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林彪是如何被逼上絕路的?

【2023年12月03日訊】1971年9月13日,當時中共第二號人物、毛澤東親自選定的第二個接班人林彪,與他的妻子葉群,兒子林立果一起,在蒙古溫都爾汗墜機身亡,史稱「九一三事件」。

1973年8月20日,中共中央通過並批准中央專案組《關於林彪反黨集團反革命罪行的審查報告》。該報告稱:

「林彪反黨集團是國內地、富、反、壞、右和國際帝、修、反的代理人」,「密謀發動反革命政變,妄圖推翻以毛主席為首的黨中央」。

報告對林彪的處理意見是:「永遠開除資產階級野心家、陰謀家、反革命兩面派、叛徒、賣國賊林彪的黨籍。」

林彪是毛親自選定、被寫進中共九大黨章的接班人,當時任中共中央副主席、中央軍委副主席,他為什麼要「反黨」?他為什麼要「篡黨奪權」?

據《炎黃春秋》副主編劉家駒介紹,他曾應中共「解放軍出版社」《星火燎原》編輯部之約,撰寫《林彪傳》。為此,他深入採訪了近百人,獲取大量可信的史實,最後證明:

「林彪反黨集團」根本不存在;林彪在「九一三」事件中是無罪的;林彪根本不是什麼謀害毛澤東的罪魁禍首。

毛所說的林彪的「三大罪狀」

為了打倒林彪,1971年8-9月間,毛在「南巡」過程中跟一些黨政軍高官談話時,談到了林彪的一些問題,關鍵有三個:

第一,搞突然襲擊。

毛說,「1970年廬山會議,他們搞突然襲擊」。

毛所說的廬山會議,是指中共九屆二中全會。林彪在開幕式上講了話,會議的主持者是毛。

據原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室務委員高文謙披露,在林彪講話前,毛問林準備講什麼,林說,聽吳法憲講,在討論憲法修改草案時發生了爭論,張春橋不贊成寫上國務院要以毛澤東思想為指導,我想講講這個問題。毛聽了說:這不是張的意見,是江青的意見,是江青在背後搗的鬼。你可以講,但不要點張的名字。

林著重講了毛的「豐功偉績」,肯定了毛的領袖、元首、統帥地位,以及以毛思想為指導「非常重要」,其中有一些話是針對張春橋的批評。但林按毛的要求,沒有點張春橋的名。

林講話前,跟毛通過氣,不存在對毛搞「突然襲擊」問題。

1970年9月6日,《人民日報》發表九屆二中全會公報。公報說:「毛主席和他的親密戰友林彪副主席在會上講了話。到會的中央委員和候補中央委員,根據會議的議程,進行了熱烈討論。」

如果林彪在會上對毛搞突然襲擊,講了對毛「大逆不道」的話,九屆二中全會公報決不會這麼寫。

第二,想當國家主席。

毛說,「有人急於想當國家主席,要分裂黨,急於奪權」。

在憲法中載明設國家主席,沒有任何錯。一個國家應該有國家元首,這是常識。

關於設國家主席,林彪在開幕式講話中沒有提及。

九屆二中全會召開前,中共政治局常委會討論此事時,只有毛主張不設國家主席,周恩來、康生、陳伯達、林彪都贊成設國家主席。

後來被稱為「林彪反黨集團」成員的陳伯達、吳法憲、葉群、李作鵬、邱會作在會上的發言,都沒有「要求設國家主席」。

還有一個被稱為「林彪反黨集團」成員的黃永勝,沒有參加九屆二中全會,更不可能在會上堅持「要求設國家主席」。

在九屆二中全會上公開提出,如果毛不當國家主席,就由林當國家主席的,只有一人,即毛在文革中最重要的政治打手——康生。

林彪長期受疾病折磨,不僅不想當國家主席,甚至連接班人也不想當。

據「林辦」祕書張雲生回憶:「我在林彪身邊工作了4年多,因為要『講文件』,差不多天天都能見他一面,所以可以說,我對『文革』中的林彪並不缺乏了解。然而我親眼看到的林彪,在『文革』動亂中要麼是遇事不表態,要麼講些『絕』話,要麼就是對他份內之責『大撒手』。」

以軍委辦事組為例:「林彪受毛澤東委託主持軍委日常工作,實際上,他參加主持『日常』軍委工作的記錄屈指可數。特別是『文化大革命』開始以後,他把軍委的『日常』工作委託給了軍委祕書長葉劍英。葉帥『靠邊站』後,軍內上層一時群龍無首,虧得有個以楊成武、吳法憲為正副組長的『軍委辦事組』照應『日常』軍務,林彪則對他們的活動很少過問。『軍委辦事組』改組後,黃永勝取代了楊成武。這個以林彪的『老部下』組成的清一色『辦事』班子,叫人一看就感到有『搞山頭』之嫌。但那是毛主席欽定的,林又是毛可以信賴的『接班人』,因此這個『清一色』倒可成為抵擋一切『復辟』夢想的一道屏障。」

「林彪在名義上是『副統帥』,實際上卻是靠『抓兩頭』:上頭靠毛主席掌舵,下頭靠有個可以辦事的工作班子擋擋軍內日常事務。」

「軍委辦事組自1967年夏成立,到1968年3月改組,再到『九大』後正式成形,直到1970年10月我調離『林辦』,我沒見到一次林彪接見軍委辦事組的全體成員,沒有聽到他對軍委辦事組的全面工作給予一次像樣的指示。我甚至認為,不管是楊成武或黃永勝領銜的軍委辦事組,他們在什麼地方『辦事』又怎樣『辦事』,林彪從不過問。」

第三,鼓吹「天才論」。

林彪在九屆二中全會上講了毛是「天才」。

其實,這是自1940年代以來中共高官對毛歌功頌德的一慣做法,林彪只不過重述了一下而已。

比如,毛在文革中最重要的政治打手康生,在1958年夏,就說「毛澤東思想是馬列主義的頂峰」。意即毛思想不僅超過了馬克思、恩格斯、列寧、斯大林,而且到了「頂峰」。

1959年12月,康生還講,在各兄弟黨中,對馬克思主義的發展「最明顯的、最突出的、最全面的是毛澤東」。意即毛比蘇聯東歐各國共產黨的領導人都厲害,對馬克思主義的發展達到了「最、最、最」的程度。

這不是說毛是天才是什麼?但毛從來沒有因此要打倒康生。

從以上事實看,毛講的林彪的三大罪狀不成立,它們不過是毛為了打倒林彪找的三個藉口而已。

毛打倒林彪的真實原因是什麼?

毛、林的真正分歧發生在中共九大前。

1969年4月,中共在北京祕密召開了第九次全國代表大會。九大召開前,毛決定由林彪在會上作政治報告。

九大的政治報告,先由陳伯達起草了一個,但被毛否定了;後由張春橋、姚文元起草了一個,得到毛的認可,經毛修改後定稿。

1973年8月24日,中共國務院總理周恩來在十大上作報告說:「九大以前,林彪夥同陳伯達起草了一個政治報告。他們反對無產階級專政下的繼續革命,認為九大以後的主要任務是發展生產。」「林彪、陳伯達的這個政治報告,理所當然地被中央否定了。」

周的這句話點明了毛、林的根本分歧在於,林「反對無產階級專政下的繼續革命,認為九大以後的主要任務是發展生產」。

也就是說,林當時的真實想法是:九大以後,結束文革,發展生產。

林的這個想法與毛的「以階級鬥爭為綱」,特別是堅持「無產階級專政下的繼續革命」的想法背道而馳。

九屆二中全會上,毛、林分歧公開化,突出表現在:林彪以及一些軍隊將領反對張春橋。

張春橋是毛的御用文人,是毛「無產階級專政下的繼續革命」論的吹鼓手。

1967年1月,張春橋在毛的強力支持下在上海掀起奪權風暴。此後,張一直支援造反、奪權,九屆中央委員中的眾多軍隊將領和老幹部幾乎都受過「造反」、「奪權」之苦之害。

張春橋支援上海第二軍醫大學造反組織「紅縱」,「紅縱」險些要了軍隊總後勤部長邱會作的命;廣州軍區的造反派「炮轟」廣州軍區司令員黃永勝,使黃在廣州呆不下去;南京軍區司令員許世友曾被造反派逼得躲到大別山;福州軍區司令員韓先楚被整得焦頭爛額;外交部長陳毅在九大上也曾遭以張春橋為後台的上海小組的批判圍攻……這些人早就對張春橋有一肚子的怨氣。

九屆二中全會上,得知張春橋不贊成在憲法修正案中寫上國務院要堅持以毛澤東思想為指導,不贊成加上毛「天才地、全面地、創造性地」發展了馬克思主義,許多軍隊將領以捍衛毛的名義紛紛「炮轟」張春橋,但都沒有點張春橋的名。

其實,憲法修改草案總綱已經談到以毛澤東思想為指導,張春橋反對在國務院工作中加上以毛思想為指導,本沒有錯。張反對加上「天才地、全面地、創造性地」三個副詞也沒有錯。

林彪及許多軍隊將領不過是借題發揮,表達對張春橋的不滿。

毛認為,反對張,就是反對毛。尤其那麼多軍隊將領反對張,使毛感到他的絕對權力受到威脅。

毛是怎麼把林彪逼上絕路的?

大體是經歷了五步曲:

第一,拋棄陳伯達。

陳伯達在九屆二中全會上是以捍衛毛的名義反對張春橋的人之一。毛首先將陳伯達拋出來。

毛在《我的一點意見》中寫道:「我跟陳伯達這位『天才理論家』之間,共事30多年,在一些重大問題上就從來沒有配合過,更不去說很好的配合。」

毛因此將陳伯達打倒。毛還講:「陳伯達早期就是一個國民黨反共分子。混入黨內以後,又在1931年被捕叛變,成了特務,一貫跟隨王明、劉少奇反共。他的根本問題在此。」

陳伯達擔任毛的政治祕書長達31年。正因為此,毛才讓陳當了中央文革小組組長;在中共八屆十一中全會上,毛增補陳為中共政治局常委;在中共九大上,毛讓陳再次「當選」中共政治局常委。

但是,就因為陳一時沒有順從毛的旨意,就被毛全盤否定。

毛全盤否定陳,是根本說不通的,是自己打自己的嘴巴,否則,怎麼解釋毛讓陳當中央文革小組組長、當中共政治局常委?

因為起草九大報告的關係,九大前後,陳伯達跟林彪走得較近。毛打倒陳伯達,實際上是做給林彪看的,給林彪敲警鐘。

第二,逼黃、吳、葉、李、邱認錯。

在1971年4月15日至29日召開的中央「批陳整風匯報會議」上,對陳伯達「反黨罪行」的批判擴大成對「中央軍委辦事組」黃永勝、吳法憲、葉群、李作鵬、邱會作5人「政治上的方向、路線錯誤」和「組織上的宗派主義錯誤」的批判。

吳、葉、李、邱在九屆二中全會上,都沒有反對毛,都擁護毛,都沒有提設國家主席,只不過以捍衛毛的名義不點名地批了張春橋而已。黃沒有出席九屆二中全會。

毛以其在黨內的「絕對權威」地位要黃、吳、葉、李、邱認錯,他們不得不認錯。

這5人都是林彪倚重的軍方領導人,毛壓他們認錯,實際是壓林彪認錯。

第三,「甩石頭」,「摻沙子」,「挖牆角」。

毛後來自鳴得意地說:「廬山會議以後,我採取了三項辦法:一個是甩石頭,一個是摻沙子,一個是挖牆角。批了陳伯達搞的那個騙了不少人的材料,批發了38軍的報告和濟南軍區反驕破滿的報告,還有軍委開了那麼長的座談會,根本不批陳,我在一個文件上加了批語。我的辦法,就是拿到這些石頭,加上批語,讓大家討論,這是甩石頭。土太板結了就不透氣,摻一點沙子就透氣了。軍委辦事組摻的人還不夠,還要增加一些人。這是摻沙子。改組北京軍區,這叫挖牆角。」

毛的這些做法意在削弱林的軍事指揮權。

如上所述,林因為有病,長期當「甩手掌柜」,本來就不戀權。毛的這些做法,皆出於毛的疑心,只能讓林彪倍感壓抑。

第四,拒絕與林彪見面。

據官偉勛轉述一位「林辦」祕書的回憶:林彪找毛澤東很多次,「就是見不上。後來沒辦法才找江青,他最討厭江青,但又沒辦法,因為想通過江青去見毛,但最終還是沒見到毛」。

第五,給地方黨政軍高官「打招呼」。

1971年8-9月間,毛「南巡」28天,約見各地黨政軍高官,講話13次。

毛說: 「有人看到我年紀老了,快要上天了,他們急於想當主席,要分裂黨,急於奪權」;「這次廬山會議,是兩個司令部的鬥爭」;「林彪那個講話,沒有同我商量,也沒有給我看」;「犯了大的原則的錯誤,犯了路線方向錯誤」;「廬山這件事,還沒有完」。

這些講話,概括地說,就是以「瞞天過海、無限上綱」的方式,給林彪「扣帽子」,「打棍子」,把林彪往死裡打。

毛的這些講話,與毛打倒劉少奇之前向一些黨政軍高官「打招呼」如出一轍。

1971年9月,林彪在北戴河度假,得知毛的講話後,深感不安。他本來身體就很不好,經不起折騰。9月13日晚,他在妻子葉群、兒子林立果的催促下,在山海關,上了一架三叉戟客機。

這架客機要飛向哪裡?起飛後飛機上發生了什麼?這架飛機為什麼飛到了蒙古?為什麼在蒙古溫都爾汗墜毀?現在都是謎。

1996年,國防大學著名文革史專家王年一教授在參加「文革三十周年討論會」時說:「毛在北京時,沒有同林彪講,沒有在中央談過,卻到處講要搞掉林彪。聽眾面很廣,勢必要傳到林彪耳朵裡,事實上傳到了。林彪作何感想?彼時彼地,他感到沒有出路,於是鋌而走險,從某種意義上說,『九一三事件』是給逼出來的。」

結語

1966年文革爆發後,毛澤東先是利用林彪打倒毛親自選定的第一個接班人劉少奇;之後,又利用江青、張春橋等打倒他親自選定的第二個接班人林彪。

毛為什麼打倒了劉少奇又打倒林彪?

根本原因在於:毛是馬克思階級鬥爭學說的忠實信奉者。

1959-1962年,在毛大搞階級鬥爭的折騰下,中國出現餓死4000多萬人的慘劇。這是中國歷史上乃至人類歷史上的特大人禍。

當時中國人民最迫切需要的是休養生息,發展生產,吃飽飯。

但是,1962年9月24日,毛在八屆十中全會上說:階級鬥爭「必須年年講,月月講,天天講」。

之後,毛象著了魔似地發動一場接一場所謂「無產階級與資產階級」的階級鬥爭,先後打倒了「習仲勳反黨集團」,「彭高習反黨集團」,「西北反黨集團」,「彭羅陸楊反黨集團」,以「劉少奇、鄧小平為首的資產階級司令部」……直到打倒「林彪反黨集團」。

打倒林彪後,毛也沒有住手,堅持「無產階級專政下的繼續革命」。毛臨死前還發動了「反擊右傾翻案風」運動,再次打倒被稱為「死不改悔的走資派」鄧小平。

換句話說,當時的中共第二把手,如果不是林彪而是另一個人,毛也會疑心重重,搞階級鬥爭將他打倒。

說到底,毛打倒這個打倒那個,都是「階級鬥爭」這個馬克思遺傳下來的魔症發作的結果。

大紀元首發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推薦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