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罪行錄之一百六十一:秦城監獄的「女聲獨唱」

整理:袁斌

【2023年09月22日訊】因為寫匿名信辱罵葉群,嚴慰冰在秦城監獄被關了11年。她萬萬沒想到的是,在那裡,她竟巧遇好友孫維世——可惜是只聞其聲而未見其人。

孫維世是周恩來的養女、著名的藝術家,她深知江青在上海的底細,延安時期孫維世與江青同台演出話劇《血祭上海》,才氣過人的孫維世大壓江青的風頭。

江青曾親口講過:「青年藝術劇院的孫維世,在延安,她憑著當時的姿色,奪走了我熱戀的一個才子。」1968年3月1 日,孫維世被莫名送進了秦城監獄。

那是1968年夏秋之間的一個早上,從嚴慰冰的隔壁――100號的窗口,忽然傳出一曲「女聲獨唱」。她爬在自己窗口下面一聽,是用俄文唱的蘇聯歌曲《祖國的英雄》。

歌唱者是誰呢?難道是外國人不成?嚴慰冰沒聽出個究竟。

以後,每天早上或傍晚,這個歌聲就會昂然而起。嚴慰冰懂得一點俄文,也熟悉這支歌曲。有一次,她就用中文和著這歌聲一起唱起來。

這一下激怒了看守,他用腳梆梆梆地踢門,大叫道:「混帳,不許唱歌!」又衝進囚室,要以「鬧監罪」給嚴慰冰上緊銬,嚴慰冰只好不唱了。隔壁的歌聲卻沒有哪天中止過。

終於有一天,嚴慰冰聽出來了,那是孫維世的歌聲。事情是這樣的:這天,發給她們的「飯」是長了白毛、發了霉的窩窩頭,「菜」是一勺子看不見菜葉子的湯,泥沙倒有一半之多。

嚴慰冰一看就噁心:這樣的東西吃下去非拉肚子不可。但還不能不吃,若因吃不下去而倒掉飯菜,輕則挨打,重則挨緊銬。嚴慰冰只好假裝吃著,趁看守不注意時,把窩窩頭捏碎,塞在床鋪下,上廁所時再偷偷扔掉。

可是隔壁的歌唱者卻不能忍受了,她大聲叫喊著:「這不是人吃的,這是餵狗的,給你們,拿去餵狗吧!」隨著喊聲,一個窩窩頭從她的窗口飛了出來。一聽這說話聲,嚴慰冰從頭涼到腳――她原來是孫維世呀!

嚴慰冰與孫維世可熟悉了,戰爭年代從陝西到河北,兩人在一個隊伍裡,一路上邊談邊行軍,形影不離。現在在秦城監獄,兩位知己竟然又成了「鄰居」。孫維世這一鬧,大禍馬上從天而降――立即被拖出去毒打。大概是傷勢太重,從此嚴慰冰就再也沒聽到過她的歌聲。過了幾天,看守叫嚴慰冰到隔壁的 100號囚室打掃衛生,嚴慰冰還想:這可是與孫維世見上一面的好機會。可到隔壁一看,囚室已空空如也。

100號囚室是隔離間,是牢中牢,安有兩道鐵門,一道是大鐵門,有兩三寸厚,門一關上就「哐當」地一響,在空洞的房間裡久久迴蕩,陰森恐怖。第二道鐵門是鐵柵欄門,自動鎖,關起來嘩嘩作響,沒有鑰匙誰也別想把門打開。

屋裡連床也沒有,人只能睡在地上,水泥的馬桶上沒有水管的開關,裡面都是大小便:洋灰牆上印著斑斑點點的黑色血跡。孫維世是轉移走了,還是死了? 嚴慰冰一看這景象,不敢再往下想。後來才知道,那一次孫維世的確是被打死了。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