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領袖】美政府何以陷入債務上限死循環

【大紀元2023年10月5日訊】(英文大紀元資深記者Jan Jekielek採訪報導)

大衛‧斯托克曼:要讓資本主義發揮作用,你必須有一個有效運作的穩固的資本市場。為了做到這一點,你需要節省,不是節省中央銀行印出的錢,而是來自企業和家庭領域的實際節省。

楊傑凱:在這一期節目中,我與曾任羅納德·里根總統預算主管的大衛‧斯托克曼(David Stockman)坐下來交談。

大衛‧斯托克曼:當時公共債務占GDP的30%、40%,這不算好,但從歷史趨勢來看是可以接受的。而今天則是120%。我們基本上是試圖通過借貸來實現繁榮。

楊傑凱:斯托克曼是《巨大的貨幣泡沫:保護自己抵禦即將到來的通脹風暴》(The Great Money Bubble: Protect Yourself from the Coming Inflation Storm)一書的作者。

我們是如何陷入當前的財政危機的?當我們提高債務上限時會發生什麼?哪些是沒有告訴我們的?

大衛‧斯托克曼:根據現在這項協議,過了當年之後根本沒有任何執行機制。主流媒體不想要任何替代選擇,除了共和黨人眨眨眼,債務將再次提升。這是真真切切正在發生的事情。

楊傑凱:這裡是《美國思想領袖》節目,我是楊傑凱(Jan Jekielek)。

2030年美國債務將達到50萬億

楊傑凱:大衛‧斯托克曼,很高興邀請你做客《美國思想領袖》節目。

斯托克曼:很高興來到你們的節目。

楊傑凱:顯然一項協議已經達成。它將在不久某個時候進行投票,你對此有很多的想法,我收到了你的時事通訊。我會引用你在當中所寫的一段話,我認為這段話很有意思,令人不安。你說道,「要打破美國財政末日武器的鐵腕掌控,留給我們的時間可能只有五天了。」這是什麼意思?

斯托克曼:讓我們看看一個10年基礎的聯邦預算,因為一年一次他們只能做這麼多。但以10年為基礎,你會對我們的走向有很好的了解。如果你考慮所有現行的國防和非國防、社會保障和聯邦醫療保險、安全網和所有其它計劃的現行法律和政策,未來10年的支出將達到80萬億美元。但不幸的是,如果我們看看現行的稅法,工資稅、所得稅、公司稅等等,只有60萬億的收入會進來。所以你有20萬億的缺口,如果不採取任何措施改變他們所說的「支出-收入軌跡」,將會出現更多的赤字、更多的借貸和更大的公共債務。

現在,我們談論的32萬億的公共債務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但實際上如果你看一下10年展望,以及我剛才描述的這個原本就有的預測,到2030年代初你實際上是走向了50或55萬億的公共債務。換句話說,如果他們不採取行動,那就是我們將在短時間內要到達的處境。這就是為什麼我們的政策需要大刀闊斧的改革。從我的角度來看,支出應大大減少,但必要時,可增加稅收或雙管齊下。但你不能每年借入兩三萬億美元來增加公共債務,並將這一巨大負擔留給子孫後代。你不能這麼做。所以這就是背景,這就是今天正在進行的爭論的背景。那麼,我認為他們讓這個協議成了個玩笑。他們沒有解決60萬億的收入問題,也沒有解決80萬億的支出問題。

因此,讓我們看看支出方面,這自然是我們改革的第一點,改變的第一點。在這80萬億中,將近50萬億是福利,主要是社會保障、醫療保險、醫療補助、食品券、學生貸款和其它幾項大的福利。他們決定在商定的這個預算案中節省多少?因為畢竟如果總支出是80萬億,其中50萬億是由這些福利構成的,重要的是要明白,國會並不是每年都會批准這些計劃。換句話說,福利之所以叫福利,是因為它是自動的。如果你不修改法律,那麼就會有……

楊傑凱:自動得到批准。

年支出福利達到60萬億、國防達10萬億 年支出和收入之間差20萬億

斯托克曼:如果你不修改法律,7500萬人將獲得社會保障,甚至超過1億人將獲得聯邦醫療補助和聯邦醫療保險,等等。那麼,在這個折中方案中,有多少可能能減少一點差距,並幫助縮小差距?答案是:零。零,並且事實上,它實際上是相反的。

眾議院共和黨提出的方案,至少對醫療補助、食品券和家庭援助提出了較高的工作要求意見。根據國會預算辦公室的說法,這將在未來10年內節省1300億美元。他們幾週前開始談判,他們日復一日地進行報告,各種你來我往、談判。他們結束時帶著一項協議走出房間,它沒有削減1300億或700億或100億,實際上卻將這些項目的支出增加了20億。換句話說,它走錯了方向,它什麼也沒節省。

那麼,如果你接著問,除了他們根本沒有削減的50萬億之外還有什麼?接下來的10萬億是利息。那麼,你將不得不支付利息,否則整個世界的債券市場都會崩潰。所以你無法削減任何東西,你必須支付,你已經在積累債務。

楊傑凱:我們達到了60萬億。

斯托克曼:我們達到了60萬億。那麼,那之後的下一層是什麼?未來10年有10萬億美元的國防。他們削減了多少?零。事實上人們本來認為財政方面共和黨是保守的,結果卻不斷鼓吹增加國防開支。現在,我們在國防開支方面完全失控了。現在每年達9000億美元,相當於全球排在後面12個國家的總和。這被擱置一旁,不在討論之列。國防開支達到了10萬億,而方案中卻沒有提到任何節省哪怕一分錢赤字。所以現在我們達到了70萬億,對吧?那麼還剩下什麼?好吧,還有10萬億留給國家公園、撥款給各個州和地方政府,以及公路建設和退伍軍人,和其它一些事情。好吧,他們說「我們不能削減退伍軍人醫療保健」。所以他們把這一塊擱置一旁,醫療保健保持不變。

你能夠明白我要講什麼。我要講的是他們讓自己退到了預算的一個小角落,因為所有重要方面他們保持不動。收入方面沒有動,福利方面沒有動,利息削減方面沒有動,國防節省方面沒有動。甚至在像我提到的那些所謂的非國防自由裁量項目中,他們也基本上固定在了一個比以往任何時候都高的水平。

換句話說,如果我們回到花錢大手大腳的奧巴馬時期,奧巴馬2017年1月離開白宮時,非國防國內支出,除去所有被擱置的其它支出之後的剩下的那個小角落,是每年大約6000億美元。之後是共和黨人和川普(特朗普)總統,他們在參眾兩院都一度占據多數。我們最終的結果呢?好,他們一直在增加開支而不是削減開支,儘管他們多年來一直批評奧巴馬花錢大手大腳。然後是新冠疫情,他們瘋狂地搞數以萬億計的免費物品、經濟刺激支票、失業保險補助金,以及給經濟各個領域注入各種資金。

我的意思是,2023年的今天,非國防自由裁量支出為9000億美元,比奧巴馬離開的時候多了50%,這已經夠糟糕了。然後共和黨人有膽子站出來並告訴大家,我們已經將國內支出凍結在一年時間的非常高的水平。好吧,這不會造成任何影響,這對縮小我們在前進道路上所面臨的20萬億美元的支出和收入之間的巨大差距,沒有起到任何作用。

國會和白宮直接跳過預算計劃 債務上限是唯一剩下的財政工具

現在為什麼我認為這是一個失敗呢?不僅是因為它沒有削減任何東西,並且還幾乎豁免了一切,而且還因為它是唯一剩下的預算控制工具……因為華盛頓在這件事上太離譜了,我想用的詞彙是債務上限。想當初有一段時期,我曾任密歇根州國會議員,後又進入里根政府任職,當時我們非常嚴肅對待的一條法律是:國會和白宮應同意並通過的年度預算決議,應一方面列出產生收入的所有政策,另一方面列出產生支出的所有政策,最好兩者接近平衡。這將在每年的「預算決議」中完成。接下來的程序稱為「調和」,那是一套旨在增加收入或減少支出以便制定可靠預算計劃的政策。我們年復一年都這樣做。沒有人會想到你會直接跳過預算。我的意思是,一個企業必須有預算,大多數家庭都有某種預算。現在國會和白宮串通一氣,基本上說「算了吧」。多年來,他們都沒有通過真正的預算決議,年復一年。所以財務管理、財政管理的工具乾脆被踢翻了,踢到了溝裡。

現在第二件事是,如果你看一下總體預算,每年撥出25%用於國防,以及我提到的這些國內項目,75%用於支付利息和福利。那麼在這個25%當中,曾經每年都會有12項撥款法案。一項用於農業,一項用於健康和公共服務,一項用於內政部和國家公園等等。我想對此人們大概聽說過。20世紀70年代當我在國會山及之後80年代在白宮工作時,年度撥款周期非常重要。你必須費盡心思敲定那12項法案。你必須把它們帶到眾議院和參議院經由委員會,得到批准,在會議上達成調和,並送交總統簽署。如果他否決,則必須重新在國會山制定。所有這些都是政府財務管理、財政管理例行事務的一部分。

你猜怎麼著?現在他們不再通過撥款法案了。他們要等到9月30日財政年度結束,來年沒有撥款法案。所以,他們通過了一個叫做「持續決議案」(Continuing Resolution)的東西,簡稱CR,它說在接下來的30天裡只按照你去年批准的速度支出。然後30天過去了,他們還沒有通過法案,又延長了30天。最後沒有人能就這些法案達成一致。他們無法讓它們通過委員會去批准。因此,他們通過了一些被稱為綜合撥款的巨型提案,通常有三四千頁長,在半夜拼湊起來,第二天就出現在眾議院和參議院。他們在現場通過它,沒有人可能閱讀或理解它,它成為又一年的撥款法案替代品。

我為什麼要講這些?因為,如果你沒有年度預算計劃或決議,如果你在福利預算方面不做任何事情,那在過去曾經是「調解」程序中所做的,如果你沒有通過任何撥款法案,你就沒有任何財務管理工具。除非偶爾達到債務上限時將其用作一種槓桿點,迫使人們對支出和借款以及失控的財政流程採取行動。這是唯一剩下的東西了。換句話說,債務上限是最後的財政工具,是唯一能阻止我所稱的這台「末日預算機器」最終在財政上壓垮我們的東西。

這就是上個月一直在進行的戰鬥,這就是在議長和總統同意的所謂協議中解決的戰鬥。他們在那項協議中做了什麼呢?他們摒棄了眾議院共和黨人的槓桿作用,說「除非我們進行一些真正的財政緊縮、支出削減和改革,否則我們不會同意再次提高債務上限。」他們這樣說,他們說了一遍又一遍。他們投入談判,結果出來,而現在的債務上限實際上會再提高4萬億。所以我們將從現在的32萬億增加到36萬億,沒有能夠帶來任何實質性的支出削減,收效甚微。所以他們放棄了那個工具,這個債務上限槓桿。他們得到了什麼呢?基本上什麼都沒有。

「我們要讓(收支)軌跡曲線下走」

我們繼續與里根政府時期的預算主管大衛‧斯托克曼交談。

楊傑凱:有人聲稱這裡有節省。而你卻說它們並不顯著,有某種可以用來反擊他們的漏洞。還有一點我想提的是,你描述了債務違約,因為人們一直聽到有關債務違約,那將是……將是「世界末日」。我有一點誇張,但這個事是非常嚴肅的。但你稱之為假消息,你實際上稱它為騙人的「怪物」。

斯托克曼:他們說節省的數字會很大,他們可能說的數字大約是1萬億。但這是基於我們所處的10年時間裡最後8年的目標,這些目標不具有約束力,沒有執行機制。歷史證明這從未實現過!我在我的博客和時事通訊中都寫過這一點。2011年,在共和黨國會和奧巴馬總統之間的攤牌中,我們看到了巨大的債務上限危機。他們達成了一項協議,它實際上有10年支出上限或削減,以及如果超過目標的一個非常有力的執行機制。但即使有了這個機制,10年時間的執行,他們最終的花費比實際目標超出了25%!

那麼根據現在的這項協議,過了當年之後,根本沒有任何執行機制。這一切都只是不大可能實現的計劃。在八年當中限制這些項目的上限,這不很好嗎?再強調一下,那些只是在非國防自由裁量的部分,僅占總預算的15%。他們不是在談論任何福利方面的節省,他們不是在談論國防方面的任何節省。他們在食品券的工作要求方面省了錢。

那麼,我認為重要的是要真正了解騙局,了解華盛頓玩的把戲,因為他們參與這種把戲太久了,甚至是在國家的財政事務迅速惡化陷入困境的時候。他們如此沉迷於這些把戲,他們看不到真正發生的過失。但他們說,嗯,對於食品券,目前的要求是,如果你未滿49歲,目前的要求是,如果你未滿49歲,你身體健全,沒有受撫養者、孩子,那麼你必須滿足每週工作20小時的要求。這相當的……沒有人應該抱怨這一點,如果你身體健全、沒有孩子而且49歲,你最好得工作。所以共和黨人讓他們將該規定年齡從49歲提高到55歲。很多自由主義者在叫嚷,並痛斥這是多麼不公平。嗯,這很荒謬。55歲,無受撫養者並且身體健全,如果他們要領食品券,他們應該工作,是吧,就是這樣。不管怎樣,這會節省數十億美元,這就是他們所說的節省。

但他們忘了告訴你的是,作為妥協的一部分,他們完全取消了一類人的工作要求,即所有退伍軍人,無論他們年齡多大。因此,如果他們20歲或25歲退伍,就可以獲得食品券,而且不必工作;對於任何無家可歸的人,如果你無家可歸,無論你是否身體健康,都可以獲得食品券;對於從寄養家庭出來的人,他們可能只要19歲。額外的成本超過了他們將其他人的工作年齡從49歲提高到54歲所節省的成本。那麼這只是一個「障眼法」遊戲。他們沒有節省任何淨值。他們實際上花了更多的錢來節省一點錢。

但在淨值方面,就大局而言,我們在這裡談論的是一個徹頭徹尾的謊言。正如議長麥卡錫(Kevin McCarthy)一直在說的那樣,我們要讓軌跡下走。我知道它正朝著不好的方向前進,但我們要彎曲軌跡。但如果你要給國防和所有福利部分豁免權,同時你必須支付利息,而這在未來10年占整個80萬億預計支出流的85%以上,你打算怎麼彎曲這個曲線?然後,如果甚至到你沒有豁免的那部分,你只是將它凍結在一年期間一個非常高的水平,並在接下來的幾年沒有任何約束性目標,那是無稽之談。充其量解決一下四捨五入的誤差。

不應該有債務違約這一說

楊傑凱:政客們非常害怕做任何形式的削減,因為那時人們會說,嘿,看,你在削減,看看這個時候每個人都是多麼需要,看看我們在經濟中遇到的這些困境,等等。所以你要讓人們的生活變得更加困難嗎?這聽起來不像是一個成功的提議,對吧?我認為這是……

斯托克曼:我的觀點是,可以進行大量改革,將這些項目重新定位到我們所稱為的真正有需要的人,並要求其他人參與進來承擔他們應有的責任,而不是終生依賴納稅人。因為納稅人已經被壓得喘不過氣:一,所有這些借貸導致的通貨膨脹;二,他們已經繳納的稅款;三,由於所有這些大型福利項目都已資不抵債,其前景隨著我們的前進只會更糟。

我想我應該講得更清楚的一點是,不應該有債務違約這一說。如果國庫現金不足,總統和財政部長有權決定支付某些帳單,而推遲支付其它帳單。我花了很多時間做投資人和做生意,我們有幾家企業在現金流方面遇到過大麻煩。當企業真的受到嚴重擠壓時,他們卻可以看到一條出路,這時企業會做的是,他們在抽屜裡留置一些帳單,他們延遲支付帳單,他們推遲付款,這樣他們就可以保持現金平衡,然後實施政策以期降低他們的成本,並重新在財務上牢牢地站穩腳根。聯邦政府也可以做同樣的事情。

現在,讓我們看看一些數字,我認為它表明了債務違約的整件事情是多麼愚蠢。現在和過去六七個月的情況一樣,財政部每月收入4500億美元,即使在目前我們經濟波段不景氣的情況下,我們也有4500億美元。巨額公共債務每月平均支付的利息是多少?610億。所以這是收入的13%。如果你把它作為第一要務,你總能夠償還債務。

現在你可以說的第二件事是,有很多領取社會保障的退休人員,你真的不能把他們排除在外。我們通常一個月要花多少錢在社會保障上面?1280億。4500億資金的流入有足夠的空間來支付社會保障。然後他們會說,好吧,但我們有軍人保衛國家,他們期待著薪水;我們有飛機需要飛,船隻需要航行,等等。那麼,我們一個月要花多少錢在軍人薪水、運營和維護上面?500億。所以我們可以拿出1280億、500億和610億,我們還有空間。那麼退伍軍人呢?因為他們中很多人終生傷病、傷殘和殘疾,所以他們需要領取養老金,他們需要領取到,那是多少?一個月250億。好了,當我們從利息開始,支付很多這些優先事項時,我們平均每月仍有1800億美元用於支付其它一切。

所以,如果我們基本上必須稍晚一點支付給一些公路承包商,因為國會沒有提高債務上限,因為他們正在為削減開支而爭論不休,那又怎樣?他們可以捱過5天、10天或20天。所有其它支出也是如此,大學的助學金可以推遲一個短的時間。因此,如果某一天,我們的收入比我們需要支付的到期帳單、預定欠款少一毛錢,我們就不必支付任何那些費用,這個想法是荒謬的。你要做的是分清優先事項,支付重要的帳單,然後在華盛頓展開一場大戰,尋找減少支出的方法,或者情況最糟的時候,尋找增加收入的方法。

楊傑凱:好的,大衛‧斯托克曼,非常高興你能上我們這個節目。

斯托克曼:很高興同你交談,以後有機會還有很多可以談的。

楊傑凱:那太好了!我們會做的。

斯托克曼:好的。

楊傑凱:感謝大家觀看本期《美國思想領袖》節目我對大衛‧斯托克曼的採訪。我是主持人楊傑凱。

完整版視頻請移步youlucky:https://www.youlucky.biz/atl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