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方:《武漢日記》是我一生中莫大的榮耀

整理:袁斌

【2024年02月16日訊】到今年1月23日,慘絕人寰的武漢封城已整整4周年。

提起武漢封城,自然就會想到「方方日記」(又稱「武漢日記」)。

2020年1月25日起,武漢著名作家方方開始在新浪微博上每天撰寫「方方日記」,記錄武漢封城期間的所見所聞,共持續60天,直至3月25日停止創作。

2020年4月,美國哈珀科林斯出版集團將該日記編輯成書,以《Wuhan Diary》(武漢日記)之名,用英語在美國發行和預售。隨後該書亦以德文、日文等語言在其他國家發行。

正如南京大學教授苗懷明所言:「若干年後,當人們談起這場災難時,肯定會想到方方日記,它註定成為一個時代的記憶而永恆。」

回憶起四年前的那段難忘的日子,方方最近在「疫情前的某一天」一文中說,寫這部日記是源於《收穫》雜誌的約稿。原本想的是:有事則記,無事便停。沒料到當時的武漢突然就進入了疫情最慘烈的時期。天天都有事發生。於是便有了天天的記錄。更沒想到有網友為方便他人全程閱讀,彙編了之前的所有記錄,自取名為《方方封城日記》並發布到網上。於是就有了「日記」的說法。「有一留洋學人批我,說日記就應該放在自己的抽屜裡。我只能嗤他一鼻子。因我本人也不知這份記錄會成『日記』。」方方說。

她接著說,不過,事至如今,她也懶得多講了,講多也無用(多少人因為她而被封號呀)。無論罵她的還是贊她的,以及欲借官方之手打壓她的同行,又或本就想要整她一番的官方自身,她都只能是個被動接受者。想來這就是人生吧。好在自己當過裝卸工,腰杆硬,肩能扛。每當低頭看到很多同行滋滋有味地活在底線之下,便時時提醒自己,萬不能垮到他們那裡去。

方方強調,「不過,有一句話還是得說:《武漢日記》是我一生中莫大的榮耀。儘管它來自不經意間。但它就是這樣來了,不是嗎?不是所有人都有機會去經歷一場如此劇烈並且如此荒唐的網暴,也不是所有人能承受得住這自上而下且又自下而上一如屎尿污垢般的風雨。我則幸運地撞上並扛住了。現在我還好好地生活著,仍堅定地守著自己的信念和努力地做著自己喜歡的工作。」

四年過去了,方方說自己一直慶幸做了這件事。回頭看時,尤其如此。「心想如果沒有這份記錄,即使如我這樣的親歷者,很多細節都會徹底忘光。所以,與這份榮耀相比,那些低級的叫罵和同行的落石算得了什麼?不能發表和出版作品又算得了什麼?」

中國作家閻連科說得好:「要感謝方方,是她撿起了作家和文學掉在地上的臉。」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推薦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