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一丁:選戰風雲 左派渾水摸魚 川普借雞生蛋

【2023年12月01日訊】如果為2024美國總統大選開盤下注,您會賭誰贏?川普(Donald Trump)嗎?還是拜登(Joe Biden)?

當然,您也許不是一個賭徒。但不論您賭還是不賭,至少到今天為止,美國國內支持拜登的極左勢力,和川普身後的選戰團隊,都在用不同的策略,進行一場世紀性的豪賭。您大可不必下注,但對賭局雙方的策略,和決定勝負的關鍵,卻不可不知。

離2024年的美國總統大選還有十多個月,但現在估計已經沒人會不同意:未來這場大選的過程在美利堅的歷史上,必將是史無前例地複雜,和前無古人地激烈。

當然,當前美國的社會,也處在一個空前的左右撕裂狀態。也唯有在這種狀態之下,川普和拜登的這場豪賭,才成為可能。

在今天的美國,應該說不喜歡拜登的人群一點兒也不比不喜歡川普的少,雙方都在較著勁兒。一邊罵川普是瘋子,另一邊則嘲笑拜登是傻子。瘋子也好,傻子也罷,一個不容忽視的現實是,華盛頓是世界政治的中心,無論2025年入主白宮的是誰,他未來的每一個決定都將影響到世界的每一個角落,甚至每個人。

所以說,您有什麼理由不去關注這場選舉?

2024大選的基本態勢

由於溫和的民主黨候選人小羅伯特.肯尼迪(Robert F. Kennedy Jr.)已經宣布,他將以獨立候選人的身分,參加明年的總統大選,所以,拜登總統的民主黨候選人身分已基本無疑。而反觀共和黨,到目前為止還有十幾位候選人處於你來我往的熱搏之中。估計共和黨總統候選人資格的爭奪戰,至少將延續到明年3月分。

溫和的民主黨候選人小羅伯特.肯尼迪將以獨立候選人的身分參加明年的總統大選。圖為2023年8月12日,小羅伯特.肯尼迪在愛荷華州博覽會上發表演講。(Madalina Vasiliu / The Epoch Times)

然而一個有趣的現象是,到目前為止,對於共和黨所舉辦的所有黨內總統初選辯論,前總統川普都沒有出席。而川普在缺席辯論的情況下,其黨內支持率的民調卻遠遠高於他的黨內對手。事實上,川普的支持率非但是居高不下,簡直可以說是高到了一騎絕塵,高到讓黨內的所有對手們都只能望塵莫及的份兒上。

也可以說,川普的黨內對手們現在所競爭的,只不過是副總統的位置,或者說是川普未來競選夥伴的位置而已。

至於跨越黨派的比較,川普與拜登二人的民調支持率,則已經在相當長的時間裡保持相互接近的膠著狀態。在二人勢均力敵的情況下,肯尼迪以其溫和的民主黨背景,宣布作為獨立候選人參選,這為選戰投下了巨大的不確定因素。

不少人認為肯尼迪的參選有可能拉走拜登的一部分民主黨選票,從而造成拜登的劣勢。但這可能是一種過於樂觀的說法。因為,共和黨內不支持川普的人不見得比民主黨內不支持拜登的人少。而肯尼迪溫和的民主黨背景,很可能不但吸引溫和的民主黨中間選民,還會吸引不少溫和的共和黨中間選民。

在美國的選舉歷史中,獨立候選人基本沒什麼獲勝的機會,但卻可能成為改變選舉結果的變數。1992年以商人身分參選的羅斯.佩羅(Ross Perot)是美國歷史上最為強勢的獨立候選人,他在選舉中獲得了接近20%的總票數。雖然沒有當選,甚至沒有贏得任何一個州的選舉,但人們普遍認為,他搶走了那一年競選連任的老布什(George Bush)總統的不少選票,導致了克林頓(Bill Clinton)的勝選。

然而,2024年的總統大選,將面對美國社會在歷史上從未有過的左右撕裂狀態。極端的保守與極左勢力之間有不可調和的對立,這種狀態將有可能會給中間派的肯尼迪創造出前所未有的機會。1992年,克林頓和老布什都是溫和的候選人,只不過一個偏左,一個偏右。當時美國社會的主流也是中間大,兩頭小。所以,當偏右的佩羅出現後,當然就搶走了部分老布什的選票,從而造成了選舉天枰向左傾斜。

2024年將與1992年完全不同。共和黨內的溫和派,有可能因為不喜歡川普而轉投溫和的肯尼迪。而民主黨的中間派,也可能因為拜登的年齡偏大將票投給肯尼迪。事實上,民調顯示,共和黨內喜歡肯尼迪的選民比例一直高於民主黨內的同類比例。

2024年大選是否會讓獨立的候選人成為闖關的黑馬,確實有待觀察。

左派與川普各顯神通

美國的左派不喜歡川普,這是眾所周知的事。左派為了阻止川普當選,目前已向川普發起了四項司法訴訟。這四項訴訟案中的任何一件如果成功,川普的選戰都會受到很大的影響,川普本人甚至會免不了牢獄之災。所以,不難看出,左派的策略就是渾水摸魚。用讓川普官司纏身的方式,影響選戰的走向。

而商人出身的川普,則是把商戰的手法用在了競選當中,應對左派的挑戰。

川普的策略就是:借雞生蛋。借用左派的官司,爭取自己在共和黨黨內的支持率,進而贏得共和黨黨內的總統初選。

試問,共和黨的選民心中最理想的候選人是誰?當然是一個既能夠勝任總統職務,同時又最有可能贏得選舉的人。川普已經用在位四年的政績,向他的選民們證明了自己勝任總統這個位置。在這一點上,其他的共和黨總統候選人中無人能與川普相比。所以,川普剩下來的工作,就是向共和黨的選民們證明,他才是民主黨最為害怕的對手。

本來,如果走正常的競選程序,川普應該出席黨內的總統候選人辯論會,在會上用辯答的方式,爭取選民們對自己勝選的信心。但恰在此時,川普遇到了左派對他的一系列訴訟。左派以為,訴訟與黨內的爭奪會逼得川普兩面應戰,腹背受敵。但不料川普藝高膽大,選擇直接放棄參與黨內的辯論活動,將所有的精力都用在對付左派的官司之上。

藝高膽大的川普,選擇直接放棄參與黨內的辯論活動,將所有的精力都用在對付左派的官司之上。圖為今年10月17日,川普在紐約市法庭內。(Andrew Kelly / Pool / AFP)

川普的思路很簡單,也很直接:左派針對他同時啟動了四個訴訟,這只能說明在所有共和黨候選人中,左派最為害怕的就是他。而左派越怕他,就越說明他勝選的可能性大。所以,黨內的選民們就會越支持他。

只要川普在司法程序中證明自己受到了左派的政治迫害,就足以說服選民們他才是最有可能擊敗拜登的候選人。川普以這種方式所獲得的,既有共和黨黨內的信心票,也有同情票。在整個過程中,川普用不著像別的共和黨候選人那樣花競選經費,為自己做宣傳。左派對訴訟案的報導在共和黨選民看來,就是左派對川普政治迫害的一部分。而左派所做的一切,都是為川普所做的最好宣傳。

當然,川普的這種做法,風險也很大。然而久經商場的川普明白,高風險意味著高回報。左派一個接一個的官司,讓川普在共和黨內獲得了遠遠高於其對手們的支持度。所以,川普借雞生蛋的策略,至少到目前為止,讓左派渾水摸魚的把戲沒能得逞。

總之,左派和川普,雙方的玩法風險都不低,兩邊都在豪賭,就看誰能笑到最後了。

——轉自《新紀元》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