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加州物流業興旺的負效應:空氣污染

【2023年01月02日訊】(記者徐曼沅洛杉磯報導)過去十年,網絡零售商以及亞馬遜(Amazon)、聯合包裹(UPS)和聯邦快遞(FedEx)等物流配送公司的倉庫重塑了南加州的面貌。為了滿足對一鍵式、送貨上門消費模式日益增長的需求,用於存儲和分類人們在線訂單的巨大倉庫在整個內陸帝國(Inland Empire)地區興起。

內陸帝國地區增1100個倉庫與百萬輛卡車

內陸帝國位於洛杉磯以東,其範圍大致涵蓋了河濱縣(Riverside County)與聖貝納迪諾縣(San Bernardino County),美國人口調查局所使用的官方稱呼為河濱-聖貝納迪諾-安大略(Ontario)都會區。

根據南加州皮策學院(Pitzer College)研究人員開發的數據工具調查,自2010年以來內陸帝國地區已經建造了大約1,100個倉庫,占地超過12,500英畝。

總體而言,該地區約有9,500個占地面積超過一英畝的倉庫。據《衛報》報導,每天,超過100萬輛卡車駛出這些倉庫,空氣中瀰漫著1,450磅有毒柴油微粒污染和16.4萬磅氮氧化物污染,這些卡車每天還排放將近1億磅的二氧化碳。在該地區,大約有340個校園位於倉庫物業線1,000英尺以內。

新倉庫的興建以洛杉磯港和長灘港為中心,沿高速公路和鐵路線向外輻射。倉庫群集中於洛杉磯以東的內陸帝國地區,在安大略、⾥亞托(Rialto)和方塔納(Fontana)等城市。物流倉庫的繁榮也衝擊了洛杉磯的其它城市,包括工業市(City of Industry)、科默斯(Commerce,或稱商業市)和卡森(Carson),這些城市長期以來都是工業中心,其中許多城市的拉丁裔人口占多數,其中一些城市包含歷史悠久的黑人社區。

廢氣排放增加

《消費者報告》和《衛報》去年進行的一項聯合調查發現,內陸帝國和美國各地社區的倉儲迅速擴張對貧困人口和有色人種造成失衡影響。倉庫運營產生的排放物導致嚴重的空氣污染,當地空氣質量監測管理局的一份報告發現,居住在倉庫半英里範圍內的人患哮喘病和心臟病的機率高於該地區的整體居民。

然而,隨著市議會和其它地方當局繼續考慮新項目,倉庫數量繼續增加。皮策學院內的羅伯特‧雷德福保護協會(Robert Redford Conservancy)主任蘇珊‧菲利普斯(Susan Phillips)說:「它創造了這些『科學怪人』(Frankenstein)社區:倉庫與學校、家庭和棲息地相撞。」

菲利普斯是一名環境分析教授,她發現倉庫已經侵占了布盧明頓(Bloomington)、安大略和⾥亞托等城鎮。在這些社區,卡車車隊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穿過住宅街道,菲利普斯說:「有時這不僅僅是侵犯,有時感覺就像是接管。」

華裔居民:空氣品質還好

內陸華人聯誼會會長加里‧廖(Gary Liaou,音譯)搬到內陸帝國地區已二三十年,面對日益增多的大卡車與倉庫,他說:「空氣其實差不多,我的鼻子沒那麼敏感。」回憶剛移民到加州時,空氣污染的確很嚴重,但在加州通過汽車排氣煙霧檢查(Smog Check)法規後,空氣質量明顯改善了很多。

廖會長說:「大約15年前以後,漸漸發現可以看到山,空氣不再是霧濛濛、黃黃的。」他認為相較早年加州嚴重的空氣污染,現在明顯還不算糟,因為內陸地區三面環山,若大量的汽車廢氣無法排出,那就會很明顯。但目前廖先生個人覺得,空氣能見度沒有很大的變化,但後續仍須仔細觀察。

加里‧廖說:「卡車多,排氣的確會影響空氣品質。但目前我個人感覺不出來。」因從事食品經營,他的公司也需要卡車送貨,他認為加州的法規管理偏向嚴格,許多舊卡車都必須淘汰,卡車(新型的)雖越來越多,但碳排放量增長仍在控制中。

聯邦與加州的排放法規

美國國家環境保護局(EPA)12月20日宣布了卡車排放標準的最終規定,新標準從2027車型年開始生效,適用於重型卡車、公共汽車和貨車。EPA表示,這是二十多年來對重型卡車清潔空氣標準的首次更新,比現行標準嚴格80%;而加州的規定更嚴苛,要求二氧化氮排放量按目前標準削減90%。

這些規則與聯邦溫室氣體排放標準一起實施,針對的是柴油機尾氣中含有的煙霧和煤煙,這些煙霧和煤煙會對高水平暴露在其中的社區居民的健康產生負面影響。加里‧廖說:「十年的舊卡車都不能用了,新卡車進來,舊卡車淘汰。」儘管業者成本因此增加,但從長遠考量還是對永續生存有利。

不過廖先生也對加州嚴苛的環境保護法規有微詞,他認為某些法規影響了企業的競爭力。他說:「在加州內部大家都得遵守,所以還算公平。但與外州相比就會差很多,為了達到『所謂』的環保,增加了大量的支出。」

內陸華人聯誼會理事李恩慶(Daryl Lee)1980年代來美留學,1997年從北加州搬到內陸地區後就一直居住在當地。他說:「空氣其實一直很差。」該區的空氣污染與日益增加的倉庫不一定有直接關係,李恩慶反倒認為是這些業者給當地提供了更多的經濟發展與就業機會。

因為交通路線的差異,這些大量進出內陸地區的卡車並未衝擊李恩慶的生活,他說:「對部分地區或城市可能有影響,但我目前沒有感受到太大的不同。」因為這些倉庫多半興建在郊區,對於市中心或住宅區的民生影響不大。

布盧明頓居民抗議失敗

據《衛報》報導,布盧明頓居民安娜‧卡洛斯(Ana Carlos)和她的鄰居多年來一直在反對倉庫數量繼續增加。上個月,這個馬術小鎮舉行了一場馬背上的抗議活動。卡洛斯十幾歲的兒子也加入了近100名牛仔的遊行隊伍。

當卡洛斯越過她家後面的馬廄,越過後籬笆,越過開闊的田野和灌木覆蓋的山丘時,她感到恐懼。她表示,很快這片山丘將被鏟平,變成一個占地213英畝的工業園區,擁有三個巨大的倉庫。

她說:「這就像一種緩慢的死亡,是吧?一次只看到一個街區倒塌,直到我在這裡看到的一切都只是一堵倉庫牆。」

就在抗議遊行一週後,縣監事會一致批准了占地213英畝的布盧明頓商業園區。聖貝納迪諾縣監事會主席柯特‧哈格曼(Curt Hagman)表示:「我們必須單獨審視每個項目的利弊。」他還說,物流業在加州經濟和區域經濟中占據了很大一部分。

雖然綁在城鎮周圍圍欄上的標誌用英語和西班牙語寫著「布盧明頓不出售」,但一些居民開始接受可能發生的現實。近年來,開發商說服了卡洛斯的幾十個鄰居賣掉他們的房子,為新倉庫讓路。然後,當地學區也同意將當地的齊默爾曼小學(Zimmerman Elementary)也遷走,以換取4,500萬美元、在即將竣工的倉庫幾個街區外重建。

就業與安居的矛盾

愛德華多‧佩雷斯(Eduardo Perez)住在布盧明頓商業園專案附近,他已經收到了倉庫開發商的購屋報價。他說:「我留下來沒有意義。」十多年前,他搬到布盧明頓,以便他的孩子能在一個安靜的農村社區長大——但這個社區在他周圍正迅速消失。

新興倉庫已經占據了佩雷斯家以東的街區,那裡的新建築熱潮已經聚集在亞馬遜現有的倉庫旁邊。更多的大型倉庫,包括聯邦快遞中心,沿著布盧明頓與鄰近的里亞托的邊界蜿蜒陸續興建。大卡車和半掛式卡車穿過布盧明頓南部的寬闊街道行駛,環繞著一群牧場住宅。

佩雷斯本人也在物流行業工作,他所在的公司負責翻新產品以供轉售,並幫助品牌管理網絡退貨。除非該行業重新思考銷售和配送的運作方式,否則據佩雷斯預計,其將需要更多的倉庫。

佩雷斯說,「沒有人希望在自己的社區裡有倉庫」,然而,他也發現,「我們卻迫不及待地等待著第二天的送貨。我們喜歡黑色星期五和網路星期一以及所有這些。」

質疑倉庫為何建在居民區

通常,提出興建倉庫項目的開發商和批准這些項目的當地官員都會強調這些倉庫將帶來的就業機會——包括承包商和建築工人。但當地居民卻質疑:為什麼學校、房屋和社區必須被摧毀才能建造新的東西?

自2010年以來,聯邦指定的退役軍事基地再利用機構March JPA已批准建造超過35個新倉庫,包括一個200萬平方英尺的開發專案。與空軍基地接壤的河濱市(Riverside)、佩里斯市(Perris)和莫雷諾谷市(Moreno Valley)在那段時間建造了100多個倉庫,巨大的倉庫與寬闊而毫無特色的街道交織成米色和灰色的迷宮。

雖然包括河濱市在內的幾個城市在過去兩年中發布了臨時的倉庫暫停興建令,但南加州倉庫建設的總體步伐幾乎沒有放緩。河濱市在2020年暫停其北區的發展後,為倉庫項目制定了新的標準,但此後又批准了幾座倉庫。

一項州法案要求該地區的城市在新倉庫項目和家庭、學校、遊樂場、醫療中心、教堂之間建立1,000英尺緩衝區,卻未能推進。

大氣科學家邁克‧麥卡錫(Mike McCarthy)一直在參與反對土地用於倉庫開發計劃。他說:「在這個地區,各個社區團體,正在針對不同土地使用機構的倉庫提案進行數十場此類抗爭。」

麥卡錫說:「即使在社區團體富有、有政治關係、有組織的情況下——我們最終仍然會感到無能為力。」

一些居民擔心當地領導人認為該地區的轉型是不可避免。河濱市議會成員查克‧康德(Chuck Conder)也是March JPA委員會的成員之一,他在5月的一次社區會議上談到內陸帝國時說:「我們是一個物流中心,我們變成這樣了。」◇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推薦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