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心:我是誰?我從哪來?我到哪去?

——寫給小粉紅的真心話

【2024年05月14日訊】可愛的年輕朋友們,看著你們充滿朝氣的樣子,真的是又愛又痛心。愛你們是因為你們正擁有美好的年華,痛心是因為你們都陷入了中共設置的誤區裡,迷不自知。今天寫這篇文章,真心希望你們能走出迷障,活出真實的自己,擁有真正的快樂人生。

人生有三大謎題,「我是誰?我從哪裡來?要到哪裡去?」我們就從這三大謎題入手,一點點抽絲剝繭,看清魔鬼的詭計,走出人生的誤區,找到真正的自己。

第一個問題,我是誰?

何為炎黃子孫?

很多年輕的朋友認為這不是個問題,誰會不知道自己是誰呢?那樣的人不是傻子就是失憶了。其實不然。一個最簡單的問題,我們都是炎黃子孫,這一點大家都得承認吧?可是,我們中華民族傳承了五千年的文明,在當今的中國大陸,還剩下多少?古代的文化,其最主要的核心內容是「儒釋道」三大思想流派,現在還有多少中國大陸年輕人知道儒家、道家、佛家的思想的核心是什麼?我們中華民族歷來都被稱為「禮儀之邦」,可是為什麼中國大陸的年輕人在外人看來越來越淺薄,越來越暴戾?而與大陸同根同源的台灣年輕人,卻更多地保留著中國傳統的溫文爾雅,平和安靜。

我們平時說,「我是炎黃子孫」,這可不僅僅是因為我們的膚色、語言,更多的是內在的文化認同感,一旦失去了這種文化的根,你還是真正的炎黃子孫嗎?你想一想你們從小受到的教育就知道了——

在從小學到大學的課本中,充斥著馬克思列寧主義的那一套鬥爭哲學,認為社會的發展是階級鬥爭的結果,「落後」就要挨打,弱小就活該挨欺負,所以人人爭強,人類社會只不過是叢林法則的一個翻版,人的生命只不過是蛋白質按一定規律的化學變化而已,一旦蛋白質的化學變化停止,生命就不會存在了,所以,生命的全部意義就在於活著本身,而活得好的標誌,就是擁有更大的權力,占有更多的財富,在社會上擁有更大的話語權。至於人類的道德,那只是約束弱者的精神枷鎖,是個虛無縹緲的笑話。

你說,滿腦子都是這種思想的人,還能稱得上是個「炎黃子孫」嗎?

說到這裡,可能有很多人有不同看法,覺得十年「文革」確實幾乎毀滅了中國的傳統文化,但是現在中國正在努力恢復中國的傳統文化,正在努力實現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啊。那些都是口號罷了,你看中共喊什麼保護非物質文化遺產,可是,真正恢復的只是曾經的形式,內涵已經被徹底毀掉了,你讀到的古代經典,本來是美麗的愛情故事,可是卻被解讀為反封建禮教的樣板,連賈寶玉、林黛玉都成了封建禮教的叛逆者;現在的寺廟道觀裡,必須插中共的國旗,和尚道士必須擁護中共的領導,你想想,恢復的是真正的傳統文化嗎?中共只是借傳統文化這張皮,販賣它的鬥爭哲學,這才是最險惡的居心,它把一個個善良純潔的少年,都變成共產黨這個「西來幽靈」的邪惡的、暴戾的子孫。

何為愛國者?

很多的年輕人覺得作為中國人,就應該「愛國」,愛國主義至高無上。這一點我也承認,如果一個人連自己的國家都不愛,那還真的算不上好人了。可是你想過嗎?自古以來的愛國者,都是憂國憂民之士,有幾個是靠唱讚歌來愛國的?又有幾個是靠罵外國來愛國的?

真正的愛國者,他們可能更能發現國家的問題,就像一個真正愛自己家的人,會更容易發現家裡哪裡不夠整潔,哪裡更需要改善一樣。可是中共卻把一切批評它的人說成是不愛國,這是什麼道理?如果有一個物業公司不准業主批評他們的管理,誰批評他們就說誰不愛自己的小區,你會接受這樣的物業公司嗎?那為什麼對於一個管理國家的政黨,你就覺得沒問題了呢?

你們不是馬列子孫

所以,希望年輕的朋友們一定要明白,你們是炎黃子孫,不是馬列的子孫,馬列主義是從西方傳來的一種早已過時的邪說,它的一切理論與實踐都已經被世界證明是邪惡的,帶給人類的只有貧窮、殺戮與災難,中共從竊取政權以來,從土改,到「三反」「五反」,再到「反右」,再到「文革」、「六四」以及對法輪功修煉者的血腥鎮壓,一直到疫情期間野蠻的封城和解封之後的隱瞞疫情,它從來不在乎百姓的死活,它的目的就是製造並不斷刷新恐懼,讓所有的人都怕它,都不得不聽它的安排,甚至讓人不由自主地按它的意圖思考。脫貧?他說脫貧,就必須脫貧,管你幾億人每月收入不到1千呢;疫情?它說有,就必須有,封城沒商量;它說沒有,就不能有,你怎麼死都行,就是不能死於新冠;它永遠偉大光榮正確,所有中國人必須服從它的領導,所有中國人必須愛它、歌頌它。就這樣一個邪惡的組織,早就應該掃進歷史的垃圾堆了,你說你跟著這樣一個邪惡的組織瞎跑,有意思嗎?

第二個問題:我從哪裡來?

對於這個問題,年輕人可能覺得更無聊,人不都是從母親的肚子裡來的嗎?如果真是這麼簡單,也就稱不上是人類三大謎題之一了。我說的不是單個人的身體,我要說的是人類的身體和靈魂。

按照達爾文的進化論,人是從猴子進化而來的。這個進化論只是達爾文提出的一個假說,按照進化論的理論,生命是一堆分子在偶然的情況下產生,而且又在一個個偶然的條件下,經過自然選擇進化成各種不同的物種。其實仔細想想這個說法都是非常荒謬的,就像隨機拼湊來一堆汽車零件,然後來了一陣大風,大風一颳,這些零件一不小心就隨機組成了一台汽車,而這輛汽車又在一次次的大風中跌跌撞撞,摔摔打打,越來越精緻,越來越先進。我們都知道這個概率為零。

人不是猴子進化來的,是從哪兒來的呢?這個世界上怎麼就突然有了人呢?

在世界上各種古代文明中,都有各種各樣的神話傳說,這些古老神話傳說在產生之初彼此毫不相干,但有幾點卻是驚人的一致:一是神用泥土造了人,二是大洪水的傳說,三是人類會面臨末世大審判,四是神會回來。

有人將神話傳說解釋成先民對殘酷現實生活的歪曲理解,但是為什麼相隔遙遠不同地區的先民們,會產生這樣一致的臆想?

那麼,神存不存在呢?

一個美籍日裔物理學家加萊道雄,他曾寫過一篇文章,題目叫「一個物理學家的教育歷程」,還被選進了高中課本,下面是節選的片斷:

我曾想:在水底的魚群中可能有一些鯉魚「科學家」。我想這個鯉魚「科學家」會對那些提出在睡蓮之外還存在有另外一個平行世界的魚冷嘲熱諷。它們認為,唯一真實存在的事物就是魚兒們看得見摸得著的。水池就是一切。水池之外看不見的世界沒有科學意義。

……

我曾想,如果在池水中抓出一個鯉魚「科學家」,事情將會怎麼樣呢?放回池水之前,它可能隨著我的查看而狂亂掙扎。那麼別的鯉魚又將怎樣看待這件事呢?對於它們而言,這確實是一件可怖的事情。它們第一次意識到有一位鯉魚「科學家」從它們的宇宙中消失了。就那麼簡簡單單,沒有留下任何蹤跡。不管在它們的宇宙中怎麼尋找,就是沒有這條丟失的鯉魚的蹤影。然而,就那麼幾秒鐘,當我把它放回池水之後,這位鯉魚「科學家」便突然冒了出來。對於別的鯉魚而言,這真是一個奇跡。

待神智鎮定之後,這位鯉魚「科學家」就會講述一個真正令它們驚詫不已的傳奇故事。它說:「突然之間,不知怎的我就被拉出了咱們的宇宙(池水),投進了一個冥冥世界,那裡有令人目眩的強光和我從未見過的奇形怪狀的物體。最奇怪的是那個抓住我的生物竟然一點也不像魚。更使我震驚的是,無論如何也看不到它的鰭,但是沒有鰭它還是能夠運動。我感覺到熟悉的自然規律不再適合於這個冥冥世界。隨後,我發現自己突然又被扔回了咱們的世界。」(當然,這個到宇宙之外一遊的故事對於鯉魚是怪誕的,大多數魚都認為這完全是胡說八道。)

這是完全符合鯉魚的邏輯的,仔細想想,生活在我們這個宇宙中的人類和這些生活在池塘中的鯉魚又有什麼質的區別?人類目前對宇宙的了解,比盲人摸象還遠遠不如,我們又憑什麼就能否認在我們所認知的宇宙之外,沒有更高級的生命?如果真這麼認為,要麼是狂妄,要麼是無知。

其實,科學與神學並不是死敵,相反,很多的科學家是相信神的存在的,多年前,聯合國曾以國際知名的測驗方法,調查「近三百年間的300位最傑出的科學家是否相信神」。其中,除38位因無法查明其信仰之外,其餘262位科學家,信神者有242人,高達總人數的92.4%,而不信神者僅有20人,占總數的7.6%。我們非常熟悉的哥白尼、牛頓、愛因斯坦等著名的科學家,都是相信神的存在的。

而我們中華民族的傳統文化更是充滿神性的,三教之中,道家思想和佛家思想直接就是修煉文化,就是指導人修煉成為高級生命的方法,儒家思想關注的是世間的倫理,而儒家的最高境界,就是達到道家所倡導的「天人合一」境界。

人為什麼被稱為「萬物之靈」?

就是因為,人是神依照自己的樣子造出來的,在內心深處,是有「神性」的,所以,只要良心未泯,人們普遍都會覺得「返本歸真」是一件非常美好的事,順應天意會得福報,違逆天意會遭天譴,而「真、善、忍」是宇宙法則,一個人不管有什麼信仰,只要想做一個好人,就一定不會違背這些普世的法則,而順應這些宇宙法則,人生才會順利,才會越來越美好。

共產黨以馬列主義為指導思想,卻以「進化論」、「無神論」來洗腦人民,讓人只相信眼前的利益,只相信現實的權力,人生的幸福要靠鬥爭,與天鬥,與地鬥,與人鬥。這樣做的一個險惡目的,就是切斷人與神之間的聯繫,好讓人失去神的護佑,讓人類為它效忠,成為它隨意切割的「韭菜」。

可是,卻有那麼多的人,覺得自己不信神佛,是個純粹的唯物主義者,是一個科學、冷靜的智者,殊不知,這恰恰是一種偏執與愚昧。

神從宏觀上維護著宇宙的安全,保護著人類,是因為人還有返回天國的希望,一旦人都不信神了,那就是人類面臨真正劫難的時候了。

現在的天災人禍,特別是中國的疫情,其實都是在警示人們,共產黨是高危人群;與惡魔共舞,是沒有未來的。據最新報導,就在清明節前夕,2024年3月30日至4月2日四天時間,至少四名中共高級將領病亡,包括中共少將張力雄,中共中將、原南京軍區空軍副司令員韓德彩,中共中將、原廣州軍區副司令員宋文漢,中共海軍女少將霍玲;四人均為中共黨員。據不完全統計,2023年下半年至今,至少四十餘名中共高級將領病亡,全為中共黨員。

慶幸的是,還有很多的人還有機會,還有希望與未來。

第三個問題:要到何處去?

如果按照唯物主義的理論,人的最終歸宿,就是墳墓。可是,人的肉體死了,靈魂並沒有真的死去,他還會轉生。在湖南與廣西交界處的湘西侗族聚集區內,有個坪陽鄉,僅7800多人中,就有110人擁有前世記憶。美國弗吉尼亞大學精神病學系教授吉姆‧B‧塔克醫學博士在這方面研究多年,他研究過2600個案例,都不同程度地有前世的記憶。像這類例子世界各地都有不少。

那麼,人的肉體埋葬了,靈魂該怎樣安放?有沒有什麼辦法讓自己的靈魂去一個更好的去處?有。那就是從現在開始,做一個好人,西方的宗教都是教人做一個善良的人,死後靈魂可以去天國,而我們的傳統的佛家和道家文化也是讓人修心養性,天人合一(這個「天」可不是天空的那個「天」,而是「天意」的那個「天」),可以修成佛,修成道。

可能你覺得這一切離我們的生活太過遙遠,那有一條最近最方便的路,首先就是遠離邪惡,自己去大紀元退黨網站上發表一個退出邪惡的黨團隊的聲明(也可以找法輪功學員幫忙),抹去中共強加給你的賣身契,不要再跟邪惡的共產黨一路瞎跑。有條件的出國走走看看,沒條件的可以翻牆。共產黨規定翻牆犯法,其實正說明翻牆可以讓人民獲得真實信息和思想自由。

不管你在哪裡,按「真、善、忍」的原則做一個好人,那麼在大劫來臨時,你自然會平平安安。我愛你們,希望你們學會從根本上珍惜自己。

轉自:明慧網「5‧13」世界法輪大法日來稿選登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