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試圖改變華爾街的反共議員加拉格爾

【大紀元2023年11月18日訊】(大紀元記者程雯綜合報導)「(美國各部門)將(中共)公司添加到這些不同的(制裁)名單中是一場失敗者的遊戲。」聯邦眾議員麥克‧加拉格爾(Mike Gallagher)在談到禁止投資某些中國公司時這麼說。

39歲的加拉格爾已成為美國國會中最直言不諱的中共批評者之一,他在遊說國會對共產中國的關鍵產業實施全面禁令,而不只是把一些中國公司列入黑名單,他認為制裁名單行動就像打地鼠遊戲,那些被禁的中共公司又會以其它面目從其它地方冒出來。

今年1月,國會眾議院成立了「美國與中國共產黨戰略競爭特別委員會」(Select Committee on the Strategic Competition Between the United States and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來自威斯康辛州的共和黨人加拉格爾成為首任主席。

他的雄心之一是遏制美國投資者的資金流入中國,改變華爾街對中國的投資方式。

不要打地鼠遊戲

白宮將其對華政策描述成「小院高墻」,在與共產中國繼續開展業務的同時,仍然可以保護自己的關鍵技術。

眾議院「對中共委員會」正在對貝萊德(BlackRock)和明晟(MSCI)公司進行調查。圖為2023年2月28日,眾議院「對中共委員會」舉行第一次有關中共威脅的聽證會。(Roberto Schmidt/AFP)

但是加拉格爾認為這不足以保護美國的關鍵技術,他希望從華爾街開始,改變貝萊德(BlackRock Inc.)、先鋒集團(Vanguard)等資產管理公司在中國投資的規則。目前,美國禁止對與中共軍方有聯繫的中國公司進行直接投資。然而,這些禁令並不一定適用於他們的子公司。

加拉格爾將這種只針對個別公司的禁令比作打地鼠遊戲。他的做法是要禁止美國對中國經濟的整個特定領域進行投資,例如人工智能和量子計算。

「將公司添加到這些不同的(黑)名單中是一場失敗者的遊戲」,他在國會山接受採訪時說,「我們對此根本就不具備詳盡的知識或執行能力。因此,儘管這是一個硬工具,但我認為針對特定行業的禁令是最有意義的,這可適用於被動的和主動的工具,以及公共的和私人的投資。」

涵蓋某個行業的全面投資禁令並非沒有先例。佛羅里達州聯邦參議員馬可‧盧比奧(Marco Rubio)帶頭迫使美國聯邦政府退休金監管委員會不得投資香港和中國大陸。在拜登11月15日於APEC峰會與中共黨魁習近平會面前夕,美國聯邦雇員主要退休金基金宣布將停止與香港有接觸。聯邦退休儲蓄投資委員會,這個價值7,710億美元的實體,也已經避免在中國大陸進行投資。

華爾街謹慎觀望

華爾街對加拉格爾全行業投資禁令的提議一直持謹慎態度。

美國眾議院「美國與中共戰略競爭特別委員會」(The Select Committee on the CCP)主席邁克‧加拉格爾(Mike Gallaghe)9月12日在紐約參觀「六四」紀念館。他在記者會上談到與華爾街高官的桌面推演,他認為要越早從中國撤出美國的供應鏈,越對美國有利。(林丹/大紀元)

加拉格爾表示,他與金融行業成員會面的收穫是,「他們只是想要確定性和可預測性」,「國會加快立法解決方案是有幫助的,這樣我們就不會在不同的行政命令之間來回搖擺,而這些行政命令只是給市場和金融界帶來混亂和困惑。」

先鋒集團在一份聲明中說:「我們歡迎有能力決定制裁的政策制定者提供更多明確的資訊。」貝萊德則拒絕置評。

私下裡,有些華爾街人士對加拉格爾不屑一顧,因為他的委員會沒有立法權。然而,加拉格爾可以透過傳票權力強迫證人作證並從投資公司取得文件。

「他在玩火」,在摩根士丹利亞洲區(Morgan Stanley Asia)擔任過非執行主席的史蒂芬‧羅奇(Stephen Roach)說,「我上次檢查時發現,資本流動是雙向的,美國非常依賴中國資本來做一些瑣碎的事情,比如為我們的預算赤字提供資金。」

然而,事實上,外國投資者可能已經開始看空中國。這種情緒變化的一個明顯指標是:與摩根士丹利資本國際公司(MSCI Inc.)指數掛鉤的交易所交易基金(EFT)持有的對新興市場(除中國外)的資產首次超過了相關中國ETF的資產。資本連續三個月的拋售從中國股票和債券中撤出了1,720億元人民幣(合237億美元),這有可能導致對中國市場的全年投資組合資本流入為負值。

無論如何,加拉格爾的委員會計劃在今年年底前就對中共某些行業的全面投資禁令向相關管轄委員會公布立法建議。

博明影響下 成為對華鷹派

加拉格爾曾在美國海軍陸戰隊現役七年,其中兩次部署到伊拉克,擔任情報官員。他也曾擔任參議院外交關係委員會中東和反恐事務的首席共和黨工作人員。他還在他的家鄉綠灣(Green Bay)的一家能源和供應鏈管理公司的私營部門工作過。

美國前副國家安全顧問博明(Matt Pottinger)資料照(圖中間人物)。(Mark Schiefelbein/AFP via Getty Images)

在他的國會辦公室的牆上掛滿了軍事紀念品以及東亞和中國海岸的地圖。他表示,他對中國的興趣是在與他的情報官員同事博明(Matt Pottinger)認識後產生的。博明是一位著名的對華鷹派人士,後來成為川普總統的國家安全顧問之一。

「他(博明)播下了我應該更加關注印度-太平洋地區的種子」,從未訪問過中國的加拉格爾說,「我覺得我在這些問題上就好像是上了『博明研究生院』。」

加拉格爾擁有普林斯頓大學學士學位、喬治城大學安全研究碩士學位和國際關係博士學位,以及國家情報大學戰略情報碩士學位。

於2017年首次進入國會的加拉格爾在華府的知名度並不高,他的崛起體現了美國兩黨最近達成的共識,即共產中國是美國的對手,雙方處於美蘇冷戰後的新冷戰中。加拉格爾經常佩戴一條印有《獨立宣言》簽名的領帶,這種領帶在國會大廈禮品店裡的售價是49美元。

自擔任眾議院美中戰略競爭委員會領導人以來,加拉格爾帶領兩黨小組訪問了硅谷、底特律和華爾街。在其中的一些會面中,他和他的議員同僚們假想一場由中共入侵台灣引發的美中之間的戰爭。

「我在委員會中試圖做的只是引發一場富有成效的辯論,並確定兩黨的重心,這樣我們至少可以使自己處於一個更好的位置,在短期內阻止戰爭,控制關鍵技術的制高點。從中期,並最終從長期來看贏得這場競爭。」他說。

質詢蘋果公司為何禁言討論中國話題的創作者

加拉格爾和美中戰略競爭委員會的首席民主黨眾議員拉賈‧克利胥納莫提(Raja Krishnamoorthi)11月15日致信蘋果公司首席執行官蒂姆‧庫克(Tim Cook),質詢他為什麼蘋果要取消喬恩‧史都華(Jon Stewart)的脫口秀演出。

喬恩‧史都華(Jon Stewart) (Robin Marchant/Getty Images)

喬恩‧史都華(Jon Stewart) (Robin Marchant/Getty Images)

據《好萊塢報導》(Hollywood Reporter),由蘋果營運的串流服務Apple TV+將不再製作脫口秀節目《喬恩‧史都華到底有什麼問題?》(The Problem With Jon Stewart),因為蘋果與史都華在有關中國話題上存在創意差異。史都華告訴他的工作人員,關於和中國與人工智能相關的潛在脫口秀話題「引起了蘋果高層的擔憂」。

兩位國會議員在給庫克的信中說:「我們支持藝術家、作家、工作室和串流媒體服務等有創作內容的能力,而不必擔心中共潛在的報復和懲罰。」

「雖然公司有權決定哪些內容適合其串流媒體服務,但外國勢力的強制策略不應直接或間接影響這些決定。」

史都華是喜劇中心《每日秀》(Daily Show)的資深人士,曾擔任Apple TV+系列節目的主持人和執行製片人,該系列節目從2021年一直播出到今年。長達一小時的脫口秀深入探討了全球化和美國如何應對新冠病毒大流行等議題。

加拉格爾和克利胥納莫提要求蘋果公司在12月15日之前向他們做出通報,以便他們「能夠更好地了解導致最近新聞報導的事實」。

「如果這些報導準確,這可能會引發更廣泛的擔憂,即中國共產黨(CCP)對美國藝術家和公司在與中共相關主題上的創意表達產生間接影響。」他們在信中說,「除了傳統上引用的國家安全理由之外,這裡還強調了另一個原因,為什麼我們鼓勵蘋果加快努力,減少其核心業務對中國的依賴。」

兩位議員還強調說:「美國與中國共產黨之間的戰略競爭不僅是軍事、經濟甚至科技實力的競爭,這也與價值觀有關。在沒有外國勢力不當干涉的情況下,透過創造性表達負責任的、開放的思想交流,這是我們的制度與中共的最鮮明的區別。」

他們表示也將「與史都華先生的代表進行交談」。

提醒拜登不要輕信習近平

美國總統拜登11月15日在舊金山舉行的亞太經合組織(APEC)峰會期間會見了中共黨魁習近平,儘管在會見後的記者會上,拜登仍然稱習近平是個「獨裁者」,但是他也稱讚這次高層會晤取得了積極的成果,包括兩國領導人同意恢復軍事交流和處理芬太尼流入美國的問題。

2023年11月14日,加利福尼亞州舊金山,美國總統喬‧拜登在亞太經合組織峰會召開前抵達舊金山國際機場。(Justin Sullivan/Getty Images)

加拉格爾提醒拜登不要相信習近平會因其國內問題而在國際上有所收斂。

在當天的福克斯新聞採訪中,加拉格爾說:「總統(拜登)一直在提出這個論點,這是一個非常危險的論點,他認為由於(中國)存在國內經濟問題,他(習近平)在海外的侵略性將會減弱。自從他(拜登)最初在越南這麼說起,習近平就削弱了這一論點,因為他(習近平)在變得更加咄咄逼人。」

「我們所做的只是使對台灣前所未有的壓力正常化。如果我們把自由世界的命運押在習近平必須處理國內經濟和人口問題這一事實上,那就是一個愚蠢的賭注,因為習近平很可能會變得更加激進,以分散人們對這些問題的注意力。」

2023年11月15日,美國加利福尼亞州伍德賽德(Woodside),美國總統喬‧拜登在亞太經合組織(APEC)領導人峰會周期間會見中共黨魁習近平。(Brendan Smialowski/AFP via Getty Images)

加拉格爾還向參加中共黨魁晚宴的美國商界領袖們發出警告,提醒他們不要與侵犯人權者為伍。

在11月13日致兩個美國商業協會領導人的信中,加拉格爾說:「美國公司會支付數千美元參加由曾促成對新疆數百萬無辜男女和兒童進行種族滅絕的中共官員舉辦的『歡迎晚宴』,這是不合情理的。」

在這次APEC峰會前,加拉格爾還專程趕到舊金山和一些著名的中國海外民運人士共同召開了一個關於中國未來方向的「國事會議」的新聞發布會。

在回答問題時,加拉格爾繼續重申了他的觀點,即美國的敵人是中國共產黨及其黨魁。他說:「越來越多地,我們看到的威脅是一小撮人和黨內最高層的一個人,是以中國共產黨這種形式的馬列主義組織。」

他也強調,中國人民不是美國的敵人,而是中共的主要受害者。

加拉格爾說:「我們越是做出這種區分,我們的戰略就會越成功。」

2019年2月7日,美國海軍西奧多‧羅斯福號航空母艦(CVN 71)穿過阿普拉港(Apra Harbor),準備停泊在關島。(U.S. Navy photo by Mass Communication Specialist 3rd Class Terence Deleon Guerrero)

幾天前,加拉格爾還向拜登政府拉響警報,指出美國領土「極易受到中國(中共)飛彈攻擊」,並向美國陸軍詢問如何加強關島陸基飛彈防禦的詳細信息。

關島擁有美國海軍在西太平洋唯一的潛艦基地——關島海軍基地,以及能夠駐紮美國戰略轟炸機和戰鬥機的大型空軍基地——安德森空軍基地。

據福克斯新聞數位頻道獲悉,在給美國陸軍部長克里斯汀‧沃穆斯(Christine Wormuth)的信中,加拉格爾說,關島比夏威夷離中國更近,並警告說,中國「花了幾十年的時間開發短程和中程彈道飛彈,可以瞄準關島和美國在日本的機場,以及西太平洋上運行的美國航空母艦和軍艦」。

就遏制中共在印太地區的潛在武力威脅,加拉格爾還詢問了美國陸軍是否會支持與盟國日本和澳洲的軍事能力整合。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