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有人懼怕吉姆‧喬丹任眾議院議長

【2023年10月25日訊】(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Jeffrey A. Tucker撰文/信宇編譯)最近以來,關於誰將當選眾議院議長的爭議頻頻登上新聞頭條,人們意識到眾議院議長這個頭銜不簡單,是總統的第三順位繼承人。

顯而易見,現任總統似乎幾乎無法發揮實質作用。排在第二位的人經常毫無理由地缺席重要場合,沒有體現出過人的資歷,沒有多少人看重她,人們幾乎看不到她的存在,許多人都在等著看她的笑話。

如此一來,眾議院議長就非常接近權力中心了。對於華盛頓的一眾高官而言,這成了一個巨大的問題。早在幾年前,所謂的統一黨(uniparty)就決定決不讓「民粹主義者」(populist)接近權力中心;而他們眼中的「民粹主義者」,其實就是真正在現實中而不只是在口頭上回應公眾的政治人物。

[譯註:統一黨(uniparty),是指美國兩黨中存在的一批人,既反對川普,又和共產黨勾兌,是一個調侃的說法,並不是一個正式黨派。]

由於一名議員積極發起投票推動,這個位置突然出現,令本來一潭死水的眾議院瞬間陷入一片混亂。來自俄亥俄州的共和黨籍眾議員吉姆‧喬丹(Jim Jordan)挺身而出,成為黨內最受基層民眾尊敬和歡迎的議員。民眾經常在電視上看到他參加各種政治活動。在他的活動中,他無處不在,是國會山一切守舊秩序的熱情反對者。

按照任何正常的標準,只要基層民眾同意,他就會當選為眾議院議長。一連幾天,電話鈴聲此起彼伏,人們打電話要求進行記錄表決,並準備懲罰那些逃避責任的國會議員。

肯塔基州的共和黨籍聯邦眾議員托馬斯‧馬西(Thomas Massie)是為數不多的真正有骨氣、高智商的國家政治家之一,他對喬丹極為尊敬。以下是馬西在這場議長提名爭議漩渦中寫下的感想。這些話讀來令人振聾發聵:

「我在國會期間參加過數千次投票。沒有一次提名能像吉姆‧喬丹當選議長那樣清晰明了。為什麼他在這裡不容易當選?因為他的領導能力對我們聯邦政府的臃腫和無節制增長構成了可信的威脅。」

當然,許多主流媒體將喬丹描述為極右派和親川普分子,這肯定會給人一種錯誤的印象,如果這些詞除了表示「我們不喜歡他」之外還有其它任何意義的話。事實上,他是「深層政府」陰謀的最佳調查者、激烈的辯論者,也是各方面腐敗和大政府的忠實反對者。

喬丹議員是美國共和黨內最有遠見、最有力量的思想的優秀代表。尤其是,他洞察到行政國家是美國憲法和美國自由的隱形敵人。

而這正是華盛頓特區某些當權者絕對要確保他無法如此接近權力中心的原因。這些天來,保持喧囂和阻止反對意見的緊迫感變得異常強烈。

「深層政府」希望對此加以控制。他們的行為就像意大利文藝復興時期著名政治學家尼古洛‧馬基雅維利(Niccolò Machiavelli,1469—1527年)描述的睿智意大利王子一樣,讓人畏懼勝過愛戴。也像這位王子一樣,他們寧可粉碎和毀滅,也不願給人任何可以報復的機會。對於任何真正的民粹主義運動代表,他們都是持零容忍態度。這就是為什麼華盛頓的內部人士千方百計要阻止喬丹坐上議長的寶座。

事實上,關鍵問題就在這裡。長期以來,華盛頓特區的行政國家主要有兩個分支,一個是老舊的文職官僚機構,他們理所當然地認為自己才是國家的真正掌權者;另一個是更深層次的情報機構,他們確信自己才是管理國家的真正力量。

長期以來,他們都活動在不為人知的地方,普通民眾並沒有發現它是政府的第四個也是最重要的一個部門。儘管《憲法》中並沒有相關規定,然而無論如何,這個部門都在掌管一切。

2016年唐納德‧川普當選為總統是一個真正的轉折點。行政國家的恐慌由此開始。關於俄羅斯應對川普當選負責的荒謬說法是第一個心理戰。花了數年時間和大量資源,然而所謂的調查卻一無所獲。這比黨派攻擊更糟糕。這是老牌華盛頓政客在與他們真正懼怕的東西進行殊死搏鬥。

事實證明,這僅僅是個開始。最糟糕的是,他們最終部署了終極川普粉碎計劃,即反對川普提出的開放政策,堅持為了應對病毒堅持封鎖措施,這導致了數萬億美元的支出、貨幣創造和爆炸性福利支付,更不用說對幾乎每個人的財產權的巨大攻擊。唯一的受益者是那些憎恨川普總統的大企業,以及那些利用病毒帶來的恐懼來放寬郵寄選票的民主黨人,正是他們導致了川普失去白宮寶座。

部分原因是川普總統在執政期間巧妙地將「深層政府」的雇員重新歸類為總統的下屬,而不是工會的下屬。這個變革在2020年大選前幾週終於獲得通過,比他迄今為止所做的任何嘗試都更能有效清除政府沼澤。這才是「深層政府」的真正恐慌時刻。如果沒有一個永久的、非民選的「深層政府」,整個計劃就會枯竭,從根本上動搖。

應對全球新冠病毒疫情的反應最終讓行政國家暴露在公眾面前,並引發了一場下個階段的群眾運動,決心阻止這場針對美國理念的掠奪。這就是我們今天的處境:人民與「深層政府」之間巨大的生存鬥爭,正如每本烏托邦小說中所描繪的那樣。明白了這一點,我們就能理解今天美國媒體上的大多數聳人聽聞的新聞標題。

這個現象不僅出現在美國。這場偉大的鬥爭正在全世界範圍內展開。這是一場精英與人民之間的鬥爭。前者擁有一切權力,然而後者擁有激情和思想。現在究竟會發生什麼,實際上取決於我們採取的看似與大局無關、實際上卻息息相關的一系列步驟。

吉姆‧喬丹提名為眾議院議長引發的爭議就是這場大鬥爭的一部分,也會招致未來幾年中的更多鬥爭。這就是為什麼有這麼多人決心阻止喬丹成為議長。如果政治觀點鮮明的喬丹議員順利成為總統的第三順位繼承人,那麼華盛頓特區的傳統官僚機構和所有利益集團將何去何從?

截至目前,我們還不知道這場爭議最終的結果。然而我們可以肯定的是:這只是為人民奪回政府權力的一場漫長鬥爭的開始,未來的征途仍然漫長。

作者簡介:

傑弗里‧塔克(Jeffrey A. Tucker)是總部位於德克薩斯州奧斯汀的布朗斯通研究所(Brownstone Institute)的創始人兼總裁。他在學術界和大眾媒體上發表了數千篇文章,並以五種語言出版了10本書,最新著作是《自由抑或封鎖》(Liberty or Lockdown,2020)。他也是雜誌《米塞斯之最》(The Best of Mises)的編輯。他還定期為《大紀元時報》撰寫經濟專欄,並就經濟、技術、社會哲學和文化等主題廣泛發聲。

原文:Why They Fear Jim Jordan as House Speaker 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立場。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