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撤併派出所 專家:似東歐共黨垮台前態勢

【大紀元2023年11月15日訊】(大紀元記者程靜、駱亞採訪報導)近期,廣東、山東等地公安局通過裁撤、合併的方式,減少當地派出所數量。專家分析,地方財政捉襟見肘,無奈裁減維穩「打手」,但是這些人很可能成為新的一批反體制力量,類似東歐共黨垮台前,社會秩序瓦解的態勢。

地方財政惡劣 多地無奈撤併派出所

據《梅州日報》網站11月10日援引梅州市公安局梅江分局的消息,梅州市公安局撤銷五洲派出所,原五洲派出所轄區由城北派出所管轄;撤銷東山派出所,原東山派出所轄區由金山派出所管轄。當局的解釋是,「有效集成現有警務資源」。

兩週前,山東青島、煙台、淮坊多地公安局也宣布基層派出所「撤併整合」計劃。微信公眾號「山東頭條news」10月28日消息,青島公安在官方公告中提到,自10月23日起,平安路派出所、杭州路派出所、鞍山路派出所、瑞昌路派出所等共9個派出所將與其它9個派出所進行集成(合併)。

而此前濰坊市公安局濰城分局、日照市莒縣公安局等已相繼發出撤銷、合併部分派出所的公告。

原北京律師、原中國政法大學法律碩士賴建平(本人提供)

前大陸律師賴建平日前對大紀元分析,「我覺得這還是各個地方上的考量。從中共最高層的角度來說,他們是非常需要這些打手、劊子手、刀把子,如果不靠這些暴力機構去維護政權的安全和穩定,統治難以為繼。」

近年來,中共的政策倒行逆施,全方位向左轉,導致經濟大面積滑坡,財政枯竭、稅源減少,地方財政收入大幅萎縮。「工資都發不出來了,財政無以為繼,很多地方財政要破產。」

賴建平說,「事實上已經處於破產程度了,他只能忍痛割愛,沒有辦法,所以遇到這種情況,管他輔警不輔警,管你什麼機構,要裁都得裁,該降薪的都要降薪,實在是揭不開鍋了。」

他認為,這不是全國統一的一種措施,最高層絕不希望看到這個現象,但是地方有地方的難處,「但凡財政還能供養、還能維持的,他就不會走到這一步,尤其不會去削弱刀把子這些部門,包括公檢法、甚至是協警、輔警。」

裁撤編外人員 是中國經濟崩盤的一部分

目前,中國經濟持續衰退,房地產市場低迷、地方政府債務高企,野村證券估計中國爛尾樓有2000萬套,嚴峻局面還在後面。

圖為淡江外交與國際關係系主任鄭欽模。(擷自淡江大學網站)

淡江大學外交與國際關係學副教授兼系主任鄭欽模日前對大紀元表示,「中國經濟下行,大家都談到所謂房地產(下滑)、談到三駕馬車(投資、出口、消費)(熄火),其實有觀察認為,對中共危害最大的恐怕是地方政府、地方債的問題。」

官媒此前報導,今年10月份,中國24個省份累計發行特殊再融資債券超過1.1萬億元,主要用於償還地方現有債務,也是今年地方發債規模突破8萬億的主因。

「地方政府由於貪腐,長期以來不知節制,而且都靠買土地在販售,現在受到包括所謂房地產爆雷的衝擊,所以整個地方政府的負債其實非常的嚴重。」

鄭欽模表示,「地方政府的負債就會導致公務員減薪,這些地方政府為了生存下去,到處搜刮割韭菜,包括加強罰款各方面,真是無所不用其極。這其實會造成社會很大的動盪。」

「這是整個中國所謂的經濟崩盤的一個部分。」鄭欽模認為,「這就是中共政權垮台的一個起步。因為接下來我們會看到社會上會有大量動盪、混亂的情況,再加上青年失業率非常高,這種情況,我想這等於就是中共的催命符吧。」

大量輔警失業 或成為新的一群反體制人士

過去三年中共極端防疫導致社會矛盾激烈。賴建平說,「社會矛盾一加劇,就像熱鍋上的油鍋隨時要爆發,所以你要是把這些維穩機構裁撤了,或者他們福利減少了,影響他們維穩的積極性,對他們維護統治極為不利。」

「這會產生很嚴重的社會後果」,賴建平認為,「這些被裁撤下來的人有可能反戈一擊。因為這些人,很多基本上沒有什麼情懷、理想、道義,就是最底層的謀生群體,所以為了謀生,什麼事都可能去幹,甚至充當黑社會。」

近期,大陸媒體多有報導,各地在清退編外人員,縮減邊外人員似乎已經是大趨勢,但輔警在裁員後往往難以找到工作。

他說,「他們的生計無著落,反過來會從加害者變成受害者,從鎮壓這個群體變成了被鎮壓的,成為上訪戶、維權群體,甚至成為新的一群反體制人士,或者說是這個社會不穩定因素,他們會鋌而走險,產生新的社會問題。」

鄭欽模日前也對大紀元表示,「這其實會讓大量輔警失業,造成治安上的漏洞,會影響整個社會的安全跟穩定。」

「尤其這些輔警曾經是維護治安的一個力量,他們基本上在治安部分是受過訓練,當有大量的這些輔警或甚至接下來公安被減薪,輔警被裁撤、失業,這對整個社會的動盪,不但不能增加維穩的力量,甚至會雪上加霜。」

公安警力下沉 分析:直接敲詐勒索百姓

今年3月,中共公安部稱要將市縣公安局警力下沉基層派出所,再延伸至各城鄉社區,還要求在三年內建立義務警察隊伍,推行「群防群治」。

賴建平說,這個警力下沉意味著,「不管是正式在編的,還是輔警、協警,從原來的,比如說在這個縣市公安機關,與其讓你在機關裡喝茶看報紙,不如趕到各個基層派出所,你們直接去跟普通老百姓打交道。」

「但是,發給你的工資少了,你可以去敲詐勒索,你的待遇降低了沒有保障,你可以黑吃黑,警匪就變成一家。所以這樣的話,他上面就可以減少財政支出了。」

然後讓這些下沉的劊子手、刀把子去直接跟老百姓打交道,到處罰款,老百姓就會怕。「這樣他就有了一份工資收入,就算派出所不給發工資,他有油水。他可以把老百姓管得死死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都在這些人掌握之中。」

此外,賴建平說,「他們還可以直接從斂財謀取的經濟收益,減少上面的財政投入,所以一箭雙雕。所謂的下層直接跟老百姓肉搏,怎麼去敲詐勒索、怎麼黑吃黑,上面都不管。」

「但是老百姓這個日子就更加難過了,受到嚴密的監視控制,因為這些人胡作非為、無法無天的,他就是土皇帝,走到村裡誰都怕他。對共產黨來說,這是一個維穩措施,很邪性的做法。」

社會秩序或瓦解 類似東歐共黨垮台前

對於中共大量裁減維穩力量,鄭欽模表示:「從我個人的研究,特別從中東歐國家當時共產政權的垮台,這就是整個社會秩序瓦解的一部分。」

中東歐國家共產政權的垮台,西方世界稱之為1989年革命(英語:Revolutions of 1989),指在1990年前後東歐和中歐的社會主義國家中,發生反對派推翻共產黨政權的急劇政治變化。從1989年2月波蘭團結工會取得合法地位後,劇變開始,持續到1991年底,最終以蘇共亡黨、蘇聯解體告終。

鄭欽模說,「這個社會秩序的瓦解,特別是這些維護治安的人員、公務員,我想不止輔警,這些總體加起來就會造成政權的瓦解。」

「從歷史上看,當時的前蘇聯到後來的中東歐的這些前共產國家,波蘭、捷克、匈牙利到羅馬尼亞等,都是這個樣子。後來這些失業的公務員,尤其是被裁撤的警察甚至軍人,都站在民眾的一邊,對政府進行示威抗議,很快就造成政府的垮台。」

他說,「尤其是這些輔警,或者是我猜接下來連軍隊都要縮編,這些人其實都是曾經被組織起來的,他們將來就會變成反政府的組織力量。」

「這樣子就像我們在1989年到1991年中東歐前共產國家的共產政權的垮台,包括波蘭、捷克、匈牙利,到前蘇聯在1991年垮台。就是人民起義,人民起來示威抗議,這其中包含了大部分的軍警人員,因為失業,所以就進一步造成政權的瓦解跟垮台。」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