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毛澤東是一群「叛徒」的保護傘?

【2023年11月22日訊】毛澤東發動文革,整人的一個重要手段,是給被整對象扣上「叛徒」的罪名。

比如,毛在文革中打倒的中共第二號人物劉少奇,被扣上「叛徒」的罪名。劉少奇的老部下薄一波等61人,被扣上「叛徒集團」的罪名。

但是,毛依靠的「文革派」中,也有一些人被說成是「叛徒」,包括毛的妻子江青、毛的「御用文人」張春橋、毛整人最重要的幫凶康生。

康生說江青、張春橋是「叛徒」

1974年12月,中共總理周恩來赴長沙向毛澤東匯報工作前,已病入膏肓的中共中央副主席康生,曾向周恩來揭發江青、張春橋的叛徒問題。

1975年秋,感到自己將不久於人世的康生,找毛澤東的「特別交通員」——外交部副部長王海容、美大司副司長唐聞生到他家,請她們轉告毛:「張春橋是叛徒。江青曾經給我看過張春橋的檔案。」

康生還講:「江青也是叛徒。三十年代在上海被捕過,叛變自首。」「江青是叛徒,我在三十年代就知道的。現在還有活著的證人,可以問王觀瀾。」

《康生年譜》寫道:康生臨終前,突然對身邊工作人員大罵江青是叛徒、王八蛋。

周恩來說張春橋是「叛徒」、江青有歷史問題

鄧榕在《我的父親鄧小平》一書中寫道:

「(1973年)4月9日下午五時,鄧小平夫婦到北京西郊的玉泉山,去看望在那裡進行治療的周恩來和他的夫人鄧穎超……周恩來首先沒有談他的病,也沒有談今後的工作,他對鄧小平說的,是埋藏在心裡多年的話。他說:『張春橋是叛徒,但是主席不讓查。』講完後,他對著卓琳特別囑咐:『卓琳,你不要說出去啊。』」

「(1974年)12月26日,是毛澤東八十一歲生日。這一天,毛澤東與周恩來單獨談話……一向顧全大局的周恩來,坦誠而嚴肅地向毛澤東談了江青和張春橋的歷史問題。」

「毛澤東表示,他已經知道有關江青、張春橋有嚴重政治歷史問題的情況。」

盧坦福說康生是「叛徒」

盧坦福是中共早期的政治局常委。1933年1月被國民政府逮捕後「叛變」,此後,在國民黨中統局工作18年。

1968年,台灣情報機構拋出一份關於康生被捕叛變的資料,通過香港,傳到北京,被當時的紅衛兵頭目蒯大富獲悉。

蒯大富立即上報中央文革小組副組長江青和中央文革小組顧問康生。康生看到後,第一次得知盧福坦交代康生被捕叛變之事。

江青是不是叛徒?

1933年2月,江青在青島時經俞啟威介紹,加入中共。7月,俞啟威被抓捕,江青被迫逃往上海。

江青到上海後,與中共上海地下黨取得聯繫,參加了上海地下黨的一些活動,並於1934年被抓捕過。

江青是在與地下黨員阿樂接頭時被抓捕的。

阿樂名叫樂於泓,當年在青島和俞啟威、江青一起參加革命活動。俞啟威被捕後,是阿樂幫助江青坐船逃離青島的。

後來,阿樂也到上海,任共青團中央的交通員,公開身分是一家郵局的出納員。一天,江青在大街上與阿樂意外相逢。此後,他們有較多往來。

1934年10月的一天,江青與阿樂約好在兆豐公園見面。阿樂見到江青後,發覺有人跟蹤,當即與江青分開,迅速從通往英租界的大門出去,跑掉了。

江青從另一個大門出去,在門口被抓捕,關進上海市公安局看守所。1934年冬,江青被關兩個多月後被保釋出獄。

據當時任國民黨中央調查科上海區訓練股編審組長先大啟交代:江青出獄的自首手續,是由訓練股的閻松年和趙耀珊經辦的,江青的自首登記表和保證書,他審查過,其中寫了反對共產主義、擁護三民主義等內容。自首登記表和保證書,由他報送南京特工總部。

1976年10月6日,江青等「四人幫」被抓捕後,中共中央審查後認定,江青是叛徒。

張春橋是不是叛徒?

1976年10月6日,張春橋作為「四人幫」成員被抓捕。中共中央審查後認定,張春橋的妻子文靜,原名李淑芳,是叛徒、日本特務。

文靜1943年12月在平山縣郭蘇區任區委宣傳委員時,被日寇俘虜,自首叛變,充當日本特務。張春橋對她長期進行包庇。

張春橋長期包庇當過「叛徒」的妻子文靜,是不是「叛徒」的同案犯?是不是也是「叛徒」?

中共中央審查後還認定,張春橋是國民黨特務。

1932年至1934年,張春橋在濟南正誼中學讀書期間,充當國民黨特務,積極進行反共活動,密告領導反蔣抗日學生運動的負責人和積極分子。

1932年春,國民黨復興社在濟南建立法西斯蒂組織華蒂社,張春橋是華蒂社的發起人之一和中堅分子。

1935年5月,張春橋到上海,在國民黨復興社特務崔萬秋的指使下,從事擁蔣反共活動,反對魯迅,積極參加國民黨的反革命文化「圍剿」。

1937年9月,張春橋返回濟南,在山東復興社特務頭子秦啟榮指令下,由復興社特務趙福成掩護,伺機潛入中共根據地,1938年1月混入延安。

康生是不是叛徒?

1930年2月18日,山東諸城人、共產主義思想在中囯的早期傳播者、國民黨二大中央候補委員王樂平遇刺身亡。

這一事件引發在上海的山東籍各界人士和青年學生的不滿。

在上海公學就讀的牟宜之和在上海搞地下工作的張三洗(當時化名趙容,後改名康生),既是山東老鄉,又是學運、工運、地下黨積極分子。他們與其他山東人一起,走上街頭,示威遊行,抗議暗殺王樂平。

結果,牟宜之、張三洗都被警察拘捕。

牟宜之是國民黨元老丁惟汾的外甥,經丁惟汾擔保,當天就被放出來了。

牟宜之出獄後,請求丁惟汾保他的好友康生出獄。丁惟汾從中斡旋,請上海政商界名人虞洽卿出面作保。康生被關押10天後,獲釋出獄。

按當時通行的做法,康生被保釋出獄前,應履行一個自首手續。這類材料可能保存在上海市警察局或特工總部的檔案中。

1933年中共政治局常委盧福坦「叛變」、成為中統局特工後,在中統系統工作18年,可能看到過康生被捕後的自首材料。

1949年中共建政後,盧福坦沒有去台灣,而是躲藏在西南地區。1951年5月24日,盧福坦在昆明被逮捕,後被押解到上海,祕密關押。

文革中,當紅衛兵頭目蒯大富將「盧福坦交代康生叛變」的材料上報江青、康生後,康生矢口否認他被捕過。之後,康生找到公安部長謝富治,問為什麼盧福坦這樣的叛徒,關了十幾年還不殺?

謝富治說,想殺可以,你簽字,我就辦。康生簽字同意。於是,在康、謝的操作下,1969年11月,盧福坦被祕密處死。

康生說他從未被捕過,這是假話。康生為什麼編造這樣的假話?他想隱瞞什麼?康生簽字殺盧福坦,是不是為了殺人滅口?很可疑。

因為當時盧福坦已被關押18年,已經79歲,沒有任何反抗能力。公安部派到上海執行任務的官員卻特別提出,對盧福坦執行死刑時,為防止他信口胡說,希望採用封嘴的辦法,不讓他說話。

據當過康生的祕書、後來任國家安全部長的凌雲講:「康生的整人與他和曹軼歐這家『夫妻店』的利害緊密關聯。在他們倆看來,周圍的人都不可信,總有人想整他們,不是『壞人』,就是『特務』;而他們自己總像是在緊張地保護著什麼隱私,生怕被人發現或抓住他們見不得人的什麼祕密。」

康生是不是在刻意保護他被捕當過叛徒的「隱私」呢?

雖然中共中央沒有認定康生是叛徒,但不能排除康生當過叛徒。

毛澤東是怎麼對待江青、張春橋、康生的「叛徒」問題的?

鄧榕在《我的父親鄧小平》一書中寫道:

「毛澤東早就知道江青和張春橋有歷史問題。當初,為了用江青和張春橋等人發動『文革』,毛澤東不讓提這個問題。到了現在,事情發展到這樣地步,毛澤東更不會提這個問題了。要是換了別的人,如果有所謂的歷史『問題』,早就會被批判打倒。可是在『文革』中,根本沒有什麼衡量是非對錯的統一準則。政治的需要,就是標準。」

關於「康生是叛徒」的問題,中共華東局第一書記饒漱石看了盧福坦的交代後,專門向毛澤東作過匯報。毛聽完匯報後,沒有答覆。

1960年代,公安部長謝富治到上海市公安局調閱過盧福坦的交代,並做了記錄。謝可能是奉毛之命去的上海,回北京後也向毛作了匯報,但毛聽完匯報後,沒有作指示。

因為毛發動文革整人,需要康生這樣的政治打手;康生的「叛徒」問題,可以忽略不計。

不僅如此,被反映有「叛徒」問題的江青、張春橋、康生,在毛的庇護下,步步高升。江青官至中共政治局委員,張春橋官至中共政治局常委、國務院副總理、軍隊總政治部主任,康生官至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共中央副主席、全國人大副委員長。

結語

為什麼毛澤東千方百計把劉少奇等人打成「叛徒」而對江青、張春橋、康生的「叛徒」問題根本不當一回事?

因為毛搞的是「順我則昌,逆我則亡」的極權專制。不絕對服從毛者,毛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對於順從毛、能為毛所利用者,「叛徒」也好,「特務」也好,都不是問題。

此正所謂:說你是,你就是,不是也是;說不是,就不是,是也不是;不服不行。這就是中共的流氓邏輯。

大紀元首發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