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男翻修中世紀城堡 發現二戰時巨大隧道

【2023年01月12日訊】(英文大紀元記者Michael Wing報導/周美玉編譯)對於44歲的英國人愛德華‧福爾摩斯(Edward Holmes)來說,翻新法國波爾多的一座中世紀城堡與他的上一份工作,在父親的高爾夫球場做景觀美化相比,情況非常不同。

他極富有商業頭腦的父母,在2003年以高達數百萬歐元的價格買下拉戈斯酒莊(Château Lagorce)時,只有二十多歲的愛德華還是單身,是完成翻修工作的最佳人選。

2005年,愛德華搬到波爾多後,他發現前面有很多工作要做。屋頂和排水溝都腐爛了,到處都是洞;管道和電器都是壞的;沒有空調;石雕需要重新砌築。如果這些地方不馬上翻修,再等上五年,整個城堡就會消失(不見)了。

十八年後的拉戈斯酒莊現在煥然一新,成為了一個家族企業,即著名的「法式婚禮城堡」。它具有無與倫比的歷史魅力,為浪漫的情侶宣誓提供了一個童話般的場地。

人們可能想它的石牆內或地基下或許隱藏著什麼奧祕。最近福爾摩斯在莊園地下室為喜歡冒險的顧客建造了一個品酒酒窖——該城堡在1800年代中期以其甜白葡萄酒而聞名。福爾摩斯也對莊園下方廣泛的隧道網絡產生了好奇。

(Courtesy of Edward Holmes)
(Courtesy of Edward Holmes)

他知道莊園下方廣泛的隧道在那裡已經有一段時間了。莊園下方的隧道網絡在地圖上也有標註。「幾年後,你就會對它們瞭如指掌。」他告訴《大紀元時報》。三層地下通道覆蓋面積約三公頃。更為神祕的是,住在附近高級聖人城堡的鄰居告訴福爾摩斯,這些通道與其它莊園的通道有關聯。此外,在兩者之間的某個地方還隱藏著寶藏。但這些在福爾摩斯的地圖上卻沒有標註。

「我們要找什麼?」他說,「這就是引發整個探險的起因。」

去年10月,他在巡視房產四周的樹林時,發現了一個從地面突出來、高聳的煙囪狀的石頭建築——這是一個地下通風井。透過石牆上的一個洞,他看到下面一片漆黑,看不清底部。

後來在瑞恩‧米勒(Ryan Miller)和比利‧佩瑟里克(Billy Petherick)這兩個朋友的幫助下,他們參觀了豎井。他們把手電筒和GoPro攝像機放到井裡,看看它是否會通向更多隱藏的隧道——更重要的是尋找寶藏。通風井比他們預期的要深,光線最終落在大約十米深的地下。GoPro顯示那裡確實有隧道,通向兩個不同的方向。那天,他們並沒有準備好,(所以沒有)冒險下到通風井裡。

米勒建議他們再看一眼示意圖,看看城堡下面的洞穴是否與豎井相連。他們凝視著地圖,發現了一條很有前途的線索:有一條通道延伸到通往城堡的地方,因那裡的地形傾斜,是一個山谷,福爾摩斯推測這意味著附近應該有一個入口。

(Courtesy of Edward Holmes)

三人回到樹林裡對地表(進行)清理和挖掘後,他們在山谷中找到了幾個從地面突出來的堅固石頭結構的建築,福爾摩斯認為這些可能也是為了通風用的——在夏天,較冷的空氣會向下流動,而在冬天,較暖的空氣會從頂部逸出。最終他們還在雜草叢中偶然發現了一個低洼的石門楣,橫跨在路堤一側的一個空洞上。從空洞往裡看,裡面漆黑一片,看不到盡頭。因為不知道裡面有什麼,他們沒有冒然進入。

接著他們重新制定了計劃,回去準備裝備。他們很快就回來了——帶了兩大組電池和一個手持電池,以確保他們不會失去光源而迷路;他們帶來了水和電動手提鑽,以防需要挖掘。福爾摩斯還隨身攜帶了一個氧氣表,以確保他們不會窒息。然後他們深入洞的內部進行探索。福爾摩斯知道這些隧道的歷史,因為早在1805年就曾有人在隧道內看到過塗鴉。另外,當地傳說認為,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波爾多被德國人占領時,法國抵抗運動組織就曾使用過這些隧道。

「抵抗運動組織可能會衝進隧道,把被占領的(隧道)變為無人占領的(隧道)。」福爾摩斯說,「德國人因為害怕而不會下到山洞裡,這是很合乎邏輯的。因為你不了解這個地區。」

當三人深入洞穴時,洞的頂部垂得很低,他們不得不蹲下。但最終洞的頂部打開了,所以他們可以站直了。隨後,米勒發現了一個長木箱,幾乎和一個人一樣長,用舊鉸鏈固定在一起,這引起了他們的好奇。他們後來會猜測這是幹什麼用的。在更深處,一堵水泥煤渣砌塊牆擋住了他們的去路,無法再前進了,也讓他們到達了此行的終點。他們猜測,最近有工人在上面的道路上進行了一次挖掘,工人們在填埋前使用炸藥炸毀了洞穴。

(Courtesy of Edward Holmes)
(Courtesy of Edward Holmes)

他們用手提鑽敲擊煤渣塊,在牆上刺破一個洞,從洞口往裡看,證實了他們的猜測:這裡沒法通過。如果洞穴確實與通風塔相連——如果隱藏的寶藏確實位於兩個城堡之間的某個地方——但那天他們也不會發現(隱藏的寶藏)。

三人還能活著離開洞穴,還能呼吸,這讓他們興奮不已。他們只使用了三個電池組之一中存儲的電量的1/100——但安全總比後悔好。然後他們轉向先前發現的那個發霉的舊木箱。它沒有上鎖。米勒掀開蓋子時,鉸鏈吱吱作響。除了幾個木槽口外,裡面什麼也沒有。「當我們找到它時,我們非常確定它是某種軍火的包裝箱」,福爾摩斯說。也許是裝步槍用的,米勒猜測道。福爾摩斯推測它可能裝過更重的東西,可能是二戰時期的某種類型的反坦克大炮。

這個盒子是法國抵抗運動的嗎?它經歷過戰鬥嗎?

無論如何,他們那天都不會知道答案。他們也不會從波爾多當地人那裡了解到戰爭期間這裡發生的事情,除了一位德國將軍曾經占領過拉戈斯城堡。「一旦你試圖與他們談論……戰爭,他們就會變得非常安靜,他們不想談論它」,福爾摩斯說,「他們一定(曾經)過得很艱難。」至於那些丟失的寶藏,顯然仍在地下等待,在兩個城堡之間的某個地方,福爾摩斯的下一個任務是以某種方式進入那裡。但那是另外的故事了。

愛德華‧福爾摩斯在他的YouTube頻道Bordeaux Life(點擊可看)上分享了他的裝修之旅。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推薦文章
評論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