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NBC明星體育主播為自由言論辭職做播客

【2023年04月08日訊】(英文大紀元記者Michael Wing報導/趙孜濟編譯)米歇爾‧塔福亞(Michele Tafoya)是NBC體育電視台的「明珠」。她贏得了艾美獎,並成為廣播業中的先驅,她在「星期一晚間足球」 (Monday Night Football)比賽的場邊向數百萬美國家庭的觀眾傳達信息。

擔任這一職位近30年後,塔福亞放棄了這一切。現在她在塞勒姆(Salem)做播客來表達她的心聲。她看到美國從內部四分五裂,她覺得有責任拯救它。在涉足社交媒體一年後,塔福亞完全沒有遺憾。

「我想回應那些在我看來正在分裂國家的人」 ,塔福亞告訴《大紀元時報》,「我想說,『等一下,你是說美國夢已經消失了?』我活生生地證明了它依然在這裡。」

從2017年左右開始,她聽到了美國社會結構正在撕裂的聲音。她看到她的朋友們越來越害怕在社交媒體上說出自己的想法。她認為,由於害怕被「取消」(cancel)而閉口不言是「瘋狂的」。

NBC「週日晚間足球」(Sunday Night Football)場邊記者米歇爾‧塔福亞於2021年11月14日報導內華達州拉斯維加斯的忠誠體育場(Allegiant Stadium)舉行的堪薩斯城酋長隊(Kansas City Chiefs)和拉斯維加斯突襲者隊(Las Vegas Raiders)之間的比賽。 (Ethan Miller/Getty Images)

塔福亞的播客倡導言論自由,向所有人展示「不要害怕這些想讓你閉嘴的力量」。雖然許多人在COVID疫情期間都非常害怕提到「疫苗」這個詞,但她不怕。「來吧」,她說,「試著取消我。我不在乎!」

當她提出要在非工作時間做播客的想法時,NBC的老闆說,「我們理解,但是我們想請你等一等」。所有人都知道,作為NBC的頂級明星,如果她發表有爭議的觀點,會引起很大的反對聲浪。她對此表示理解。「電視台有合同,他們要考慮超級碗比賽,要考慮奧運會。」她說。值得稱讚的是,管理層從未對她說「不」。她會等。

然而,時機就是一切。

塔福亞於2018年提交辭呈。在2022年2月最後一次充滿感情地報導了洛杉磯超級碗比賽之後,她推出了她的播客。她在福克斯、The View、她以前所在的網絡NBC和其它電視台上巡迴演講,講述她為追求自由而戲劇性辭職的歷程。

當然,辭職導致了她的收入大幅減少,她的觀眾也大幅縮水。然而,她確信她不受約束的聲音所帶來的影響會抵消這一切。

2015年9月27日在密歇根州底特律福特球場(Ford Field)對陣底特律雄獅隊(Detroit Lions)的比賽後,米歇爾‧塔福亞採訪丹佛野馬隊(Denver Broncos)的四分衛佩頓‧曼寧(Peyton Manning)以及外接手德馬里尤斯‧托馬斯(Demaryius Thomas)和外線衛德馬庫斯‧韋爾(DeMarcus Ware)。(Doug Pensinger/Getty Images)

「想想看,我以前在節目中所說的都是『我和教練談過,他說某某腳踝扭傷了,他們會讓他在場邊休息』之類的話」,她說,「那是記者的工作,是別人要求我做的工作。而現在我所做的是我自己要求做的工作——表達我想表達的東西。」

她說,哪怕只改變一個聽眾的想法,她所做的都將是值得的。

為言論自由製作播客

塔福亞不再被邊緣化,現在她自由地發表意見,同時向聽眾介紹那些「他們可能不會聽到」的人。

那是些什麼人呢?從談論COVID疫苗接種事實的羅伯特‧麥卡洛醫生(Robert McCullough),到前邊境巡邏隊隊長克里斯‧克萊姆(Chris Clem)。對譴責美國南部邊境危機的政策,塔福亞有很多話要說,她的父親本人就是南美西裔移民。

「邊境應該有規則和程序」,她告訴《大紀元時報》,「我的很多家人來自南部邊境,他們都是合法進入美國的。」

她的播客「Sideline Sanity」(「場邊理性」)將於五月更名為「Michele Tafoya Podcast」(「米歇爾‧塔福亞播客」)。她的播客吸引了主流和另類媒體的聲音,如福克斯新聞的肯尼迪(Kennedy)、戴夫‧魯賓(Dave Rubin)和拉里‧埃爾德(Larry Elder)。

她討論的問題包括批判種族理論和在學校向幼兒教授的性別意識形態,以及進入體育行業的跨性別主義,而體育話題正是塔福亞的專場。「我認為,生來就是男性的人不應該在大學、奧林匹克運動和其它任何地方與生來就是女性的人競爭。」她說。

米歇爾‧塔福亞。(由Michele Tafoya提供)

她要求追究中共暴君在國內的種族滅絕,以及通過超限戰傷害美國人的責任。「中共也極大地影響了我們的社交媒體環境」,她說,「我認為他們知道摧毀美國的最好方法是從內部瓦解。我認為,在某種程度上,他們已經成功了,我希望這種行為能夠被制止。」

在她的平台上表達觀點時,她已經預料到取消文化會辱罵她的觀點。確實如此。在過去的一年裡,她因批評種族批判理論而被貼上「種族主義者和偏執狂」的標籤,因對跨性別主義的看法而被貼上「同性戀恐懼症」的標籤,因對非法移民的看法而被貼上「仇外心理」的標籤,但塔福亞仍然不屈不撓。她的半拉丁裔身分使她有足夠的資格來平衡言論環境。

她說,作為移民,她的父母非常努力地工作,他們忍受了大蕭條,他們勤儉節約,以確保孩子們都能接受大學教育。「(我的父母)相信美國夢,他們向我和四個孩子灌輸了這個觀念。」她說。

她沒有陷入以火攻火的陷阱,因為那會破壞討論,而這正是噴子們想要的。相反,她邀請他們在她的播客上辯論。「那是他們的遊戲。當你試圖辯論時,他們所做的只是辱罵你,試圖用聲浪來壓制你。僅此而已」,她說,「你猜猜有多少人接受了我的邀請?」

是的,沒有人接受。

她有遺憾嗎?

塔福亞從未後悔過離開她在NBC體育場的炫麗職位。一切事情都很順利,包括她的理想。「能夠在我喜歡的地方參與對話對我來說更有意義」,她說,「我很想幫忙,幫助拯救國家。」

從第一天起,她的家人就支持她做播客。她的丈夫馬克將她的家庭辦公室改造成了工作室。她的母親在塔福亞10歲做第一份工作時教授了她職業道德,她為現在堅持這些價值觀感到自豪。

同樣,作為兩個青少年——17歲的泰勒和14歲的奧利維亞的母親,塔福亞也以身作則。「我希望我的兒子和女兒看到我堅持我的信念。」她說。

作為NBC「週日晚間橄欖球」(Sunday Night Football)場邊記者,塔福亞在賽場旁邊做報導。(Ethan Miller/Getty Images)
塔福亞、她的丈夫馬克和兩個孩子泰勒和奧利維亞參加2016年在巴西里約熱內盧舉行的夏季奧運會。(由Michele Tafoya提供)

一年過去了,NBC體育的前王冠上的明珠是否想念以前的生活?

「我想念我的朋友。」她說,「但他們都非常支持我。他們非常了解我,知道我想這樣做。」

「我想念那份工作嗎?不,我已經做得太多,已經厭倦了。」

「我曾經喜歡它的每一分鐘。我需要重申。」

「幾乎每一分鐘,因為我不喜歡在孩子很小的時候遠離他們。」

體育並沒有從她的生活中完全消失,她補充說:「能夠和女兒一起去看她的足球比賽,參加我兒子參加的每一場棒球比賽,真是太好了。」

原文:‘Try to Cancel Me’: NBC Sports Broadcasting Legend Quits Job to Speak Truth to Power on Podcast刊於英文《大紀元時報》網站。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推薦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