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美芯片管制是對中共的高科技消耗戰

【2022年10月10日訊】(記者陳霆綜合報導)美外交政策專家表示,拜登政府最近收緊芯片出口管制的舉措表明,華府已意識到不僅要加速自身發展,還必須圍堵中共的行動,才能在潛在衝突發生前,削弱這個主要對手的能力。

「新限制措施代表了拜登團隊的某種覺醒。」美國國務院外交政策委員會成員、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高級國際研究學院教授哈爾‧布蘭茲(Hal Brands)說。

週一(10月10日),布蘭茲在彭博社撰文指出(鏈接),新制裁公布之後,標誌著美中技術冷戰升級,美國希望藉此遏制中共的經濟活力和軍事力量。

「華府新政策對北京是一個警告:在全球化經濟中,美國影響力無遠弗屆」,布蘭茲寫道,「它還反映了一個清醒的認識,即美國不能僅僅通過加速發展贏得與中國(中共)的競爭,它還必須讓北京慢下來。」

這不是美國第一次利用其對半導體供應鏈的影響力作為地緣經濟武器。早在川普(特朗普)總統時期,華府即通過拒絕向華為提供尖端芯片,從而使其陷入困境。然而,新制裁是更廣泛的。

「它是技術圍堵政策(technological containment),純粹而簡單。」布蘭茲寫道。

資料圖,圖為東莞一名女工在查看手機芯片。(NICOLAS ASFOURI/AFP/Getty Images)

上週五,美國對高端芯片及芯片製造設備祭出嚴格的新出口限制,以防止中共利用美國技術推進其軍事發展。

美國商務部表示,這些規定將要求美國芯片製造商從商務部獲得許可證,才能向中國出口高端芯片,這些芯片是現代武器系統的關鍵技術。這些規則還將允許美國政府阻止使用美國技術製造的外國芯片進入中國。

此外,華盛頓還禁止美國公民或實體與中國芯片生產商合作,除非得到特別批准。

分析人士指出,這意味著美國將應對華為的制裁工具擴及整個中國半導體業,中國芯片業將承受與華為一樣的痛苦。

據《金融時報》報導(鏈接),美國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SIS)安全專家吉姆‧劉易斯(Jim Lewis)認為「這將使中國(中共)倒退數年」。

華興資本董事總經理吳思浩(SzeHo Ng)說,「往輕說點,(中國公司)基本上是回到了石器時代」。

「這比阻止我們購買設備更加令人震驚」,一家中國國有芯片的人力主管對《金融時報》說,「我們公司確實有(美國公民)在一些最重要的崗位上。」

她說,「我們需要找到一種方法,讓這些人繼續為我們公司工作,但這很困難,大多數人不願意放棄他們的美國護照。」

布蘭茲在文中表示,目前為止,美國還未正式阻止荷蘭公司ASML等行業巨頭向中國出售半導體製造設備。

「但這些措施是一個強烈的信號,若華府不能說服荷蘭等主要盟友出台自己的制裁,它可能會迫使他們這樣做。」布蘭茲寫道。

上個月,美國國家安全顧問傑克‧沙利文(Jake Sullivan)指出(鏈接),中共正使用越來越複雜的非法手段獲取敏感技術、信息和專有技術,美國不能僅保持「相對」優勢,沙利文說,「我們必須儘可能保持較大的領先優勢」。

布蘭茲表示,這些制裁的特別之處在於,美國企業並非世界領先的芯片製造商。

「其它國家的公司,如日本,特別是台灣的公司才是。但美國公司和技術深入參與了高端半導體的設計,這使華府對整個供應鏈具有影響力。」他寫道。

布蘭茲指出,美元的全球影響力加上美國龐大的盟友與合作夥伴網絡,使華府能將單方面施加的限制國際化。

布蘭茲表示,當涉及經濟制裁時,美國是唯一的超級大國。若這一政策能積極執行,對北京來說,可能是一個很糟糕的消息。

儘管投資巨大,但迄今為止,北京一直無法掌握最尖端的芯片設計和生產技術。

「這是對冷戰後美中關係模式的顛覆。」布蘭茲指出,過去華府曾希望利用經濟接觸吸引北京接受美國主導的全球體系,「美國現在正制定一項消耗戰略,旨在削弱其競爭對手在未來進行激烈鬥爭的能力」。

布蘭茲認為,在應對俄烏戰爭時,出口管制在技術上對俄羅斯造成了破壞,這建立了華府的信心,即它可以使用類似的工具來阻止北京,並在實際衝突之前儘可能獲得所有優勢。

「這在大國競爭中是正常的。想在地緣政治上制衡一個競爭對手而不在經濟上束縛它,是很難的。美國正向技術圍堵戰略邁出一大步」,布蘭茲寫道,「它不會是最後一步。」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評論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