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中國幾個商業大佬的九月時刻

【2023年10月06日訊】2023年9月,對中國企業家而言,是非常震撼的一個月。關注度最高的,當屬許家印。

65歲的許家印,從寒門之子逆襲為地產大王,一手打造的恆大資產高達2萬億,然而負債更高(見下表),最終走到了「因涉嫌違法犯罪,已被依法採取強制措施」的地步,他的命運折射著一部當代中國房地產史。

恆大2020年-2022年主要財務數據表

許家印出事之前,2021年12月第九屆中國企業家發展年會上,福耀玻璃集團董事長曹德旺曾毫不避諱地評價許家印,總共39億的自身資本,貸款可以做到兩萬億。許家印出事後,有人大罵他「錢進美國、債留中國」,禍害了國家、禍害房地產行業、禍害了老百姓。

但是,許家印之所以走到今天這一步,不是中共的房地產政策和畸形的經濟政治生態造成的嗎?許家印的問題,絕不僅僅是個企業經營問題,而是經濟問題和政治問題交接而成的。與其罵許家印,人們更應該反思造成「許家印現象」的土壤。從某種角度講,許家印不過是中共的棄卒而已。正如秦時所評論的:「中共國際國內處處踩雷,此時,中共主動處置恆大這個房產業最大的雷,可以轉移焦點,平平民憤,表面是拆彈,實質是推卸,還可殺一儆百,看碧桂園、融創、佳兆業等一眾房企還敢不敢造次。」

如果說許家印是中共的棄卒,那麼馬雲和中共的關係就複雜多了。

馬雲無緣杭州亞運開幕式 繼續被冷凍

5年前的雅加達亞運會閉幕式上,馬雲作為杭州代表曾激情發言稱:我在杭州等你。9月23日,杭州亞運會開幕,卻不見馬雲。5年之間,馬雲這位中國經濟的標杆性人物,在中共當局眼裡,已經成為需要壓制的對象了。

2019年,由於種種原因,55歲的馬雲宣布正式退休。官媒人民網發表一篇《人民財評:沒有所謂的馬雲時代,只有時代中的馬雲》,似是官方點評。 但是,馬雲「退而不休」,2020年10月在一場金融峰會上抨擊中共金融當局,稱中國金融「沒有系統性風險」,因為「沒有系統」。這直接導致習近平緊急叫停螞蟻金服的上市,馬雲此後長期隱身。

進入2023年,中國經濟風雨飄搖,資本出逃。習近平又一次表示,中共「始終把民營企業和民營企業家當作自己人」。 3月27日,馬雲到訪自己創辦的私立學校——杭州雲谷學校討論未來教育。據說,新任總理李強通過渠道敦促馬雲回國,提振企業家信心。旅美文化學者吳祚來透露,「馬雲是回杭州了, 李強希望馬雲回去搞經濟,但習近平不感冒,習近平害怕馬雲跟元老聯合起來做得太大。」

如果說馬雲是「樹大招風」,那麼王興的遭遇也有點像「人怕出名豬怕壯」了。

美團CEO王興悄悄清空微博所有內容 驚悸未消?

近日,網友發現美團CEO王興微博內容為空,並設置「僅展示半年內容」,而且「相冊」圖片也被刪淨。

許家印被抓之際,王興的這個舉動引發眾多猜測。有網友說,「事出反常必有妖!」也有人說,「企業家都人人自危了嗎?」「已經走到頭了!」「不讓說,不敢說,不能說。」

這些評論也是有前因的。2021年5月,王興在自己創立的網站「飯否」貼了一首唐詩《焚書坑》:「竹帛煙銷帝業虛,關河空鎖祖龍居。坑灰未冷山東亂,劉項原來不讀書。」最後一句「劉項原來不讀書」,被敏感的網民解讀為暗喻習近平。這月10日,上海市消費者保護協會約談美團。當日,美團股價一度重挫9.8%; 11日,再下跌近6%。美團在兩天內損失了260億美元,王興的個人財富損失了25億美元。

過了兩年多,王興悄悄清空微博的舉動,似乎仍影響到了美團的股價。10月3日,港股在「十一」後的首個交易日,美團股價一度大跌5%,收盤時仍跌逾4%。

看來,作為一個知名企業家,王興在社交媒體無論有什麼動作,都會引起某些人或機構的刻意解讀。

結語

剛剛過去的9月,對許多企業家都是艱難的一個月。甚至,9月29日,中國私募圈週五突然傳出驚人消息,曾被稱為「中國巴菲特」的善祥基金董事長關善祥已去世,公司基金產品將進入清盤流程。傳關善祥「非自然死亡」,有網友猜測,關善祥管理的基金重倉持有了恆大地產,許家印被抓、恆大系股票一夜之間全部停牌成為了壓死關善祥的最後一根稻草。

不僅於此,外企在華高管亦受影響。據9月外媒報道,日本野村國際銀行香港分行中國投資銀行部主席王仲何、美國風險諮詢公司德安華(Kroll)負責企業重組業務的駐香港董事總經理麥克爾·陳(Michael Chan,音譯),都已被禁止離開中國大陸,據稱是配合當局的調查。這加劇了外國公司在華開展業務的不確定性風險,使中國海外商界感到寒意。

從許家印的被抓、馬雲的被冷藏、王興的心有餘悸等,到外企高管的被限出境,可以看出,中共與企業家的關係並非和諧,甚至危機暗藏。以一斑窺全豹,這就不難理解為什麼當前中國經濟風雨飄搖了。

大紀元首發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