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為何美國人感受不到經濟強勁?

【2024年02月05日訊】(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Daniel Lacalle撰文/曲志卓編譯)美國公眾對第四季度國內生產總值(GDP)數據完全沒有必要興奮。根據經濟統計局(BES)的數據,2023年第四季度實際GDP以3.3%的年增長率增長。實際GDP增長1.5萬億美元,而公共債務的增加則超過2萬億美元,這不是一個強勁的經濟,這是一個臃腫的經濟。

此外,消費方面沒有任何積極的數據:2023年12月,個人儲蓄占個人可支配收入的比例僅為3.7%,且自2017年以來個人可支配收入基本停滯不前。美國消費者用他們的薪水購買的東西越來越少。

我們不能忘記,第四季度實際GDP增長的最大驅動力之一是GDP平均物價指數(GDP deflator)的突然下降,該指數為1.5%,不到之前的3.3%的一半。通貨膨脹的下降對實際GDP有巨大推動,而大多數美國人根本沒有看到這一點。

美國人的信用卡債務處於歷史最高水平,人們需要更長的時間來償還欠款。根據聖路易斯聯邦儲備銀行(Federal Reserve Bank of St. Louis)的報告《陷入財務困境的美國人比例達到高水平》,因信用卡債務而陷入財務困境的美國人比例已達到與大蕭條期間相同的水平。

實體經濟停滯的證據在國內總收入數據中也很明顯。這說明了,為什麼當官方實際GDP告訴我們經濟形勢大好時,美國公民卻認為經濟處於衰退狀態。最新數據顯示,實質國內總收入(GDI)的年增長率為-0.1%。經濟統計局在下一次GDP修訂之前不會公布第四季度實質GDI,但如果之前的趨勢繼續下去,實質GDI可能繼續發出衰退的信號。

通貨膨脹也是如此。

市場參與者和政府可能會認為,個人消費支出價格指數通脹數據非常積極,但如果我們看一下不可替代的服務,特別是住房,這些服務的價格上升了5%以上。

對於任何歐元區公民來說,上述數字似乎是一個夢想。在歐元區,雖然有龐大的「下一代歐盟復甦基金」(NGEU),而且所有財政規則被取消,但是實際GDP仍處於衰退狀態。然而,美國公民必須明白,歐洲的經濟道路只會導致停滯。如果你遵循歐洲的政策,你也會陷入歐洲的停滯和高失業率。

我們得到的教訓是,所謂的「公共刺激」總是意味著更多的債務,這反過來又意味著更多的稅收、更低的增長、家庭實際工資的疲軟,以及小企業更艱難的環境。

毫不奇怪,在接受哥倫比亞廣播公司新聞(CBS News)調查的人中,有六成的人表示他們認為經濟「相當糟糕」或「非常糟糕」。美國的經濟政策越來越脫離小企業和家庭,這些企業和家庭感受到了通貨膨脹和隨後降息的負面影響。雖然政府在經濟中的規模在增加,但總體數字似乎與美國人生活的現實相去甚遠。

在歐洲,情況也是如此:政府為GDP總量和年度通脹變化歡呼雀躍,而普通公民則看到工資購買力迅速下降,要收支平衡變得更加複雜。當通貨膨脹飆升時,小企業會感受到利潤率的破壞,而當利率上升時,小企業會加倍遭受損失,因為貨幣政策擴張和收縮的全部負擔都落在了普通工人和小企業家的肩上。

重要的是要記住,大多數人的這種可怕處境,是在政府以再分配和幫助中產階級為口號而實施的前所未有的一系列貨幣和財政刺激計劃之後發生的,而現實表明,金融抑制、龐大的政府規模和膨脹的債務正在摧毀中產階級,雖然總體數字告訴他們他們應該心存感激。從未奏效的政策正在以驚人的速度實施,並伴隨著巨額的印鈔和債務,政府將消費者和企業信心不足歸咎於除了他們自己之外的任何人。

這不是一個強勁的經濟。赤字和巨額債務將意味著未來的稅收增加、機會減少、實際工資下降和增長疲軟。我來自歐元區,我知道這一點。我可以預見美國的未來,如果它繼續沿著這條道路走下去,等待我們的就是經濟停滯和失業率上升。

作者簡介:

丹尼爾‧拉卡萊博士(Daniel Lacalle)是對沖基金Tressis的首席經濟學家,著有《自由或平等》(Freedom or Equality)、《逃離中央銀行陷阱》(Escape from the Central Bank Trap)和《金融市場生活》(Life in the Financial Markets)等書。

原文「Why Americans Do Not See a Strong Economy」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立場。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