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習按計劃抓權貴白手套 許家印犯大忌

【大紀元2023年10月04日訊】(大紀元記者寧海鐘、駱亞採訪報導)陷入困境的中國恆大集團已證實,其主席許家印「因涉嫌違法犯罪」被「採取強制措施」。旅澳自由主義法學家袁紅冰10月3日接受大紀元專訪,談許家印出事的根本原因和直接原因。

恆大是權貴市場經濟「怪胎」 與習回歸毛主義體制衝突

近幾十年來,中國的房地產業飛速發展,但這個巨大的泡沫終於破了,有人認為許家印被抓是一個標誌性事件,意味著一個時代的落幕。

從小貧窮,於1990年代開始發跡的許家印,一度春風滿面、連續當了幾屆的中共全國政協委員、政協常委。2012年,許家印穿戴奢侈品牌愛馬仕的皮帶在北京開兩會,衝破記者的圍追堵截,因而擁有「皮帶哥」的稱號。

袁紅冰對大紀元表示,許家印的恆大公司,代表著鄧小平、江澤民時期,中共的權貴市場經濟發展過程中,出現的一個資本的怪胎,它是一個經濟的癌變。

「我們知道,鄧小平設計、江澤民繼承的中共權貴市場經濟,本質上是以腐敗的專制權力為軸心,以權錢交易為潤滑劑,以沒有道德底線的實用主義,自私自利的貪慾,作為心理動力來發展的市場經濟。這種市場經濟本質上跟法治下的自由市場經濟,是完全不同的東西,所以我們把它叫做權貴市場經濟。」

這個權貴市場經濟是非理性的,它顯然不具有可持續發展性。袁紅冰說,「所以到了江澤民、胡錦濤(掌權)的末期,中共的權貴市場經濟,就走到了一個絕境死地。當時國家權力的腐敗已經造成了無官不貪、無吏不腐的一種局面。」

袁紅冰說,中共長期對中國國土自然資源的毀滅性開發和利用,以及對農民工近30年的奴工般勞動的剝奪,產生了巨大的社會後果:一是造成國家權力的絕對腐敗;二是使中國很多地方出現了生態災難;三是它造成了前所未有的極端的兩極分化,包括財富和社會權力方面,所以到江澤民和胡錦濤統治的末期,中共已經出現了要大崩盤的局面。而習近平上台,他為了挽救中共這種末日的危機,他要實行回歸毛澤東原教旨主義。

「習近平的罪惡就在於,他要用過去屬於毛澤東的罪惡方式來拯救今天中國共產黨的統治危機,這就使整個體制發生了一個變化,也就是毛澤東的原教旨主義要取代鄧小平的這種權貴市場經濟。在這過程中,恆大作為鄧小平江澤民的權貴市場經濟產生的一個怪胎,必然要受到習近平的這種回歸毛澤東原教旨主義的體制的打擊,這是恆大出現問題的根本原因。」

恆大是國家權力和金錢結成魔鬼聯盟的縮影

原本聲名顯赫的大型房地產龍頭民企恆大,近兩年陷入巨債困境。當年助長它的是中國金融體系的缺陷——無節制的借貸、擴張和腐敗,背後是一大幫權貴家族在助推。

袁紅冰此前曾向大紀元透露,曾慶紅家族和許家印聯繫緊密,如曾慶紅弟弟曾慶淮和曾慶紅的兒子曾偉,「許家印在中國國內的房地產之所以能做那麼大,背後就是因為有曾慶淮的全力支持。當然他也是曾慶紅家族的白手套了。」

中國女富豪段偉紅的前夫、英國商人沈棟(Desmond Shum)在《紅色賭盤》(Red Roulette)一書中披露,恆大背後的還有賈慶林家族,許家印2011年曾陪同賈慶林的女兒賈薔及女婿李伯潭到歐洲狂歡。

一直有觀點認為許家印背後其實是中共多派系的權貴扶持,袁紅冰10月3日再對大紀元說,恆大這類企業的起家,的確不止是和某一派紅色權貴家族勾連,而是和整個中共政權腐敗和權貴資本主義掛鉤的,事實上形成了國家權力和金錢之間的一個魔鬼的聯盟。

「共產黨利用國家權力來支持恆大這類所謂的民營企業,這類民營企業實際上是共產黨貪官污吏的白手套。所以共產黨就實際上變成一個政治黑手黨,而所謂民營企業家,實際上就是和中共的腐敗權力沆瀣一氣,來攫取社會財富的一種經濟機制,這就是恆大的本質。」

習按計劃沒收權貴白手套財富 許家印保財動向犯大忌

在中國經濟低迷、銀行收緊信貸後,恆大一步步走向崩潰。6月底,恆大集團的債務估計已高達3280億美元,是世界債務最高的房地產開發商。

2017年,許家印還是亞洲最富有的人,擁有財富預估453億美元。自從恆大陷入危機,根據胡潤億萬富翁排行榜,許家印的財富在2022年大幅縮水至43億美元。

早在兩年前恆大巨債危機引爆後,許家印一面與妻子進行「技術性離婚」,做假帳調減年度收入6,643億元人民幣進行惡意分紅,一方面申請美國破產保護,同時為兒子存23億元人民幣單一信託基金等,進行資本翻牆,逃避清算。

袁紅冰說,許家印的私人企業就是共產黨的白手套,現在經濟危機發生了,他想要通過一些手段,把個人財富轉移到海外,這當然是習近平不能允許的。這是許家印出事的直接原因。

「習近平現在就是要把他們所有的白手套,當作已經養肥的肥豬,有計劃地拿出來進行宰殺,解決現在經濟發展斷崖式下滑的困境。特別是習近平要通過沒收他們的財富,來為發動台海作戰進行資金準備。許家印犯了大忌,所以受到了整肅。」

許家印的悲劇:以為中共將他看作自己人

恆大是廣州市第一家設立中共黨委的「民營企業」。本身是恆大黨委書記的許家印,處處表白自己是「黨的人」,常說他的恆大是「黨的恆大」。2021年7月1日許家印還出現在中共百年黨慶的觀禮台上。但兩個月之後,他開始為恆大債務危機奔走。

袁紅冰說,中國的民營企業家分為兩類,一類就像孫大午這樣的,他試圖堅持一些正常的經濟運作的規則,而且不想接受共產黨的控制,所以他會受到中共的政治整肅。另一部分企業家就是像許家印這樣的中共官員的白手套。

「像許家印這類所謂的民營企業家,他本質上就是中共官員所豢養的一隻經濟寵物。他們自己以為中共會把他們看作是自己人,而實際上在中共,特別是在習近平的眼裡,許家印這類人,不管他自己多麼諂媚地聲稱他是黨的人,習近平也不會對他信任的,必要的時候,就會毫不留情地把他當作出欄的肥豬加以宰殺。這就是許家印的悲劇。」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