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錄片導演李賀站上國際舞台秀台灣

【2022年11月02日訊】(記者徐綉惠洛杉磯報導)「大家好,我是李賀,你好(台語發音,Lee Ho)。」本名李啟銓的紀錄片導演,憑藉《繡 SHOW台灣》短片上台領2022年「僑見世界台灣」影片獎時靦腆地向眾人打招呼。

僑見世界台灣影片徵集競賽 ,李賀的《繡 SHOW台灣》節選短片獲得首獎。(李賀提供)
2018年4月,李賀赴美國洛杉磯獲頒好萊塢國際獨立紀錄片獎(HIIDA)。(李賀提供)

朋友們更習慣稱李啟銓為李賀,因為他走南闖北拍攝紀錄片,與受訪者見面打招呼時第一句話總是台語發音的「你好」。

高中時,李賀就很喜歡攝影,他利用課餘時間參加地方的攝影學會,在擁有數位相機前,李賀拍攝了400多卷膠卷。他說:「其實膠捲更能訓練拍攝技巧,因為你會很珍惜,不會有太多NG的機會,攝影成像比較好。」

儘管從事拍攝紀錄片這條路並不被看好,但李賀還是堅持創作,他說:「雖然用別人剩下的器材,再爛的環境我也要生存下來。」因為拍攝紀錄片的時間很長,剪輯過程很辛苦,但他始終甘之如飴,因為李賀的創作理念是先喜歡上主題,然後要與受訪者成為朋友,進入對方的餐廳、客廳與臥室,他說:「如果受訪者讓你進入這三個空間,代表對你真的不設防。」

為了拍攝《繡 SHOW台灣》,李賀花了三個月與受訪者建立信任感,他幾乎每個周末都和妻子騎著摩托車,花40分鐘,從高雄到台南拜訪府城光彩繡莊。李賀說:「因為府城光彩繡莊已經被報導過很多次,接受過很多採訪,他們一開始並不想接受拍攝。」但他的誠意最終打動了第二代接班人林婕瑀,最後兩人也培養出親厚如姊弟的情誼。

台灣傳統刺繡源於福建,圖藻繁複、彩色斑斕,其技術可比擬蘇杭刺繡。現存的老字號繡莊,多半出產用於宗教儀式與婚慶的繡品,如各種桌裙、八仙綵、神明衣著、袖襟、錢包、煙袋等。

光彩繡莊的第一代掌門人林玉泉16歲拜師學藝,執業刺繡逾一甲子,人稱「府城老繡才」。近年,林玉泉與台南市文資處合作到學校授課,傳承傳統刺繡。他的女兒林婕瑀也回到繡莊幫忙,以傳統刺繡手法表現當代內容,繡品不再侷限於宗教儀式使用。城光彩繡莊與台灣時尚設計師、2022年國慶大典禮賓服設計者周裕穎合作,讓台灣刺繡登上國際時裝舞台。

母親常是李賀的第一個觀眾。李賀說:「如果一個普通家庭主婦都能理解的紀錄片,那就一定也能讓其他觀眾看懂。」儘管母親很擔憂李賀拍攝紀錄片收入不穩定,但在李賀獲獎後,母親總是笑得最高興的那位。

近年來,李賀承接了零星的廣告與政府宣傳片,深耕台灣地方的社群聚落。李賀自2004年就開始陪走拍攝台灣媽祖遶境的行程,但這部紀錄片的成品仍持續在進行中,尚未完成;他從2021年初開始拍攝的《繡 SHOW台灣》,雖榮獲僑見世界臺灣影片徵集競賽首獎,但這僅是節選的短片,整部紀錄片仍在拍攝中,李賀預計製作為記錄長片。

2019年,李賀於台灣雲林縣斗南鎮的工作照。(李賀提供)

2017年,李賀的畢業製作《以猴為貴》(Harmony with Macaques)獲好萊塢國際獨立紀錄片獎(HIIDA)以及洛杉磯獨立電影節獎(LAIFF)的「最佳外語紀錄短片」,當時他連赴美領獎的經費都籌措不出來,最後是在母親與友人的鼓勵與幫助下,才得以赴洛杉磯領獎。

李賀說:「我是到了好萊塢,才見識到真正的電影工業,才了解全球電影的蓬勃發展。」相較自己捉襟見肘的拍攝經費與技術,好萊塢影視工業一條龍的產業讓李賀大開眼界,同時也堅定了繼續拍電影的路,他說:「我想挖掘台灣更多令人動容的故事,讓世界看到台灣的精神與美好。」

李賀出生、成長於高雄,對他而言,「柴山」(壽山)是他創作的起點,也是靈感的「靠山」,李賀的第一部紀錄短片「柴山論健」就是紀錄高雄人爬山健行的「奉茶」文化。2008年,李賀畢業前夕,面臨兵役還有就業等問題,就在人生感到徬徨時,看到壽山獼猴被登山客打到吐血的新聞,因而產生了拍攝紀錄片的念頭,儘管大多數人並不看好李賀的選題,但他執拗地堅信,要讓人們看見台灣獼猴,看到壽山獼猴新聞事件的真相。

拍攝過程中,李賀遇到許多插曲與困難,但他始終保持客觀紀錄的方式,讓世界影評人看到壽山獼猴與人類之間獨特的互動生態,終獲評審青睞。李賀報名時對獲獎並未報有很大的期待,只是習慣性地報名參賽,因為李賀大多數的收入來源都是倚靠參加比賽獎金,是名副其實的「獎金獵人」。

《以猴為貴》讓李賀站上國際舞台,也發現自己的不足,他說:「我在洛杉磯呼吸到自由的空氣,感覺到自己很渺小,美國的紀錄片工業發展很完整,當時我就許願,有一天要再回到這個地方。」在洛杉磯默默許下心願的李賀,創作出更多作品,甚至站在頂尖的紀錄片舞台上發光、發熱。

李賀說:「每拍一個主題,就像是換了一個工作。」他透過拍攝受訪者的生活、工作,深度了解了一份職業,李賀也在著手計畫拍攝台灣的各種手藝匠人,發揚台灣的匠人精神。2021年,金馬獎增設了「最佳紀錄短片」獎項,李賀以此為目標,期待自己能再獲肯定,也讓更多人了解台灣紀錄片,「讓故鄉變得更好,把台灣人不熟悉的故事說出來」是李賀最大的工作動力。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推薦文章
評論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