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中國經濟問題嚴重 根源在中共

【2023年12月06日訊】(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Anders Corr撰文/信宇編譯)最近以來,中共經濟舉步維艱。

問題正在全方位湧現:增長放緩,失業加重,消費者缺乏信心,通貨緊縮,關稅上升,出口管制,幽靈城市,人口逆風,出口和製造業萎縮,科技行業受到打擊,公司治理結構中的中共毒瘤,資本和勞動力外流,擠出私人投資的政權借貸和支出,如此等等,不一而足。

而現在,一場由債務引發的房地產危機正在侵蝕中國高達58萬億美元金融業和地方政府收入的穩定。

「各省已經削減了公務員的工資,包括學校教師的工資,從而嚴重打擊了公務員士氣。」總部位於紐約的彭博社(Bloomberg)10月下旬報導,「最貧困的地區正在遊說中央政府救助,並暗中威脅要發生債券違約。」

所有基於房地產價值上漲假設而借款的人都面臨巨大風險。第一個中招的企業就是總部位於北京的中植企業集團,這是一家規模全國領先的金融企業集團。該集團於11月22日發布了一封信,嚴重動搖了客戶的商業信心。中植集團至少虧損310億美元。它的負債至少有590億美元,超過了其僅280億美元的資產,其中許多是流動性差、壞帳充斥的房地產投資。

中植集團陷入嚴重的債務危機,問題就像多米諾骨牌效應一樣,將使其它金融機構陷入困境。違約現象可能會像2008年總部位於紐約的雷曼兄弟(Lehman Brothers)公司破產那樣一連串地發生。

11月23日,《華爾街日報》提到了對於中國「雷曼時刻」的擔憂。「信託公司中融國際信託拖欠的款項已經堆積如山。」該報指出,「自8月以來,至少有16家中國內地上市公司在證券交易所提交的文件中表示,它們沒有收到中融信託管理產品的利息或本金付款。」

截至2022年底,中融信託管理著總計高達1080億美元的資產。其投資者肯定希望現在就拿回屬於他們的錢。

房地產及其相關產業約占中國GDP的30%。然而多年來,中國顯然並不真正需要這些新建築。整個全新的特大的城市建築群都是沒有人居住的「幽靈」開發項目。中共現在正試圖將新的貸款轉向中國的工業部門,但這也面臨著風險,因為國際社會正努力與中共「脫險」(derisk)和「脫鉤」(decouple)。

為了便於解釋,我們不妨簡化一下:2010年代,投資者對中國國內生產總值(GDP)10%的高速增長感到興奮。他們一定以為債務驅動的GDP增長會永遠持續下去。然而10%的GDP增長不會永遠持續,而債務必須償還。

北京也很興奮,認為共產主義專政,尤其是中國特色的共產主義專政,可以解決世界上所有的經濟問題。中共黨魁習近平加倍努力建立軍事和對外經濟戰略,在全球倡導「一帶一路」倡議,以武力收買和「開化」世界,首先拿香港和台灣開刀。

輝煌的日子不會長久。「2008年中共推出的四萬億元人民幣經濟刺激政策,以及隨後的基礎設施投資和住房熱潮,使中國的經濟增長率在2011年之前一直保持在每年10%左右。」賓夕法尼亞大學(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經濟學教授方漢明在一篇題為「中共經濟放緩原因何在?」(What Explains China’s Economic Slowdown?,11/8/2023)的文章中寫道,「然而這些債務融資投資也為中國開發商和地方政府目前面臨的債務問題埋下了種子。」

當中共發現中國經濟中存在房地產開發商過度借貸等問題時,它翻開了共產主義紅寶書,開始使用強制手段命令人們去解決這些問題。中共要求各大銀行遵守「三道紅線」,不再向過度舉債的房地產開發商貸款。這使得這些開發商停止建造已經售出的房屋,降低了中國的GDP增長,增加了政治不穩定性,包括無房可購者的抗議活動。

中共的「三道紅線」政策引發了一些大型金融機構的兌付危機,中融國際信託公司就是其中之一。當銀行停止向陷入困境的開發商貸款時,開發商停止建設,收入停止,無法償還原有貸款。國際社會和消費者對整個房地產行業,乃至中國經濟的信心一落千丈,而這絕對不是什麼好事。

「即使在中國由於新冠病毒疫情陷入停產之前,在人口結構逆風、房地產行業出現放緩以及國家主導的經濟決策重新抬頭的情況下,中國經濟增長已經開始停滯。」方漢明教授在文中指出,「權力集中導致中國與西方夥伴的關係惡化,進一步威脅到中國經濟的增長前景。」

現在,身居紫禁城的中共經濟「天才」高官們反其道而行之。中共正在向中國的金融機構施壓,要求它們開始向陷入困境的房地產開發商提供貸款。他們甚至在四處兜售一份「白名單」,其中列出了50家值得貸款的特權開發商,銀行將在政權壓力下提供這些貸款,把好錢扔進壞錢裡。因此,銀行的投資者和儲戶可能會持有更多的不良貸款。中共的經濟「修復」措施實際上只是移花接木,將不良房地產投資和更糟糕的中共政策成本和風險從房地產公司轉移到銀行而已。

2023年3月31日,一張航拍照片顯示,中國東北遼寧省瀋陽市郊區的別墅區一片荒蕪。中國房地產業正處於史無前例的低迷期。(Jade Gao/AFP via Getty Images)

當前中國經濟混亂,亂象頻出,根源完全在於中共自身。在要求銀行停止向房地產開發商提供資金並製造了許多其它問題,從而降低了消費者和企業對中國經濟的信心之後,中共正試圖將精靈放回瓶子裡,然而卻以失敗告終。目前看來為時已晚,整體經濟正在崩潰。中國經濟原有的動力已經消失。相對於世界而言,中國的人口規模正在萎縮,經濟規模也是如此。成千上萬的中國人用腳投票,離開這個國家,或者選擇不生孩子,對抗低迷經濟。

「中共政府最近迅速改變政策的傾向傷害了人們的信心。」方漢明教授在文中寫道,「這種可能性增加了中國企業吸引外資的難度,也成為TikTok(國際版抖音)和華為等中國企業拓展國際市場的主要障礙。」

中國經濟問題嚴重,根源在於中共,它不僅摧毀了中國經濟的發展勢頭和房地產開發商,還摧毀了試圖在中國投資的國際企業、香港的整個金融業,並摧殘維吾爾族人、藏族人和法輪功修煉者,這些群體本來是發展中國經濟的重要力量。

與之相反,中共試圖用種族滅絕政策同化他們,這些政策理所當然地招致了國際社會的譴責,也讓那些不想冒聲譽受損風險的國際企業感到恐懼。他們開始遠離中共,將目光轉向印度、墨西哥和越南等其它國家。

然而,習近平對此裝聾作啞,採取鴕鳥政策,繼續在其怪異和自我毀滅的中共道路上頑固前行。據報導,11月15日,在加州舊金山舉行的亞太經合組織(APEC)峰會期間,他又當著美國總統喬‧拜登的面,發出了對台灣開戰的隱晦威脅。

對於中國經濟而言,台灣是重要的投資者。沒有比這更清楚的例子了,中共不僅在經濟上,而且在政治上,對中國造成了災難性的影響,這一切都源於一種狂妄自大的想法,即中國的共產主義制度在某種程度上優於美國、歐洲、日本、韓國和台灣等地的市場民主制度,而這些地方的人均GDP都要比中共治下高得多。

國際投資者正在用腳投票。那些在2010年代寬鬆貨幣流通時認為中共經濟發展得很好的投資者,現在正三思而後行,試圖撤出中國。資金和人口的外流普遍壓制了中共的房地產市場和經濟,使中國經濟的未來雪上加霜,而這一切都源於中共的極權統治。

作者簡介:

安德斯‧科爾(Anders Corr),2001年獲頒耶魯大學的政治學學士及碩士學位,2008年榮獲哈佛大學的政府管理學博士學位。他是《政治風險雜誌》(Journal of Political Risk)出版人,科爾分析公司(Corr Analytics Inc.)總裁,其研究領域廣涉北美、歐洲和亞洲等地。他的最新著作是《權力的集中:制度化、等級制和霸權主義》(The Concentration of Power: Institutionalization, Hierarchy, and Hegemony,2021)和《大國大戰略:南海的新遊戲》(Great Powers, Grand Strategies: the New Game in the South China Sea,2018)等。

原文: The CCP Is Causing China’s Economic Problems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立場。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