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帶一路與灰色產業重合 和中共國安勢力有關

【大紀元2023年09月27日訊】(大紀元記者李圓明採訪報導)「一帶一路」推行十年來,因腐敗、債務等問題飽受爭議。有知情人爆料稱,「一帶一路」的板塊與灰色產業高度重合,多與中共國安勢力有關聯,緬甸的亞太城就是國安招募僑商後的一個「一帶一路」項目。

一名暫時不方便透露姓名的知情人士近日告訴大紀元記者,除了緬甸皎漂港、密松水電站是被「一帶一路」資金和人員控制的,密松水電90%的發電是輸向中國的。「一帶一路」在緬甸還控制了很多大大小小的地塊、園區。

這些園區都有軍閥支持。據介紹,在緬甸各個地方割據,叢林較多,剿滅非常難。這就造成緬甸大大小小林立的軍閥。從經濟角度來說,多數軍閥都願意接受中共的招募,願意聽中共的話。

知情人透露,「一帶一路」的官方項目,高鐵項目、公路項目這些掙錢的肥差,中石油、中石化、中鐵集團等等,這些位置全都被紅色家族占據了。那麼剩下的破產老闆和窮苦人家的孩子,他們就搞詐騙,搞會場,甚至有一種說法,「西哈努克亂不亂,重慶人說了算」。一幫莆田系的福建大佬,幾乎都跟著「一帶一路」出去了。從事電話、網絡詐騙的KK園的老闆也是福建人。

知情人表示,多數的灰產,都和國安有關係,他們互相拿好處。因為中國國內的官員貪污,習近平哪天不高興,以這個名義就可以搞死他們;但是國安系統,擁有著最高的特權,他們就可以賺快錢,而且這個錢不在中國循環,完全在外面運轉。

他說,「緬甸的國安總代理人叫段正禮。我得到的信息,就在9月份,他去了KK園,KK園跟他是有密切關係的,他要從KK拿錢出成(提成)的。至於上不上繳我不知道。」

國安招募僑商

據介紹,國安早期招募的是洪門,後面招募一些各地的商會,在僑聯下面專門設立了一個中共官方組織,在中共國務院有辦公室的,叫僑商聯合會。其中就有湖南商會。「在老撾被抓走的喬鑫鑫,就是由湖南商會抓捕的。這些線是連到一起的。」知情人說。

亞太城老闆佘智江是湖南邵東人,也曾被中共國安收募,在緬甸從事「一帶一路」項目,後被中共拋棄在泰國誘捕入獄。今年6月以來,佘智江通過代言人發聲,揭祕中共國安情報系統。近日他又自錄不自殺視頻,指中共對其構陷迫害、造謠抹黑,想要引渡他回國滅口。

視頻中,佘智江發誓絕不會自殺,如有意外,必然是中國(中共)國安委、國安部和泰國情報部門共同所為。他同時聲明自己和KK園區沒有任何關係,也從未經營過詐騙公司。

2017年,佘智江斥資150億美元,在緬甸發展「亞太新城」。據中國僑網報導,緬甸亞太國際智慧產業新城,是亞太國際控股集團響應「一帶一路」倡議,參與「中泰緬經濟走廊」建設的重點項目。佘智江也被稱為東南亞著名僑領導、企業家、慈善家。

但是佘智江很快跟中共鬧翻,陸媒轉向指其為「雙面人」佘智江,經營KK詐騙園區,販賣人口等等。中方官方也試圖與其撇清關係,2020年8月,中共駐緬大使館發聲明稱,緬甸亞太城是第三國投資,跟「一帶一路」毫無關係。

知情人士告訴大紀元記者,亞太城的所在地叫水溝谷,不屬於妙瓦底,行政上都是分開的。水溝谷由索奇督統治,妙瓦底由索丁溫統治,兩家都自稱克倫邊防軍,但互相井水不犯河水。

「他開過賭場,開過水療之類的,他自己也承認。他的紅通上面寫的是開設賭場罪,這個罪是死不了人的,但是詐騙,還有涉嫌KK園,這是要死人的。」他說,「共產黨套路就是這樣,為了殺這個人,即使不是你的事,它要栽到你頭上。」

知情人介紹,佘智江是靠賭場起家的,是菲律賓的雲頂賭場股東之一。但他做很多慈善,資助沒錢看病的人,給60幾歲以上的老人發養老金,很多菲律賓華人都知道佘大老闆。因為他有大量資金,又有名望,共產黨的國安系統就對他注意了。

2017年,江蘇鎮江檢察院起訴他非法開設網絡賭博。當時,一個叫馬東利的自稱國家重要機構(國安)的人員接觸他,讓他接受招募,宣稱「給國家立功,是華僑義不容辭的責任」。為了證明自己的身分,馬東利幫佘智江撤銷了案件,釋放了佘在湖南老家的幾個親戚朋友。

佘智江就此接受了國安的招募。收到的第一個任務就是,由僑商聯合會會長帶著佘智江到緬甸去,跟他們簽合同,要土地,越大越好。緬甸當時是民選政府,他們拿下了水溝谷120平方公里的土地,由佘智江成立亞太公司。

「這裡面的投資大量都是由央企,中鐵20局、中房集團、還有西安建工出的,這些董事長、黨委書記出現在亞太城。亞太的建立是有央企的資金和技術,包括央企的建設在裡面。」知情人說。

左圖為2019年中房集團在亞太城開工剪綵,左三為中房集團董事局主席謝雷,右一為佘智江;右圖為中房集團人員在亞太城辦公室新址前合影,左四為謝雷。公開報導顯示,謝雷還是中房「一帶一路」柬埔寨項目總指揮。(知情人提供)

爭奪亞太城

馬東利成為亞太集團的執行董事。2019年7月,馬東利曾對達商總會表示,亞太國際智慧產業新城是緬甸克倫邦省政府領導下實行特殊優惠政策的「經濟開發區域」,是唯一取得緬甸國家投資委員會MIC認證的中資企業。

圖為達州市達商總會官網,報導達商總會考察團赴緬甸考察亞太城,執行董事馬東利接待。(網頁截圖)

然而,共產黨又開始安插一些人在亞太集團。2022年2月空降了一個高層,西安建工副總經理趙紅兵做亞太董事局的監事長。趙紅兵據稱是國安高級聯絡員,政協委員。

知情人說,「中央的命令是要佘智江到台灣發展,佘認為自己投入了一百多個億,肯定不願意拱手相讓,但是共產黨那邊的態度很堅決,就是你要服從,佘智江如果一撤走台灣,他們就接管亞太城,這是他們矛盾的起點。」

「再後來,一個自稱美國CIA的高級官員來跟佘智江談話,推測是國安來釣魚的,來探佘智江的口風,結果佘說了一些不合時宜的話。在這樣的情況之下,國安就開始計劃要除掉佘智江。」

「佘智江跟索奇督關係很好,索奇督就給了他一個特權,允許亞太城建立一個不得超過5,000人的安保部隊,這是最終中共想要搞掉佘智江的主要原因。因為他有錢,有土地,有軍隊,就不好控制。」

2022年8月10日,泰國的親王杜拉真邀請佘智江到曼谷敘話,在郊區的日本餐廳,宴後親王一走,泰國的警察和安全部隊幾十個人圍過來把佘智江抓了。這個宴會的策劃者,公司副總馬東利安然無恙。其他隨行人員、翻譯、祕書都沒有抓。

佘智江的紅色通輯令顯示發布於2021年5月,罪名是經營賭場罪(the crime of Running acasino)。早在2021年2月,鎮江市檢察院以涉嫌經營賭場罪批准逮捕佘智江。

對佘智江的紅通令下發於2021年5月,2022年8月佘智江在泰國曼谷被誘捕。(知情人提供)

知情人說,國安系統是祕密計劃的,忽然一下出現了。那個時候他是座上賓,在中國,中共曾五次以國賓級待遇接待他,他上過各大央級新聞的,中國政協網上都有他的大名,儼然就是一個民族英雄、愛國商人的角色。

佘智江(又名佘倫凱)曾任中國僑商聯合會常務副會長。(知情人提供)

「佘智江是僑商聯合會常務副會長。佘智江到北京去,習近平是祕密接見的。現在為什麼要除掉他?這是習近平很丟臉的一件事,他要把佘打造成一個愛國僑商,最後他控制不了,極有可能他下面有人打報告,說佘要叛變之類的。」

「KK園的幾個老闆共產黨為什麼不抓?他們背後的國安大佬建立的那些灰色園區、洗錢網絡,難道只洗詐騙出來的錢嗎?不洗其它的錢?中共官員的那些錢怎麼出來的?為什麼中國現在窮成那個樣子?老百姓沒工作沒錢。」

佘智江被抓後,KK園擴建了,從原來是一期到現在的四期,而且在外面開了分園。而馬東利和趙紅兵從亞太城消失,趙紅兵最近一次現身是9月26日在北京人民大會堂參加中共「十一」招待會。

左圖為2023年9月26日,中央政協委員趙紅兵在北京人民大會堂參加中共「十一」招待會。右圖為2022年2月,趙紅兵空降亞太集團兼任亞太國際控股集團董事局監事長。(知情人提供)

國安系統的腐敗 佘智江:最大錯誤是相信了共產黨

知情人認為,中共的統治,國安系統就相當於東廠西廠。國安系統在海外運行,藏污納垢,或者是掙錢,弄黑錢,因為受不到監管。這也是由於習近平給他們特權,造成他們的便利,他們可以這麼幹。

「像老撾的金礦,在老撾這樣的社會主義國家,金礦是國有資產,如果沒有中國政府和國安的背景,怎麼可能拿得上金礦?但是金礦從手上過一下,油水也是大大的。他們動用的是幾十億的資金,都是國家資產,給他們拿來做專項。」他說。

知情人批露,佘智江曾被情報系統招募,但是他不屬於曾慶紅系統,佘智江所屬的系統是國安系統,國安委和國安部只向一個人負責,就是向習近平負責。

不過,國安的一些人員,他們互相之間有可能不認識,因為國安系統有上下分支的關係,旁支之間有可能不認識。所以他們甚至要過很長時間才明白原來是一個系統。

目前佘智江在泰國曼谷的監獄面臨開庭。「這是佘智江人生當中第一次失去自由,他只有這個時候才知道,原來民主才是好東西。」知情人表示,但是佘本人受到嚴密監控,不能夠直接對外發聲。自從媒體開始報導中共國安的事之後,佘智江已兩次遭暗殺。

一位佘智江的獄友近日錄視頻替他發出聲音:由於中共的戰略意圖無法在佘智江的亞太城項目得到實現,以及佘智江有擺脫國安控制的一些企圖被發覺,2022年8月10日,佘智江被中共國安局設局誘捕於曼谷,此次誘捕甚至動用了泰國的一名親王作誘餌,中共的陰險與狠毒可見一斑。

「我們都認識到民主的重要和自由的寶貴,都對中共的專制又痛恨又恐懼,由於深感自己可能此次性命難保,佘智江把他親身經歷的很多國安機密都告訴了我,畢竟中國和泰國政府早已勾結好了,中共對佘智江的網絡抹黑已經很好地表明他的命運走向,他們是想借用民憤來除掉佘智江。」

「佘智江告訴我,他一生最錯誤的選擇就是2017年時,他再次相信了共產黨,並接受了中共國安聯絡員馬東利的招募,成為了國安特幹……」◇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推薦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