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曉輝:中共黨魁訪法被質詢 俄再提《怎麼辦?》是何意

【2024年05月08日訊】5月6日上午,業已抵達訪歐第一站法國的中共黨魁習近平,與法國總統馬克龍、歐盟委員會主席馮德萊恩舉行了三邊會談。據悉,會談中,習在中共支持俄羅斯、中國電動車傾銷歐洲等議題上,遭到馬克龍和馮德萊恩的質詢。從隨後中共官媒和法國媒體的報導看,不出意外會談並未就上述議題等達成共識。而習在隨後的記者會上,也直接跳過了軍援俄羅斯的話題,讓記者十分驚訝。

習對援助俄羅斯的態度與4月底美國國務卿布林肯訪華時的一致,或者說從未改變,那就是「中俄合作無上限」、「兩國元首繼續保持密切交往」、「中俄有權開展正常的經貿合作,這種合作不應受到干擾和限制」。歐洲藉此再次確認了中共的態度。

這也意味著,如果美歐意圖支持烏克蘭贏得戰爭,減少對歐洲的影響,當務之急是不能任由中共繼續軍援俄羅斯,必須斬斷中共援助俄羅斯的手,必須加大制裁力度,真正地「讓中(共)國承擔後果」,而不是一再警告、通牒之後,制裁力度不夠,徒增笑話。否則美歐都將為自己的猶疑所累。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習與馬克龍、馮德萊恩會談當天,俄羅斯通訊社刊發了「普京訪華將贈予習近平不尋常禮物」的文章。這是繼4月25日普京在參加俄羅斯工業家和企業家聯盟大會上宣布自己即將訪華,有與會者請求普京在訪問期間向習近平轉交俄國作家尼古拉·車爾尼雪夫斯基的《怎麼辦?》一書的新聞後,俄官媒第二次提及此事。

這兩次報導時間的節點都很有意思,一個是在布林肯訪華前,一個是在習訪法之際,而且兩次的核心議題都是阻止中共援助俄羅斯。因此,俄媒體選擇這兩個時間點提及此事,並非偶然,有其用意。

首先,普京擬贈送的這本書名很應景,而習在面對美歐的壓力時,也面臨著這個問題,那就是在是否援助俄羅斯上「怎麼辦」?普京需要一個答案,而且需要一個明確的答案。目前來看,習給出了普京所希望的答案。

其次,普京希望習如同書中的主人公一樣,既然選擇了「怎麼辦」,就要始終如一。因為此時中共是俄羅斯維繫戰爭的重要支柱。

小說《怎麼辦? 》的作者是俄國第一批左翼作家車爾尼雪夫斯基,也是空想社會主義家。在他因「蓄意顛覆現有秩序」入獄後,他在獄中創作了這部小說。小說表面上以男女愛情糾葛為線索,實則在表明作者的的社會理想和政治主張,即建立一個烏托邦的所謂美好社會。作家在為人們勾畫「美好社會」的同時,也告訴人們在具體問題上「怎麼辦」,如何在困境中不斷地改造自己等。其作品對包括列寧在內的俄國和外國未來社會主義者和「革命家」產生了眾多影響,列寧還因此寫過旨在實現黨內思想統一的《怎麼辦》一文。

此外,小說中的主要人物之一、大學生拉赫梅托夫出身於貴族家庭,但卻放棄了財富和舒適的生活,完全投入革命中,並自命為「新人」,他仇視現世的制度,他們理想是將深處苦難的人們拯救出來。為了實現這樣的目標,他首先要把自己錘鍊得像鐵一樣。

拉赫梅托夫把苦難看作是考驗,對自己所要做的一切充滿了神聖感和獻身熱情。他有意過禁慾的生活,作息按照嚴格的時間表,有時將自己的生活必需降到最低限度。如他可以連續閱讀72個小時,前兩個晚上靠意志力保持清醒,第三天則靠濃咖啡支撐。他還吃生牛排,洗冷水澡,有時甚至睡在釘板上。這一形象成為19世紀和20世紀全世界共產黨人追捧的對象,毛澤東、習近平也不例外。

2013年3月23日,習近平在莫斯科會見俄羅斯漢學家、學習漢語的學生和媒體代表時說道:「我在少年時期讀了車爾尼雪夫斯基的《怎麼辦? 》,當時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習首次讀到該書應該是他15歲從北京來到陝西梁家河插隊時。

習還說:「我當時在村裡工作,決定以拉赫梅托夫為榜樣。夏天頂雨前行,冬天冒雪勞作,睡在沒有床墊的床上,洗冷水浴來鍛鍊自己的意志。」他在演講中還引用了車爾尼雪夫斯基的名言:「歷史的道路不是涅瓦大街上的人行道,它完全是在田野中行進的,有時穿過塵埃,有時穿過泥濘,有時橫渡沼澤,有時行經叢林。」

從表面上看,拉赫梅托夫式的共產黨員無私無畏,是在獻身一個所謂崇高的事業,但他們實則自大狂妄,將自己的意志強加給民眾,以自己的意志去改造社會,並將虛幻的根本無法在人間實現的美好強行灌輸給民眾,進行洗腦,儼然他們才是「上帝」。然而,這樣的狂妄卻常常被誤認為是一種崇高理想。共產主義在二戰後多個國家的實踐和蔓延證明,其才是毀滅世界、毀滅人類的惡魔。

俄媒在報導普京擬贈習書的同時,還釋放了不久後普京訪華仍將延續「雙邊關係為主、國際和多邊事務為輔」的基調,由此可知對俄而言,俄中關係有多重要性。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推薦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