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虎宇:中共垮台後 未來中國如何順利過渡

【2024年05月02日訊】進入2024年,中共政權崩潰的趨勢越發明顯, 最高權力體系混亂,官員躺平,軍心生異,民間更是怨聲載道, 人民對中共政權的怒火猶如一座隨時爆發的火山。 越來越多的有識之士已經觀察到,中共政權可能隨時垮台, 未來中國將如何順利過渡正成為一個被擺上台面的議題。

中共統治中國70多年,給中國製造了前所未有的各類危機,如傳統文化斷絕、信仰和道德淪喪、生態環境的大毀滅,這些都需要很長時間去重建和逐步恢復。而在中共垮台後,未來中國面臨的一個極為緊迫和亟待解決問題就是中共製造的國家分裂危機。

中共的邪惡統治破壞了中華民國時期漢滿蒙回藏五族共和的憲政框架,對新疆、青海、甘肅、西藏、內蒙古等邊區少數民族實行了民族滅絕政策,使西藏、新疆和內蒙古都出現了獨立運動。

未來中共垮台後,如何重新贏回邊區的民心,打造一個既民主自由又主權完整的新國家,成為考驗未來過渡政府的一道難題。同時,如何解決台海兩岸分治的局面也需要未來過渡政府做出一個清晰的行動綱領。本文就以上這些緊迫問題嘗試為未來的過渡政府提出一些可行性建議。

重建中華民國法統 是合乎歷史邏輯的選擇

共產政權是近代歷史的一股反傳統和反民主共和的逆流,從1917年列寧建立第一個共產政權開始到1991年蘇東共產陣營崩潰垮掉,有一個歷史現象特別值得我們重視,就是當共產黨垮台後大多數國家都會回歸自己的傳統,把被共產黨推翻的那個原有政權的法統重新恢復起來,並加以發展和改進,如俄羅斯、德國、波蘭、捷克、立陶宛、烏克蘭等都是如此。

以與中國歷史最緊密的蘇俄為例,1991年底蘇聯解體後俄羅斯聯邦成立,這個新共和國完全繼承了被列寧推翻的二月革命所建立的那個俄羅斯共和國(俄羅斯第一共和)的法統。

中共政權也是顛覆了中國近現代史上的第一個民主共和國——中華民國——後建立的,那麼中共垮台後中國人在大陸重建中華民國法統自然是最合乎歷史邏輯的優先選擇。何況,與被蘇俄完全推翻的俄羅斯第一共和相比,中華民國並沒有被完全顛覆,中華民國的法統在台灣依然完整地保留著,在憲政制度上的成就都是現成的。

中華民國為未來中國 留下了最好的憲政資源

中華民國在大陸經歷了北洋政府和南京國民政府兩個階段,可以稱為第一共和與第二共和。經歷了兩次偉大的衛國戰爭:抗日戰爭和抗共戰爭(所謂國共內戰,從嚴格的民族屬性上看,實際上是中華兒女對抗馬列子孫的一場保衛中華民族的衛國戰爭)。在內憂外患的變亂中,中華民國依然於1947年實現了憲政,建立了完整憲政國家的框架和體系,這是中華百年憲政史最偉大的成就,當今台灣地區的民主自由也是在1947年的憲法基礎上實現出來的。

中共的叛亂顛覆了中華民國在大陸的憲政體制,造成了台海兩岸的分治,而為了守護台灣,保護中華民國最後一塊自由土地,國民黨的威權統治在台灣地區又延續了約40年,直到1990年代才開始在中華民國自由區——台灣——實現憲政。無論是1947年代的大陸,還是1990年代後的台灣,中華民國的1947年憲法,都是未來中國重建憲政的最好資源。

重建中華民國大陸政府的方案建議

2018年10月10日,大陸青年參加在紐約華埠慶祝中華民國107年雙十遊行。(玉凌格/大紀元)

在大陸重建中華民國政府,也是重新統一兩岸的最好方式,筆者這裡有一套合乎歷史邏輯和現實狀況的方案。

未來中共解體後,中國大陸的新政權(過渡政府)可以將國號恢復為中華民國,國旗、國徽、國歌都恢復中華民國的法統,與當今的台灣一模一樣。在政府的稱呼上,大陸的政府稱為中華民國大陸政府,台灣的稱為中華民國台灣政府(台灣目前的護照不需要更改就符合這個定義),在沒有完成統一之前,兩岸先達成「一國兩府」的狀態。

兩岸兩個政府,在政治地位上完全平等。在聯合國恢復中華民國的席位,兩岸兩個政府各自派駐人數相等的代表共同組成中華民國駐聯合國的機構,在聯合國各種會議的表決上,兩岸代表先在內部討論形成一個共識,然後再去以中華民國的身分去投票。

在國際體育賽事上,在兩岸沒有統一之前,兩岸代表團各自派運動員參加,大陸的叫做中華民國大陸代表團,台灣的叫做中華民國台灣代表團,如果獲得獎項,升國旗奏國歌時,使用的都是中華民國的國旗和國歌。

在沒有統一之前,中國大陸對台灣完全開放(台灣對大陸的開放可以緩慢進行,以避免人口大量湧入),中國大陸取消中共時代的戶籍限制,台灣居民持中華民國台灣護照可以在大陸享受和大陸人一樣的居住權和經營權,經濟權利和大陸居民一模一樣,完全平等,享受國民待遇。但是在沒有統一之前,台灣居民不能參與中國大陸的選舉,不能在中國大陸的政府機構內任職。如此一來,台灣企業擁有了中國大陸的龐大市場,經濟有了最穩定的發展前景和市場保障,兩岸的關係更加緊密,這為未來的統一談判奠定了經濟和文化基礎。

在邊區實施民族區域自治

未來的中國過渡政府回歸中華民國時代五族共和的憲政框架,在少數民族聚集區,如西藏、新疆、青海、寧夏、內蒙等地區實施民族區域自治,重新劃分自治區,商談自治權利的範圍,訂立自治協議。除了外交、國防以及中央財政稅收之外,自治區政府由當地居民根據自己的文化傳統和中華民國憲法所賦予的自治權自主組建,自治區議會在不違背中華民國憲法的前提下,可以自主制定當地的地方法律。自治區內遷徙自由,各族裔都可以自由定居。

在西藏應該立即歡迎達賴喇嘛回歸中華民國,組建西藏自治政府。在新疆立即釋放被關押在集中營的維族民眾,給予新疆少數民族居民自治的權利。在內蒙古結束文化滅絕政策,允許蒙古人自由的學習蒙文,給予蒙古人自治的權利。

中國過渡政府的對外關係

關於外交關係,下文所闡述的是中共解體後未來中國長遠的外交方向,有些是需要過渡政府立即進行調整的外交關係,有些則是需要慢慢去調整和解決的,有一些可能就是維持現狀。下面主要針對美國、日本、朝鮮半島、南海、俄羅斯、印度這些國家和地區提出筆者的外交方面的建議。

在過渡政府組建後,應立即宣布要恢復中華民國在二戰中與美國建立的盟國關係,與美國結為盟友。在經濟上立即停止目前中共造成的不平等貿易和偷竊知識產權的經濟侵略行為,與美國建立平等、自由、互惠的貿易關係,遵守國際法和國際貿易協議的規定,以贏得美國逐步解除中共時代的各種制裁,為中國經濟的恢復和正常發展奠定基礎。在國際政治上選擇站在美國這一邊,如俄烏戰爭(如果還在打的話)、中東衝突等方面加入美國領導的西方陣營,反對侵略和恐怖主義。

應該對日本做出一個聲明,發展與日本的友好關係,拋棄中共煽動的仇日政策。在釣魚島歸屬問題上根據歷史文件和國際法與日本展開長期談判(不著急慢慢談)。在主權沒有商討出結果之前,圍繞釣魚島劃定非軍事區,中日雙方軍隊和警察都不能進入,雙方都不能開發這片海域的海底資源,只有雙方民間漁船可以進入,但是需要限定數量。

在南海問題上,依據中華民國時期對南海的控制和管轄,結合中共時期的實際控制區域,與周邊國家展開談判,大陸和台灣雙方以一個中華民國的身分,共同維護南海相關主權。同時注意與美國交好,保障南海國際水道的暢通。南海問題可能未來也很複雜,大原則就是與美國結為盟友,在美中盟友範圍內慢慢解決中國和南海諸國的主權爭議。

對待印度,根據中華民國幫助印度獨立那段歷史,聲明以中華民國時期的中印邊境為依據進行談判,商榷出一個解決領土爭端的協議。對印度發展友好關係,在領土爭議談判階段(可能很漫長)邊境保持和平狀態。

對待朝鮮,與美國合作,嚴格執行對朝鮮的制裁,切斷中共時代對朝鮮的各種援助,協助美國實現朝鮮半島的無核化,銷毀朝鮮的核武器和洲際導彈。以為金正恩家族提供庇護為條件(流亡地美國、中國或其它西方國家金正恩可以選擇),換取金正恩放棄政權,還政於民,實現朝鮮半島的民主統一。

對待俄羅斯,未來中華民國大陸政府應該明確宣布,不承認清政府時代被俄國強行割占的領土,保留未來以適當方式收回被沙俄侵吞的東北和西北領土的權利。但是不與俄國為敵,發展與俄國的友好關係,保持中俄目前邊境的和平和安全。在外交上堅決維護中國公民在俄國經商時所應有的合法權利。如果俄烏戰爭還在打,未來中華民國大陸政府站在反侵略戰爭的這邊,支持烏克蘭,反對俄羅斯的侵略,要求俄羅斯撤軍。

未來統一後的中華民國將與統一後的韓國、日本形成東北亞儒家文化鐵三角戰略關係,與美國形成全球戰略盟友關係。

「金山紀元網」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2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