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領袖】13億美國政府撥款流入中俄實體

【大紀元2023年11月23日訊】(英文大紀元資深記者Jan Jekielek採訪報導)

安澤耶夫斯基:我們從中國借錢,用以支付給中國的實體。這根本沒有任何道理。

楊傑凱:在這期節目中,我採訪了亞當‧安澤耶夫斯基(Adam Andrzejewski),他是網站openthebooks.com的執行長兼創始人。通過數以萬計根據《信息自由法》提出的申請,該政府監管機構已匯總並公布了美國幾乎各級政府的所有支出。

安澤耶夫斯基:專項撥款(Earmarks)在被禁止十年後,又恢復了,因為共和黨核心小組(Republican caucus)進行了祕密投票,他們投票決定加入佩洛西(Pelosi)民主黨人,恢復這種做法。

楊傑凱:我們討論了專項撥款的問題,安澤耶夫斯基稱之為國會的「腐敗通貨」。我們還討論了美國向中俄等對手國提供政府合同和撥款,以及美聯邦機構軍事化的問題。

安澤耶夫斯基:有誰知道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有一支一百多名警員的警察部隊嗎?

楊傑凱:這裡是《美國思想領袖》,我是楊傑凱(Jan Jekielek)。

十多億美國款項流入中國和俄羅斯

楊傑凱:亞當‧安澤耶夫斯基,歡迎你來到《美國思想領袖》節目。很高興你能再次來。

安澤耶夫斯基:謝謝,楊,謝謝邀請我再次作客你們節目。

楊傑凱:嗯,我想你有很多話題要談。你一直與參議員恩斯特(Ernst)一起做了關於中國和俄羅斯的令人吃驚的報導。你用整篇文章談論了專項撥款問題。我發現對於這整個專項撥款問題,我不確定……我仍然難以理解它是如何存在和運作的。我們先從中俄方面說起吧。在過去的五年裡,有13億美元流向了中國和俄羅斯。它們都是我們的對手國。道理何在呢?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安澤耶夫斯基:嗯,這很令人費解的。我們在從中國借錢,用以支付給中國的實體。這根本沒有任何道理。所以在網站openthebooks.com上,我們查看了支付給中國和俄羅斯這兩個敵對國家的款項,進行了調查,我們發現在過去五年中,有13億美元資金流向了這兩個國家。現在,國會責成政府問責辦公室審查流向中國的款項。

他們發現了4900萬美元。我們發現了4.9億美元,因為我們挖掘得更深一些,我們調查了次級撥款。沒有人能跟蹤的是二級撥款、三級撥款。這些甚至現在都還沒有公開。因此,13億美元可能只是冰山一角。

大筆聯邦資金流入「武漢病毒研究所」

楊傑凱:這很瘋狂。你發現的一件事是有200萬美元流向了「武漢病毒研究所」。我們知道「武毒所」是一個進行生物武器研發以及各種功能增益(gain of function)實驗等等的地方。

安澤耶夫斯基:自2014年以來,武漢病毒研究所已收到200萬美元。但根據聯邦政府的最新審計數據,僅支付了140萬美元。讓我們細分一下付給「武毒所」的200萬美元撥款。其中有60萬是通過「生態健康聯盟」(EcoHealth Alliance)從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獲得的次級撥款支付的。

這些款項被質疑是否是由福奇(Anthony Fauci)和柯林斯(Francis Collins)——柯林斯是國立衛生研究院(NIH)前院長,福奇博士是國家過敏和傳染病研究所前所長,資助給了功能增益實驗。

此外,還有110萬美元是通過對外援助機構「美國國際開發署」(USAID)資助給了「武毒所」,同樣是通過「生態健康聯盟」的次級撥款。據說,這110萬美元,現在只支付了80萬美元。其餘的款項已經停止支付。

楊傑凱:不過,其中重要性何在呢?

安澤耶夫斯基:重要的是,拜登政府在三年後的本週終於正式停止向「武毒所」提供任何聯邦撥款。也就是説,是時候了。在整個聯邦支票簿中,在所有美國援助接受者中,這可能是受到審查最嚴格的部分。終於,在三年之後,拜登政府表示他們將正式削減任何額外資金。

但他們有身居高位的朋友。直到2021年5月,安東尼‧福奇博士在參議院作證並回答路易斯安那州參議員約翰‧肯尼迪(John Kennedy)的問題時,福奇還說,他認為「武毒所」的科學家們非常有能力且值得信賴。


參議院聽證會

安東尼‧福奇博士:根據我們與受資助者,包括與中國受資助者,長期交往的經驗,他們都是非常能幹、值得信賴的科學家。我不是在談論中國的其它方面,我說的是科學家們,對於這些人你可以期待他們會遵守資助的條件,在我們與他們交往的這些年裡,他們一直都是這樣做的。

參議員約翰‧肯尼迪:那麼你認為中國人不會對你撒謊嗎?

安東尼‧福奇博士:嗯,當你說到「中國人」時,中國人是一個相當廣泛的群體。我知道我們接觸過的科學家們是值得信賴的。

 

楊傑凱:是啊,這種行為要麼是一種輕信之類的,要麼更為糟糕。我一直想努力弄清楚,這種想法的本質到底是什麼,鑒於,顯然每個人都應該能夠獲得詳情介紹,了解到在那裡、在中國許多其它地方及生物實驗室中正在發生的事情,尤其是對於(福奇和柯林斯)那種級別的人來説。

安澤耶夫斯基:2021年,美國援助機構——「美國國際開發署」(USAID)給國會議員寫了一封信說,他們已向「武毒所」支付了110萬美元的二級撥款。那麼美國政府問責辦公室說,「哦,且慢,這筆款項只支付了80萬美元。」也就是説,「武毒所」一直是一個黑匣子,幾乎沒有透明度,更沒有問責制。

NIH等機構的特許權使用費的狀況

楊傑凱:「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NIH)和其它機構支付的所有那些特許權使用費的狀況如何?這是你一直試圖探究清楚的事情。

安澤耶夫斯基:2021年秋,我們的組織openthebooks.com,向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提交了一項聯邦信息自由法(FOIA)請求,要求查看他們的第三方特許使用費數據庫。第三方特許使用費由私營企業支付,比如由一家製藥公司為了一項發明向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支付,該發明是由美國政府科學家拿著政府給的、納稅人支付的工資,在政府實驗室裡做出的。我重覆一下,這個發明是由美國政府、納稅人支付的工資,他們發明了一些東西,然後將許可授予給私營部門將該發明變現。特許權使用費將返還給該機構,與科學家利益分成。我們想要該數據庫的副本。

我覺得,在大流行病期間,美國人民開始感受到大政府與大型製藥公司走得很近。該數據庫將告訴我們他們之間的關係有多密切。對於我們提出的《信息自由法》申請,國立衛生研究院居然置之不理。我們立即起訴了他們,「司法觀察」是我們的法律合作夥伴。(我們拿到的)十年來共三千頁數據(顯示),向兩千四百名科學家支付了五萬多筆款項。

但我們只能看到頂行的摘要數字。行業向該機構及其領導層和科學家們支付了3.25億美元,使他們富得流油。以下是我們看不到的,「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仍在隱去第三方付款人的名稱,也就是製藥公司的名字。我們不知道是誰支付了價值三億多美元的特許使用費。我們不知道科學家們個人拿了多少錢。

他們還隱去了付給科學家個人的金額,包括福奇,弗朗西斯·柯林斯。我們不知道他們在納稅人支付的實驗室裡發明了什麼。他們隱去了發明編號和許可證編號。所以本週美國參議院發起動議,(參議員)蘭德‧保羅(Rand Paul)將此作為一個議題提出,你還記得2022年他在參議院兩次詢問福奇第三方特許權使用費問題嗎?福奇則拒絕透露任何相關信息,就像該機構拒絕披露這些信息一樣。

於是蘭德‧保羅在參議院一個小組委員會提交了一份修正案,而美國參議員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通過政治實力阻止了蘭德‧保羅的修正案,因為該修正案將可以揭開整個第三方特許權使用費的錯綜內幕。不幸的是,來自阿拉斯加的莉薩‧穆爾科斯基(Lisa Murkowski)跨越黨派界限,投票支持伯尼‧桑德斯,繼續保守特許權使用費的祕密。

楊傑凱:鑒於,比如,我們過去三年多的時間裡已發現了大量利益衝突的存在,人們會認為(披露執行信息)這很重要。

安澤耶夫斯基:當然很重要。因為我們都知道,每年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會向五萬多名受助者提供價值320億美元的撥款。楊,這筆錢會為你收買來很多朋友,這會給你買來很多盟友,這基本可以收買整個美國醫療保健綜合體。現在我們知道了,所有的研究成果都會從另一扇門回來,在過去十年中,那是價值數億美元的第三方特許權使用費。我們需要看到資金的流向。這些第三方特許權使用費中每一筆都存在潛在的利益衝突。

資金流入中俄帶來的問題

楊傑凱:絕對如此。讓我們回到中國與俄羅斯的話題,流入它們的款項過去五年來達到13億美元。也許你可以給我講一些從中發現的少許趣聞。

安澤耶夫斯基:有140萬美元是通過國內農產品計劃給了美國全國各地的學區,用於我們國內幼兒園到12年級的學生,為自助餐廳提供農產品。但這不是在國內完成的。140萬美元給了一家中國實體,為美國的K-12學校提供中國農產品。

我們還發現有六百萬美元,這件事尤其令人不安,是通過國防部與一家中國承包商簽訂的一份IT合同,就一項非常敏感的項目,即發生危機時,向受困地點輸送人力、部隊和物資。這六百萬美元是通過一家中國IT承包商完成的。如果你是一名中國IT承包商,你百分之百是跟中共站在一起的。

我們發現,國務院向多個中國實體提供了價值六千萬美元的合同,其中包括給中國衝浪團體的二萬五千美元,他們曾與國務院官員、中國衝浪者一起舉行了海灘派對,這一切都是為了所謂的「氣候變化教育」。

我們繼續採訪網站openthebooks.com創始人兼執行長亞當‧安澤耶夫斯基。

楊傑凱:為了讓我們觀眾明白,我簡單提醒一下,我們正在談論在當前美國政府有13億美元資金流入了中國和俄羅斯的問題。

安澤耶夫斯基:是的。那麼,資金流向情況是這樣的:五年來,4.9億美元支付給了中國,其餘的約8億美元,給了俄羅斯的實體。

我們向俄羅斯實體的支付情況也沒好到哪裡去。例如,我們向一家俄羅斯承包商支付了2400萬美元,為我們的大使館提供安保服務。我們已向俄羅斯運輸公司支付了60萬美元,用於運送我們的機密情報簡報袋。

楊,你覺得,如果是普京在美國,就在華盛頓特區,他會讓一個美國承包商來保護他的機密外交郵袋嗎?絕不可能,但我們對俄羅斯就這麼做了。

楊傑凱:很有意思。出於好奇我問一下,其中有多少是在俄烏戰爭期間發生的?你了解嗎?

安澤耶夫斯基:我們的付款一直持續到2023年第一季度。美國納稅人的錢有500萬美元流向了一家俄羅斯健康保險提供商,這家公司在俄羅斯入侵烏克蘭期間受到了制裁。

Open The Books的使命

楊傑凱:當我們談論這些數字時,真是叫人吃驚。你知道,當我瀏覽你的材料時,我們說的是,這裡十億,那裡幾百萬……要知道,這些其實都是巨款。但當你翻閱這些文件時,你幾乎忘記了這一點。我們甚至還沒有開始談到專項撥款呢。

安澤耶夫斯基:請注意,現在華盛頓特區,對監管機構來說是有大量的事情可做。我認為,美國人民確實感受到了這一點,他們厭倦了政府大手大腳地花錢,厭倦了腐敗。以前,我們只知道一個亂花錢的例子,就是阿拉斯加的「廢棄橋」。在openthebooks.com,我們的整個使命不僅是公開帳目、審計帳目,還要教育美國人民,讓其了解你的稅款到底花哪去了。

楊傑凱:是的,我只是想提醒一下觀眾,對那些可能不了解的人來說,你可以登陸網站openthebooks.com檢索一下,如果你想看看錢都花到了哪些瘋狂的事上,那麼這是一個高度可檢索的、絕對令人著迷的數據庫。

安澤耶夫斯基:這就是為什麼我們相信透明度會徹底改變美國的公共政策和政治。所以,我鼓勵每個觀看本節目的觀眾,請訪問我們網站openthebooks.com並看一看,因為我們幾乎……雖不完全,但是全國各級政府徵稅和支出的幾乎每一毛錢都可以在我們的網站上搜索到。

我說的是聯邦支出,所有50個州的支票簿,以及一萬五千個市級支票簿,一直到你們當地的學區。2500萬的工資,幾乎是全國各級政府公職人員的每一份工資。僅去年一年,我們就得提出五萬五千份《信息自由法》申請,才得以整理出所有那些內容。我們做這些艱苦的工作,是為了讓你們能夠讓政治階層對稅收和支出決策負起責任來。

專項撥款——國會中的腐敗通貨

楊傑凱:好的,談到問責制,我們來談談你的專項撥款報告。同樣,可能還有人不知道專項撥款是什麼。請你快速解釋一下,然後我們再深入探討。你們發現的某些事情絕對非常驚人。

安澤耶夫斯基:對於專項撥款,這裡有個定義。它是國會議員為自己選區爭取的「寵兒項目」。人們形容它為薅羊毛項目、豬肉分肥項目、互撈項目,國會中的腐敗通貨,可恥的五花肉分肥項目,專款專用討好工廠。其他人將其描述為「合法賄賂」,讓議員投票通過大額支出綜合法案,

這是國會中的腐敗通貨。請注意,專項撥款已被禁止了十年,這對一群酗酒者(花錢沒有節制的立法者)來說,相當於一個開放的酒吧。共和黨人和民主黨人都沉迷於花我們納稅人的錢,而這些專項撥款則是這一過程的潤滑劑。

楊傑凱:嗯,這聽起來沒那麼糟糕,因為畢竟每位議員的工作就是代表其所在選區或所在州的人民。人們會期望他們會做一些事情來支持他們所在的選區或州。

安澤耶夫斯基:嗯,專項撥款是為巧妙規避國會撥款過程中正常秩序的一種手段。也就是説,你搞專項撥款本質上就是為了規避獲得項目和預算法案的流程:需通過委員會和小組委員會的聽證會,對該提案的每一條內容進行全面、公開的審查,並在這些委員會中進行投票表決,直到該法案提交到議會。然後你會得到贊成或反對的投票結果。

專項撥款則完全不同。它的措辭含糊不清,而且數量成千上萬,很難對它們進行任何審查,且數額巨大,而且越來越大。沒有公共目的能驅使——例如在阿肯色州工作的工薪階層和中產階級納稅人——去資助三百萬美元的紐約專項撥款,提供給像哥倫比亞大學這樣的常春藤盟校,該校已經擁有133億美元的捐贈基金了。所以人們會得到各種各樣的分肥利益交換項目,坦白說,都是不必要的。

楊傑凱:想想看,會有專項撥款直接流入大型捐贈基金,這顯然是一個令人震驚的現實。你還發現了各種其它情況。

安澤耶夫斯基:我們是發現了。這要從國會中一些最有權勢的人說起,那是在7個月前,兩位即將退休的美國參議員,一位是民主黨人,一位是共和黨人,他們在參議院撥款委員會擔任領導職務。(一個是)主席,民主黨人帕特里克‧萊希(Patrick Leahy),他即將退休。他為佛蒙特大學的榮譽學院撥款3000萬美元。

他退休後,在5月份,即兩個月前的5月份,該校以這位參議員帕特里克‧萊希的名字重新命名了「榮譽學院」。他還從佛蒙特大學校長那裡獲得了該校總統傑出研究員的永久職務。之後萊希如法炮製,撥款3400萬美元給伯靈頓國際機場。今年4月,市議會以萊希的名字重新命名該機場。

好啊,讓我們再來看看共和黨人,萊希在參議院撥款委員會的同事理查德‧謝爾比(Richard Shelby),他也即將退休。他把五千萬美元撥給了他的母校阿拉巴馬大學。這五千萬美元專項撥款沒有用於某個項目,而是進入了校方的捐贈基金。校方的捐贈基金此前已達十億美元。

所以,楊,想想這個。他們借了五千萬美元。所有這些專項資金都是以國債為抵押借來的。他們用國債借來的錢塞進,塞給了阿拉巴馬大學的捐贈基金,該基金已有十億美元,而該校每年支付橄欖球教練的年薪就達1100萬美元。

去年的專項撥款達160億美元

楊傑凱:那麼,去年專項撥款的預算總額是多少呢?

安澤耶夫斯基:是啊,在上一份綜合支出法案中,法案總額為1.7萬億美元,這些「寵愛項目」價值達160億美元,有七千五百個項目被塞進了那個法案。前十大專項撥款人中有七個是共和黨人。這七位共和黨人專項撥出了31億美元。21個州都有共和黨人專項撥款超過他們的民主黨同事,例如在德克薩斯州,是5億對3億美元;在佛羅里達州,是4.5億對2.5億美元。

我的天啊,共和黨「自由核心小組」有九名成員,他們在財政上以最保守著稱。他們的專項撥款項目達72個,資金幾乎達5億美元,即4.9億美元。而且情況只會越來越糟。昨天爆出,眾議院2024年專項撥款最高的63名議員都是共和黨人。

楊傑凱:我想說,這很有意思。我猜他們的態度是這樣的,「嘿,如果我們能這麼做,我們就該這麼做。我們有這個權限。」

安澤耶夫斯基:你知道,專項撥款是國會中腐敗的通貨。你剛才所說到的,楊,我真的很想報導一下,因為那是「歡樂滿人間」(Mary Poppins)式的治理方法。給你一點點糖幫助你吞下苦藥。但現在已經沒有糖了。

[註:這個比喻來自於一部著名的兒童小說和電影,叫做「歡樂滿人間」(Mary Poppins),故事的主角是一位有魔法的英國保姆瑪麗‧波平斯(Mary Poppins),她用她的智慧和趣味來幫助一個處於動盪中的家庭恢復秩序和和諧。該比喻在此處是形容一種以娛樂和魔法來掩飾或解決社會問題的統治方式。暗示統治者或政治家們忽視了真正的問題,而只是用一些表面的手段來安撫或欺騙民眾,就像保姆瑪麗‧波平斯用一匙糖來讓孩子們吃下苦藥一樣。 這種統治方式可能會讓人們暫時感到快樂或滿足,但是無法解決根本的矛盾或改變不公平的制度。]

我想以此為證:1980年,那時美國成立二百年多一點,當年國債不到一萬億美元,令人難以置信;而四十多年後的今天,我們的國債已達到32.5萬億美元。這可能已經敲響了一個民主國家的喪鐘。當一個民主國家意識到他們可以自己投票從聯邦財政獲得大把好處時,那就是走向崩潰的第一步了。

要徹底透明:每一毛錢都在網上實時公開

楊傑凱:聽起來很有道理,但你在這方面研究出了什麼?這是我想弄清楚的。

安澤耶夫斯基:讓我們回溯1887年,當時愛丁堡大學的蘇格蘭教授對此進行了研究,他說:世界上最偉大文明的平均壽命是二百年。然後就開始崩潰,局面就開始分崩離析,就是當他們的立法機關意識到,他們可以投票給自己從聯邦財政獲得眾多好處時。教授們說,崩潰之後,下一步一定是獨裁。

所以請注意,避免歷史重演的方法就是徹底透明:每一毛錢都在網上實時公開。專項撥款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我們必須讓當權者承擔責任,我們需要讓那些在支出上絕對虛偽的共和黨人承擔責任。他們口口聲聲說要減少開支,但他們卻恢復了該專項撥款程序,這是一種腐敗通貨,用以巧妙規避正常的秩序。

共和黨人應該遵循正常的秩序。他們不應該設立專項撥款,這不是正常的。所以說,我們呼籲眾議院議長凱文‧麥卡錫,不要搞祕密動作。專項撥款被禁十年後,又恢復了,因為共和黨核心小組進行了祕密投票,他們投票決定加入佩洛西等民主黨人,恢復這種做法。

但麥卡錫需要在眾議院進行公開投票。我們需要看看哪些人在支持,哪些人不支持專項撥款,不要搞祕密活動。在共和黨核心小組成員中是誰在支持,包括麥卡錫在內(都要公開出來)。麥卡錫本人對專項撥款並不感冒,但過去兩年他允許祕密投票。到底是誰認為這是個好主意呢?

一些政府機構變得軍事化的問題

楊傑凱:你還報導過一件很多觀眾都關心的問題,即我們一些機構變得軍事化。尤其是,人們最關注的,當然是國稅局。國稅局有執法人員持有武器,實際情況如何?

安澤耶夫斯基:楊,看看我們的網站openthebooks.com,我們是聯邦機構軍事化這方面的專家。如果你聽到有人講國稅局或聯邦任何其它機構軍事化的消息,那是援引我們的數據。比如,我甚至不確定是否還有其他人知道,如何量化普通聯邦機構購買槍枝彈藥和軍事裝備的情況。

那麼,國稅局發言人,因為我們多年來的反覆詢問,會告訴你,他們必須應對很多壞家夥,比如會有很多壞人。他們要對付的是最壞中最壞的。但我認為,在這一點上,美國人民不認為稅務人員同時也應該是執法人員。必須有所區別。

國稅局正在模糊民事管理機構和執法機構之間的界限。我認為我們已到了應真正考慮的時候了,現在,(眾議員)馬特‧蓋茨(Matt Gaetz)在眾議院提出了一項立法,愛荷華州菜鳥參議員喬尼‧恩斯特(Joni Ernst)在參議院提出了法案,要求解除國稅局武裝。

在網站openthebooks.com,我們有一份請願書,你可以訪問我們的網站。我們想在上面徵集數以萬計的簽名,支持國會立法,在國稅局的的行政和執法部門之間建立分工,將國稅局的逮捕權、擁槍權移交給傳統的執法機構。

楊傑凱:在各機構中,承擔這種執法角色的做法有多普遍?這很引人深思,因為它總是……這是一個緩慢的過程,對吧?開始時規模很小,然後逐漸擴大。這就是我們在這些官僚機構中看到的現實。

安澤耶夫斯基:讓我們談談聯邦機構中整個軍事化的問題。今天,令人難以置信的是,擁有逮捕權和持槍權的聯邦官員有20萬人,比美國海軍陸戰隊的18.6萬人還要多。自2006年起,我們已能在openthebooks.com上進行量化,103個聯邦機構在購買槍枝彈藥和軍事裝備上已花費了37億美元。

具體情況如下:有27個傳統的執法機構,比如聯邦調查局、美國法警,特勤局,這些機構隸屬於司法部或國土安全部。但有76個傳統上處理辦公業務的民事行政機構,現在也已經武裝起來了。

我指的是教育部、衛生和公眾服務部。有誰知道國立衛生研究院有一支一百名警員的警察部隊嗎?我指的是環境保護局。當然,還有像國稅局這樣的機構。我認為我們必須縮減聯邦武器庫的範圍。

想想這點,在攫取執法權力後,這些聯邦機構正在積累軍力。若你深入了解一下,例如,國稅局的槍械庫房,自2006年以來,已經花費了3520萬美元,用於購買槍枝彈藥和軍事裝備。我們談談疫情前他們的槍枝儲藏量,他們儲藏了四千五百把槍,其中包括五百萬發子彈。如果打開他們的槍械庫,你會發現有六百多支霰彈槍、五百支長管步槍,是AR-15史密斯和韋森式步槍。他們希望在機構內部擁有指揮權和控制權。

楊傑凱:好的,亞當‧安澤耶夫斯基,很高興你作客我們節目。

安澤耶夫斯基:謝謝,非常感謝你的邀請。

楊傑凱:感謝各位關注亞當‧安澤耶夫斯基和我。感謝收看本期的《美國思想領袖》節目。我是主持人楊傑凱。

完整版視頻請移步youlucky:https://www.youlucky.biz/atl

《美國思想領袖》製作組

▼ YouTube會員完整版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推薦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