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鵬觀察】中共夥伴集體叛逃?越美關係升2級

【2023年09月12日訊】觀眾朋友們大家好,歡迎收看《秦鵬觀察》。今天是美東時間9月11日,京港台時間9月12日。

今天焦點:習近平缺席的G20峰會,發生了重大變化,印美歐要開闢印歐經濟走廊,與中共「一帶一路」抗衡,裡面竟有多個中共傳統重要夥伴。不結盟運動的鼻祖印度,正研究和中共開戰!

越南不再懼怕中共,和美國關係連升兩級,與中共平起平坐。這是基於什麼考量呢?微妙的沙特、阿聯酋,為何也要「反叛」中共?

印歐經濟走廊驚動中共 印度研究和中共作戰

剛過去的週末大新聞很多,我們今天要談的這幾件事,對未來的影響都會很重大,所以我們今天想集中談一下。

其中之一,就是在G20峰會期間,美歐印三方推動了「印歐經濟走廊」,要抗衡中共的「一帶一路」。不得不說,莫迪真的有點不仗義,居然趁著習近平賭氣或者怕死不來參加G20,和歐美搞很大的小動作,還拉非洲聯盟參會,真是一點兒也不尊敬習大大的指南針事業。

參加簽署備忘錄的,包括美國、沙特阿拉伯、歐盟、印度、阿聯酋、法國、德國和意大利,合計8個國家和組織。計劃是合作興建鐵路與航運走廊,把印度、中東和歐洲,連結起來。大家從下面的這張示意圖可以看出,將由連接印度與阿拉伯灣的東部走廊,以及連接阿拉伯灣與歐洲的北部走廊組成。而中間,包括一條鐵路幹線。

印度總理莫迪稱:「在未來,這將為印度、西亞和歐洲之間的經濟一體化,建立起有效聯繫,並為互聯互通以及發展,提供可持續的方向。」並說:「願這條走廊成為人類努力和各大洲團結的證明。」

毫無疑問,這是奔著中共倡導的、橫貫歐亞的「一帶一路」去的。而外界還傳言,意大利右翼總理​​梅洛尼(Giorgia Meloni)在和中共總理李強會面的時候,當面告知計劃退出「一帶一路」!

不過隨後,梅洛尼本人在記者招待會上說,並沒有做出最後決定,還強調「和中國的強大的夥伴關係比『一帶一路』更加重大」。不過,這是外交辭令,意大利政府此次親自簽署印度版「一帶一路」的行動,在意大利媒體(it.italy24.press)來看,已經是溫和地與中共「一帶一路」說拜拜了。

參加印歐經濟走廊的另兩個國家,沙特、阿聯酋,也很不尋常,因為我們知道,就在不久前,美國還和沙特因卡舒吉事件劍拔弩張,而在中共的斡旋下,沙特和伊朗卻出其不意簽署了恢復邦交聲明,中共和阿盟關係更加密切,粉紅媒體還大肆宣揚中共將用石油人民幣打敗美元霸權。現在又是怎麼了呢?我們一會兒再說。

我們繼續談印度。中國媒體顯然對印歐經濟走廊非常緊張,紛紛質疑該計劃將遇到重大挑戰,包括巨大的政治挑戰,稱中東地區關係複雜,恐怕無法落地;經濟挑戰,認為資金恐無法落實,認為美國已是自顧不暇,地主家沒餘糧了;還有的質疑它們的基建能力,等等。一句話,認為這事兒缺了中共幹不成。

不過,關於地緣政治,《聯合早報》引述知情人士消息說,上述倡議是在I2U2論壇上提出的,已經討論了18個月。I2U2論壇,也被稱為中東的小四方會談,成立於2021年底,與會國家包括美國、以色列、阿聯酋和印度,旨在討論中東戰略基礎設施項目,以抗衡中國在該地區的影響力。拜登政府後來將沙特也拉進了這個項目。

也就是說,雖然以色列沒有露面,也沒和沙特建交,但是光看這18個月,顯然各方已經進行了多輪論證,並不是臨時拍腦袋,如果有障礙,背後應該討論過解決方案了。

至於金錢問題呢,除了美國為首的G7國家,去年確定將在未來5年籌集6000億美元落地,週一(11日),路透社發布了2個重磅消息:第一,沙特投資部長在新德里表示,沙特可能會在印​​度古吉拉特邦國際金融科技城(GIFT)設立主權財富基金辦事處。擬投資的1000億美元的一半,專門用於印度西海岸推遲的煉油廠項目。第二,兩國週一發布聯合聲明,沙特致力於成為印度可靠的合作夥伴和原油供應來源。而之前,《印度快報》9月9日報導,沙特王儲兼首相穆罕默德表示,該國將投資200億美元參與印度版「一帶一路」,並敦促立即開始規劃實施。

這意味著,中東的王爺們並不像粉紅自媒體嘲笑的那樣要來當傻子,這種合作是一個互利互惠的長期戰略。

至於技術問題,我想懂的都懂,其實可以忽略不計,因為中國的高鐵,以及在沙漠裡建鐵路,不都是西方教會的嗎?

從這些信息足以看出,美歐聯合中東對印度的扶植力度,絲毫不亞於當年對中共的支持力度。而這,顯然正進一步在把印度,變成一個願意和中共對抗的大國。

週日,彭博社還透露了一個重磅消息:印度軍方正在評估在台海發生戰爭的時候,印度如何參戰。選項之一,是充當後勤樞紐,為盟軍機艦提供維修和保養,並為抵抗中共的盟軍提供食品、燃料和醫療設備。而更極端的情況,則是評估印度直接介入的可能性,即在北部中、印邊境開闢新戰場,從而讓中國面對兩線作戰。

這表明,印度已經徹底拋棄了不結盟戰略,和歐美等越來越變成不是盟友的盟友。

這一點,我在6月份莫迪到訪白宮的時候,就在新唐人《新聞大家談》和《新聞五人行》節目中多次明確說過,當時,印度事實上已經拋棄了不軍事結盟的傳統。

我其實覺得遺憾的是,恐怕到今天,習近平也不會認為,正是他不斷和四鄰為敵,把印度推到了美國一方。相反地,他肯定還會繼續對他的勇於鬥爭、善於鬥爭十分驕傲吧?

點名習近平 美越成「戰略夥伴」

被習近平的戰狼作風嚇走的夥伴,當然不止印度,還有一個非常重要的鄰居,同為社會主義政權的越南。

週日(9月10日),美國總統拜登抵達越南,與越南簽署了「全面戰略夥伴關係」協議,這是美國長期以來都渴望獲得的地位,雖然是象徵性質,卻意義重大。因為迄今為止,越南僅與四個國家達成了這種關係:中國、俄羅斯、印度和韓國。多年來,由於擔心冒犯中國,越南一直拒絕給予美國這一優待。

雙方走到一起,有各自的需求,也有習近平的助力。

對美國來說,這是對抗中共的需要。拜登政府迫切希望在抗衡中共的問題上拿出各國團結一致的氣勢,就像在歐洲要找一個能打敢打的夥伴對抗俄羅斯一樣。而越南,就是少數幾個公開反對中共在南海強硬主張的東南亞國家之一。

這樣一來,越南就成了美國十分渴望的「一個關鍵搖擺國」,印太沙皇、白宮印太事務協調官坎貝爾認為,「儘管我們兩國政治制度不同,總體價值觀不同,但我相信,從根本上看,與越南緊密合作的能力將對我國的未來發展起到決定性的作用。」

調查顯示,大多數越南精英歡迎美國的政治和戰略影響力,並對中共的崛起感到擔憂。檀香山亞太安全研究中心教授亞歷山大‧吳翁表示,越南對「一帶一路」等中國項目「口頭上表示贊同」,但拒絕做出任何承諾。

越南邁出這關鍵一步的另一個重大原因,是經濟考量,歐美日忙著拆解在中國的產業鏈,全球經濟重組,利益巨大,越南肯定要努力爭取。

在這方面,我認為有兩個中共領導人對越南產生了重大影響:

第一個是鄧小平。他曾說過,對外開放就是對美國開放,對美國不開放對誰開放都沒有用。為此,他不惜和越南開戰,對贏得美國信任,遞上了一個厚重的投名狀。中共軍事專家甚至透露,在鄧小平1979年訪問美國,當面向卡特總統提出要打越南的計劃之後,「美方雖然沒有明確表示贊成和反對的意見,但實際上卻向中國提供了很多蘇聯、越南軍事部署動向的情報,包括蘇聯在中蘇邊境部署的54個師,大部分只不過是員額不足的架子師而已,就是由美方透露,我們才準確知道的,成為我們隨後對越自衛反擊戰決策和軍事部署的重要參考。」

第二,毛澤東也對越南產生了影響。為了對抗北方的社會主義強敵蘇聯,毛澤東費盡心思搞乒乓球外交等,最終才換來和尼克松的歷史性握手。

我讀《聖經》,最喜歡的一句話是「已有的事後必再有,已行的事後必再行,日光之下並無新事。」誰能想到,中共新領導人習近平能夠用鬥爭,成功地逼迫越南重演中共當年走過的路呢?

有意思的是,週日,拜登還宣稱,中國經濟陷入「危機」,習近平的經濟治理方案目前根本沒有效用。拜登說,他沒有幸災樂禍的意思,但是習近平的政策就是行不通,「他現在已經慌手慌腳」。

所以,不知道,越南的變化,是不是也和這個相關呢?

中東新老鐵沙特阿聯酋 也要反叛中共?

我們再來談一下中共在中東的親密夥伴沙特和阿聯酋。他們現在和美國、印度走近,原因要更複雜一些,也不會像印度、越南一樣,已經做好了未來可能和中共強力對抗的準備。

相反的,對設想中的印歐經濟走廊來說,這兩個國家,未來可能還是潛在的麻煩,美國恐不得不認真面對。

首先,我們說,沙特等為什麼會這樣選擇呢?有三大原因:

第一,利益。作為重要產油國,它們和俄羅斯是競爭對手,因此沙特等變臉,要和印度等加強合作,不會僅僅和中共合作。

當然,俄羅斯在俄烏戰爭中日漸衰落,也是非常重要的因素。大家知道,今年5月,之前和俄羅斯一直關係曖昧的沙特,還和阿盟邀請了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參加阿盟峰會,沙特還捐給烏克蘭4億美元。

第二,它們需要美國的安全保障。這方面的故事很複雜,雙方因此分分合合。我給大家簡要分析一下。

2014年至今,阿聯酋的統治者謝赫本‧扎耶德是美國的重要盟友,他需要依靠美國來保衛自己的國家。但是過去的十年中,他越來越對華盛頓對中東的長期承諾感到擔憂,擔心美國對該地區的興趣下降,並認為華盛頓在遏制來自伊朗的威脅方面做得不夠。

而且我們知道,極左派是不喜歡中東的君王制度的,這樣讓中東擔憂。而十年前,「阿拉伯之春」革命推翻了該地區的鐵腕人物,與此同時,奧巴馬總統宣布將重心轉向亞洲。

由於對自身安全的擔憂,阿聯酋比其鄰國更早採取行動,追求更獨立的外交政策,並以更強硬的方式與美國打交道。因為,阿聯酋這個國家雖小,但是其主權財富基金控制著大約1.5萬億美元的資產。在其威權主義統治者試探與華盛頓關係的邊界時,他們依靠的是通過財富建立起來的巨大國際影響力。

其它海灣國家(尤其是沙特),也都在藉鑑阿聯酋的策略,試圖實現經濟多元化,減少對石油的依賴,並擴大在海外的影響力。

這也是我們過去看到的,阿聯酋和中共加強了關係,讓美國和西方感到擔憂。

不過,看起來美國拜登政府也正在調整中東戰略,今年8月,美國和沙特就關係正常化框架達成一致。消息人士透露,若沙特與以色列未來關係正常化,以色列也可能加入連接波斯灣國家的鐵路系統。

第三個原因,則是習主席的功勞了。中共在中東和全球影響擴大,也讓這幾個阿拉伯兄弟,不得不更加尋求美國的安全支持。

當然,整體來說,我認為,沙特和阿聯酋還是屬於兩邊押注,誰都不想得罪,誰的好處也都想要。它們未來的走向,和美中對抗的走向緊密相關。

那麼,將來會發生什麼呢?讓我們繼續觀察。

好了,我今天就分析到這裡。喜歡我節目的朋友,請訂閱《秦鵬觀察》。節目製作不易,我們最新做了一個捐款通道(https://donorbox.org/qpgc),希望大家多多支持。謝謝大家,我們下次節目見。

歡迎訂閱YouTube頻道: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wX6rw_QzJbFzvr1CzivxIg
歡迎訂閱乾淨世界頻道:https://www.ganjing.com/zh-CN/channel/1eiqjdnq7go7cVXgAJjJp39H61270c

《秦鵬觀察》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昊#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