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王軍濤:中共特務五花八門 世界之最(1)

【大紀元2023年09月30日訊】(大紀元記者張奕採訪報導)今年5月,美國司法部抓捕兩名中共代理人——加州華人陳軍(John Chen)和林峰(Feng Lin)。外界好奇:中共在海外安排了多少特務和代理人?他們是如何執行中共特殊任務的?

「中共的特務活動遠比我們想的要長遠。特務活動非常多,而且是五花八門,全世界之最。」王軍濤說。

圖為王軍濤(林樂予/大紀元)

王軍濤畢業於北京大學, 來美獲得哈佛大學肯尼迪政府學院碩士、哥倫比亞大學政治學博士學位。現居紐約,任中國民主黨全國委員會共同主席。

王軍濤的父親曾出任中共國防大學政治學院院務部政委。王軍濤本人因參與八九年六四事件,入獄13年。1994年,王軍濤被以保外就醫的名義直接從監獄送上飛機飛往美國。此後,一直在美國流亡。

多年來,王軍濤和中共海外特務有各種接觸。近日,王軍濤接受大紀元專訪,講述了他對中共特務活動的了解。

中共特務系統早已形成

王軍濤說,「共產黨在做(特務)這些事。我對共產黨這方面有很多了解,因為我父親過去在70年代初期在軍政大學做中共黨史的工作,那時候我接觸大量這方面的材料。」

「很多學者認為,中共能奪權,就是因為它的特務行動做得厲害。關鍵時刻它陣前最關鍵的軍隊,他們突然起義了,所謂起義,(就是)叛變了。然後,國民黨就全線崩潰。」

「還有一個就是中共打大城市的時候,每到打大城市,為什麼那些城市都能不戰而下?不是軍隊造反,就是地下黨搞得全給接管了?」

「所以,它的特務系統是長期戰爭形成的系統。」

「中共有兩次在特務系統中大洗牌。一次就是江澤民上來的時候。他說,什麼位置都可以給太子黨,給幹部子弟,就是特務系統要抓在手裡頭。」王軍濤說。

八十年代 中共派大批特務到美國來

王軍濤表示,中共八十年代派來的特務,「都成了沒家的孤魂野鬼。所以,他們後來就在當地生活了,我認識一大批這種人……因為共產黨的這個系統它沒有備案,它就是單線聯繫。」

「就是過去長期形成的,一旦你的上線被抓了,你就沒關係了(斷線了)。我不能說名字。」

「這次洗牌就把馬建給抓了。你看最近僑團不知道該幹什麼,因為他們當時布置工作都是沒有文件,都是口(頭布置)。所以說,一旦馬建被抓之後,然後,這個線就斷了。」

馬建,中共國家安全部副部長, 掌管間諜與反間諜工作, 2018年12月,被判無期徒刑。

王軍濤說,「斷了之後,你看這些年,所謂的國慶,他們的活動都少了。(紐約)僑團,你看原來都是每到什麼(節日),都非常盛大。」

非職業特務的人成為直接做特務工作的人

王軍濤表示,有些職業型特務不好直接做的事情,中共可以讓別人做。 這樣, 非職業特務的人成為直接做特務工作的人。

他举例说,中共可能對非職業特務的人說,「只要不是死刑,我們給你多少錢」。

「我的財產給他一半花,『你進去吧。進去沒事』。這話中共國家不能說,特務也不能說。但是,他的好朋友可以說這個話,而且,他們就可以把他好朋友的家產捏著,逼著好朋友去說這個話。而且說這個話確實也是算數的,你(入獄)扛七年。七年出來之後,反正我的財產一半,你怎麼花都可以。」

「他就這麼搞,這個東西比特務還厲害。」

「比如像我知道(和)紅通令(有關的)這樣一個人。這個人就冤枉了,因為案子還在美國在打(官司)。讓他的好朋友來看他。看完他之後,可以把他好朋友的財產都給扣了。他們就可以把他好朋友的家產捏著。」

很多僑團是半黑道的

王軍濤說,「有的特務不管我們的時候,他也是願意跟我認識。」

「我就問他:我說你們去他們僑團吃飯。很多時候他們要付錢的。我就很吃驚,(問:)你們幹嘛要付錢?他說,因為這些人在國內都有案底,在美國也有案底。中(共)國知道,美國也知道。哪天美國政府抓了他們,中(共)國會很尷尬,所以,不想跟他們沾邊。」

「這些僑團很多是半黑道的,或者就是黑道在操縱。」

「這些能當僑領的很多人都是許了些諾。所以,人家給他運作。但是,到時候,不承擔諾言的人,黑道就把他踢過去。」

李華紅、梁冠軍被中共利用

王軍濤說,「中共用李華紅用這些人,實際上又不給她們提供什麼保護。我知道那時候用了大量的這些人,中共自己人不出面,用李華紅這種傻帽來出面。包括什麼像梁冠軍,原來在紐約街頭組織這些人。」

梁冠軍,美東華人社團聯合總會主席。2001年6月22日,梁冠軍在接受中共央視記者採訪時,向中共方面表功說:「我們是海外的社團第一個出來反對法輪功的,也開過五次反法輪功的大會……」

李華紅,在紐約街頭組織反法輪功活動,常年無正當職業,卻有店鋪做活動基地,動輒花錢僱數百人舉紅旗。內部人士透露,李華紅與天津專門迫害法輪功的610組織(即天津政法委)關係密切。李華紅的活動資金,來自天津政法委(610系統),通過其同鄉會轉給李華紅。

李華紅擔任「全球華人反邪教聯盟」主席。該機構由「中國反邪教協會」在海外創立。該協會直接受控於中國共產黨。

獲普利策獎的《華爾街日報》前北京分社長伊恩‧約翰遜曾指出,「宣布法輪功為邪教是中共政權最能有效迫害法輪功」的舉動之一⋯⋯研究中國宗教的著名學者David Ownby指出:「給法輪功貼上所謂邪教的標籤從一開始就是為了誤導」;美國知名機構「自由之家」2017年在其題為《中國靈魂爭奪戰》的報告(PDF鏈接)中指出,「國際學者反覆得出的結論是,法輪功沒有邪教的特徵。」

王軍濤說,「這些人(李華紅、梁冠軍等),我問過領館的,但這話不能說了……」

2008年,在紐約法拉盛街頭指揮打法輪功的人是誰?

王軍濤說,「我的辦公室在那兒,我一直在那兒看。」

「除了少數的他們所說的革命群眾之外,多數都是那些練武的人。」

「實際上,說不好聽都是半個黑道。練武的人是半個黑道。」

「後來,有個小女孩說,她的老闆說她每天不用上班,還給她發錢,說:「你不用上班,我給你發多少錢,你去折騰(法輪功)。」

「她老闆就是想回中國。她有些生意,想讓共產黨給她方便,所以,她就讓她的員工去幹這個事。」

「那些僑團,有多少人在街頭?你看這個事後來怎麼就沒了呢?」

(未完待續)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