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權還是維穩?中國農民工為何討薪難

【大紀元2024年05月10日訊】(大紀元記者宋唐、易如採訪報導)每年5月1日勞動節前後,中共宣傳部門都會報導一些農民工的話題,如欠薪,並在報導中宣傳 「打贏欠薪攻堅戰」、「開展根治欠薪夏季行動」。但讓外界懷疑的是,中共這些多年來年年喊要「根治欠薪」,但年年無法根治。專家表示,農民工討薪難的源頭在中共身上。

維權還是維穩?     

今年5月1日,中共國家國家局發布了「2023年農民工監測調查報告」,報告顯示,2023年全國農民工總量29,753萬人,農民工平均年齡繼續提高,農民工中40歲及以下占44.6%,41—50歲占24.8%,50歲以上占30.6%。

不過,該年度報告自2017年以後,就不再提農民工工資拖欠的數字及比例,在2016年報告中,最後一次提到被拖欠工資的農民工人均拖欠的金額為11,433元。

中共新華社近日報導,自2023年5月起,緊鄰北京的河北省開始成立所謂「農民工工資維權中心」,目前已設立6800餘個。維權中心一般設在每個工程項目的項目部,人員由建設單位、施工總承包單位和分包單位的相關負責人構成。

報導還稱,該措施可以做到「欠薪源頭防治」,最大限度把欠薪隱患吸附在企業內部、化解在萌芽狀態,打通農民工維權「最先一公里」。

在建築行業打工三十多年的湖北農民工付平(化名)對大紀元表示,去年他也正好在河北保定,但說給工人維權發薪水這件事,他還真的沒聽說過。

付平介紹說,去年5月份他到河北保定一家公司蓋樓,到臘月閒回去,現在都拖欠了5個多月,到今天還差2萬5還沒拿到。他還打電話問,先說是4月底能解決,結果五一過了還沒影子。

「那家公司還比較有名,都這麼難拿(欠薪),它說維權中心能拿,不能相信它的。」 他說,這個社會的不公不是一點點的問題,共產黨搞些假東西,都是哄人的,怕有人造反,安撫一下民心。

2022年9月2日,中國北京一處建築工地,工人們在腳手架上工作。 (JADE GAO/AFP via Getty Images)

大陸吳律師對大紀元表示,這是形式主義,說白了就是問題很嚴重,但措施方法沒有多大成效,主要的是為了騙瞞上下的宣傳。維穩也是一個目的,因為這些工資是用於養家餬口的,可能影響到社會最底層。

中國政法大學國際法碩士賴建平(賴建平提供)

前北京律師、民陣加拿大主席賴建平對大紀元表示,目的是裝樣子、搞面子工程,讓老百姓跟社會說,你看政府多重視農民工工資的問題,多麼的勤政愛民,其實是解決不了什麼問題的。

「如果沒有這個中心,老百姓就直接上街了。有了這麼一個所謂維權中心,你首先要在這裡先進行所謂的維權,跟他們討價還價,不會外溢到這個社會上,等於把這些人都給按住了,所以它有維穩的功能。」

總部設在香港的中國勞工通訊(China Labour Bulletin)的數據顯示,截至今年5月8日,過去半年以來大陸發生了1725起抗議活動,僅廣東省就發生了386起,其中絕大部分是討要欠薪。

付平表示,現在建築行業不景氣,到處都是建築工人在找工作機會。中建三局是湖北武漢的央企,級別很高,大部分員工都是湖北武漢人,現在建造行業不景氣要裁員,儘可能地保留武漢籍、湖北籍的員工的工作機會。

他還提及了建築行業的一個潛規則:一個農民工一個月至少是應該有一萬塊錢,每天少於300塊錢的話,農民工不會給你打工。但工人月薪超過5000就要繳納個人收入調節稅,所以工地一般都開4999.90,差一毛就是5000,可以不繳稅。有的是給現金,有的是微信、支付寶給的,不走銀行卡,走銀行卡就會抽稅。

賴建平認為,中共稅收制度不合理,個人所得稅的起徵點太低了,讓廣大的底層老百姓去承擔了不應該承擔的稅賦稅收,老百姓就只好採取規避的方式。一部分現金,一部分實物,比方公司去採購食物發放等。

欠薪的源頭還在中共政府那裡

付平表示,農民工欠薪的源頭還在中共政府那兒,它要刺激生產搞投資,沒錢就舉債搞工程,舉債最高好像是百分之五百。本來財政收入只有一百塊錢,它借五百塊錢來搞一些像學校、醫院、供水、修路、綠化等工程。

付平說,這個領域腐敗滋生,政府撥一筆錢下來,簽字同意的官員要拿回扣,比如說要簽一百萬的工程,要給五十萬給他。那錢不是用微信或支付寶轉移,也不是新鈔票,而是成麻袋的舊鈔票,給錢還不是往家裡送,就是一個車在前一個車在後,在沒有監控錄像的路上,兩個人抬著一麻袋舊鈔票往貪官污吏的車上一扔,哪來的見證人?

「這是給錢的人事後說出來的,當時他不敢說,過幾天再說的。」他補充說。

付平表示,政府的公共工程拖欠得厲害,一般開發商哪敢這麼搞,只要背後有政府的,有政府撐腰才敢這麼搞。

中國貴州女企業家馬藝珈伊追要政府拖欠的工程款被捕。(視頻截圖)

吳律師分析說,主要責任在政府,政府大基建拖欠,國企、大公司拖欠,強力者拖欠弱者的。政府公共部門、權力部門先不講信用沒有道德,違法違紀的成本太低,誰都可以拖欠欺負最弱勢的農民工,這也是一個社會最不道德的地方。

賴建平表示,中共政府或國企大肆搞基建,發包工程通常都採取墊資承包方式,就是建築公司、工程隊包工頭在拿不到預付工程款的情況下承包工程,最後導致結果就是層層拖欠,就只能讓農民工白幹。歸根結底就是政府行為,讓承包工程一方沒有辦法按照正常條件去承包工程。

賴建平說,因為是層層承包,中間環節太多,每一個環節都會貪腐。在中國承包工程幾乎沒有不行賄受賄的,每一個工程裡面承包工程的一方,一定要向政府行賄,否則不可能拿到工程。

「行賄之後,通常甲方就會安排所謂的公開投標,也叫圍標,就是兩三家公司去競標,但實際上都是說好的,只有一家中標,滿足一個形式上的需要,假裝去公開的競爭。」

他說,就算是正兒八經通過公開公平投標所得的項目,最後沒有一個不行賄的,因為在合同實施過程裡面,都會遇到甲方的各種刁難,總要向甲方行賄。工程結算學問也大了去了,行賄後工程款多算一點少算一點,超過預算都很正常,甲方還有管甲方的政府部門權力很大,每一個環節都有行賄受賄的問題。

賴建平分析了導致拖欠農民工工資的幾種情況:「一種情況是甲方根本結算不了工程款,比如房子沒有賣出去,甚至最後都爛尾了,導致建築公司拿不到工程款,農民拿不到工資。

「還有就是政府本身預算不到位,比如政府修一條高速公路100個億,超支了變成150億、200億,預算不夠,等於說政府欠了錢,現在全中國的城投公司,欠了不知道多少萬億的債,相當部分其實就是欠的工程款和農民工的工資。

「再有就是挪用工程款,比如說某個工程錢本身是預算的,但是被甲方或建築公司拿到錢挪作他用,最終就沒有辦法向勞動者及時發放。

「另外一部分就是各個環節貪污,建築公司的高管們會讓包工頭去進貢燒香,當做不到這一點的時候,就會被建築公司的管理人員刁難,有的是拖欠,有的最後壓根就不給工程款。」

兩個時間點 凸顯中共維穩動機

付平表示,農民工做工幾個月到一年,往往拿不到錢,僅僅有飯吃。但欠薪最終大多數會還,只是拖欠多少和時間長短的問題。一年也不給、兩年也不給,誰還給你幹活,包工頭也做不下去了。

付平介紹說,農民工有兩個重要的節點可以要到工錢,其他時間只有生活費沒有工資,都要經過多少口舌才能要到工錢。

一個是9月1號學生開學前,這個時間銀行要發放一筆下來。但錢從銀行出來的時候,又一個流程,實際上十一前後才能夠到工人的名下。「9月1號學生們要上學要交學費,孩子要買衣服,每個家庭都有孩子要上學,不給錢的話,群體性事件就多了。」

「另一個是過年期間」,付平說,不給工錢人家怎麼過年,肯定要群體性事件到處發生。一般是過年的那月二十幾就開始要了,一直要到那月三十夜裡,到了初一就沒人要了。

付平表示,這兩個時間點一般包工頭還是要給工錢,不給工錢哪來找得到工人呢?一次兩次不給工錢,第三次人家就不給你做工了。所以包工頭會千方百計把弄錢來,能弄到錢就能招到工人,還是有一個博弈過程。

「但也有些建築商就是騙工人的,有這種人,但這種人做不長久,會被社會淘汰,他就當不成老闆了。」

為什麼不告法院?

對於農民工欠薪為什麼不告法院這個問題,付平認為,告法院更痛苦,即使官司判你勝訴了,要回錢也很困難。老闆已經資不抵債了,法院說要強制執行,他已經破產了,沒錢給你執行。他開的豪車是別人的,他住的別墅也是別人的。他差銀行至少一百萬、一千萬,差你三萬五萬,你等著哪一世再還給你,只要你到法院去告,不光是要賠律師費賠時間開庭,這個錢也拿不回。

「那怎麼呢?湖北一家公司拖欠我的工資,我就找當地勞動局,勞動局讓我去法院告,我就不到法院告。我就找你們要,找街道維穩辦、公安局維穩辦、國保。我就要鬧事,我就在媒體上說,去找外國記者跟我申冤,丟他們的醜,我不到法院去告。」

大陸冤案受害者家屬製作「官派律師名片」,曝光官派律師信息,呼籲他們停止跟隨中共迫害人權,圖為中國法院示意圖。(Photo by Feng Li/Getty Images)
圖為中共法院示意圖。(Feng Li/Getty Images)

付平介紹說,他有7萬多塊錢被湖北一家公司拖欠了好幾年,他就跟當地市國保隊隊長說,國保隊長又跟派出所、街道辦溝通,然後跟勞動局溝通,跟那家公司高層溝通,最後七萬多元的欠薪沒有扣個稅就給他了。

賴建平表示,農民工不找法院是因為得不償失,他們被拖欠工資只有幾千到幾萬,雖然這點錢是他們的活命錢,但絕對金額又不是很大。如果是走法院會有繁瑣手續,耗時很長,還要請律師等各種各樣費用,勞民傷財。沒準打官司的花費比討回來的還要多,維權成本太高。

「這樣的話,農民工就沒有這個動力去通過訴訟來解決。就算官司打贏了,最後還不一定能拿回錢。因為如果欠薪單位破產了,沒有能力支付工資,最後法院要進入到執行階段,也解決不了問題。這些討薪者通過訴訟,一分錢沒拿回來,還會產生更大的損失,就讓這些人望而卻步,不敢用司法手段來維護自己的權利。」

分析人士表示,在中共各級政府將維穩視為其最重要的任務,對農民工欠薪的清理力度很高,尤其是農民工屬於弱勢團體,更容易招致輿論非議,且涉及社會穩定度,所以,可說是被列為很優先的施政事項甚至當成政治問題在處理。因此農民工往往採取維權的方式討要欠薪。

農民工欠薪問題為什麼解決不了?

付平表示,現在都是這樣,到了臘月到處都要工錢,幾十年都沒有改觀,這一直解決不了的硬傷。溫家寶當總理的時候,農民工當著溫家寶的面討薪都難以根治,都是哄人,如果根治的話,哪會這麼多年解決不了這個問題?

賴建平認為,農民工欠薪不能根治,中共政府要承擔主要責任。政府沒有解決維護農民工合法權利,沒有一個快速的、便捷的維護農民工權利的機制,導致欠薪現象成為一個癌症。

「中國雖然也有小額訴訟制度,但是中共的法院仍然是人浮於事,效率低下,很難實際的解決問題,快捷的解決小額訴訟機制沒有完善。」

賴建平表示,還有就是對拖欠工資的甲方懲罰力度不夠,即使打贏了官司,最終也只能讓拖欠工資的一方承擔一點可憐的銀行同期貸款利息8%、 7%,等於變相的鼓勵這些人在拖欠。因為他們本身貸款就很難貸得到,所以儘可能把資金押在手上用作別的用途。

賴建平表示,最根本的是要禁止墊資承包,必須資金逐額到位放在銀行裡面,像西方國家那樣搞建設、搞建築,首先資金是必須到位的。比如在加拿大開發房地產項目,建設資金都要足額存在銀行裡,不可能有墊資承包,幹完活以後再給結算。

他說,在加拿大我聽說一些房地產企業最後交不了房,但買樓的小業主根本不會有損失,他錢能一分不少地回來,因為沒有誰敢把錢從銀行拿走,工程款也是,不會說承包方還要墊資承包。

「中共政府好大喜功,沒完沒了擴大投資的盤子,但事實上財力不夠,最後政府成為債務人,最終政府耍賴。除非把共產黨政府給推翻了,否則的話,沒辦法根本解決這個問題,這個政府總是假裝很強勢。」他說。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