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EC會議後 多國為何與中共關係更緊張

【大紀元2023年11月24日訊】(大紀元記者宋唐、易如採訪報導)在本月中旬的APEC峰會上,中共收起戰狼外交,施展微笑外交,並與多國首腦會談,但中共不守承諾的歷史,使得聚光燈下的漂亮言辭,已無法取得信任。其後,各國與中共關係非但未見好轉,反而變得更加緊張。

專家表示,歐美國家已漸漸清楚中共不可信。西方與中共接觸,是為了管控衝突,中共想通過所謂和平共贏繼續占西方便宜發展經濟,變得不太可能。

菲律賓、澳大利亞的真實態度

在11月18日的APEC峰會期間,菲律賓總統小費迪南德‧馬科斯(Ferdinand Marcos Jr)與中共黨魁會談後,第二天,小馬科斯就在夏威夷一個論壇上指出,隨著中共軍隊逐漸逼近菲律賓海岸線,使該地區「情況比以前更加嚴峻了」。

小馬科斯說,菲律賓已與馬來西亞和越南接觸,討論制定另外一套南海行為準則的可能性,並希望推廣至東南亞其它國家,「菲律賓不會將我們的一平方英寸領土交給任何外國勢力。」

菲中南海爭端已經持續了多年,中共採取切香腸式的蠶食手段,利用海警與海上民兵在灰色地帶行動,在上月22日,中共海警船在仁愛礁附近攔截衝撞菲律賓船隻。

圖為2023年11月10日,一艘中共海警船(右)向一艘菲律賓補給船發射水炮。(Philippine Coast Guard (PCG) / AFP)

上屆菲律賓杜特爾特政府試圖與中國發展經貿關係,但當局的投資承諾並沒有兌現,小馬科斯就職後態度轉硬,在安全方面加強與美國、日本等國的合作,今年3月份,開放了四個新基地供美軍使用。

11月21日,小馬科斯還宣布,菲美軍方正式啟動在南海的聯合海空巡邏,表明了馬尼拉在南海問題上的強硬立場。此前的11月3日,菲律賓和日本領導人已就互惠軍事准入協議進行了談判。

澳大利亞工黨政府當選後,迅速拉近與中國的關係,本月初總理阿爾巴尼斯訪問了北京,在11月17日APEC峰會期間,阿爾巴尼斯與中共黨魁進行短暫互動。

近日中共的挑釁行為,兩國關係又出現波折。11月18日,澳大利亞國防部長理查德·馬勒斯(Richard Marles)在一份聲明中譴責中共船隻的「不安全和不專業行為」, 11月14日澳洲海軍潛水員在日本附近的國際水域水下作業時,一名軍事潛水員受到中共海軍驅逐艦聲納攻擊而受傷。

澳大利亞總理阿爾巴尼斯隨後指出,中共軍艦的行為危險,損害了兩國關係。

悉尼科技大學教授馮崇義,資料照。(馮崇義提供)

悉尼科技大學副教授馮崇義對大紀元分析說,「菲律賓吸取前任總統的教訓,小馬科斯上台之後全面清理(中菲關係)。中共進入黃岩島,那是菲律賓的經濟專屬區,相當於直接犯它的領海了。但菲律賓又根本沒有力量抗衡中國,就找美國和日本,擴大美國在菲律賓的駐軍,幫助捍衛它的領土、領海安全。」

「澳大利亞一直是在踩鋼絲,安全問題靠美國,並與志同道合的民主國家結盟。同時又要賣它的能源產品,不放棄中國這個最大的出口市場。即使它現在尋求新的市場,但大頭還在中國,一時半會還改變不了對中國市場的依賴。」

馮崇義指出,工黨政府意識形態上偏社會主義,國內政治上想跟自由黨政府區別開來,這點被中共利用。中共把中澳交惡算成是莫里森自由黨政府犯下的錯,要求工黨重置中澳關係。但是工黨跟美國站一塊,不可能走那麼遠。

「像阿爾巴尼斯以前一直在反對黨,也沒有外交經驗,讓步很多,整天去陪笑臉,不知道澳大利亞真正的力量在哪裡。所以為了維持賣紅酒、賣龍蝦、賣礦產品,對中共讓步。」

馮崇義說,除了意識形態和政治制度的衝突,澳大利亞與中共有兩個衝突點,一個是西太平洋島國,是澳大利亞的後院,中共把手伸進來了,等於說挖澳大利亞的牆角,直接挑戰它的國防安全。

「第二個就是台海、南海,澳大利亞跟英國美國一樣是海洋國家,對公海的自由航行權看得非常重,絕對不能接受中共在南海圍海造島,也堅決反對中共吞併台灣,把台海變成內湖,挾斷海上交通線。所以在台海、南海上跟中共是有直接衝突。」

中共承諾不可信 西方為何仍與中共接觸?

最近中共外交姿態放軟, APEC美中峰會期間,中共與美國達成打擊芬太尼、恢復兩軍接觸等方面協議。但回顧近些年中共對美國的承諾,多不可靠。鷹派人士指出,拜登政府為中共「提供了發動政治戰的場所」。

2015年9月25日,中共黨魁站在白宮玫瑰園告訴奧巴馬,「中國(中共)無意對南沙群島實行軍事化」,中共的前哨基地不會「針對任何國家、影響任何國家」。現在,中共在南海人工島嶼上,部署了反艦巡航導彈,建造了數十個戰鬥機機庫,並修建了能夠起降戰鬥機的跑道。這些人工島也是數百艘海上民兵船隻和中共海警船隻的集結地,騷擾民用船隻並阻礙鄰國的合法執法活動。

在川普時期,中共黨魁對川普承諾不網攻美國、承諾打擊國內芬太尼藥物輸出美國。但事實是,此後中共黑客攻擊美國越發猖獗,致命毒品芬太尼仍陸續湧入美國邊界,每月都會奪去成千上萬美國人的性命。

台灣國防安全研究院國防戰略與資源研究所助理研究員(鍾志東提供)

在美中對峙、中共不守承諾的情況下,各國近期為何頻頻還是與中共高層互動?台灣國家智庫「國防安全研究院」鍾志東博士告訴大紀元,除非正式開戰才會互不聯絡,現在歐美國家基本上希望跟中國(中共)去風險但不脫鉤的情況下,來跟中國(中共)互動,避免競爭態勢升高。

「但談歸談,各自的底線並不會有所讓步。在這種各取所需的狀況之下,在地緣政治上還是會維持競爭關係,在非傳統議題如毒品、氣候變遷,大家還是可以談的。」

馮崇義表示,不同國家採取不同的處理方式,美國決定要跟中共脫鉤,但也不想在台海跟中共過早攤牌,儘量想拖下去,通過冷戰來拖垮中國,這是美國的戰略。

「但拜登政府很快就要大選了,他還想讓經濟數據更好看一些,勝算的機會就越大,他會對商界做一些讓步,包括對華貿易那一步,也保證物價不要升得太厲害,保證就業,有些短期目標他還是要照顧。」

他說,「現在美國、日本、澳大利亞、菲律賓站在同一個戰壕裡,來對付中共的擴張,它真正心裡是把中共定成敵人,但是在明面上,也不想跟中共徹底撕破臉,所以還維持一些表面功夫。」

經濟下滑 中共變調

中共在國內多次提到「東升西降」,但在美中舊金山峰會上,拜登強調美中正在競爭,中共拒絕競爭這個概念,說大國競爭解決不了問題,大談 「相互尊重、和平共處、合作共贏」 。

鍾志東分析說,東升西降、百年大變局,等於是助長中國(中共)威脅論,所以中共最近已經不太提,而去強調什麼相互尊重、和平共處、合作共贏,還有所謂大國擔當,透過多邊組織,要跟美國來平起平坐。

他表示,美中峰會上,美國基本上把北京定位為競爭角色,而中共就說因為美國用競爭定位,導致美中關係惡化,是要塑造出其正當性,把自己面臨的一些困境,歸罪於美國,一方面推卸自己的責任,另一方面也要給國內一個交代。

中國大陸生產率下降、進出口雙跌、失業率增高、債務危機加劇、經濟環境惡化、外資紛紛撤離等一系列問題,導致中國經濟增長放緩。(Johannes Eisele/AFP)

鍾志東表示,中共之所以會特別提到相互尊重,是希望美方能夠尊重中共的所謂社會主義路線;所謂和平共處,說這是國際關係的底線,其實是不點名地批評美國介入台海、南海、新疆、西藏及中國人權問題;強調所謂的和平共贏,就是要與西方合作發展經濟。

「他希望營造一個有利國際大環境,中國經濟能夠持續發展,才可以正當化中國共產黨在國內的專制統治,才能夠有跟歐美西方國家叫板。假如經濟下滑,國力不夠的話,也沒有辦法再像過去以前那樣做事。」

鍾志東指出,和平共贏等於說中共還要占歐美國家的便宜了,中共從加入WTO之後,已經占了二十多年的便宜。但歐美國家不會再那麼天真了,被騙一次還要再被騙。他們現在漸漸清楚中共的本質,中共的不可信,不像以前那樣天真地相信共產黨的話了。

「以前蔣介石跟中共打交道,他所得到最重要的一個教訓,就是不要相信共產黨。台灣當然最有經驗,老蔣相信中國共產黨才會內戰失敗,跑到台灣來。老蔣的日記裡面一再強調千萬不能相信共產黨,這也是為什麼小蔣會與中共根本就不接觸、不談判、不妥協,談都不用談。」

馮崇義說,其實東升西降這個概念是轉毛澤東的話,東風壓倒西風,毛時代就這樣講,它們自己也不信,但是這是黨的路線,現任黨魁就要提出這種話語,這是自欺欺人。

「但是另外一方面,他現在要靠民族主義、愛國主義作為他的精神支柱,一定要在國人面前表示他的強硬,敢跟美國抗衡。這樣的話就可以收割韭菜,讓民眾支持他,用這個藉口來鎮壓民間的反抗。」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