組圖:30頭虎鯨獵殺兩頭灰鯨 場面驚心動魄

【2023年04月21日訊】(英文大紀元記者Anna Mason報導/艾琛編譯)在加利福尼亞州蒙特雷灣(Monterey Bay)拍攝到的殘酷但令人著迷的錄像顯示,30多頭虎鯨(killer whale)對兩頭成年灰鯨(gray whale)進行了激烈而殘酷的攻擊。一開始,只有大約10頭虎鯨接近這對大型灰鯨,隨著時間的推移,越來越多的虎鯨加入了這場獵殺

這場非同尋常的廝殺持續了近6個小時。60歲的長期從事海洋生物研究的生物學家南希‧布萊克(Nancy Black)告訴《大紀元時報》,她目睹了這一切。

布萊克稱,「在我研究虎鯨的這些年裡,我從未見過它們攻擊過成年灰鯨,這是我們第一次看到這種情形。」

布萊克在加利福尼亞州擁有一家從事虎鯨研究的非營利機構「蒙特雷灣鯨魚觀賞中心」,她是該機構的主管,已經研究這個物種約35年了。當她和她的團隊於3月29日到達海灣地點時,虎鯨和灰鯨這場爭鬥戰已經開始了。

通常情況下,虎鯨會捕食幼小的灰鯨,並能在不到一個小時內將其拿下。母鯨會拚命地試圖拯救它的孩子,但往往無濟於事。這一次是針對成年鯨為目標,虎鯨需要更多的力量和努力。

2023年3月29日,一對成年灰鯨在加州蒙特雷灣附近被約30頭虎鯨襲擊。(埃文‧布羅德斯基和蒙特雷灣鯨魚觀賞中心提供)
3月29日,幾十頭虎鯨在加州蒙特雷灣附近襲擊了兩頭灰鯨。(埃文‧布羅德斯基和蒙特雷灣鯨魚觀賞中心提供)
灰鯨翻身,腹部朝上,以保護自己的重要器官免受虎鯨從水面下衝撞。(埃文‧布羅德斯基和蒙特雷灣鯨魚觀賞中心提供)
虎鯨從下面攻擊這對灰鯨。(埃文‧布羅德斯基和蒙特雷灣鯨魚觀賞中心提供)

虎鯨分組行動,猛烈攻擊成年灰鯨,從下面衝撞它們的腹部,同時跳到灰鯨身上,並咬住它們的鰭和胸鰭,將它們壓在水下,試圖淹死它們。

布萊克透露說,「各虎鯨扮演著不同的角色,一頭虎鯨拉著胸鰭,一頭試圖爬到灰鯨的上面,另一頭衝撞灰鯨的身體,可憐的成年灰鯨在數小時內遭受了相當大的打擊。」

為了防禦,成年灰鯨試圖肚皮朝上漂浮在水面上,以保護它們的器官不被衝撞,但它們每次只能漂浮幾分鐘,因為它們必須翻轉過來才能呼吸。這意味著虎鯨,尤其是強大的雄性虎鯨,可以再次從下面猛攻它們。灰鯨還試圖用強大的尾鰭拍打虎鯨,雖然對虎鯨來說這可能是致命的,但虎鯨是非常聰明的獵手,它們知道如何躲避。

布萊克回憶說,隨著攻擊的持續,水下傳播的聲波吸引了更多的虎鯨加入狩獵。虎鯨沒有使用的一個戰術是咬住灰鯨的舌頭,就像它們攻擊小灰鯨那樣。她稱,「這聽起來很可怕。當虎鯨攻擊小鯨魚時,它們經常會衝進灰鯨的嘴裡,咬住舌頭,甚至在灰鯨還活著的時候,造成小鯨魚大量失血而死亡。但它們對成年灰鯨沒有這樣做,它們無法進入灰鯨的口腔。」

布萊克說,儘管看到這場慘烈的獵殺場面非常令人難過,但這種襲擊也的確是自然界的生態平衡,鯨魚肉為虎鯨提供了寶貴的養料。不過,虎鯨無法接近到成年鯨魚的嘴,這意味著它們還要繼續戰鬥。

襲擊發生在離海岸大約5英里的地方。正如布萊克和她的團隊所觀察到的那樣,這些成年灰鯨煞費苦心地不斷嘗試向東移動,向海岸線靠近。游至淺水區是它們能夠逃生的唯一希望,因為這樣可以防止捕食的虎鯨從身下撞擊它們。

一頭成年灰鯨在這次襲擊中受了重傷。(埃文‧布羅德斯基和蒙特雷灣鯨魚觀賞中心提供)
在另一頭灰鯨設法逃到較淺的水域後,虎鯨集中力量攻擊剩下的一頭灰鯨。(埃文‧布羅德斯基和蒙特雷灣鯨魚觀賞中心提供)
孤獨的灰鯨再次翻身,以避免被衝撞,後來得以逃脫。(埃文‧布羅德斯基和蒙特雷灣鯨魚觀賞中心提供)

虎鯨繼續頑強地攻擊成年灰鯨,它們繞著灰鯨稍作休息後再次發起猛攻。在此之前,這對灰鯨一直待在一起互相保護,但虎鯨成功地將它們分開,其中一組虎鯨攻擊其中一頭灰鯨,另一組攻擊另一頭。

在混戰的短暫停頓中,其中一頭已經受了重傷的灰鯨抓住機會逃跑了。它成功地逃到離岸邊約兩英里的地方,比另一頭更接近海岸。所有的虎鯨集中精力對付剩下的那頭灰鯨。

布萊克透露說,「那時,這頭剩下的灰鯨看起來幾乎已經死了,它只是躺在水面上,甚至一動不動。我們希望它能夠翻身呼吸。然後突然間鼓起足夠的力量開始遊動。」

布萊克補充道,「這頭被打得遍體鱗傷的灰鯨在直奔海岸時『非常快』地蹣跚而行,它甚至沒有浮出水面。我們可以看到它的尾巴在水面下上下移動造成的波紋。」

隨著能量的爆發,這頭灰鯨以估計8節的速度遊了幾英里。布萊克稱,該速度對灰鯨來說是很快的了。然後在大約150英尺深的水域找到了安全地帶。那時,虎鯨已經放棄了它們的攻擊,轉而向西行駛。

布萊克說,「我想虎鯨認為它們已經無法阻止灰鯨,因為它的速度相當快。」

布萊克和她的團隊定期進行研究考察,並在4月和5月每天觀看鯨魚的動向。他們一直待到戲劇性的襲擊結束,灰鯨死裡逃生。這位海洋生物學家確信,這對灰鯨在5個多小時的磨難中倖存了下來。

布萊克說,「那天晚上晚些時候,有人在同一地區看到了一頭灰鯨,它看起來並沒有移動太多,很可能一直在恢復,在淺水區待著不動。到目前為止,我們還沒有聽到任何關於灰鯨在海灘上擱淺的報告。」

據布萊克稱,由於蒙特雷灣水下峽谷的地理環境,虎鯨在此地帶具有優勢。半月形海灣意味著灰鯨不能依賴海岸進行自我保護,而是必須進入深水區才能穿過海灣。虎鯨會沿著峽谷巡邏,等待攻擊向北遷徙到阿拉斯加覓食區的母鯨和幼鯨。每年,灰鯨都會踏上從南下加利福尼亞(Baja California)到蒙特雷灣的遷徙旅程,在較淺的水域地帶進行交配並生下它們的幼鯨,以避免被捕食者傷害。

到了2月和3月,成年雄鯨首先離開瀉湖,向北遷徙。母鯨和小鯨魚停留的時間更長,讓小鯨魚有更多的時間接受哺乳和長大,然後在4月和5月開始旅行。

成年灰鯨通常會在離岸邊更遠的地方遷徙,因為虎鯨通常不會構成危險。那麼,這一次為什麼有所不同呢?

布萊克說,「不知何故,虎鯨知道什麼時候應該在蒙特雷灣,因為每年的這個時候,母鯨都會帶著幼鯨路過這裡,通常虎鯨會出現得更加頻繁。也許虎鯨只是太急於得到小鯨魚,開始以灰鯨為食,以至於它們過於興奮,選擇了這兩頭成年灰鯨。」

(埃文‧布羅德斯基和蒙特雷灣鯨魚觀賞中心提供)

布萊克認為,虎鯨這次花了很多時間和精力。灰鯨是虎鯨的食物,而且,如果狩獵成功,它將為整個虎鯨群提供食物。如果是一頭小灰鯨,虎鯨很容易就能得手,它們捕獲幼灰鯨的紀錄是15分鐘,但通常平均需要花一個小時。

這一次攻擊沒有成功。灰鯨開始快速移動後,虎鯨很快就認輸了。如果是母鯨和幼鯨的話,虎鯨不會輕易放棄,而是會緊跟著它們到岸邊,只有在到達20英尺深的淺水區才會鬆口。

作為一名動物愛好者,當灰鯨成為捕食者的獵物時,布萊克感到很難過。從另一角度來講,灰鯨為虎鯨提供了必要的食物,虎鯨的安全與健康同樣令她擔憂。就像動物界的其它捕食者一樣,比如在非洲獵殺羚羊和牛羚的獅子,它們也必須進食才能生存。

布萊克表示,海洋研究人員可以通過鯨魚背鰭上的標記來識別它們。在這次襲擊中,大多數虎鯨都是雌鯨,這很正常,因為成年雌性虎鯨通常進行大部分的捕獵工作。這次有一頭名叫林納(Liner)的成年雄鯨與鯨群一起狩獵,這很不尋常,因為雄鯨通常不狩獵。所有的虎鯨都是遠方的家庭成員,它們在聽到攻擊的呼喚後,遊了很多英里到此。

這次罕見的捕獵中的虎鯨被正式稱為比格虎鯨(Bigg’s killer whale),它們只以海洋哺乳動物為食。根據布萊克的說法,由於灰鯨目前在北極地區沒有得到足夠的食物,它們的數量正在減少。虎鯨只在春季以幼灰鯨為食;如果虎鯨不能獲得足夠的食物來源,它們就會轉而捕食海豹、海獅、海豚和鼠海豚。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推薦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