以上哪個觀點更正確?《人民日報》說「失去奮鬥」的時候,人們需要問問,它們指的是為「什麼」而奮鬥?是為「共產主義」奮鬥,為「共產黨」的政權奮鬥,還是為保住中共權貴的既得利益去奮鬥?中共的詞彙裡的奮鬥,肯定不是人們通常意義上的為「私人產權」、「個人利益」而奮鬥。如果是這樣,人們根本就不必去理會中共的什麼奮鬥、召喚,就是不理睬它、不聽它的、繼續躺平就好。因為中共已經告訴人們了,不管你怎麼奮鬥,房產怎麼多,人們也將可能無家可歸,因為中國的房地產市場不光是一個泡沫式的幻影,更是一個騙局,因為中國人民根本就沒有土地的真正產權!

至於網友的評論:「失去房產,奮鬥再多我們也將無家可歸!」這兩個觀點哪個更正確呢?這兩個可能都不正確,中共《人民日報》的觀點是忽悠民眾,要人們繼續去奮鬥、給中共賣命、幫中共續命,還用「無家可歸」來威脅民眾。網友的評論則略欠考慮,按中共的思路去思考,沒有考慮到中國人民從來沒擁有真正的私有產權的現實。中國百姓沒有失去房產的時候,也沒有真正擁有房地產的產權,要不然的話,為什麼會有強拆、強拆、強拆呢?擁有房產的使用權的時候,韭菜們也是在為中共權貴打工、賺錢,並且中共權貴可以予取予求,隨時剝奪人們的產權。當然,意識到「奮鬥再多我們也將無家可歸」是一種進步,但糾結於房產的得失,則是忘記了私有產權保護這一最根本的原則。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

中國人面對的這三個「世界性難題」,背後內涵針砭時弊,癥結正好切入中共國腐爛敗壞的現狀。問題現在已經被提出,中國人民也在迅速覺醒;發現問題,是解決問題的一半,讓我們把另一半也解決掉,就好了。

(謝田博士是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的市場學教授暨約翰奧林棕櫚講席教授)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