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線新疆警察 述中共派出所如何「服務民眾」

【2024年03月14日訊】(記者陳德怡洛杉磯報導)和很多年輕人一樣,魏史傑從小就想當警察,家裡長輩對他也這樣期望。但真的在新疆某派出所當上警察後,他發現這份工作完全違背他的初衷,沾染了大量的血腥和醜惡。

因看不下去中共惡警對老百姓的欺凌壓榨,他毅然放棄工作另尋出路,最終和很多體制內人士一樣,選擇加入了走線美國的大軍。

掃蕩「淘寶」

2008年,魏史傑進入新疆警官學院,期間開始到派出所實習,畢業後進入公安局刑警大隊下的視頻偵查支隊。從實習時起,他就看到很多令他無法容忍或接受的事。

一個週末,幾位正式編制的警察開著警車帶他出門,詢問任務,說是去「淘寶」。怎麼「淘寶」?經過一個晚上,他才明白其含義。

派出所轄區內有很多茶樓,除了供居民喝茶聊天,往往還配有麻將室,有些居民就趁機賭博。幾位警察帶著他先在幾個茶樓外偵查一番,然後確認一個房間裡有人賭博,就衝進去抓賭,沒收所有賭資。

按法律規定,沒收的賭資要上繳國庫,但他的同事們把錢全部私分,案子也不了了之。

「這些事經常發生。」魏史傑說,過去他也聽到一些人說警察喜歡貪污收黑錢,他半信半疑。直到有了「淘寶」的經歷,他才發現傳言都是真的。

魏史傑回憶說,2010年時,當地公務員的月工資一般只有人民幣3,000元左右,而警察週末出去「掃蕩」一次就沒收人民幣6萬元。他這才明白,當時在派出所工作僅一年的警察,為何有能力買30萬元的私家車。

毆打民眾

除了私分賭資、貪污腐敗,暴力毆打民眾在派出所也是司空見慣,不但受害者承受不住,旁觀者也會膽戰心驚。

一次,兩個湖北人到魏史傑所在派出所轄區做生意。當時是夏季夜晚,兩人在夜市的燒烤攤上喝多了,和攤主發生爭執。攤主報警後,派出所把兩人抓了起來。

可能因為喝酒太多,其中一人想上廁所,但警察就是不允許。那人站了起來,警察衝過去猛推一把,他倒下去,頭磕到了牆上。情急之下,他往回推了警察一把。這一下子就圍上來十幾個警察,把兩人拖到一個監控攝像頭拍不到的死角圍毆。

魏史傑看到,無數隻拳頭打到了他們臉上,鼻子和嘴角不斷流血,滿臉鮮血,但警察們還是覺得不過癮,使勁把他們的頭按下去,用腳不停踢踹。魏史傑看不過去,跑過去一邊把其中一人的頭抱到懷裡,一邊勸說同事,但卻被告知不要多管閒事。

「派出所的人經常毆打酒鬼、老百姓,我們在旁邊經常能看到。」魏史傑說,暴打之後,警察會命令受害者到洗手間用水沖掉臉上血污,然後再將其關到拘留室等待治安管理處罰。

因為經常能夠肆無忌憚地打人,有些警察把這當成了宣洩情緒的方式。「有了不好的情緒,他們就會發洩到老百姓身上。」魏史傑說,「把派出所的捲簾門一放下,外面就看不到裡面發生的事,他們就可以動手毆打。」

邀功搶功

這幾年,大陸幾乎所有城市都裝了大量攝像頭,據稱是為打擊盜竊、記錄肇事逃逸車輛等,新疆也是如此。但魏史傑發現,攝像頭的功能實際上並非為民服務。

魏史傑經常遇到電動車或摩托車被盜的老百姓來報案,他倒是很想去幫助調查,但派出所領導就是不發話,民眾只能乾著急。

但有一次,一位市領導的女親戚騎自行車逆行撞上一輛電動車,手上戴的玉鐲摔碎了。此女士當時只顧檢查傷勢,忘記了玉鐲,後來才發現價值數千元的首飾碎了。派出所領導得知後,專門來視頻辦公室下令,結果他們花了一整天時間追蹤那輛逃逸電動車,最後終於追查到了,市領導的親戚得到了賠償。

除了「全心全意服務市領導」外,派出所領導最喜歡做的是辦理高層領導關注的「大案要案」。「如果我們做成功了,功勞就會放到領導身上,方便他們晉升。」他說,「派出所領導對上面領導的態度是一個樣,對老百姓的態度是另一個樣。」

在派出所那些年,魏史傑對百姓受欺凌很是不忍,更怕自己在這種地方待久了,會變得和其他人一樣黑,於是開始尋找適合自己的地方。

「我覺得十億中國人生活在謊言之中。」他說,「在中共那裡,每個中國人都是一塊可有可無的礦石。很多民生問題它解決不了,巴不得把『人礦』都送到國外,減輕國內壓力。」

魏史傑表示,儘管中共很多法律稱民眾有選舉權、有言論自由,但老百姓並未得到基本的尊重。「中共是個虛偽的組織,我希望中國人能儘早清醒過來。」他說,「希望我們中國人能夠挺直腰桿做人,老百姓能夠站起來,為自己不受壓迫而發聲。」◇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