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言:杭州亞運凶兆應驗 瘟神再次捲土重來

【2023年11月28日訊】11月24日,中共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發布消息,「2023年10月以來,我國流感、肺炎支原體感染活動逐步增強,預計流感將出現全國冬春季流行高峰,肺炎支原體感染未來一段時間在部分地區仍將持續高發。今冬明春我國可能面臨新冠、流感、肺炎支原體感染等多種呼吸道疾病疊加流行的局面。」世界衛生組織(WHO)最近也發出了一個嚴峻的警告,全球正處於「重大疾病爆發邊緣」。這預示著中共三年所謂「動態清零」病毒反而越清越多,新一輪恐怖大瘟疫將再次粉墨登場。

杭州亞運不祥之兆,早已發出各種警示

中共勞民傷財舉辦的每場國際體育盛會,都曾出現過各種大災難。2008北京奧運,爆發金融大海嘯;2019武漢軍運,引發全球大瘟疫;2023成都大運,驚現河北大水災;杭州亞運剛結束,武漢軍運的悲劇再次重演,多種流行性疾病再次捲土重來。

大家知道,杭州亞運的吉祥物是古城遺址出土的陪葬品,會徽又與火葬場的徽標極其相似,當時就有網友調侃:「亞運會會標成了陰間通行證」 「黃泉路上撞標啦」。結果,不幸一語成讖。

武漢病毒研究所,一直被認為是新冠病毒泄漏並引發全球災難的源頭。武漢病毒研究所石正麗7月份在海外發表的論文中警告,「幾乎可以肯定未來將會出現新的疾病,而且很可能再次是冠狀病毒。」春江水暖鴨先知,其論文發表後,9月初一開學中國疫情就大面積抬頭。不僅孩童感染病例增多,成年人感染病例也開始暴增。當時正在舉辦亞運會的杭州也出現了疫情。

9月17日,世界衛生組織總幹事譚德塞,也突然再次敦促中共提供有關疫情的全部信息,要重啟病毒溯源調查。但當局為了保亞運,再次極力掩蓋疫情。

罕見天氣異象頻現,民間預言大災降臨

自古以來,「冬打雷」被認為是不祥之兆,《禮記·月令》曰:「季冬行春令,則胎夭多傷,國多固疾,命之曰逆。」民諺云:「三九天下雨,冬行春令,春瘟夏旱;三九雨林淋,遍地起新墳。」 俗話說:「冬打雷,墳成堆」「雷打雪,屍遍野」「正月打雷人骨堆」,均警示將有大災大難來臨。

疫情爆發這幾年,好像武漢每年冬天都打雷,武漢肺炎爆發前的2019年立冬,武漢就出現了「冬打雷」的極其反常天氣現象;2020年1月7日凌晨,武漢肺炎爆發之初,武漢上空冬雷陣陣;同年2月14日,武漢肺炎正式大爆發,湖北、河南等地相繼發生罕見的電閃雷鳴和雨雪冰雹天氣;2023年1月12日晚,武漢再現驚天大雷;今年11月7日晚,武漢又突然出現狂風暴雨,雷電交加天氣。

除武漢之外,2019年末,全國從南到北,從西到東,也是大範圍的冬雷滾滾;中共病毒疫情大爆發以來,中國多地再次出現「雷打雪」異象,2021年2月24日,河南鄭州出現「雷打雪」;同年11月5日,內蒙古包頭也出現「雷打雪」; 同年11月7日至8日,天津、遼寧瀋陽先後出現「雷打雪」;2022年12月20日,遼寧丹東出現「雷打雪」;2023年1月24日,山東煙臺也出現「雷打雪」;今年11月11日,西安冬打雷,而且天上還下著雪……

大家知道,雷為陽,對應震卦,震卦位於後天八卦的正東方,對應春季。震卦是陽氣上行,生機勃勃,一觸即發,遂有春雷滾滾。而離卦對應夏天,離為雷電之象,所以夏天也常見電閃雷鳴。

而冬天,陰氣極盛,陽氣幾無,天寒地凍,萬物伏藏。此時卻天雷滾滾,陰陽反悖,古人視為天翻地覆之象。冬主收藏,冬雷為陽泄,陰盛陽衰則為陰邪,邪又主病業瘟疫。歷史上的正邪大戰也出現過異象,如武王伐紂,成吉思汗伐花剌子模,前者冬季打雷,後者夏季下雪。

另外,今年3月10日,中共兩會期間,沙塵暴再次襲擊北京,有如「世界末日」來臨;4月9日開始,中國再度出現沙塵暴,這場史無前例的沙塵暴影響了中國18省市區,超過4億人,甚至飄洋過海擴散至日本和韓國;11月初開始,陰霾再次籠罩京津冀,北京等十幾個城市發布空氣污染紅色預警;入秋以來,全國大部分地區也一直處在陰霾籠罩之中,以致不少地區再次嚴令「禁燒秸稈」,四川甚至「禁止私熏臘肉」。其實,空氣中漂浮的無數肉眼看不見的有毒物質,才是誘發流行性疾病的重要因素,並非人間煙火。

變異病毒疊加流行,孩子成交叉感染重點

最近,新冠之後,呼吸道疾病感染潮再次席捲而來,北京、天津、遼寧、吉林、廣西、廣州、深圳、山東、河北、河南、西安、武漢、杭州、南京、蘇州,以及大陸其它地區出現大規模流感。各種變異病毒此起彼伏,輪番登場,不少人已是二陽、三陽,甚至是四陽、五陽。

全國多地醫院紛紛告急,尤其是兒童醫院、科室、診所人山人海,越來越多的醫院24小時超負荷運轉,多地開始緊急調配醫護力量進行重點支援。25日網傳上海已快速進入高峰,一天感染40萬人,預計這周每日將有100萬人感染,有醫院100名醫護和家人「全軍覆沒」。

這波大瘟疫的主要特點:一是,多種病原體同時交叉感染,各種病毒細菌扎堆流行,讓人防不勝防。據報道,這一波混合感染中包括肺炎支原體、流感病毒(甲流和乙流)、合胞病毒(RSV)、腺病毒、鼻病毒、諾如病毒、肺炎鏈球菌、腸道病毒(EV、艾可病毒、柯薩奇病毒)、百日咳、手足口病、登革熱、麻風腮病毒和新冠病毒等十幾種病原體。尤其是呼吸道合胞病毒,這種極其詭異的新病毒其傳染性是流感的2.5倍,且目前尚無疫苗和特效藥物可用。

另據中國疾控中心介紹,0-4歲人群以流感病毒、鼻病毒為主,5-14歲人群以流感病毒、肺炎支原體、腺病毒為主,15-59歲人群以流感病毒、鼻病毒、新冠病毒為主,60歲以上人群以流感病毒、人偏肺病毒和普通冠狀病毒為主。

二是,過去新冠肺炎「專殺」老年人,現在支原體肺炎「專殺」兒童。這次是先感染小孩,然後再傳給全家人或全班同學,形成集中性感染、交叉感染、混合感染,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反反覆覆,沒完沒了。令家長、學校、醫院疲於奔命,苦不堪言。

11月24號,浙江杭州第一醫院兒科檢查發現,一名三歲反覆高燒的女童,居然同時感染了呼吸道合胞病毒、鼻病毒、腺病毒、支原體和流感嗜血桿菌五種病原體,可謂「五毒俱全」。因此有家長感嘆,地球似乎已不適合人類,投胎到中國的孩子真是太慘了!

三是,中國的耐藥率竟超過90%,已到了無藥可治的地步。目前,因環境污染,加上轉基因食品和預製菜,以及假藥泛濫,濫用抗生素等,致使人體自身免疫力嚴重下降。中國兒童患者的耐藥率已超過80%,成人耐藥率已達到60%-70%,有的耐藥率甚至已超過90%,一些嚴重病例的孩子只能靠反覆洗肺治療。

四是,成人患者細思極恐,自爆各種生不如死的感覺。「和新冠抗爭三年,原以為災難已經過去了,可以高枕無憂了,沒想到新的病毒又鋪天蓋地席捲而來,居然比上次新冠還要猛烈!」

「好像嗓子在吞刀片、胸口被針扎,發燒兩天,人都快崩潰了!」

「甲流替大家試過了,比新冠疼十倍,得了甲流三天身體必垮,全身上下皮肉骨頭分離的疼痛,腰像被輾壓斷裂了一樣,肋骨像被刀一根根剔出來一樣,頭疼就像炸藥一樣隨時都可以爆炸,生殖器官和腿疼的骨折了一樣,拉肚子、高燒兩天兩夜不退、忽冷忽熱、無法下地走路,疼得讓你懷疑人生,真是生不如死!」

「總以為幸福是『有』:有車有房,有錢有權;其實幸福應該是『無』:無病無災,無憂無慮。」

五是,神祕莫測的瘟神,不知為何來無蹤去無影。去年「清零」放開後,全國從繁華城市到邊遠農村,瘟神幾乎是同一時間降臨,每家每戶幾乎是同一時間感染,無數患者也幾乎是在同一時間扎堆死亡。但高峰過後,這波疫情不知為何又莫名其妙突然一下子消失不見了?以致「事後諸葛亮,事前豬一樣」的中共,還恬不知恥地往自己臉上貼金。

中共高官密集死亡,病毒專家也不例外

這些年來,中共運用舉國體制,幾乎把各種類型的國際體育賽事都舉辦了一遍,儼然成了世界運動會的專業戶。但十幾億國民的身體素質卻越來越差,一波接一波的疫情不僅沒有讓中國成為「體育強國」,反倒淪為「瘟疫大國」。

有媒體發現,今年截至10月10日為止,至少有66名中共省部級高官病亡。其中,就連享受最高醫療保健的前總理都突然猝死在游泳池裡。更具諷刺的是,多名中共頂級病毒研究專家也相繼密集死亡。

1.今年10月27日,就在宣布李克強死訊的同一天,60歲的中共疾控中心流行病學首席專家吳尊友去世。

2.2022年10月3日,中共病毒學國家重點實驗室前主任、武漢大學生命科學學院教授、暨南大學病原微生物研究院院長吳建國因「突發疾病」,在廣東佛山去世,年僅66歲。

3.2022年7月23日,中國醫藥集團有限公司副總經理,國藥新冠疫苗研發的主要業務負責人曾兵因「突發疾病」在大連死亡,只有52歲。

4.2022年4月17日,「科興疫苗之王」、靠疫情防控大發橫財的北京科興生物公司政府事務中心高級經理曹曉斌去世,終年45歲。

5.2022年3月20日,山東省支援威海臨床醫學檢驗專家白曉卉因「突發疾病」去世,年僅41歲。

6.2020年9月17日,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科研攻關組疫苗研發專班技術支持小組組長、中國醫學科學院病原生物學研究所研究員趙振東因過度勞累突發疾病,倒在了出差途中,年僅45歲。

7.2020年5月2日,中國新冠疫苗科學家劉斌在美國匹茲堡家中被槍殺,年僅37歲。相傳他關於新冠病毒的研究「即將取得非常重大的發現」。

為此,今年1月,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大師開示,三年多來中共一直在掩蓋,中國的疫情已經死了4億多人,這波疫情結束的時候中國會死5億人。今年8月,李洪志大師再次指出,中共病毒(新冠)疫情主要是針對共產黨以及那些盲從中共、維護中共、為中共賣命的人。目前死了很多人,包括很多年輕人。

眾所周知,古羅馬帝國因迫害基督徒,先後遭受了四次可怕的大瘟疫,最終導致無比強大的古羅馬帝國走向分裂和解體。自從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功以來,幾乎每個中國人都曾詆毀和誹謗過法輪功,如果沒有大法弟子鍥而不捨的講真相,勸三退,地獄將會增加至少4億冤魂。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