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祕中共全球軍事擴張內幕

【大紀元2023年09月20日訊】(英文大紀元記者Andrew Thornebrooke報導/信宇編譯)最近二十餘年來,中共政權向全球中低收入國家投入了數百億美元,以全球發展的名義資助了大量港口建設項目。

然而,國際政治學專家和各國立法者警告稱,作為一黨專政制國家統治中國的中共,正試圖利用其在海外投資和建設的商業港口建立新的海外海軍基地,從而擴大其在全球範圍的軍事存在。

總部位於弗吉尼亞州的知名智庫「援助數據」(AidData)致力於分析各國政府在國際發展項目上的援助支出,其發布的最新報告顯示,自2001年以來,中共政權已在海外港口基礎設施上花費了近300億美元。

對於國會中那些負責應對新擴張主義中共威脅的人而言,中共政權在全球範圍內尋求新的基地機會是一個令人震驚的事態發展,需要立即採取行動。

擔任眾議院中共問題特別委員會主席的共和黨籍眾議員邁克‧加拉格爾(Mike Gallagher)認為,應對這種擴張的唯一手段就是美國增加軍事和外交投資。他希望,增加在夥伴國的這些投資,將抵消中共日益增長的影響力。

加拉格爾先生在接受《大紀元時報》採訪時指出:「中共擴大其海外海軍存在是一個響亮的警報,而我們卻一直在打盹。」

擔任眾議院中共問題特別委員會主席的共和黨籍眾議員邁克‧加拉格爾(Mike Gallagher)在發表公眾講話。(Samira Bouaou/大紀元)

他進一步呼籲:「為了對抗中共的惡性影響和軍事侵略,美國既需要提高自身的軍工能力,也需要在印太地區更多地展現力量,擴大與主要夥伴的發展和外交,確保它們不會屈服於債務陷阱外交。」

中共謀求全球軍事擴張

AidData發布的報告題為《蘊藏全球野心》(Harboring Global Ambitions),分析了二十多年來中共國有企業實體對海外海港項目的官方投資,這些項目可能為新的海軍基地奠定基礎。

報告稱,從2000年到2023年,中共政府通過貸款和贈款在全球46個中低收入國家的78個港口的123個不同項目上花費了驚人的299億美元。

每個項目都由中共政府或國有企業直接出資。

這就意味著該報告甚至沒有考慮與中共政權沒有官方關係的影子公司的潛在支出,也沒有考慮到中共政權的軍民融合政策,即要求所有中國私營實體為中共創造軍事優勢。

總部位於華盛頓特區的知名智庫美國國防研究中心(Center for American Defense Studies)主席保羅‧克雷斯波(Paul Crespo)認為,中共政府之所以做出如此巨大的努力,部分原因在於它希望美國在世界任何地方都受到威脅。

克雷斯波先生稱:「中共正在迅速建立一支龐大的、進攻性的藍水海軍,能夠在西太平洋以外的地區挑戰(美國),尤其是在(未來可能的)台灣戰爭期間。

「除了能夠威脅我們的補給線之外,中共長期以來一直希望讓(美國)感受到外國超級大國海軍就在其家門口的感覺。」

中共目前僅公開承認位於非洲之角吉布提(Djibouti)的一個海外軍事基地。不過,中共官員早已承認他們的軍隊有更大的全球野心,並暗示可能正在籌建類似的基地。

中共外交部長王毅早在2016年就表示,中共願意與夥伴國家合作,開發與吉布提基地類似的設施。

2020年1月9日,中國外交部長王毅(左)抵達吉布提外交學院,與吉布提外交與國際合作部長馬哈茂德‧阿里‧優素福(Mahamoud Ali Youssouf,右)握手致意。(AFP via Getty Images)

同樣,中國人民解放軍國防大學出版的2020年版《軍事戰略科學》也提出,要延伸中國的觸角,必須建立新的遠洋海軍設施網絡。

「提高海軍部隊遠洋保障能力,除發展大型伴隨保障艦艇外,還要重視遠洋海上綜合補給點建設,多渠道保障海軍部隊遠洋實施海外軍事行動。」該文件寫道。

克雷斯波先生曾在國防情報局(the Defense Intelligence Agency)擔任海軍參贊,他敏銳地指出,這樣一個基地網絡將是中共長期維持日益全球化的軍事存在的先決條件。

克雷斯波先生說:「為了在全球範圍內挑戰美國海軍,中國需要基地來重新武裝、補充燃料、(再補給)以及修理其迅速擴張的艦隊。」

無獨有偶,AidData報告亦將中共的眾多海外投資置於與美國爭奪全球影響力的大背景之下。

2020年5月21日,西非加納首都阿克拉(Accra)詹姆斯鎮(James Town),一名男子走在一塊廣告牌下,廣告牌上顯示了由中共支持的價值數百萬美元的漁港商業區規劃。阿克拉詹姆斯鎮部分社區被拆除,以便為這個漁港商業區建設讓路。(Nipah Dennis/AFP via Getty Images)

加拉格爾先生認為中共此舉旨在強化在世界任何地方以強凌弱的外部形象;而與此形成鮮明對比的是,AidData報告認為這種做法只會加劇全球緊張局勢。

報告指出:「(美國)和盟國必須保持警惕,明智地分配資源,與考慮向中共靠攏的國家建立聯盟和夥伴關係。」然而西方聯盟不應對中共在世界各地建立基地的真實消息或虛假傳言反應過度。

「西方國家或聯盟一窩蜂地在海外建立新基地作為制衡手段,可能恰恰為中共提供了建立自己的海軍基地所需的理由或藉口。」

無論美國採取何種態度,中共的下一個基地究竟會出現在哪裡,仍然是一個懸而未決的問題。

AidData的報告進一步指出,通過比較單個港口項目的投資總額,權衡地理位置的戰略價值、中共與當地政府關係的強弱、地區政治的穩定性以及該國在世界舞台上與中共的投票一致程度等因素,可以發現有幾個國家是中共在海外新建軍事基礎設施的優先目標。

2023年5月4日,在新加坡舉行的國際海事防務展覽會(IMDEX)亞洲軍艦展上,一艘中共海軍導彈護衛艦停靠在樟宜(Changi)海軍基地。(Roslan Rahman/AFP via Getty Images)

選擇範圍從印度洋-太平洋到大西洋,每個地區都有明顯的優勢和劣勢。

印太基地最有可能

印度洋-太平洋區域可能是中共建立海外新軍事基地最合理的地點。

中共尋求突破第一島鏈,從而確保其商船和軍艦在海上自由航行。同樣,它還尋求對整個地區(從南海到印度洋)的漁業領土和珍貴資源擁有更大的控制權。

如果中共要使美國及其盟國處於其直接軍事威脅之下,並不受限制地控制世界上最有價值的貿易航線,它就需要加強對印度洋-太平洋地區的控制。

總部位於羅馬尼亞的國際風險管理公司北星支持集團(North Star Support Group)的國際地緣政治分析師山姆‧凱斯勒(Sam Kessler)認為,在這個地區建立軍事基地是中共政權走向全球統治的合理步驟。

凱斯勒先生稱:「在當前這個時刻,我們可以現實地看到,中國政府未來的海軍基地建設重點將放在離其勢力範圍更近的地方,而不是分散在各大洲。」

無獨有偶,AidData報告亦認為:「太平洋和印度洋是中共最優先考慮的海洋環境。」

報告特別指出,斯里蘭卡的漢班托塔(Hambantota)最有可能成為中共下一個海外基地的候選者,因為它位於印度外海的戰略要地,中共勢力在當地政府精英中享有很高的聲望,而且它在國際上的投票記錄也符合中共的一貫利益。

事實上,中共擁有漢班托塔港99年的租約。一些分析人士指出,該協議是中共「債務陷阱」外交的結果:租約是以減免10億多美元的中國債務為交換條件談判達成的。

2018年11月15日,斯里蘭卡漢班托塔的漢班托塔港建設示意圖。漢班托塔港拖欠債務,斯里蘭卡政府將港口控制權移交給中國,租期99年。(Paula Bronstein/Getty Images)

對於這個觀點,凱斯勒先生深表贊同。斯里蘭卡基地所帶來的戰略和經濟利益是不容忽視的。

「就像『一帶一路』倡議一樣,中共需要一個網絡或保護罩來包圍他們的主要控制區,也就是中國大陸。」凱斯勒先生稱。

「(巴基斯坦)瓜達爾港(Gwadar)和漢班托塔港等高水平投資的港口具有戰略價值,使中共能夠將其力量投射能力擴展到印度洋、印度洋-太平洋、中東以及歐亞大陸等。」

事實上,在過去二十年裡,北京已向漢班托塔國際港投資逾20億美元,使其成為中共最大的單筆港口投資。中共還向斯里蘭卡附近的科倫坡港(Colombo)投資了4.3億多美元,該港可提供類似或配套設施。兩者都將使中共成為印度在統治海洋方面的直接競爭對手。

2018年11月20日,斯里蘭卡科倫坡,中國建築工人在一個在建購物中心的工地上作業,該購物中心是中國管理的零售和辦公商業區的一部分。(Paula Bronstein/Getty Images、Ishara S. Kodikara/AFP via Getty Images)
2019年11月8日,斯里蘭卡科倫坡,工人在建築工地作業,這是中國投資的港口城項目的一部分。(Paula Bronstein/Getty Images、Ishara S. Kodikara/AFP via Getty Images)

對於中共而言,斯里蘭卡雖然是一個顯而易見的理想目標,但並不是唯一的選擇。AidData報告和凱斯勒先生均不約而同地指出,巴基斯坦的瓜達爾港和澳大利亞附近瓦努阿圖(Vanuatu)的盧甘維爾港(Luganville)也是潛在的選擇對象。

為此,中共政權已向瓜達爾港和盧甘維爾港分別投資了約5.77億美元和9700萬美元,這兩個港口各有各的競爭優勢。

報告稱,瓦努阿圖基地的建設將使中共政權打破來自美國和盟軍的明顯遏制,而巴基斯坦基地則將進一步鞏固中共政權將「一帶一路」倡議擴展到中東的計劃,並使其能夠更好地控制至關重要的霍爾木茲(Hormuz)海峽。

2023年2月13日,巴基斯坦最大城市卡拉奇(Karachi)附近的阿拉伯海,一架巴基斯坦海軍直升機參加多國海軍演習。(Asif Hassan/AFP via Getty Images)

值得外界特別關注的是,巴基斯坦海軍亦是世界上最大的中國武器外國購買國。因此,在那裡建立海軍基地將大大改善這種兩國軍方之間的關係,並有可能提高兩國軍隊之間的合作層次。

中共與柬埔寨聯繫緊密

關於印度洋-太平洋地區,還需要考慮其它因素。也就是說,當前中共的軍事發展可能會對該區域未來的力量發展帶來很大的影響。

凱斯勒先生稱:「擁有里姆港(Ream)的柬埔寨也可能在這種情況下發揮作用。」他指的正是中共正在擴建的柬埔寨里姆軍事基地,中共政權正在那裡為柬埔寨最大的海軍基地建造深水設施,並可能從該設施本身的使用權中獲益。

2019年7月26日,柬埔寨里姆(Ream)海軍基地,柬埔寨海軍士兵行走在碼頭上。(Tang Chhin Sothy/AFP via Getty Images)

AidData報告指出:「雖然迄今為止官方投資規模不大,然而柬埔寨里姆港極有可能以這樣或那樣的形式成為(中共的)海軍設施。」

從2019年起,美國國家安全部門就發出警告,稱柬埔寨和中共起草了一份祕密協定,保證在里姆擴建完成後,中共可以不受限制地進入泰國灣的港口進行軍事活動。

里姆港基地的擴建和現代化改造將使其服務的船艦規模擴大五倍,從排水量1000噸的船艦增加到5000噸的船艦。這就意味著,該港口的規模仍不足以容納中共最新的055型導彈巡洋艦,但可以容納中共的中小型護衛艦,包括配備反艦導彈和電子戰設備的護衛艦。

里姆港口還毗鄰南中國海,中國不斷通過編造「歷史文獻」和建立人工島嶼來非法主張擴大領土,並聲稱這些島嶼是其領土的一部分。

東非吉布提(Djibouti),中共軍隊士兵出席中國-吉布提軍事基地揭幕儀式,日期不詳。(STR/AFP via Getty Images)

中共覬覦西非設施

儘管印太基地的優勢顯而易見,然而我們仍有充分理由相信,中共很大可能會尋求在西非建立軍事基地。
目前中國已在西非九國的港口項目中投入69億美元,這九個國家是:安哥拉、喀麥隆、科特迪瓦、赤道幾內亞、加納、幾內亞比紹、毛里塔尼亞、尼日利亞和塞拉利昂等。

AidData公司合作與交流部主任亞歷山大‧伍利(Alexander Wooley)就認為,中國向西非國家提供的現金和其它資源表明,這種擴張正在有序進行。正是伍利先生領導的合作與交流部負責撰寫了這部揭示中共投資真相的報告。

8月15日,伍利先生在接受總部位於華盛頓特區的知名保守派智庫美國傳統基金會(The Heritage Foundation)採訪時稱:「他們將在該地區的某個地方建立基地。」

「至於具體在哪個國家,他們不會輕易透露。」

不過,種種跡象表明,赤道幾內亞和喀麥隆很可能是領先的競爭者,AidData的報告亦顯示了這一點。中共已斥資超過6.59億美元改造升級赤道幾內亞巴塔(Bata)的港口,並斥資超過13億美元對喀麥隆克里比(Kribi)的港口進行現代化改良建設。

這兩個地方都將為中共在幾內亞灣提供無與倫比的地理位置,鞏固中國在非洲迅速擴張的市場中作為外商投資首選國家的地位,同時為中共政權在大西洋上提供一個立足點。

2012年1月31日,中非赤道幾內亞(Equatorial Guinea)的巴塔(Bata),中共央企中國水利水電建設集團公司(Sinohydro)僱用的勞工在結束一天的工作後返回宿舍。(Abdelhak Senna/AFP via Getty Images)

報告指出:「中共在西非或中非的海軍基地將使(中共軍隊海軍)與美國和北約成員國近在咫尺。」

為此,一位美國高級將領去年就表示,巴塔似乎是中共政權在非洲擴大軍事存在的努力中取得最大進展的地方。

同樣,喀麥隆克里比港口現在擁有足夠深的水域和足夠大的碼頭,可以停靠最大的中共軍艦。

凱斯勒先生認為:「巴塔港和克里比港對中共政權建立基地和與其領導層建立長期關係都具有吸引力。」

「然而,中共的首要目標永遠是維護自己的勢力範圍,而不是擴大勢力範圍。關於海軍基地,他們更傾向於先從內部建設,再向外擴張。」

美中展開全球競爭

無論中共下一步選擇在哪裡進行建設,這個決定都不會像加拉格爾先生擔心的那樣暢通無阻,不可能如中共高層所願高枕無憂。

AidData的報告指出,無論美國在哪裡聽到中共軍力部署的風聲,它都可能會採取一切措施動搖當地政府,破壞中共的如意算盤。

這種角力似乎正在世界各地展開,包括美國自己的後院。例如,據新聞報導稱,中共政權已與古巴達成協議,在距離佛羅里達海岸僅100英里的地方建立間諜基地。

2019年4月11日,古巴首都哈瓦那(Havana)華人社區的標誌性大門。(Yamil Lage/AFP via Getty Images)

為此,中共需要謹慎行事,以保持可防禦的地位,尤其是如果它打算在入侵台灣之前開始建造海外軍事設施的話,更要仔細掂量。

「中共需要注意的一個重要問題是,上述港口目前在軍事上都不具備防禦能力。」 AidData報告指出,「在衝突情況下,它們將成為對方攻擊的顯著目標。」

總而言之,中共政權在海外軍力部署方面仍面臨重重困難。中共缺乏美國的眾多堅定盟友。這就意味著,在建立自己的基地以確保武力保護之前,它不能簡單地指望自己的軍事存在在世界任何地方都受到歡迎。

伍利先生認為:「中共不屬於北約或相對較新的美英澳三國軍事聯盟(AUKUS)等典型的防務聯盟,因此中共與一些國家的關係沒有牢固到在當地建立艦艇基地,不能像美國海軍在意大利那不勒斯(Naples)建立軍事基地那樣合情合法。」

「如果他們想在更遠的地方部署艦艇,他們沒有與擁有海軍基地的國家之間結成同盟關係。他們沒有其它現代海軍可能擁有的那麼多補給艦,因此尋找一個擁有海軍基地的地方是合情合理的。」

至於美國,其領導層目前的任務是既要預測中共的下一個海外基地將在哪裡,又要想方設法防止其真正實施。

凱斯勒先生認為,美國領導層需要適應——而且要迅速適應——中共戰略思維的轉變以及相應的解決的方案。

凱斯勒先生說:「美國及其盟國不僅需要迎頭趕上,還需要調整方法、心態、戰略和戰術等,以有效地抑制或延緩中共的長期海外軍事擴張野心。」

原文:Inside China’s Global Military Expansion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