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清華校長蔣南翔的人生悲劇

【2024年03月07日訊】蔣南翔從1952年至1966年6月任清華大學校長,是中共建政後任職時間最長的清華校長。1956年5月至1966年6月,他還兼任清華大學黨委書記。

蔣南翔走馬上任後,一直緊跟中共領導人毛澤東的「戰略部署」辦清華。但是,1966年毛澤東發動文化大革命後,蔣南翔卻成了最早被打倒的大學校長之一。

蔣南翔「緊跟」毛澤東為什麼會被打倒?本文將循著「曾經反對整人-整人-挨整-不懺悔」這個線索,探尋一下蔣南翔人生悲劇的根源。

曾經反對整人

蔣南翔,1913年出生於江蘇宜興;1932年考入清華大學中文系;1933年加入中共,成為中共清華地下黨的創建人之一,是當時著名學生運動領袖;面對日軍侵華、漢奸賣國,他發出過「華北之大,已經安放不得一張平靜的書桌了」的浩嘆。

他當過中共北平市學委書記。1937年全面抗日戰爭爆發後,他先後在中共北方局書記劉少奇、中共南方局書記周恩來的領導下從事地下工作。

1941年2月,他奉命撤回延安,任中共中央青委委員、中央青委宣傳部長。他親歷了毛澤東發動的延安整風運動。

延安整風後期,毛澤東的政治打手康生,以「逼、供、信」的方式,搞了一場「搶救失足者」運動,其中一個重要內容是「抓特務」。從國民黨統治區到達延安的人,包括許多青年知識分子,幾乎都被懷疑為特務。延安共打了1萬5千個特務,全都是屈打成招,沒有一個是真的。

1945年3月,蔣南翔寫了一份《關於搶救運動的意見書》。他認為,用搞運動的方式審查幹部是錯誤的;堅持強調「搶救運動」成績為主是錯誤的;只相信工農幹部而歧視知識分子幹部,更是錯誤的。

他說,對相當多的「被搶救者」而言,「這是一段提起來就叫人傷心的血淚史」;對黨而言,「使黨陷於孤立」。

他的「意見書」上交他的老領導劉少奇之後,被「留中不發」。他的意見非但未被接受,反而受到批判,被指責犯了嚴重錯誤。之後,他被派到東北做一個省下面的宣傳工作。

親自領導整人

1952年12月31日,中共建政後的第三年,蔣南翔重回清華,從此,主掌清華14年。

他一到清華就講,老清華是「一所打著國恥烙印、適應美帝國主義需要的封建買辦的貴族化學校,一所親美、崇美、媚美的典型的資產階級大學」。

他的首要任務是,按照黨中央的要求,「深入教育改革,破除英美資產階級的舊教育傳統,逐步地把她改造成為社會主義新型工業大學」;而勝利完成教育改革的關鍵,是「加強黨的領導」。

如何「改造」清華呢?就是通過一場接一場整人的政治運動,如1952年的思想改造運動, 1954年的批判胡適運動,1955年的批判胡風反革命集團運動、肅清反革命運動,1957年的反右派運動,1958年的「撥白旗」運動,1959年的批判彭德反黨集團運動等。

蔣南翔的師妹韋君宜晚年回憶說:在反右運動中,蔣南翔像秋風掃落葉一樣,把清華黨委第一書記袁永熙、副校長錢偉長、水利專家黃萬里等打入十八層地獄,把清華搞成反右「先進」樣板,在全校揪出571個右派。

錢偉長是他的江蘇同鄉,清華學長,早年留學加拿大多倫多大學。愛因斯坦看了他的博士論文後感嘆道:「這位中國青年解決了困擾我多年的問題。」1941年,錢偉長到美國加州理工學院做博士後,參加火箭和導彈實驗。1946年回國,任清華大學教授。中共建政後,繼續在清華任教,是當時國際知名物理學家,中國大陸最著名的物理學家之一。

就因為錢偉長的西方學術背景,加上他對中共照搬蘇聯教育體制的一些做法表達了不同意見,在反右運動中,蔣南翔專門把他拎出來,「殺雞儆猴」。

當時中科院副院長、黨組書記張勁夫曾向蔣南翔求情,請他不要定錢偉長為右派,因為錢偉長還兼任中科院力學研究所的副所長,但蔣南翔不聽。

蔣南翔反右鬥爭總結報告中稱:「錢偉長是全校右派的旗幟,不僅在學校中是主要代表人物,而且在全國也有相當廣泛的影響,他是章羅聯盟中六大教授裡最活躍的一員大將。過去他運用兩面派手法,曾經欺騙過許多黨內外教師和學生,這次在運動中混水摸魚,顯露了原形。」

錢偉長被打成右派後,被撤消一切職務,停止教學與科研;他被下放農村勞動;後被下放到北京特種鋼廠煉鋼車間勞動;「右派分子」的烏雲籠罩在他頭上長達23年。

錢偉長之子錢元凱1958年高考取得華北考區總分第二名的好成績,就因為蔣南翔批示「大右派錢偉長之子,不予錄取」而被擋在大學校門外。他的一兒兩女都未能上大學。

蔣南翔主掌清華的14年,整了許多人,許多人被整得妻離子散、家破人亡。限於篇幅,這裡就不一一列舉了。

被整得非常慘

1966年5月,毛澤東發動文化大革命時,「認定」中共建政17年來教育系統一直是「資產階級專了無產階級的政」。

文革爆發後,清華大學、北京大學首當其衝,成為整治的重中之重。

1966年6月9日,作為清華大學校長,同時也是高教部部長的蔣南翔,被停職反省,連續三天三夜被逼供,身心交瘁,臉、腿都浮腫了。一時間,清華大亂。

之後,蔣南翔成了各種批鬥大會的批鬥對象。聲勢浩大的群眾批鬥大會,從清華大學到高教部,從北京到上海、杭州,接連不斷,有時一天審訊、批鬥達27次。

1967年1月的一天,北京的嚴冬零下十幾度,凜烈的北風席捲著黃沙、扑打著窗戶,下午4點多鐘,暮色已早早降臨。突然,六、七個浙江大學的紅衛兵奪門而入,闖入高教部,要求揪斗蔣南翔等「走資派」。

當時,清華大學負責監管蔣南翔的大學生孟起,找個藉口給擋回去了。但是,等孟起回家後,浙大紅衛兵又殺了回來,直奔後面的小二樓,將蔣南翔等人裝入麻袋,扔上早在門口等候的大卡車,直奔火車站。

據孟起回憶:「大約一週後一天的傍晚,寒風刺骨,風雨交加,在寒冷昏暗的暮色中,我蹬著車去高教部值夜班,剛到樓梯口,我看到有一堆東西,走近看見是幾個大麻袋,我隨腳踢了一下,麻袋微微顫動了一下,我即刻明白了裡面可能是他們,便立即將麻袋打開:只見一個人縮成一團,全身在顫抖著、臭氣撲鼻;接著我又打開第二個:其中的人也是縮成一團,已不能動彈,身體滾燙、喘著粗氣、奄奄一息;又接著第三、第四個……我將他們一一抱出麻袋,放在水泥地上,他們已無法站立,痛苦的折磨和極度的衰弱已經沒有一點力氣。」

「我拿起一個臉盆,跑著來到西單商場,買了半盆餛飩及十幾個燒餅等急忙回來,讓他們趕緊吃,他們顯然已是很長時間滴水未進了;其中的一個局長被打掉三顆牙,嘴角還在滲血。接著,我又去打了一盆水,幫他們擦臉時才發現個個鼻青臉腫、渾身帶傷。待他們吃了點東西,稍稍恢復些體力,他們才告訴我:被裝在麻袋裡,像貨物一樣在火車上被踢來踢去,到杭州後分別在浙大、杭大等幾所高校接受批鬥,處處受到非人的待遇……。」

「我連扶帶抱地將他們一個個送回小板樓住處,我扶蔣南翔時,發現他的金絲邊眼鏡已被打丟,其右腿拐得厲害,我問他:骨頭有沒有傷著?他說開始很疼,現在已經完全麻木了。」

1967年8月,中央文革小組宣布:蔣南翔為全國首批可以在報刊上點名批判的「反革命修正主義分子」。從1968年起,蔣南翔被關押在北京衛戍區,接受「監護審查」兩年多。

不道歉不懺悔

十年文革結束後,1979年,蔣南翔再次擔任教育部長;1982年8月,任中共中央黨校第一副校長;1983年,任中央整黨工作指導委員會委員。

對於清華大學歷次政治運動中被他整過的人,蔣南翔從來沒有向他們賠禮道歉。

文革結束後,錢偉長的右派問題遲遲得不到改正,在清華的日子很不舒暢,跟朋友表達過想離開清華去南方發展的想法。

華中工學院院長朱九思有意讓賢,請錢偉長做院長,但錢偉長說:「要我到蔣管區(蔣南翔時任教育部長,華中工學院是教育部的部屬院校)中去任校長,這是不可能的事。」

結語

從上面的簡要敘述中可見:蔣南翔的人生經歷了反對整人、親自整人、被整得很慘、晚年不道歉不懺悔四個階段。

當年,他為什麼反對整人?關鍵是,那時,他只有30歲,入黨只有10年,黨性還沒有強到戰勝人性的地步。他寫那份「反對整人」的意見書時,他人性的一面仍起主導作用。

此後,隨著他不斷接受馬列主義的洗腦,他黨性的一面越來越強。到中共建政後,馬列主義成了他的主心骨。當黨性與人性發生衝突時,他毫不猶豫地選擇以黨性戰勝人性。這是他任清華校長14年緊跟毛澤東不斷整人的真正原因所在。

為什麼他緊跟毛還挨整呢?毛為什麼翻手為雲、覆手為雨呢?因為他不明白他信奉的馬列主義的本質是「假、惡、斗」。

做了錯事,賠禮道歉,是常情、常理、常識。文革之後他復出後為什麼對他整過的人不賠禮道歉呢?因為晚年的他,真正成了一個馬列主義「老頭」。回首當年,他整人不過是「奉命」行事而已,何錯之有?

2004年11月,大紀元發表系列社論《九評共產黨》,通過對共產黨的歷史與現實、理論與實踐、表象與本質的追根溯源,得出結論:共產黨是一個以「假、惡、斗、反天、反地、反人類、反神佛」為本質特徵的邪教。

如果讀者能靜下心來好好讀一讀《九評共產黨》,對蔣南翔及蔣南翔們的人生悲劇,可以有一個非常透徹的了解。

大紀元首發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推薦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