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周恩來為自保拋出衛士成元功

【2023年10月27日訊】曾任中共黨魁胡耀邦「智囊」的阮銘在《旋轉舞台上的周恩來》一文披露,文革中慘遭迫害的冤案,逮捕令上幾乎都有周恩來的簽名。

他的親弟弟周恩壽和乾女兒孫維世蒙冤時,都是他親筆簽字後被逮捕的,連跟隨他幾十年的貼身警衛都能出賣。

文中所說的「跟隨他幾十年的貼身警衛」,就是從1945年至1968年給周恩來當了23年衛士的成元功。

用生命護衛周恩來

成元功1925年出生於山西文水縣龍泉村。1940年春參加八路軍,在120師文水縣新兵營當通訊員。

1941年秋,成元功隨部隊到達延安,被分配到留守兵團鋤奸部,給部長丁榮昌當警衛員。丁榮昌發現,成元功腦子機靈,身手靈活,學習刻苦,說話辦事利索,覺得他是一個可造之材,就開始對他悉心培養。

1942年底,丁榮昌進中央黨校學習,成元功隨他到中央黨校;後被分配到黨校二部,在中灶食堂任小隊長;1944年加入中共。

1945年8月,日本投降後,時任中央軍委副主席周恩來,需要一名貼身警衛,丁榮昌向有關領導推薦了成元功。從此,成元功一直留在周恩來身邊工作,歷任警衛員、警衛祕書、衛士長等職。

1950年,成元功擔任國務院總理周恩來的衛士長,成為中南海西花廳的「大管家」,事無巨細,都打理得井井有條,深受周恩來、鄧穎超夫婦的信任。周恩來曾說:「有小成在我身邊,我就很放心。」

上世紀五、六十年代,周恩來作為總理、外長,先後訪問過近40個國家。每一次出訪,成元功都擔負周總理的護衛任務。

據和成元功一起在周恩來身邊工作的衛士趙行傑回憶,成元功對工作極其認真負責,心細且善於動腦筋。無論跟周恩來走到哪裡,都是全心全意做好保衛工作,可以說,用生命時刻護衛著周恩來的安危。

周恩來討好江青

文革時擔任中共軍隊總後勤部部長的邱會作,在他的回憶錄中談到,中共九大後,周恩來對黃永勝、吳法憲、李作鵬、邱會作說:「中央政治就是處理好(毛)主席、林副主席、江青的關係。」

後來,他們體會到,周恩來的意思是,對江青的態度,不是對她個人如何,而是和毛澤東連在一起的。

1966年文革爆發前後,周恩來洞悉到毛澤東當時政治上最信任的人,是毛的妻子江青,毛的很多旨意都是由江青出面達成的。

有鑒於此,周恩來開始刻意逢迎江青。

1966年5月,中央文革小組成立時,周恩來提議江青任中央文革小組第一副組長。中央文革小組是毛髮動文革初期最重要的總指揮部。

1966年8月,中共中央發出通知:陳伯達病假期間或今後離京外出工作期間,他擔任的中央文革小組組長,由第一副組長江青代理。這個通知是由周恩來主持擬定,報毛澤東批准的。

1966年8月31日,江青成為中央文革小組代理組長的第二天,在天安門城樓上主持毛接見50萬紅衛兵大會。江青和周恩來的照片並排登上《人民日報》等中共黨媒上。這是經周恩來審定的。

1966年10月6日,江青在首都工人體育館召開的10萬人大會上發表講話。周恩來當場表態,把江青的講話,製成錄音片子,在全國播放。

江青名聞全中國,聲震海內外的地位,就是這樣被周恩來一手促成的。當時江青連中央候補委員都不是。

1968年3月27日,在北京召開的一次大會上,周恩來竟然振臂高呼:「誓死保衛江青同志!」

1969年中共九大時,周恩來親自提名江青擔任中共政治局委員。江青從此正式成為中共黨和國家領導人之一。

1973年中共十大時,周恩來甚至提名江青擔任中共政治局常委(被毛澤東擋下)。

江青大發雷霆

儘管周恩來刻意討好江青,一手把江青捧上雲端,但江青對周恩來並不感激。

文革中,雖然毛澤東很倚重江青、王洪文、張春橋、姚文元等文革新貴,但也用周恩來平衡極左派與元老派之間的關係。這樣一來,周恩來的地位舉足輕重,成了江青等人掌握更大權力的障礙。

而且,毛澤東對周恩來也不完全信任,經常利用各種事件敲打周恩來。江青也時不時地向周恩來發難。

據成元功回憶,1968年3月中旬的一天,預定下午4時在人民大會堂接見廳召開文革碰頭會,由周恩來主持。

成元功當時是中央辦公廳警衛局警衛處副處長,負責會議的警衛工作。

下午3時半,江青的警衛員孫占龍給成元功打電話說,首長剛起床,還沒吃飯,請轉告大會堂準備點吃的,首長到後先吃飯後參加會議,並要求在會議室旁找個小房間安排一下。吃食要雞蛋餅、雞湯麵、兩葷兩素四個小菜。

成元功當即告訴大會堂黨委書記劉劍,要求按時將飯菜做好,放在旁邊的小山東廳。

這次文革碰頭會是解決一度被「打倒」的原東北局書記宋任窮出來工作及解決東北問題。

4點前,周恩來等領導都已到齊,就差江青未到。

4時15分左右,江青來了。站在接見廳門口的中辦主任兼中央警衛局局長汪東興,立正給她行了一個軍禮。成元功行軍禮後。上前告訴她:「開會在接見廳。吃的東西已經準備好了,在旁邊小山東廳,您要不要先吃一點?」

江青連吭都沒吭,陰沉著臉,白了成元功一眼,徑直走進接見廳,對周恩來說:「你們在開什麼祕密會?竟讓成元功在門口擋著我,不讓我進!」

周恩來說,會議議題不是事先通知你了嗎?成元功怎麼可能不讓你進?但她根本不聽,吵鬧不休。

周恩來不得不宣布休會,然後約汪東興等幾個人到小山東廳跟江青談。江青繼續吵鬧,硬說周恩來安排成元功在門口擋她,不讓她進。

最後,汪東興叫成元功、江青的祕書孫占龍,當著江青的面,將事情的經過說清楚了。

江青明知自己不對,卻不甘心認輸,拍著桌子大叫大嚷:「你們都給我滾開,以後不要在這裡工作。」

江青甚至當著周恩來的面,惡狠狠地說:「孫維世是一條狼,成元功是一條狗!這就是你身邊的人……」

事發後的一天晚上,江青打電話到中南海西花廳,要周恩來和汪東興立即去釣魚台。

周恩來以為又有什麼緊急事,跟汪東興乘車去了釣魚台。

周恩來、汪東興到後,江青叫把祕書、警衛員都留下,然後說:「成元功歷史上就反對我,限制我和總理接觸。」繼續就成元功的問題糾纏。

周恩來解釋了幾句。江青拍著桌子說:「他至少是個變了質的壞分子。」接著又說,警衛處處長曲琪玉等,要停止他們的工作。

周恩來遂了江青的願

李志綏在《毛澤東私人醫生回憶錄》中寫道:「這事給汪東興處理,汪堅決不肯逮捕成元功。汪就可以調動成的工作。鄧穎超代表周(恩來)告訴汪:『一定要逮捕成元功,說明我們沒有私心。』汪仍未同意。後來汪同我說:『成元功跟他們一輩子。他們為了保自己,可以將成元功拋出去。』」

不到一星期,成元功等被停止工作,集中到中央辦公廳學習班,一學就是8個多月。

1969年1月5日,成元功與學習班的其他人一起,被「發配」到江西省進賢縣「五七學校」勞動改造。次年,他的妻子和兩個孩子也「發配」到江西「五七學校」。他們全家被打入另冊。

成元功在江西勞動改造八年,直到1976年1月8日周恩來去世,也沒能回到周的身邊。

結語

十年文革中,周恩來為了自保,毛澤東想整誰,他就整誰。從整彭真、羅瑞卿、陸定一、楊尚昆開始,到批劉少奇、鄧小平、陶鑄,到抓王力、關鋒、戚本禹等,莫不如此。

據前毛澤東祕書李銳的女兒李南央講,1989年「六四」天安門屠殺後,李銳接手中共組織史資料的編纂工作。過程中,李銳看了許多他以前從未看過的檔案材料。

當時仍然在世的周恩來夫人鄧穎超,要求李銳把周恩來生前的一些東西銷毀。銷毀前,李銳看到了周恩來的很多批示,覺得比「四人幫」還「四人幫」。

「四人幫」中的領頭是江青。江青自稱「我是毛主席的一條狗」。也就是說,「四人幫」的總頭目,實際上是毛澤東。

李銳說周恩來比「四人幫」還「四人幫」,說明周恩來與毛澤東、與「四人幫」,都是一夥的。

面對江青的無理取鬧,周恩來對忠心耿耿跟了他23年的貼身衛士成元功,都不能挺身保護,還落井下石,怎麼可能指望周恩來不助紂為虐呢?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