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前大使被控是古巴間諜 或有情報傳給中俄

【大紀元2024年03月20日訊】(大紀元專題部記者易凡綜合報導)一名曾擔任美國駐外大使的前外交官在聯邦調查局的反情報調查中被捕,他被指控祕密擔任古巴政府特工四十多年,其中有情報對俄羅斯和中共來說,比對古巴更有用。此案將於4月12日再次開庭。

美國司法部長梅里克‧加蘭(Merrick Garland)稱,此案是所有國家「外國代理人對美國政府影響最大、持續時間最長的滲透」之一。

今年74歲的維克托‧曼努埃爾‧羅查(Victor Manuel Rocha),1950年生於南美的哥倫比亞,童年時全年移民到美國。他在紐約的一個工人家庭中長大,並在耶魯大學、哈佛大學和喬治敦大學獲得一系列文科學位。他於1978年入籍,成為歸化美國公民。

羅查於1981年進入美國外交部門工作。他先後在多米尼加、洪都拉斯、墨西哥、聖多明各、阿根廷、玻利維亞、古巴和意大利擔任不同職務,還曾擔任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美洲事務主任,影響與古巴政府的外交。1997至2000年間,他擔任美國駐阿根廷最高外交官。2000至2002年,他被任命為美國駐玻利維亞大使。

經過25年的外交生涯後,羅查離開國務院,進入商業領域,他曾在不同的公司擔任高級領導職務。

羅查於去年12月1日在他邁阿密的住所被捕,他被指控在四十多年的時間裡一直擔任古巴間諜

根據訴狀,至少從1981年左右開始並持續至今,羅查作為古巴情報總局的特工,一直祕密支持古巴及其針對美國的祕密情報收集任務。

訴狀指,為了進一步發揮這一作用,羅查於1981年至2002年間在美國國務院任職,該職位使他能夠接觸到非公開資料,包括機密信息,並有能力影響美國的外交政策。羅查對其古巴特工身分保密,是為了讓自己有機會從事更多祕密活動。羅查向美國提供虛假和誤導性信息以維持其祕密任務。他曾前往美國境外會見古巴情報人員,並作出虛假和誤導性陳述以獲取旅行證件。

根據美國在線法庭記錄系統中的一條記錄,他於2月中旬仍不認罪。不過,2月29日在邁阿密聯邦法院舉行的聽證會上,羅查表示,他已同意承認兩項密謀充當外國政府代理人的指控。檢察官同意駁回十多項其它指控,以換取他的認罪。

這兩項罪名最高可判處5至10年監禁。羅查將於4月12日重返法庭,屆時他將正式認罪並被判刑。

羅查被指控的消息,震驚了他在美國外交和情報界的朋友與同事。

前中情局高級情報官員布萊恩‧拉特爾(Brian Latell)在1980年代初就認識羅查了,他說:「我從來沒有懷疑過他,(不敢相信)他過著指控文件中描述的雙重生活。我認為我對他的了解不亞於任何其他人,而我從未想到這種可能性。坦率地說,即使我們在一起那麼多年,我認為曼努埃爾在很多方面比我想像的更有才華。顯然他為古巴人做了非常有用的工作。」

拉特爾表示,華盛頓一再低估了哈瓦那的危險,哈瓦那經常將其間諜活動的成果分發給俄羅斯和中國(中共)等更強大的對手。

特工臥底釣魚

目前並不清楚,羅查究竟是如何引起美國政府懷疑的。有美國官員透露,幾乎可以肯定,他是由一名古巴叛逃者或通過美國截獲的密碼通信識別出來的。

有情報顯示,早在1987年中央情報局就意識到,卡斯特羅在美國政府內部深處藏有一名「超級鼴鼠」,一些官員懷疑可能是羅查。2006年,一名長期擔任中央情報局特工的人收到一條舉報,稱羅查是一名雙面間諜。但是這些線索始終沒有被追查。

這一次,為了釣出這條大魚,FBI進行了長達一年的臥底。一名特工假扮成古巴情報人員,祕密錄製了羅查有關其間諜生活的陳述。

根據起訴文件,2022年11月,一名FBI臥底特工通過WhatsApp與羅查取得聯繫,並傳遞了一條來自「你哈瓦那朋友」的信息。隨後化名米格爾(Miguel)的特工在電話中表示,自己受命與其聯繫,請求與羅查進行私密面談。羅查同意了。

羅查與FBI臥底總計會面了三次。他每次赴約都小心翼翼,如走更長的路線到集合地點,要求到低級員工的「美食廣場」交談,確保別人看不到他。羅查未能發現反間諜人員在監視和跟蹤他,而且會談過程被全程錄音錄像。

在交談中,他講述了自己作為古巴政府祕密特工的工作細節。

有一次會面中,羅查告訴FBI臥底,古巴情報總局「要求我……過正常人的生活」。按照這一指示,他在公眾面前樹立了「右翼人士」的名聲,而實際上卻致力於共產主義古巴的事業。據稱,他自豪地談到他能對美國造成多大的傷害:「我們所做的……是巨大的……比大滿貫還大。」

羅查說:「我總是告訴自己,唯一能讓我們所做的一切陷入危險的是……某人的背叛,某個可能見過我的人,某個可能在某個時刻知道某件事的人。」

在一次與臥底特工的會面中,羅查講述了他是如何成為國務院雇員的:「我是一點一點做起來的……這是一個非常縝密的過程……我很清楚該怎麼做,而且很明顯,古巴情報總局一直陪伴著我……他們知道我知道該怎麼做。」

羅查用「我們」來形容古巴和他自己,用「敵人」來形容美國。當臥底特工問他「你還和我們在一起嗎?」羅查對自己的忠誠度受到質疑而感到憤怒,他說:「這就像是在質疑我的男子氣概。」

古巴如何招募間諜

羅查在美國擁有名譽、地位,收入自然也非普通人可比,他長年從事間諜的動機令人費解。

美國政府認為,羅查1973年在智利留學期間,古巴招募了他。在美國情報官員看來,來自哥倫比亞的西班牙裔,符合卡斯特羅政權的興趣。

古巴情報機構在招募美國人時,都是尋找潛在的同情者。他們經常以年輕人為目標,尤其是學術界的年輕人,宣揚古巴在美國經濟禁運和其它政策下遭受苦難的意識形態。

美國國防情報局前高級分析師安娜‧貝倫‧蒙特斯(Ana Belen Montes)就是一個例證。她在學生時期就被古巴情報部門招募,後來晉升為美國情報部門的頂級古巴專家之一,從事17年間諜活動都未被發現。蒙特斯於2001年被捕,她承認犯有間諜罪,服刑20年後於去年1月出獄。

影響範圍超越古巴

1959年1月,卡斯特羅在美洲建立首個社會主義政權。1961年豬灣事件後,美國與古巴斷絕外交關係,隨後美國對古巴長期保持禁運。1962年的古巴導彈危機,被認為是人類歷史上距離核戰最近的一次。

經過數十年的敵對後,直到2015年美國奧巴馬政府才把古巴從「支持恐怖主義的國家」名單中除名,同年美國與古巴恢復外交關係。不過在川普擔任美國總統後,雙方關係再次陷入僵局。

卡斯特羅家族統治古巴六十年,直到2021年才首次由該家族以外的人統治。不過古巴目前仍是由古巴共產黨執政,所以古巴與中共在意識形態上較為接近。

為古巴工作的特工,都被視為間接為敵對美國的政府工作。1994年乘木筏投誠的前古巴官員何塞‧科恩‧巴爾德斯(Jose Cohen Valdes)說:「所有為古巴工作的特工都間接為敵視美國的政府工作。當情報進來時,哈瓦那會對情報進行分類,以確定哪些對自己有用,哪些可能對其它國家有幫助。」

如蒙特斯曾向哈瓦那透露了一個代號為「迷霧」(Misty)的美國隱形間諜衛星計劃,該信息對俄羅斯和中共來說,比對古巴更有用。

「迷霧」,據報導是美國國家偵察局的一個高度機密的項目名稱,涉及一系列隱形間諜衛星的運作,其設計目的是在不被發現的情況下在軌道上運行。

該項目部署了十多年,至少發射了兩顆衛星。俄羅斯太空雜誌《Novosti Kosmonavtiki》曾概述了該衛星存在的間接證據。

2004年估計的「迷霧」項目成本約為95億美元(2022年經通貨膨脹調整後為147億美元)。該計劃於2007年被美國國家情報總監取消。

因此,羅查在美國的間諜活動,其影響範圍實際上超出了古巴。美國聯邦當局目前還在進行損害評估,此過程可能要耗時數年。如果羅查配合,評估的進程才會加快。

作為美國最大的地緣政治對手,中共不僅從古巴官方獲取情報,還在古巴直接設立針對美國的間諜基地。

去年6月有外媒披露,設在古巴的間諜基地距離美國佛州大約僅100英里,中共情報部門能夠竊聽整個美國東南部的電子通信,那裡有許多軍事基地,還可以監控美國船隻的交通。為此,中共已同意向資金短缺的古巴支付數十億美元。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推薦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