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馬斯克主張分散政府權力符合民主

【2022年11月17日訊】(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David Harsanyi撰文/信宇編譯)民主進程中不存在救世主,也不存在奇蹟,有的只是艱苦卓絕的、壓榨靈魂的、永無止境的消耗戰。這是剛剛結束的2022年中期選舉帶給我們的持久教訓,正如此前歷次選舉一樣。而且,儘管結果會被專家們過度解讀,黨派人士會證實他們所有的先見之明,但最終,這一切只是證明美國的「民主」正在發揮作用。

整體而言,考慮到此前公眾的高度期望和總統的低支持率,這對共和黨人來說無疑是一個令人失望的夜晚。儘管在撰寫本文時,共和黨看起來有可能贏得眾議院,並有機會獲得參議院多數席位。這不是一件小事。然而我們不要忘記,當華盛頓陷入僵局時,我們都是贏家;這不僅是對全國選民情緒的最準確表述,而且意味著這個民主系統正在發揮作用。

在過去幾年裡,民主黨人一直處在從「民主」制度中榨取每一個機會。喬‧拜登總統在全國黃金時段發表了兩次歷史性的引起分裂的演講,認為拯救民主的唯一途徑是實行一黨制。如果我們老邁的總統在血紅色背景前握緊拳頭的樣子不是那麼可笑的話,人們可能會發現這種場面是半法西斯主義的。今天,拜登說,這次選舉是「民主制度的勝利」。他的結論是對的,然而原因卻大相逕庭。

如果他口中的「民主」版本只是存在於他所屬的政黨掌管所有國家機構的情形下,那麼今天絕不是民主制度的勝利之日。如果「民主」意味著利用最狹隘的國家多數來支配各州和個人的所有決定,那麼對於公眾而言,這幾年將是無比艱難的。如果有人想毀掉立法院的冗長辯論(filibuster,又稱拉布,以冗長演說阻礙議案通過),使選舉聯邦化,或者在尚未達成任何全國性的共識或國家半數選民同意的情況下,通過國會塞進5萬億美元的影響幾代人的巨型「改革」,那麼請各自珍重吧。我們要防止有人試圖增加來自華盛頓特區的假參議員,這直接違反了憲法,也要防止有人「填塞法院」(註:即擴大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的職位人數以改變其政治構成)以顛覆司法系統。至少在2024年之前,不少人總是蠢蠢欲動。

世界首富、SpaceX公司創始人埃隆‧馬斯克(Elon Musk)最近在建議人們投票給共和黨人時指出,「共享權力可以遏制兩黨之間最糟糕的過激行為。」(毫無疑問,這句話引發了如此的歇斯底里。如果不是普京、選區劃分、「壓制選民」、信息傳遞問題或「錯誤信息」導致「民主」沉沒,那就是埃隆‧馬斯克。假如有人認為政治話語需要節制和接受審查,並表現得好像選民沒有代理權,那麼他就不是美國「民主」制度的擁護者。)馬斯克所言極是。對於思想獨立的美國人來說,這不僅是一個極好的前景,而且一直是選民的條件反射,這是一種健康的、真正的民主傾向。因一黨無法壟斷權力,要麼迫使兩黨妥協,要麼在嚴重分裂的時候,關閉華盛頓,激勵州長處理自己的事務——這就是我們的聯邦主義制度本來的運作方式。

如果共和黨順利拿下眾議院,民主黨人就會抱怨說,如果不實施他們的經濟國家主義,那就是破壞國家和「民主」。拜登將指責共和黨的「阻撓主義」,彷彿負責制定法律的是行政部門,而不是立法部門。媒體將再次哀嘆我們「功能失調」的國會正處於糟糕狀況。社會上許多思想激進的年輕人會不斷呼籲公眾,我們需要修復一個過時的國會系統。然而,正如我們在奧巴馬和川普執政時期學到的那樣,國會越少干預我們的經濟生活,這對於每個人來說就越好。

立法系統存在僵局並不意味著國會無所作為、無能為力。眾議院是我們最「民主」的機構,正如左派在川普(特朗普)執政期間不斷指出的那樣,他們有責任讓行政部門承擔責任。這可能需要調查國土安全部長亞歷杭德羅‧馬約爾卡斯(Alejandro Mayorkas)如何引發南部邊境緊張局勢,調查司法部長梅里克‧加蘭(Merrick Garland)如何以前所未有的方式將司法部政治化,將家長視為國內恐怖分子,並無視針對懷孕中心的犯罪活動,不一而足。誰知道呢?在華盛頓,許多人心懷鬼胎,居心叵測。幾乎可以肯定的是,民主黨人總是會把對行政部門的任何調查稱作是對「民主」的犯罪。

不要誤會我的意思,我並不是說共和黨人就是「民主」的救世主——儘管減緩對於國家機構的攻擊,從最高法院到選舉人團,從國會冗長辯論到到憲法第一和第二修正案,這都是好消息。我也不是說我不願意讓同意我觀點的人贏得選舉。我只是說,那些把「民主」一詞和一直按自己意願行事混為一談的人,不是騙子就是傻瓜。

作者簡介:

大衛‧哈桑尼(David Harsanyi)是一名保守派記者、聯合專欄作家和報刊編輯。他曾為《丹佛郵報》(the Denver Post)撰稿八年,為《聯邦黨人》(The Federalist)任編輯六年多,2019年起任美國雜誌《國家評論》(National Review)的資深作家,也是《第一自由:一路走來,美國持槍的不朽歷史》(First Freedom: A Ride Through America’s Enduring History with the Gun)和《歐洲垃圾:為什麼美國必須拒絕垂死大陸的失敗理念》(Eurotrash: Why America Must Reject the Failed Ideas of a Dying Continent)等五本書的作者。

原文:Elon Musk Is Right. Divided Government Is Best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立場。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推薦文章
評論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