酗酒者瀕死後徹底改變生活 已戒酒20個月

【2022年06月24日訊】(英文大紀元記者ANNA MASON報導/張玉編譯)一位俄亥俄州的男子,每天早上都從宿醉中醒來。終於有一天,他意識到體重已失控,高達350磅(159公斤),他的心情也隨之大變,自此被焦慮和自怨自艾困擾。然而,在經歷瀕死與死亡擦肩而過之後,他的生活發生了180度的大轉彎,他終於清醒了,現在狀態穩定,並保持至今,已有20個月。
聽新聞:

(function() { var qs, js, q, s, d = document, gi = d.getElementById, ce = d.createElement, gt = d.getElementsByTagName, id = ‘soun_der’, b = ‘https://embed.sounder.fm’; if (!gi.call(d, id)) { js = ce.call(d, ‘script’); js.id = id; js.src = b + ‘/embed.js’; q = gt.call(d, ‘script’)[0]; q.parentNode.insertBefore(js, q);}})();

powered by Sounder

(聽更多請至「聽紀元」平台)
「我現在感覺擁有幾乎無限的能量,很多年沒有過這種感覺了」,製造業工廠經理瑞恩‧湯姆(Ryan Thom)對大紀元記者說,「我感覺自己生命中那個漫長而寒冷的冬天終於結束了,春天再次到來。」

恢復後的瑞恩‧湯姆。(由Ryan Thom 提供)

早期的生活

瑞恩出生於德克薩斯州的埃爾帕索(El Paso),因為父親在美國海關工作,工作總需要搬遷,所以他在很多州都生活過。小的時候,似乎每一兩年他都會轉學。但這並未影響他一直是個好學生,在高中時,成績在班上名列前茅。

瑞恩生性害羞,成長過程中朋友不多。他16歲時第一次嘗了一口酒,沒覺得好喝。

「我的嚴重酗酒問題始於我青少年時代的後期,當時我遇到了我最好的朋友丹尼斯(Dennis)。」瑞恩說,「丹尼斯善於社交,有很多朋友,跟在他身邊讓我滿足,彌補了我之前生活中缺少的一些東西。」

丹尼斯讓瑞恩進入了一個熱鬧的社交圈,他發現自己周圍突然多了很多朋友。隨著他和丹尼斯到了飲酒的法定年齡後,他們的活動計劃也總是圍繞酒精展開。瑞安、丹尼斯和一群朋友幾乎一週的每個晚上都會去打檯球、喝酒和聚會。

「當我真正開始懷疑自己有問題時,我才二十多歲。」瑞恩回憶道。

2003年的瑞恩‧湯姆(右)。(由Ryan Thom 提供)

慢慢地,瑞恩注意到自己的酒量增加了。到2015年,他的飲酒速度也加快了,而且酒量還在不斷增加。

「我開始每天喝10瓶啤酒,然後是11瓶,然後是12瓶。」瑞恩說,「然後,當疫情來襲時,面對全國範圍內封鎖的風險,我開始喝伏特加,相比啤酒,因為它更易儲存,免去我多次購買。」

瑞恩喝的最多的時候,每天可以喝一升半的伏特加,他的身體對酒精的耐受力很高。

2015年的瑞恩‧湯姆。(由Ryan Thom 提供)

隨著飲酒量的增加,瑞恩的體重自然也相應增加。他注意到腹部開始發胖,到2019年,瑞恩體重達到了350磅。

「我停止了與毒癮的抗爭,對發生在身上的狀態『投降』。」瑞恩說,「到後來,我甚至無法面對鏡子裡的自己,這讓我非常焦慮。」

瑞恩還注意到,這些年來,自己的心理健康和人際關係「急劇下降」。

隨著體重和情緒的困擾,他陷入一種難以自拔的絕望,他開始躲避身邊的人。甚至與妻子和孩子保持一臂的距離,不是因為對他妻兒的感情發生了變化,而是因為自己很尷尬,他開始討厭自己。

「我對自己和自己的樣子感到非常尷尬,甚至一想到要面對某些人就會讓我驚慌失措。」瑞恩說,「曾經一度我完全停止了和一些人見面,比如我的朋友丹尼斯,我的父親、兄弟和姐妹,我只會通過短信與他們互動,不讓他們看到我。」

曾經很短的時間內,瑞恩因抑鬱症接受了治療,但當他拒絕與醫生聯繫後,治療也失效了。

知道自己有嚴重的酗酒問題,多年來瑞恩也多次嘗試戒酒,但總是反覆。曾經一個星期,一個月,甚至一整年,他都成功地做到了不喝一口酒,但最終總是再次反覆,他覺得自己的生活似乎缺少了什麼,因此會「打著無聊的幌子,尋求一個好的時機」再次端起酒杯。

現在回想起來,他發現過去的那些戒酒嘗試「可笑而無力」。

瑞恩2018年的駕照。(由Ryan Thom 提供)

命運的轉折點

2020年9月的一天,瑞恩的胃開始劇烈痙攣、疼痛。他不得不進了急診室。他被診斷出患有酒精性肝炎,幾天後醫生讓他出院,並要求他去看家庭醫生、去做結腸鏡檢查,停止飲酒。

這次健康出問題,讓瑞恩試圖開始戒酒,但在10月1日早上,他又喝了幾杯,這也是他喝的最後幾杯酒。

「我感到有一種很深很深的不適感,似乎得了重病」,他回憶道,「我無法確定自己到底有什麼問題,但我知道這很糟糕。」

在等待結腸鏡檢查結果的期間他請了幾天假,希望自己能得到答案。但卻又未按預約去看醫生。

10月20日凌晨,瑞恩醒來時感到嘴巴里有血的味道。

他說:「我感到牙齦滲出血液,頭很暈。我起身,走進浴室,開了燈,向鏡子裡看。那一刻我感到我渾身的血都凝固了。我看到一個我不認識的人。鏡中的我,臉和眼睛因黃疸變成了亮黃色,血順著我的嘴角往下滴。」

(由Ryan Thom 提供)

瑞恩說他立刻明白,是肝臟衰竭了。震驚之餘,他坐在衛生間裡,哭了起來,哭了很久。

當天晚些時候,他鎮定下來,聯繫了妻子,去了醫院。診斷結果很糟:肝腎綜合徵,他的肝臟和腎臟都已衰竭。醫生立即給他進行透析,以防止毒素在血液中積聚。

在治療稱為肝性腦病的過程中,瑞恩血液中的氨含量增加,他開始失去對認知能力的控制,產生幻覺。

「我在妄想狀態下,有時覺得醫生和護士會殺了我。」瑞恩說,「有人告訴我,我有時完全昏迷,還打一些醫護人員。

「我記得有一個情節,當我覺得意識開始消散,大腦深處一個非常原始意識告訴我,如果不馬上擺脫這個狀態,我馬上會死在這裡。」

後來,瑞恩已無法回答一些基本的問題,例如自己的姓名和所在位置。瑞安被宣布為醫治無效,繼續治療的決定權交給了家人。在與醫生協商後,家人決定停止治療。

「在那之後,我在醫院病床上躺了幾天,沒有知覺,除了有時可能會短暫地瞥見我周圍的世界。」瑞恩解釋道,「我命懸一線但我依然活著,在我覺得我似乎昏睡了很長時間後,我醒來了,看到病房裡有一位醫生。」

2020年瑞恩在醫院裡。(由Ryan Thom提供)

生命回歸

醫生問瑞恩是否想繼續接受治療,這讓瑞恩感到震驚,因為他並不知道自己已被放棄治療了。

之後,瀕臨死亡的瑞恩開始了他回歸的旅程。在一週之內,他已經開始感覺好點了,他的腎功能也開始恢復。他被允許出院轉入一個護理機構,允許出院的標準之一是能夠走上一段樓梯。

當時他還非常虛弱,他說:「用盡了我每一盎司的能量,整整20分鐘的時間,我確實走上了那段樓梯。後來我於2020年底從護理機構回家。」

看到自己在醫院期間崩潰的狀況,瑞恩完全清醒了,從那以後再也沒有喝酒的慾望了。

「在醫院的經歷清除了之前我戒酒習慣性的反覆的問題。」瑞安說,「經歷這一切後,無聊的藉口或尋求刺激的因素都不復存在,我不會再次喝酒。」

2021年的瑞恩。(由Ryan Thom 提供)

自從過上乾淨的生活以來,瑞恩開始鍛鍊身體,再次感覺到幾十年來都不曾感覺到的強壯。

他變得更有信心,不會為照鏡子而驚慌失措,修補了過去的所有的人際關係。家人也得到了巨大的解脫,相信瑞恩的這些變化將是永久性的。

「我現在是一個狀態穩定的人,大家可以依靠的人,復發的風險不再存在。我可以自豪地說,我才是真正的瑞恩。」瑞恩說,「現在我的思緒清晰了,生活中讓我的精神長期迷失的迷霧終於消散了。」

瑞恩堅信,如果沒有家人持續的信任、愛和支持,他不可能會有如此巨大的轉變,因為當他在黑暗時期步履蹣跚時,他們能夠拉著他。儘管他曾把他們推開過,但他很感激他們總是在他身邊。

(由Ryan Thom 提供)

此外,他感謝出色的醫療團隊挽救了他的生命。

作為酗酒的受害者,瑞恩向那些正在與酒精成癮抗爭的人分享了一條建議。

「首先,永遠不要迴避尋求專業幫助;從長遠來看,這樣做可能會讓我的事情變得容易得多。」他說,「我的另一條建議是,如果您認為自己可能有問題,那麼您幾乎肯定會遇到問題,此時您需要用您所擁有的一切來與酒精抗爭。」◇

責任編輯:韓玉#

相關文章
評論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