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可鑑:香港繁榮已毀,港人良知猶存!

——寫在台灣大選前

【2024年01月07日訊】最近三年香港發生了轉折性的巨變,令世界震驚和擔憂。香港的朋友勸我到香港看看,他說也許以後很多東西就沒有了,也許再進香港也沒那麼容易了。於是我決定利用聖誕假期,到香港旅遊一週,看望老朋友,順便了解一下香港的現狀。

回到香港的第一印象是來自香港國際機場。這個機場比當年的啟德機場大了很多,也更先進。美中不足的是外國人非常少,放眼望去,整個機場,歐美面孔的白人,寥寥無幾,相反操著普通話的大陸游客占了絕大多數。這讓我始料不及。

我住的酒店是五星級,網上評價不錯,硬件一流,位置極佳。行李員態度親切、禮貌得體,讓人有賓至如歸的感覺。排在我前邊辦入住的客人是一個大陸口音的中年婦女,前台的服務生用略帶港味的普通話接待她。那女人舉止態度挺傲慢,服務生顯得非常緊張。入住辦理完畢,臨走時那女人還傲慢的甩了一句:「你這個普通話不行啊!我都聽不懂。香港是中國的,中國人要懂中國話。」那個服務生更緊張地說:「是,我會好好練的。」

輪到我了,他還有些緊張,顯然他把我當成和那個婦女一樣的人了。我先遞上護照,然後用粵語和他交談。他看到我是用美國護照又聽到我講粵語,一下子放鬆多了,他一邊嫻熟的敲擊著鍵盤,麻利的做著房卡,一邊用粵語和我聊,並向我推薦附近的景點。到辦完入住手續時,他已經完全沒有了剛才的窘迫,臉上洋溢著自信與從容。看他這麼熟練、自如,這才是我印象中的香港服務生啊!我重溫了三十年前香港人的真誠、自信與體貼入微的服務。

第二天早餐時,整個早餐廳裡只有一位西方人,其他都是大陸游客,普通話的交談聲此起彼伏,有一家人聲音特別大,隔著幾張桌子,仍可以聽到他們討論的遊覽計劃……完全沒有一個五星級酒店的安靜與高雅。這氛圍比大陸的五星級酒店還要差,更不用比歐美的酒店了。可是三十年前,香港高星級酒店的氛圍比歐美的同檔酒店絕不遜色。

度假當然要好好享受香港的美食,那是讓我魂牽夢繞的美味。香港的朋友請我吃地道的燒鵝飯、久違的牛腩面、可口的豬仔包、香嫩的油雞扒……雖然菜品的味道依然純正,但是感覺用餐環境變了很多:顧客聊天聲音很大,結帳用微信,收銀員態度也不太友好……

一天傍晚,朋友陪我逛星光大道,看維港風景。發現這裡的大陸游客更多,他們有的在拍照和直播,有幾個大媽在唱紅歌,還有男士拉手風琴伴奏。我問朋友:「這些唱紅歌的也是遊客嗎?」他說這些人經常在這裡唱紅歌,不是遊客,但也不是香港本地人,可能是從大陸移居過來的。因為從1982年開始每年都有幾萬人的移民名額,可以從大陸移民到香港,由大陸官方簽發,簡稱「單程證」。其中很多都是有背景的,至少是通過政審的,是「政治可靠的」的。也不排除是中共安排的國安特務。現在的七百萬香港人中有大約兩百萬人,都是這樣來的。

我聽了很驚訝,就問他:「這樣算下來,實際香港只有五百萬是正宗香港人,反送中時,有兩百多萬人出來遊行抗議,這個比例就非常高了!」他點點頭。

我腦海里又冒出一個新的問題:「既然這麼多人反送中,那香港警察應該也有很多明白的呀!怎麼會對市民下手那麼狠?聽說有一些是大陸警察冒充香港警隊乾的,是嗎?」我的朋友看了一下週圍然後小聲說:「有,但也不全是這個原因。你知道駐港部隊嗎?他們退伍之後去哪裡了?」我想都沒想就說:「轉業回家唄,有這個履歷可以分個好一點的工作。」他搖搖頭:「其實他們有些人進了香港警隊,所以他們對香港人是沒有感情的,中共說那些市民、學生是暴徒,他們就敢下死手。」聽到這裡,我想起了被暗殺的游泳運動員陳彥霖,和一大批被自殺的年輕人……一股悲憤之情充滿胸膛。中共這個流氓集團,竟然這麼陰險毒辣,如此長期布局,滲透到香港的每一個角落。

當看到有幾個遊客模樣的華人走近我們,朋友馬上就停住不說了。等那些人走遠了,他才小聲說:「現在不是港英時代,可以自由言論,現在要防備身邊的人,如果批評政府和共產黨,被舉報,那會被黑警找麻煩。」

我問:「被黑警找,會有什麼麻煩嗎?」

他說:「首先肯定是思想教育。」

我說:「也就是中共說的思想改造吧!所有被它侵占的地方,都要進行這種思想改造,把人變得沒有是非邏輯、沒有道德底線、互相揭發、互斗、互害,這樣它才能任意殘害和奴役人民。大陸從49年以來那麼多整人運動,就是在毀滅道德,把人改造成魔鬼,改造不了的,就肉體消滅。也許現在形式和當年不一樣,但本質從沒變過。」說話間,我想起甘肅夾邊溝,江西鯉魚洲,還有新疆的「再教育營」……不禁為朋友和香港民眾擔心起來。

我勸他:「不行你就移民吧!聽說好多香港人都走了。」

朋友嘆了口氣說:「哪有那麼容易?英國一下子也沒有足夠的工作崗位,來吸收那麼多香港人,加拿大氣候和香港差異太大,很多人都不適應,還要再搬。」

「那台灣呢?語言文化都很像,氣候也差不多。」我提醒他。

「剛開始還行,但後來發現很多潛伏在香港的特務,利用這個機會又滲透進台灣。所以台灣現在限制很嚴格,幾乎不可能了。畢竟香港淪陷了,下一個就是台灣。因為台灣的民主反襯出中共的邪惡,所以中共一定要把台灣變成第二個香港。」

我們繼續邊走邊聊,夜幕降臨,遊客也越來越多,我們身邊幾乎都是大陸人,我問朋友:「現在香港是否靠大陸游客帶動經濟?」他說:「很多大公司都離開香港了,帶走了很多人才,也帶走了很多生意。香港經濟越來越差,就只能依賴大陸游客了,今年5月,香港國泰航空空姐譏諷大陸客的事件鬧得很大,媒體也說大陸游客是我們香港人的衣食父母,導致大陸游客日益囂張,香港人更加委屈求全。」

假期最後一天,我從尖沙咀打出租車去大嶼山,路上用粵語和司機聊天。他說自己已經60歲了,孫子在上小學,現在的小學教育和以前完全不同了,普通話是必修課,其次才是粵語,英語不重要。他說香港人可能不久就會自動與世界脫節。

他問我在香港逛街,有沒有發現和以前不同的地方?我說:「霓虹燈好像比以前少了很多。」他說:「是的,中共要改造香港,改成他們的模式。」我說:「港英時期我來香港,最喜歡的就是霓虹燈點綴的街道,那是香港的招牌,很多大型的霓虹燈都成了最好認的地標。它們是香港經濟騰飛,文化繁榮的歷史見證,而且多次出現在香港的影視作品中,是珍貴的香港文化,中共這樣做,不就是要毀滅香港文化嗎?」

司機說:「是的。你知道香港有個文化博物館嗎?」我表示聽說過,但沒去過。

他接著說:「裡邊有很多香港名人、藝人的介紹和他們的紀念品:他們演出的劇照,表演時穿的服裝……」

我饒有興趣地說:「那很好啊!歌迷影迷可以近距離感受他們的偶像,回顧香港明星當年的風采。」

「但是,現在要關了。」他氣憤地說。

我驚訝地問:「為什麼?」

「因為要展覽中共的偉大成就!」

我不以為然道:「多此一舉!他們另外建一個展覽館不就完了!中共大外宣從來都不缺錢!」
司機悲哀地說:「他們就是要毀滅香港的文化和歷史啊!」

我聽了心裡很不是滋味,就安慰他:「不用太悲觀,畢竟還有台灣在,那裡還留著中華文化的根,也許將來能在台灣建一個香港文化博物館。把這些珍貴的歷史文物放到那裡去展出。」

說到台灣,他跟我聊了他對台海局勢的分析,我覺的觀點挺獨特的。他認為中共根本不會武統台灣,只會用武力恐嚇,威脅台灣人,讓他們不敢投票給民進黨。他說共產黨只會「舞統」台灣,像腐化香港一樣。當年香港的明星絕大多數都是反共的,可現在很多明星都在大陸有了商業利益,紛紛成了「粉紅」,在為共產黨唱讚歌。中共對台灣也是一樣。大陸的明星或者富豪娶台灣的女明星,台灣的明星藝人到大陸去掙錢,然後這些名人、明星就會替中共說話,影響他們在台灣的粉絲。

他還說中共另外一個滲透台灣的重要手段就是抖音。他認識一個以前堅定反共的台灣老人,這兩年就因為經常看抖音,現在完全認同中共那一套了,說什麼兩岸一家親,還是過好現在的生活最重要,不要刺激中共,等等。

我說:「是的。抖音其實就是中共控制的大外宣。裡邊內容都是審查過的,只能說大陸生活如何好,中共如何強大,而孩子失蹤、被摘器官的,婦女被拐賣的,金融爆雷血本無歸的,房子爛尾還在交房貸的,疫苗後遺症猝死的……一個都不許播。不明真相的人看來當然覺得大陸好的不得了。」

司機說:「是啊!不說別的滲透,就靠這個抖音,要不了幾年,台灣人特別是年輕人,就都被洗腦了。那時候,根本不用打,選舉就把民進黨選下去了。現在就已經有很多原來支持蔡英文的年輕人,跑去支持親中賣台的國民黨了。」

看著這位香港老司機一臉的義憤與擔憂,我彷彿又回到1989年六四前夕,香港眾多明星參加的「民主歌聲獻中華演唱會」。時代變了,但是真正的香港人內心最淳樸的正義與良知依然沒變,還是那麼急公好義,古道熱腸。即使現在自己已身陷中共的魔爪之中,但依然盼望著中華文化僅存的傳承地——台灣,不會落入中共的統治,希望台灣人民能守護得之不易的民主、自由、生命與尊嚴。

這次來香港,我感覺非常值得。雖然香港的經濟、文化、社會風氣都在中共的摧殘下迅速衰落,但我也發現,真正香港人骨子裡的正義與良知並沒有被泯滅,中共的倒行逆施反而讓他們更加清醒,對中共的認識也更加深刻。願真正的香港人民能永遠保持心底裡的淳樸、善良以及那份不屈的倔強!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