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曉輝:印度前大使調侃中共没有朋友 只有「損友」

【2024年05月15日訊】最近,網上流傳著一則印度媒體人專訪該國前駐俄羅斯大使潘卡傑-薩蘭的視頻,訪談內容主要涉及中俄印美四大國之間的關係。

薩蘭稱:「目前在實力上,中(共)國已遠超俄國」,「但從社會學和政治學角度看,想讓俄國臣服於中(共)國是不可能的」;「中俄存在的根本矛盾是,中(共)國既與俄國做朋友,還同時與歐美相交往」。無疑,薩蘭此語一下子戳破了中俄關係「無上限」背後的實質。

在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之前,中俄雙方雖然在加強雙邊關係,但很多時候是在相互利用,莫斯科對北京示好也有限度。然而,自2022年2月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以來,遭受西方制裁的莫斯科在國際社會愈來愈孤立,愈來愈仰仗中共的經濟、軍事支援,莫斯科更是低頭向北京一再示好。可以說,如果沒有中共源源不斷的資金、軍用物品的輸送,俄羅斯是無法將戰爭持續下去的,俄國的經濟也是無法維持下去的。

可以佐證的一點是普京在剛剛又一次連任總統後,馬上將身兼俄中投資合作委員會俄方主席的副總理別洛烏索夫任命為國防部長,其目的就是將從中共獲取的資金、軍需用品迅速分配給俄軍,提高效率。

然而,正如薩蘭所說,想讓俄國真正臣服於中(共)國是不可能的,而不願和歐美脫鉤的中共,也很難讓莫斯科真正相信。普京的即將北京之行也因此充滿了某種不確定性,那就是面對來自美國業已推出和正在路上的連番制裁,中南海最高層該如何繼續支持莫斯科呢?

在談完中俄關係後,薩蘭還談及了印度在大國間的定位。「一個強大的俄國,對於印度來說,有利於其對抗中、美兩大國;印度有了中國之外(對俄國)的選擇,不希望中美雙巨頭稱霸世界的出現,世界權力應更分散,出現多極化,印度將成為其中的一個極點⋯⋯」從現實來看,印度也是如此做的,在此不再展開。

有意思的是,在訪談中,做採訪的媒體人說了一句「中(共)國沒朋友」,而薩蘭則接了一句「中(共)國只有損友」。說完,兩人不禁哈哈大笑起來。

薩蘭的調侃在中共媒體看來「有點冷」,但事實也確實如此。放眼世界,從政府到個人,中共有多少真正的朋友?民主政府不願做中共的朋友,那些非民主國家政府會樂意做中共的真心朋友嗎?中共有多少老朋友是獨裁者?有多少不得善終?

2011年,《南方週末》記者檢索了從1949年至2010年的《人民日報》文章並加以統計。統計結果顯示,過去六十餘年,共有來自123個國家的601人被中共政府稱為「中國人民的老朋友」,也就是「中共的老朋友」,其中一些是獨裁者。他們中包括被推翻統治的埃及前總統穆巴拉克、利比亞前總統卡扎菲、柬埔寨的波爾·布特、朝鮮的金正日和金正恩、津巴布韋的穆加貝、西哈努克親王,等等。

然而,近十幾年來,中共的老朋友死了不少,獨裁政權被推翻,有的獨裁者結局實在有點慘,活著的有些理智的,在近幾年看到中共越來越發瘋,連建議也聽不進去,因此也閉口不言了。

那麼,如今與中共走得比較近的俄羅斯、朝鮮、伊朗政權,是中共的朋友嗎?至少從言辭上,中共是將他們視為朋友的。中共黨魁曾說俄羅斯總統普京「是我最好的知心朋友」,普京則稱習近平為「親愛的朋友」。中共還曾多次說過朝鮮是中國的「好鄰居、好朋友、好同志」,伊朗也是中國的「好朋友、好兄弟、好夥伴」。

不過,為何印度人認為中共沒朋友,或者說只有「損友」呢?先說說什麼是損友。孔子曰:「益者三友,損者三友。友直,友諒,友多聞,益矣。友便辟,友善柔,友便佞,損矣。」

真正的朋友是正直的,講誠信的,不會基於利益而決定雙方關係。顯然,邪惡腹黑的中共是吸引不到這樣的朋友的。至於三種損友中的「友便辟」,指的就是阿諛奉承的朋友。比如你指鹿為馬,他說那就是馬;你黑白顛倒,他也大加附和。「友善柔」,指的就是當面一套、背後一套的朋友。「友便佞」指的是誇誇其談、目中無人的朋友。

所謂同類相吸,臭味相投,慣於顛倒黑白的中共周邊圍繞的俄羅斯、朝鮮、伊朗,哪一個政府是正直、講誠信的?哪一個不是「友便辟,友善柔」呢?而它們阿諛奉承中共的目的不過就是為了謀取利益而已。一方面,俄、朝、伊希望得到中共的經濟、軍事、政治、高科技等多方面的支持,維持其統治;另一方面,中共則藉由它們攪亂世界,向世界輸出暴力和混亂,以便推行所謂的「人類命運共同體」。

至於那些吹捧中共的非洲、東南亞、南美等國,以及習剛剛訪問的匈牙利、塞爾維亞,哪個不是為了利益?哪個在錢花不到位時,會替中共站台?

因此,印度前駐俄大使說得一點也沒錯。中共靠金錢堆砌出來的「友誼」是一點也不可靠的,算不上真正的朋友,反而皆是「損友」。在從中共獲取巨額資助後,未必會一直忠於中共,在關鍵時刻也會選擇疏遠甚至背叛中共。

此前網傳金正日留給金正恩的遺言就有「不要相信中共國」,「要早日爭取和美國建交」等话,就很能說明問題。顯然,中共長期宣傳中朝「鮮血凝成的友誼」背後,實則是朝鮮一度的背叛和不信任。朝鮮如此,俄羅斯、伊朗也不例外。

那為何中共在世界上交不到真正的朋友?70多年前,中共自己就給出了答案。

在中共黨媒《新華日報》1944年10月9日的社論《全世界民主大家庭的家法適用於中國》這樣說道:德黑蘭會議莊嚴地宣言,我們要創造一種「必將博得全世界各民族絕大多數人民大眾的好感」的和平,這是沒有「暴政和奴役,壓迫和苦難」的「全世界民主國家的大家庭」的崇高的理想。不能得到絕大多數人民大眾之好感,而企圖剝奪絕大多數人民大眾之自由的分子將會沒有資格跨進「民主大家庭」的大門,因為在這大家庭的門上已經掛出了一條家法:「剝削言論自由的法西斯分子不得入內。」

無法跨入世界民主大家庭的中共,不被美歐、日韓等民主國家信任而被疏遠,不正是自己種的因嗎?而靠著金錢收買一些小弟、所謂友邦,維持的時間實在有限,友誼的小船說翻就翻,因為不講誠信、不守規矩、習慣顛倒黑白的政權,無法取信於任何政權、任何人,剩下的惟有利益的交換。孤家寡人的中共最終的結局不僅是為中國人所拋棄,也將被世界所拋棄。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