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前途黯淡是大學抗議的推動力嗎?

【2024年05月14日訊】(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John Seiler撰文/原泉編譯)暫時拋開大學生抗議活動的政治議題﹐我們回顧一下自己的青春歲月。

至少在美國,叛逆很常見。孩子們有很多壓抑的能量,那些上大學的人比同齡人更聰明、更有活力,「市民和學院派」之爭一直存在。1355年,牛津大學發生了「聖斯嘉日暴亂」。牛津大學的歷史記錄顯示,「62名牛津大學的學生、學者喪生」。

回到美國,在20世紀60年代和70年代初,反對越南戰爭的抗議活動通常演變成騷亂,這一點我們最近也領教了。1973年,理查德‧尼克松(Richard Nixon)總統結束了徵兵制,並將所有軍隊撤出越南,騷亂隨之結束。

2024年,抗議者主要反對美國政策和大學支持以色列在加沙對哈馬斯開戰的政策。

但是,讓我們深入了解一下。

20世紀60年代的經濟繁榮一直持續到1974年,這時抗議者們畢業,他們很容易找到工作,住房便宜。通貨膨脹開始了,雖然物價高,但人們可以用高工資來應對。

20世紀70年代,當我在密歇根大學和希爾斯代爾學院就讀時,儘管當時正值吉米‧卡特總統的「萎靡不振」的時代,但對於學院或大學的任何一個學生來說,前途仍然一片光明。我在《希爾斯代爾是榜樣:應對抗議,將高等院校私有化》(Hillsdale Is the Model: To Deal With Protests, Privatize Colleges and Universities College)一書中講述了自己的經歷。

學貸很低,甚至根本不存在。藍領工作隨著工業的發展而減少。但大多數領域的大學教育學生畢業後不久就能賺到工資。

然後﹐在80年代,羅納德‧里根(Ronald Reagan)總統實施了減稅和放鬆監管,通貨膨脹率下降,經濟出現了繁榮,如今﹐大多數自由派也承認這一點。

在那個時代,西方文化傳統雖然正在衰落,但仍然很強大。1987年,在(美國著名黑人民權領袖)傑西‧傑克遜(Jesse Jackson)牧師與抗議的斯坦福大學學生一起高呼「嘿嘿呵呵,西方文明滾蛋!」之後,斯坦福大學取消了西方文明必修課的要求。如今,正如歷史學家約翰‧方特(John Fonte)今年2月為哈德遜研究所撰寫的文章所說,「傑克遜和學生激進分子實現了他們的目標。在大多數美國高等教育中,全面而嚴肅的西方文明研究確實『滾蛋』了。曾經是本科生必修課的西方文明已經被種族、性別、酷兒、多元文化和後殖民研究等選修課(有時是必修課)所取代,美國憲法民主的基礎不再是我們年輕公民的必修課。」

虛無主義大行其道。過去37年來,斯坦福大學和其它名校的學生已經控制了大學、公立學校、政府,甚至許多教會。

現在看看孩子們面臨的問題:

●1.7萬億美元的學貸債務;
●根據Zillow的數據,加州房屋的平均價格為783,666美元;
●南加州大學和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所在地洛杉磯的平均房價為974,105美元;
●2021年喬‧拜登總統上任以來,通貨膨脹率超過20%;
●加州3月份失業率為5.3%,未來幾個月可能還會上升;
●加州州立大學的州內學生每年的學費為6084美元,而1968年免費;
●加州大學(University of California)州內學生每年的學費為14,436美元,而1968年免費
●35萬億美元的聯邦債務;
●7月1日開始的2024-25財政年度,加州將有730億美元的赤字。

1960年代除了沒有這些問題,一些方面還要好得多:

●傳統家庭在很大程度上仍然是完整的,儘管有些磨擦;
●父親一份工資就能養活妻子和幾個孩子;
●離婚雖然在增加,但仍然相當罕見;
●製造業仍然是世界上最大的,為中產階級提供了良好的就業機會;
●製造業在南加州尤其強勁,擁有蓬勃發展的航空航天工業;
●硅谷發展迅速;
●加州的公立學校曾令全美羨慕。蘋果公司聯合創始人史蒂夫‧沃茲尼亞克和史蒂夫‧喬布斯在這裡接受過良好的數學和科學教育;
●加州的人口從1960年的1,600萬猛增到1980年代的2,000萬,增長了25%。

當然也有問題。民權運動給許多城市帶來了重大騷亂,包括1965年的洛杉磯瓦茨區、1967年的底特律以及1968年馬丁‧路德‧金博士遇刺後全國范圍內的騷亂。

越戰是阻止共產黨征服南越的崇高事業,但從一開始就處理不當,這給了校園裡的左派發動反美抗議的藉口,包括騷亂和焚燒美國國旗。大多數孩子只是加入到無政府狀態的大氛圍中,但是,當他們抹去臉上因催淚瓦斯而流下的淚水時,他們並沒有受到懲罰,甚至還受到了讚揚。

當時最惡劣的激進分子實際上後來在社會上嶄露頭角。比爾‧艾爾斯(Bill Ayers)是一名恐怖分子,也是共產主義革命組織「地下氣象員」的前領導人,該組織為抗議美國的政策曾炸毀多座政府大樓。後來,他成為了一名有影響力的激進教育理論家、教授和未來總統巴拉克‧奧巴馬的顧問。

凱西‧布丹(Kathy Boudin)是「地下氣象員」的創始人之一,她被以謀殺定罪,並因1981年的一起搶劫案被判入獄23年。假釋後,她成為哥倫比亞大學的教授,哥倫比亞大學再次成為革命抗議的中心,這還有什麼奇怪的嗎?凱西‧布丹於2022年去世。

她的兒子是切薩‧布丹(Chesa Boudin),曾是舊金山一位激進的、放縱犯罪的地區檢察官,直到2022年,在犯罪橫行的情況下,選民罷免了他。即使對這個左派的城市來說,他也太左了。

最後,今天的科技與1968年大不相同。互聯網的推出為每個人提供了難以置信的資源﹐但也產生了一些問題,造成了孩子們整天盯著智能手機而不去奔跑玩耍,TikTok和其它社交媒體腐蝕青少年的思想,甚至小學生都能接觸到色情內容。

手機還能更方便地組織校園抗議活動,然後提供即時視頻,記錄所發生的一切。

像所有世代一樣,如今的孩子們會以某種方式生存下來,並在社會上占據一席之地。但遺憾的是,成年人沒有給他們一個更堅實的基礎,讓他們繼續前進。

作者簡介:

約翰‧塞勒(John Seiler)是美國加利福尼亞州一名資深的政見作家。他為位於加州南部的《橙縣紀事報》(The Orange County Register)撰寫社論文章近30年。他是一名美國陸軍退役軍人,曾任加州參議員約翰‧穆拉赫(John Moorlach)的新聞祕書。他的博客網址:JohnSeiler.Substack.com;電子郵件地址:writejohnseiler@gmail.com。

原文:Bleak Futures: Is Despair Also Driving University Protests?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立場。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推薦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