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宇:哈馬斯行為藝術溯源

【2023年11月23日訊】10月7日哈馬斯對以色列發動的恐怖襲擊震驚了世界,但更讓人跌眼鏡的是它們居然在西方主流國家獲得了大量擁泵,甚至至今在聯合國也無法通過對其恐怖行為的譴責。明明是以色列遭受恐怖襲擊,國際社會上大量主流媒體、知名院校師生卻將矛頭指向以色列和整個猶太民族,大有黑白顛倒之勢。自從以色列對哈馬斯宣戰進攻加沙地帶以來,哈馬斯不斷地通過各類媒體進行賣慘表演,而且還頗有成效。特別是對平民傷亡和醫院遭受轟炸的渲染,以及一貫以來對以色列侵占巴勒斯坦土地,欺凌巴勒斯坦人民並阻礙其建國努力的敘事。雖然這些宣傳充斥著大量的謊言和對事實的歪曲,但還是成功左右了國際上大量人士, 包括不少精英階層的認知。

哈馬斯的表演及其對世界的影響集中反映了邪惡流氓政權的輿論操控能力。當今世上各類邪惡團體中哈馬斯算是比較弱小的,其恐怖組織的本質也是被全世界主要國家政府清晰認知的。哈馬斯尚且能夠製造如此影響,很難想像更強大更隱蔽的邪惡政權如中共之流一旦與國際社會發生正面衝突會在世界上產生怎樣的影響。很多國際人士可能認識不到哈馬斯與中共的共性,但作為出生在共產國家對共產黨的欺騙宣傳伎倆有著深刻認識的體驗者,我們清晰的看到哈馬斯的各種行為與共產黨如出一轍,其源頭包含著濃烈的紅色基因。

首先它們都在混淆政黨(組織)與國家的概念,藉口國家利益尋求一己之私。

哈馬斯想消滅以色列,言必稱是巴勒斯坦人的意志。中共想要武力奪取台灣,言必稱是中國人民的願望。這二者有何分別呢?在長期的信息封閉和洗腦教育之下,它們的國民很多真的分不清楚這些概念上的區別,真的以為這些獨裁政權的意志就代表全體國民的意志。其實只需要深入的想一想,假如它們宣稱的理想目標真的實現了,最終誰會收益,接下來它們又會要做什麼,最終目地是不是讓自己的國民過上富足、安全、自由的生活?

如果哈馬斯打敗了以色列,奪回了所有它所宣稱的巴勒斯坦的土地,那接下來呢?巴勒斯坦建國然後發展成為如今天以色列般發達文明的國家,或者至少建設成為如周邊阿拉伯國家般富裕的社會?恐怕可能性很小吧。即使同為阿拉伯伊斯蘭國家,巴勒斯坦與周邊鄰居的關係並不好,哈馬斯更是不受待見。奪取以色列的土地後哈馬斯更有可能自詡為伊斯蘭世界的領袖,而與其它阿拉伯國家爭奪霸權和領土,並在世界範圍內製造更多的恐怖襲擊,將「聖戰」的目標擴張到所有非穆斯林民族和社會。

中共若是成功用武力奪取台灣,之後就會安分守己成為世界良民,與西方國家和平共處,並專注於國內的經濟建設嗎?這也是一廂情願的想法。所謂武統台灣對大陸普通百姓並沒有半分好處,相反他們要承受生命和財產的損失。唯一得利的只有中共,它將憑藉此項「功績」來強化其統治地位的穩定。由於政治體制上的對立,奪取台灣後中國必然面臨與西方民主陣營從經濟到軍事上的全面對峙。即使全面脫鉤互不來往,由於制度缺陷中國的經濟和科技發展必然落後於西方,這會讓共產黨陷入對安全的憂慮而著重發展軍事,世界將重入冷戰格局甚至再次爆發世界大戰。

無論是哈馬斯還是中共,它們的成功只會帶領它們所裹挾的國民從一場戰爭走向另一場戰爭,目地是維持其統治這一私慾。缺乏民主使得二者都有執政合法性危機,這也導致它們的第二個相似點——對待平民的態度。

此次以哈戰爭將哈馬斯用平民為肉盾的卑鄙伎倆充分暴露了出來。它們將指揮部設置在醫院下方的地道中,把武器彈藥藏在學校(包括幼兒園)、醫院之內。更為惡劣的是它們走到哪裡都帶著平民兒童作為自己的掩護。這種行為是違反戰爭法的,是地地道道的恐怖罪行。可是很多中國人似乎並不覺得不妥,甚至認為哈馬斯的舉動很聰明。特別是它們的地道戰術,完全師從中共的主旋律電影《地道戰》,還讓不少中國人感到驕傲。中國民眾的這種想法完全是因為中共壟斷的教育中對戰爭倫理的極度歪曲。在中共的鬥爭思想中教導大家「對待敵人要像秋風掃落葉般無情」,換句話說可以在鬥爭或戰爭中不擇手段,不遵守任何倫理規範。中共自己拍攝的抗日影片中自我宣傳的游擊戰術不就是如此嗎?軍人著便裝混淆在平民之中,利用平民的房屋設施隱藏自己的軍人和裝備,甚至宣揚百姓為了保護八路而犧牲自己,這和哈馬斯有何區別?電影中描述日軍在對鄉村的掃蕩中如何殘忍雞犬不留,可是大家靜下心來換個角度想想日軍為何如此?不就是八路軍游擊隊的恐怖行為牽連了無辜的百姓麼?

當然這些都是中共的宣傳影片,真實性有限。在真實的戰場上中共的實際作風有過之而無不及。國共內戰時期中共就曾驅使平民為攻城部隊先導去消耗國軍的彈藥和士氣。這可是它們自己宣稱要解放的百姓啊,不是什麼奴隸或戰俘啊!直到今天中共也還是一樣的德行,比如海上與別國發生糾紛又不敢出動海軍硬槓,就常常搞出什麼幾百艘漁船攔截對手的「戰略」。自以為聰明,殊不知這在別人眼裡就是標準的流氓土匪行徑。中共和哈馬斯的目地都是利用對手對傷害平民的顧忌而為自己取得軍事優勢。

可怕的是許多巴勒斯坦和中國民眾還很支持這種用平民做掩護的行為,甚至主動選擇成為肉盾,可見洗腦教育之殘酷。哈馬斯利用了穆斯林極端教派的聖戰思想,誘導平民輕視自己的生命去追求成為烈士。而且用極端教義抹殺普世價值和戰爭倫理,讓他們接受無下限的恐怖行徑並引以為傲。回想中共的學校教育,不也是教育孩子們要對敵人冷酷無情,並隨時準備為了「共產主義事業」而犧牲自己的生命嗎?好在中國畢竟經歷了一段經濟開放時期,人們的認知和眼界比巴勒斯坦平民還是要寬闊許多,對共產主義思想的信仰也不如極端穆斯林教義那樣沉迷。更多中國人意識到了自己「韭菜」的身分,不會再盲目地為中共政權奉獻犧牲了。

流氓政權之所以被稱為流氓,就是因為它們不認同普世價值,不接受文明社會所主張的道德倫理和行為規範。對內,它們肆無忌憚地用國家恐怖主義、信息管控和洗腦教育來愚弄和控制國民。對外,它們對任何國際法規和和平解決衝突的調節裁判機制沒有任何尊重,挖空心思找尋和利用其中的漏洞,或者乾脆實施恐怖襲擊不擇手段達成自己的目地。

哈馬斯的軍事力量相比於以色列十分弱小,恐怖襲擊是其唯一可用的手段。中共目前還沒有做出如此極端的舉措,那是因為它的力量相對來說要強大得多,但不遵守文明社會遊戲規則的思路是完全一致的。中共的軍事力量表面上看強於台灣,近期頻繁的軍事擾台行為就是流氓無賴的挑釁行為。如果要打就應該堂堂正正宣戰,正面戰場交鋒;如果不打那何不收斂鋒芒讓雙方百姓都去過安生日子。打又不打,渲染緊張恐怖的氣氛,無法就是想創造擦槍走火不宣而戰的機會,並製造口實阻礙西方介入。其實還是心虛,因為中共的最終對手是以美國為首的西方自由陣營,其力量對比並不比哈馬斯對以色列好過多少。中共對西方國家的政治滲透操縱和超限戰已經產生了類似恐怖襲擊的破壞能力,最終對決時刻中共肯定不會在方式手段上給自己設任何限制,恐怖襲擊只要有效它會毫不猶豫地使用。

說到極限戰,大家都看到以哈戰爭中哈馬斯通過謊言和表演來引導世界輿論。它們謊稱醫院被轟炸,偽造平民和兒童的傷亡記錄來對以色列的反擊進行道德譴責。為了拿出並不存在的圖像證據,它們用顏料塗在演員身上偽裝傷員,把玩具人偶和服裝店人體模型偽裝成屍體,盜用俄羅斯在烏克蘭使用白磷彈的圖片指責以色列使用違禁武器。它們甚至使用人工智能軟件直接生成所需的圖片,可惜圖中人物畸形的手腳(當前圖片AI的缺陷)暴露了其來源。

這一切是不是讓人想起新聞聯播?要說區別,那就是中共的宣傳材料製作的更加精緻,欺騙性更強。目前中共的宣傳更多的是為自己渲染正面的形象,不像哈馬斯以賣慘為主,但欺騙的本質是相同的。有人調侃說新聞聯播除了日期是真的其它全是假的,連後面的天氣預報都不可信。這恐怕並沒有誇張的成分。編造的經濟數據,虛假的繁華盛世,偽造的幸福生活,斷章取義和刻意歪曲的海外報道。它們的目地不是傳播真相,而是灌輸思想引導輿論,為達目地可以指鹿為馬顛倒黑白。89年六四事件中對學生的抹黑,99年鎮壓法輪功時對信奉真善忍的善良群體的造謠污衊,19年對新冠病毒起源和傳播信息的隱瞞和對他國的無理栽贓,哪一樁不是為了卑鄙目地而精心編織的謊言?

除了編造新聞,操縱歷史觀也是邪惡政權們的慣用伎倆。巴勒斯坦一貫把以色列描述為侵略者和壓迫者,但事實上以色列建國是聯合國做出的決議。在此之前歷史上巴勒斯坦也從未獨立建國,甚至連巴勒斯坦民族的概念也是現代才出現的,遠不如猶太民族歷史久遠。中共在台灣問題上的糾纏也是一樣。就算說台灣屬於中國,台灣人也都是中國人,那麼現在台灣不就是在中國人的統治之下嗎?中共刻意混淆一個中國的概念,把它解釋成只能有一個中國政權,而且還得必須是中共政權,這裡邏輯何在呢?

然而就是這樣混亂的邏輯,經過巧妙包裝後也可以騙倒大量世人。特別是西方社會講究言論自由,在媒體上允許發出不同的聲音,這就給了流氓政權在國際社會的發聲渠道,用謊言和歪理邪說毒害蒼生。除了媒體,它們還通過聯合國不分大小一國一票的機制漏洞來操縱決議,製造出它們被世界認可的假象。巴勒斯坦利用伊斯蘭信仰聯合多國對抗以色列,而中共則是通過撒幣收買小弱窮國的選票。此類超限戰政治宣傳手腕對於西方左派民眾和很多年輕人特別有效,嚴重歪曲了他們的價值觀。

其實有很多人表現出對巴勒斯坦的支持並不是因為他們真正對以巴民族的歷史有多深入的了解,而是僅僅出於對弱者的天然同情。表面上看巴勒斯坦的經濟水平遠遠落後於以色列,巴勒斯坦人民的生活水平和安全狀態更是與以色列天差地別,雙方又是近鄰而且有深重的歷史積怨,很容易讓不明就裡的普通群眾得出巴勒斯坦被以色列欺壓的錯誤印象。同情弱小是人的天性,當一個兒童用充滿淚水的大眼睛哀怨的望著你,很難不被激發出憐憫心和保護欲。

但是我們在判斷是非之時必須要秉持理性的公正,對他人做道德評價時也要使用一致的標準,不能因為雙方表面的強弱而有所偏頗,更不能遵循「誰弱誰有理」的情感偏見。哈馬斯持續不斷的對以色列發動恐怖襲擊,而以色列是在宣戰的前提下進行正規的軍事行動;哈馬斯的行動針對以色列平民,而以色列的行動針對的是恐怖分子;哈馬斯綁架虐待殺戮以色列平民,以色列勸告巴勒斯坦平民離開危險區域,對轟炸目標提前通知,對受傷的巴勒斯坦平民提供醫療救治。誰對誰錯真的分不清?道德應當絕對的比較,不能相對的比較。君子微瑕一定勝於小人偶善。以色列誤傷平民確實有錯,但也是戰爭中難以避免情有可原,而且許多平民還是被哈馬斯裹挾不能離開危險戰地。這決不能跟哈馬斯恐怖襲擊故意殺戮平民的行為相比。僅就此次以哈戰爭而言(不考慮歷史上的領土糾紛),就是以色列對哈馬斯恐怖襲擊的自衛戰爭,其正當性和大義在此。

類似的,當中國與西方發生爭執的時候也總有人認為西方是在使用強權欺壓中國,特別是在貿易和科技上的封鎖很像霸陵行為。但是當中共在辯解時不談客觀原因只說西方用其巨大體量和科技優勢壓制中國發展時大家一定要小心了,這不就和巴勒斯坦的賣慘言論如出一轍嗎?貧窮的罪犯也是罪犯,說謊的婦孺也可以是欺世大盜!

最後還要說說那些從流氓國家來到西方的移民。無論是因為什麼理由離開故土,他們不希望繼續在那些國家生活的意願是明確的。可是當故國與西方發生糾紛之時,一部分移民總是站出來捍衛故國的立場,對自己所生活的國家進行抗議。這個行為很不理智。其實在這些流氓國家統治者和被統治者總是涇渭分明的,可是很多底層民眾雖然在個人生活上不堪壓迫,卻因為洗腦教育而在國家大事上總是與統治者保持一致,也是流氓統治下特殊的精神分裂症了。當以色列警察對境內的哈馬斯支持者宣告將送其回加沙時,之前還倔強囂張的她瞬間崩潰流淚倒地。這些移民有沒有想過自己的訴求到底是什麼?是選擇與現在居住的國家決裂回到故土?還是想要把居住國改變為和故土一樣的國家?

同樣的,那些選擇生活在海外但與中共保持一致的移民們,反對居住國對華政策,故意干擾甚至傷害揭露中共暴政的民主自由人士。這些人的最終訴求和目地又是什麼?懼虎而逃卻又為虎作倀,裡外不能相容而自絕後路,豈是智者之舉?移民們一定要想清楚自己為何離開故土,為何來到現在的國家。你所追求的物質是建立在對普世價值的尊重之上的,你真的希望現在居住的國家放棄這些嗎?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