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經濟大師神髓錄》

吳惠林:《自由經濟大師神髓錄》楔子

【2024年02月10日訊】1995年8月我在台灣出版了《自由經濟大師神髓錄》這本書,2005年10月再增幅推出「修訂版」,迄今18年過去了,如今重看其中篇章,覺得並未過時,甚且在全球轉向走往脫鉤共產和社會主義的現時,更有參酌價值。

我在1995年初版「自序」中這樣寫著:

「一九七四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之一海耶克(F.A. Hayek)對於諾貝爾經濟學獎曾有兩個憂慮,這兩個憂慮是他在受獎宴席上的簡短講詞中提出的,他說:諾貝爾經濟學獎既已設立,被選為聯合得獎者之一的人,當然會深深感激;而經濟學家們應當也對瑞典Riks Bank如此重視他們的學科,以致授予這項最高榮譽,而同樣感激。

但是,我必須承認,如果當初我被問到是否要設立諾貝爾經濟學獎時,我會斷然反對。第一個理由,我怕這樣的獎會像某些龐大的科學基金活動一樣,勢將助長時髦的學風。

我這個憂慮,現在由於我這樣一個不合時潮的經濟學者居然被選為得獎人而消失。可是,我的第二個憂慮,我仍覺得無法同樣的釋然於懷。這就是說,諾貝爾獎給某一個人的這種權威,就經濟學這門學科來講,誰也不應該享有。

在自然科學部門,這沒有問題。自然科學家當中某一個人所發生的影響,主要是影響到他的同行專家們;如果一個人的業績落伍了,同行的專家們馬上就會輕視他。但是,經濟學家的影響之關係重大者,卻是影響一些外行人:政客、記者、公務員和一般大眾。

在經濟學方面有了一點特殊貢獻的人,沒有理由就成為全能者而可以處理所有的社會問題。可是新聞界卻如此看待他,而他自己也終於自信是如此。甚至於有人被捧昏了頭,居然對一些他素未專研的問題表示意見,而認為這是他的社會責任。用這樣隆重的儀式以宣揚少數幾位經濟學家的成就,使舉世矚目,因而加強他的影響力,這樣做,我不相信是一件好事。所以我想建議,凡是獲得諾貝爾獎這項榮譽的人,必得做一謙遜的宣誓,誓不在自己的學力以外對於公共事務表示意見。或者,授獎人在授獎時至少要求受獎者緊記住我們經濟學的大師之一馬夏爾(Alfred Marshall)的一句嚴正忠告:「社會科學者必須戒懼赫赫之名:當眾人大捧之時,災禍亦將隨之。」

在這段話中,海耶克的兩點憂慮,一是擔心諾貝爾獎將助長時髦學風;二是經濟學者影響層面甚廣,誰都不應有資格獲得『權威」的標籤,否則由於得獎之後所引發的膨脹,勢將有害於社會。海耶克本人因其在不合時潮時獲獎,故免去了第一點憂慮,但由歷年來的得獎者之研究領域來看,仍然是存在的。至於第二點憂慮,更是一直存在的,因為大多數的得獎者都是只在各自專業領域內學有專精,較偏於「技術」和「工具」層面的專家,的確令人擔心由於諾貝爾經濟學獎的存在,使經濟學脫離「人文」層面愈來愈遠。而且正如本書介紹的蔣碩傑院士所言,「經濟學為人類智慧的結晶,是關繫著國計民生極其重要的一門科學,但若誤用而導致實施錯誤經濟政策,則遺害將既深且遠,共產世界的慘痛經驗固不必談,就是「自由世界裡也例證斑斑」,最明顯的是著重短期而賦與政府龐大「權力」的凱因斯(J.M. Keynes)理論。可是,為何迄今該理論仍然甚為風行?主因之一是太多人早年身受其教,已在腦中根深柢固,縱使有心去除,當事人也已無力,較可行之道乃由新的一代重新教育起,不過,即使有此體認,也需要有能夠學習、遵循的典範,而自由經濟大師們的風範就是最佳素材,這也就是本書的出版動機。

自從一九六九年地位崇高的諾貝爾獎也頒給經濟學家以來,受獎者中真正屬於「純正」自由經濟學家者並不多,本書所選取的九位,是作者的主觀選擇,計有一九七四年得主海耶克、一九七六年得主弗利曼(M. Friedman)、一九八二年得主史蒂格勒(G.J. Stigler)、一九八六年得主布坎南(J. Buchanan)、一九九一年得主寇斯(R.H. Coase)、一九九二年得主貝克(G.S. Becker)、一九九三年得主傅戈(R. Fogel)和諾斯(D. North),以及一九八九年得主哈維默(T. Haavelmo),另將未獲諾貝爾獎但卻曾在提名行列的蔣碩傑這位華人國際知名學者也列入,共計十位。這十位自由經濟大師可說都師承奧國學派和芝加哥學派,因而本書以這兩個學派的介紹開場,接著各章就上列人物依序作其個人的生平、學術貢獻推介,並陳述作者的感想。對於前六位,還各選錄了幾篇詳細解說他們理念的文章,穿插在當事人介紹文之後,希望使讀者在經過這些大人物的簡介後,立即再明瞭他們學理的應用,同時也將海耶克、弗利曼、史蒂格勒,以及寇斯四位的數本書以短文作推介,讓讀者更有興趣去接觸大師們的名著。而寇斯和貝克兩個人的受獎演說詞的中譯文也以附錄形式各列於他們的篇章中,由之更可明瞭這兩位大師的學說精華,這兩篇譯文各由謝宗林先生和藍科正先生、鄭凱方小姐翻譯,感謝他(她)們應允將譯文放入本書。此外,作者又將〈諾貝爾、史密斯、凱因斯、顧志耐〉一文作為本書的跋,以與這篇序作前後呼應。」

2005年增版,雖將原先篇幅悉數保留,但刪去其中三章的英文參考文獻,以求體例一致,另再新增十一章,全書乃共有三十七章。

自由經濟大師的典範值得學習

誠如我在1995年初版「自序」中所言:「因為大多數的諾貝爾經濟學獎得獎者都是只在各自專業領域內學有專精,較偏於『技術』和『工具』層面的專家,的確令人擔心由於諾貝爾經濟學獎的存在,使經濟學脫離『人文』層面愈來愈遠。而且正如本書介紹的蔣碩傑院士所言,經濟學為人類智慧的結晶,是關繫著國計民生極其重要的一門科學,但若誤用而導致實施錯誤經濟政策,則遺害將既深且遠,共產世界的慘痛經驗固不必談,就是自由世界裡也例證斑斑,最明顯的是著重短期而賦與政府龐大『權力』的凱因斯(J.M. Keynes)理論。可是,為何迄今該理論仍然甚為風行?主因之一是太多人早年身受其教,已在腦中根深柢固,縱使有心去除,當事人也已無力,較可行之道乃由新的一代重新教育起,不過,即使有此體認,也需要有能夠學習、遵循的典範,而自由經濟大師們的風範就是最佳素材,這也就是本書的出版動機。」

而當時我在該書的「跋」中也講述四個故事印證「觀念」和醜陋人心對人類影響力的巨大。當時的領悟迄今不但未褪色,反倒更為凸顯,也體認到更有必要加大力度宣揚自由經濟理念,因而除了加入夏道平、邢慕寰以及楊小凱三位已過世的華人自由經濟大師行誼,各成單章之外,在海耶克、弗利曼和寇斯三位大師的部分都各增兩章,貝克教授則加一章。此外,我將自己近幾年來對經濟學的反省心得放在第一章,讓讀者們先有一個底。

21新世紀先是快速邁向全球化,當中共國在「大國崛起」進而悄悄占領全界,終而掀起「美中貿易戰」之後,全球快速朝向兩極化,世人需在自由專制選邊之際,更需要純正的自由經濟理念作引導,而為數不多的自由經濟大師們的行誼和思想精髓正是最好的觸媒,乃決定將本書再以電子書呈現,以響讀者。

作者為中華經濟研究院特約研究員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