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輝:美財政部中的蘇聯間諜 幫了中共一個大忙

【2023年11月21日訊】不久前看到網上認證為「張牧之」的推特帳號講了這樣一件事:原中華民國祕書長謝持的後人認為,民國在國共內戰期間經濟崩潰的主要原因並非是對日戰爭耗費大量財力物力,而是另有兩個關鍵因素。一個是美國政府內的蘇聯間諜幫了中共一個大忙。另一個是力主發行金圓券、廢除中華民國法定貨幣的冀朝鼎是中共黨員。

中華民國祕書長相當於現在的行政院院長和共產黨的國務院總理,謝持的後人有此看法,應當是知曉內幕的先人告知的。那麼,內情究竟是怎麼回事呢?

幫了中共大忙的蘇聯間諜

據謝持的後人說,1945年,也就是抗戰結束後,百廢待興,中華民國政府請求美國給予經濟援助。美國財政部長摩根索同意給予七百萬美元援助。民國政府獲知這一消息後,立即出售了全部黃金儲備來穩定經濟。

然而,直到1947年美國的援助仍然是遲遲未到。中共宣傳美國援助是被蔣宋孔陳四大家族貪污了,以此來挑起仇恨。其後,中華民國派人詢問美國財長,摩根索也很納悶,不知為何援助沒有到位。調查後才發現,時任美國財務部副部長的哈里·迪克特·懷特(Harry Dexter White)是蘇聯間諜,他私自扣押了這批援助。

懷特1892年10月29日出生於馬賽諸塞州波士頓。他是立陶宛裔猶太移民的後裔。1917年他參加美國陸軍,一戰期間以中尉軍銜在法國服非戰鬥兵役。直到30歲時他才開始進入大學學習,首先在哥倫比亞大學,然後在斯坦福大學,在那裡他得到了第一個經濟學學位。38歲他獲得了哈佛大學經濟學博士,之後教了四年書。

1934年,懷特得到了一個財政部的職位,並逐漸成為財長摩根索的頭號顧問,特別是在同中國、日本、拉美和英國的國際財政事務方面,摩根索非常樂意聽取他的意見。他還參與制定了美國二戰期間針對盟國的金融政策,參與並主導了1944年建立戰後經濟秩序的布雷頓森林會議,會議採用了他對戰後金融制度的設想,放棄了英國代表凱恩斯的設想。在布雷頓森林會議上,懷特是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和世界銀行的總設計師。

這樣一個在美國接受高等教育、享受著美國民主制度的精英,緣何成為了蘇聯間諜的呢?又是如何暴露的呢?

懷特的身分是由一名投誠美國的蘇聯間諜伊麗莎白·本特利(Elizabeth Terrill Bentley)曝出的。1945年11月7日,本特利告訴美國聯邦調查局(FBI)調查員美共在華盛頓的情報網,稱在1942年底或是1943年初她從兩名蘇聯間諜那裡,得知他們正在拍攝並通過她傳遞給克格勃主管的情報來源之一就是懷特。

得知此內幕消息的FBI局長鬍佛,次日就給時任美國總統的杜魯門軍事助理哈里·范高將軍(Harry H. Vaughan)寄送了一份報告,稱「美國政府雇員中的一系列人士正在向聯邦政府之外的人員提供數據和情報,這些人又將這些情報轉交給蘇聯政府的間諜特工。」這封信列出了一打本特利提供的嫌疑人名單,排在第二位的就是哈里·迪克特·懷特。

事實上,資料顯示,早在1945年3月,美國國務院安全官員雷蒙德·墨菲在與另一名叛逃的蘇聯間諜錢伯斯(Whittaker Chambers)會面時,記錄下了錢伯斯對懷特的指認,稱他是「一個逃脫了的相當膽怯的黨員」,他把很多地下美員帶進了財政部。但這樣的說辭並未引起FBI的重視。

直到本特利提供美共情報網,曝出懷特的身分,FBI才開始進行調查。FBI根據「維諾那計劃」破譯的電文,確定了美國共諜名單,掌握了懷特從事間諜活動的證據。維諾那計劃(Venona project)是美國和英國的情報機構聯手合作進行的一項長期的的祕密情報收集和分析任務,目的在截獲和破譯蘇聯情報機關(大部分在二戰期間)所發出的消息。

FBI將調查內容寫成了報告,題為「蘇聯在美間諜活動」,報告於1945年12月4日提交給白宮、司法部長和國務院。然而,不知是什麼原因,六週後,即1946年1月23日,杜魯門卻提名懷特擔任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美國方面主管。FBI的反應是提交了一份專門針對懷特及其聯繫人的內容長達28頁的備忘錄,白宮方面於2月4日簽收,但懷特的提名卻未被撤回,並於2月6日被參議院批准,當時參議院對針對懷特的指控並不知情。

對於這個提名,六年後,杜魯門在作證時稱在接到這則情報後,懷特已「被及時隔離於政府公務之外了」,首先是從財政部,然後是從國際貨幣基金組織。

但實際上,懷特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任職直到1947年6月19日——這是FBI向白宮發出關於他的警告兩年多以後。當天,他突然辭職並迅速清空了他的辦公室,因為彼時司法部長湯姆·克拉克(Tom C. Clark)剛剛下令針對本特利的指控組織聯邦大陪審團調查。

1948年懷特被拘捕。8月13日,懷特在眾議院非美活動調查委員會作證,否認自己是共產黨員和蘇聯間諜。因為當時最關鍵的證據由於涉及蘇俄在美國密布的龐大情報網而無法公開,使得懷特可以為自己狡辯,並暫時脫罪。

蹊蹺的是,在結束作證後,懷特出現了第一次心臟病發作。於是,他離開華盛頓到位於新罕布什爾州的農場休養。可是,他剛到那裡心臟病就再次發作。兩天後,也就是1948年8月16日,懷特死去,終年55歲。屍檢結果是他洋地黃(主治心臟病的藥)攝入過量。

當時有人懷疑懷特的死因系蘇聯特工製造的一樁滅口行動,但由於缺乏證據,最終調查不了了之。

懷特死後,「維諾那計劃」解密的結果顯示懷特確實對發展蘇聯在美國政界的間諜網至關重要,存在政治泄密行為,即將財政部文件泄露給蘇聯。在本特利1953年的證詞中,她稱懷特對於財政部將盟軍在德國占領區通行的軍用馬克印版交給蘇聯的措施負有責任,蘇聯方面藉此得以用廢紙印刷貨幣,在占領區造成黑市現象並引起嚴重通貨膨脹,給美國造成2億5千萬美元的損失。

此外,懷特的間諜身分還可見於蘇聯克格勃檔案。在克格勃負責人瓦西里耶夫(Vassiliev)的記錄「Alexander Vassiliev’s Notes and Harry Dexter White」中,列出了懷特的具體活動。據悉,他是蘇聯在美國政府內部職位最高的間諜。

在2004年大陸出版由美國歷史學家約翰·厄爾·海因斯(John Earl Haynes)撰寫的《維諾那計劃》一書中提到,在懷特任職財政部期間,財政部內至少有十一名蘇聯間諜。美國政府被滲透到如此可怕地步,是不是很驚悚?

懷特之所以願意充當蘇聯的間諜,據說是因為他崇拜蘇聯。歷史學家薩姆·坦能豪斯(Sam Tanenhaus)就其為蘇聯充當間諜寫道:「懷特的性格中夾雜著目中無人的傲慢與膽怯的恐懼,他更樂意於提交貨幣政策方面的宏大備忘錄……而不是供比科夫(一名格魯烏特工)及其莫斯科上級選閱的有關財政部高層對話的平常報告。」

有意思的是,在中國大陸出版的《大棋局中的國共關係》一書中也明確點出懷特是蘇聯間諜。在書中的第69頁援引英文資料有這樣的表述:摩根索派代表蒞臨延安來締造共產黨與美國之間的合作,而財政部負責援華的高級官員懷特是蘇聯間諜。摩根索在這群共產黨人的影響下,早就認為國民黨已經無可救藥而中共生機勃勃。因此財政部盡力耽擱國會1943年初已經通過的5億美元援華資金的兌現,至今僅運來了價值1900萬美元的的黃金,杯水車薪,根本無法起到救市的效果,國民政府的黃金儲備已然殆盡。懷特自豪地說:「我們已經在職權允許的範圍內儘量拖延。」

這說明身為蘇聯間諜的懷特助力中共、傷害民國政府是真實的存在,而懷特應該是接到了蘇聯的指令行事,懷特死於克格勃的暗殺也是大概率事件。

而懷特助力中共,摧毀民國政府經濟還做了一件事,那就是將中共地下黨員冀朝鼎推薦給中華民國政府主管經濟。這也是謝持的後人提到的另一個原因。關於冀朝鼎的故事我們下篇再說。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推薦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